Whispers (Magazine)

「法律條文」有可能是「死板的」

聖山的Paisios長老 著 節錄自: “Words (B) of the Elder Paisios the Hagiorite” 第78-80頁 有一次,我問某人這樣一個問題:「在你的信仰當中,你覺得自己是誰?是『屬於基督的戰士』還是『屬於誘惑的戰士』?你知道『誘惑』也有自己的戰士嗎?」 身為基督徒,不該使自己成為「盲從者」,而必須對所有人充滿愛。那些沒有審慎考慮就妄下結論的人,即使所下的結論是正確的,也有可能傷人。我遇過一位作家,他極度的虔誠,然而,卻習慣以粗魯的方式與身邊的(世俗的)人交談,這樣的行為深深穿透了每個人的心,使大家受到嚴重的驚恐。有一次,他告訴我:「在某次集會當中,我向一位女士說了這些…和那些…」於是我跟他說:「請仔細聽我說!你這樣做,就像是將一個鑲滿鑽石的皇冠拋向別人,雖然皇冠華麗耀眼,但是你把皇冠丟向別人時,可能會砸傷對方的頭。無論對方是不是很敏感的人,都會受傷。」 我們不該拿東西去砸同伴們……更不用說是以基督徒的方式來砸。在別人面前評斷某人的罪過,或是情緒激昂的談論著某人,這些行為,都不是上帝的聖靈所驅使的:這是由另外一種靈所驅使的。 教會之道是「愛」,這與司法官或法律學家所使用的方式完全不同。 我們做任何一件事的時候,都有可能會犯錯。教會總是以包容相待,不斷尋找需要幫助的人。

 

 

聖山的Paisios長老 著
節錄自: “Words (B) of the Elder Paisios the Hagiorite” 第78-80頁

 

有一次,我問某人這樣一個問題:「在你的信仰當中,你覺得自己是誰?是『屬於基督的戰士』還是『屬於誘惑的戰士』?你知道『誘惑』也有自己的戰士嗎?」

 

身為基督徒,不該使自己成為「盲從者」,而必須對所有人充滿愛。那些沒有審慎考慮就妄下結論的人,即使所下的結論是正確的,也有可能傷人。我遇過一位作家,他極度的虔誠,然而,卻習慣以粗魯的方式與身邊的(世俗的)人交談,這樣的行為深深穿透了每個人的心,使大家受到嚴重的驚恐。有一次,他告訴我:「在某次集會當中,我向一位女士說了這些…和那些…」於是我跟他說:「請仔細聽我說!你這樣做,就像是將一個鑲滿鑽石的皇冠拋向別人,雖然皇冠華麗耀眼,但是你把皇冠丟向別人時,可能會砸傷對方的頭。無論對方是不是很敏感的人,都會受傷。」

 

我們不該拿東西去砸同伴們……更不用說是以基督徒的方式來砸。在別人面前評斷某人的罪過,或是情緒激昂的談論著某人,這些行為,都不是上帝的聖靈所驅使的:這是由另外一種靈所驅使的。

 

教會之道是「愛」,這與司法官或法律學家所使用的方式完全不同。

 

我們做任何一件事的時候,都有可能會犯錯。教會總是以包容相待,不斷尋找需要幫助的人。

 

我曾經在某些虔誠的人身上發現,他們採用的邏輯十分獨特。他們的虔誠和善良特質是非常好的,然而,某些靈性「洞察力」與「廣度」還是需要的加強,這樣,他們虔誠的心才不會受到「心胸狹窄」或「固執己見」的染污。最重要的是,除了「靈性狀態」之外,還必須具備敏銳的洞察力,否則,就容易攀附於「法律條文」式的教條,這樣一來,「法律條文」也將變得「死板」。

 

擁有謙卑美德的人,不會流露出「自己才是別人的老師」的樣子,他會多聽別人的意見,即使別人向他請教,也會以謙卑的態度來回答。換句話說,他會以學生的口氣來回答。那些認為自己可以糾正別人的人,心中充滿了自大。

 

– 假使某人一開始以很好的動機來做一些事情,最後卻走上極端,這不意味著他缺乏敏銳的洞察力嗎?

 

– 如果那人沒有察覺行為底下所隱藏的自大,那是因為他並不十分瞭解自己,這就是為什麼最後會走上極端。人們往往一開始都擁有好的動機,然而,卻朝向「自認為有可能會找到自己」的方向走去!像過去的「聖像狂熱者」與「聖像反對者」的例子:這兩者都是極端!前者的做法,已經到了「為了使聖餐禮儀『更神聖』而把基督的聖像刮成碎片,放置在聖杯當中」的地步。相反的,後者則是焚燬、丟棄一切聖像…… 這就是為什麼,教會不得不把聖像置於高處,讓大家無法觸碰,當論戰結束時,再將聖像放回原來的位置,因此,我們現在才能繼續敬拜聖像中所描繪的那一位,並且賦予那一位適切的榮耀……

 

資料來源:http://oodegr.com/english/swthria/gramma_nomou1.htm

 

 

Topics

聖禮儀 Liturgy :每週日 上午 10:30~12:00  Sunday 10:30 am~12:00 am 您若想進一步了解正教會,或欲受洗,聯絡方式:church@orthodox.tw 或來電 02-82189009 與我們聯絡,感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