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凍的愛
by Fr. Jonah Mourtos translated by Pelagia

 

我 住在希臘的時候,有位年輕的女子告訴我,神父我和我的先生……..我們……我們現在距離很遙遠,她正面臨婚姻危機。雖然含著淚水卻試者想要隱藏,掩飾著她 哽咽的聲音……我不太了解她,跟她也不熟,對她的了解只知道她所住的島嶼,就是我美麗的家鄉,現在很多年輕人也很少去教會,因為她有婚姻的困難才會來找神 父。

 

你的丈夫沒有跟你住在一起嗎?我假裝不經意的問她,就像我不了解她的難處。她回答:「不是這樣子的神父」。那又是怎麼一回事呢……….「當然他住在這裡」 她回答我!!!! 我納悶的問她….你們住在一起嗎?「當然」她回答。這倒底是怎麼一回事我真的搞不懂……她回答:「我的意思是說…..唉!我真是對不起…..你…..神父 你的問題真讓我啼笑皆非,我們當然住在一起。」

 

這是我看到她第一次的笑容,因為我愚蠢的問題令她啼笑皆非,很明顯的她對神父所犯下愚蠢的錯誤感到很得意,很多人樂意看到神父犯錯,起初我為此事感到萬分 的痛苦,好像我的死神等待我出醜並看笑話……我真希望能在教會貼標籤,例如「請不要射殺司琴」這是從一部老舊的西部片來的感想,你知道嗎?我終於了解到, 其實在我高中時也有同學用同樣的方法對付老師,同學希望老師犯錯做事失敗,在心理學來說,人類潛意識會以無言反抗權威者,很多人上教會只是下意識尊崇神父 表面上對待他如同神的使者,但是有時又想在他身上報復,他們不敢也不會承認此事,所以他們把目標瞄準神的僕人,此人非神父莫屬唉!!!

 

她又開始感傷起,但這回她控制的很好!!!她的情緒穩定多了。我試著讓她了解,我真的想要幫助她,雖然她覺得我的問題有點愚蠢,我對她說:「你們的距離並 不遠,你們至少住在一起,這是非常好的,而且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分享,你們有許多共通點,我說的對吧!」「你說的很對,但是還有另一個問題……我們並不了解 彼此…….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我的個性比較孩子氣。」她述說著。
我終於知道原來是個性上的差異,我迫不及待想要讓她自己了解,她自己可以克服此事,我用一種特殊的發法問她:「你的意思是這件事對你來說是很棘手還是很奇 怪,你有沒有試著查字典和找百科全書也許……」「不!不!不!神父請了解我的意思,是我們有很多不同點……」那麼就解釋給我聽。

 

當我提出另一個可笑問題後,又看到她另一次的笑容後,你知道嗎?她已無法回到她先前擔憂的情緒中,這對她說來可不容易,當她試著想要找出問題來,她又說不 上來問題是什麼?這其實不是什麼大問題,只是一些小問題。很多夫妻因為結婚多年,越來越了解彼此的習性後,反而越不能接受彼此,尤其是刺激到對方的痛處, 在當下的情緒這可是不得了。

 

我覺得英文 「了解」這個字‘understand’其實不恰當,它的意思像是站在某些東西之下,我覺得應該改成 ‘over stand’ 因為我們不該處在逆境之下,而是要超越它!!!人與人之間的衝突是不真實的,這話怎麼說呢?因為每個人所表達語言的形態不一樣,例如民俗、國情、教育、個 性、生長環境的不同,還有聽的及說的人,他們腦裡接收到的資訊與想法不會全然相同的。

 

有些人是以視覺為主的,例如他們會回答:「我看的懂 !」其他的人則會說:「聽起來不錯嘛!」很明顯他們是以聽覺為主的。有些人是以觸覺為主,他們必須要靠碰觸,請回想一下當你再圖書館讀書時,有些人是默 書,有些人是小的聲唸,有些人必須要寫下,以聽覺為主的他們必須聽到聲音才能夠學習,如果這個學生以後結婚了,她必須聽到她丈夫對她說:「我愛你」她才能 感受到她丈夫對她的愛,但是她的丈夫如果是視覺型的,他就不會用口頭上的表達,或者他是觸覺型的他需要的是擁抱,因為每個人對事情的表達方式不同…..恐 怕他們就會起爭論,接下來就是無謂的爭吵…..!

 

我們必須了解人與人相處,跟腦的運作有很大的關聯,我們要運用智慧來馭駕行為,我是一個舉無輕重的神父,我用誠實的態度去面對每一個人,而不是用宗教的方 法與人說教來解決問題,首先我會先用邏輯和常識來判斷用何種方法,然後在引導他們更深層的來認識上帝的愛。

 

最後我要說的是當兩個相愛的人結婚住在一起,這愛並不中止他兩人之間,這愛必須超越他們,婚姻最主要目標是有共同的人生觀,(當然還有很多好的目標)一起 去完成與實現。婚姻生活就好像一同住在一部行駛中的車,但是如果這台車哪裡也不去,動也不動或著往不同的方向行駛……請注意這就是引發問題的開端了,夫妻 必須共同行駛這台車,一同克服路途上一切狀況,這婚姻才會美滿幸福快樂。?
老實說聽覺型的或觸覺型的人,對東歐人來說在婚姻上不成問題,因為文化的不同要中國人和日本人說:「我愛你」這是非常難以啟齒……..但我不明白婚都結 了,又何必愛你在心口難開呢?何不學學現代年輕人,當SARS來的那一年,我在捷運看到一對高中情侶,相擁而吻真是擋不住的愛,我還將此張照片寄回希臘, 很多人看了還因此流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