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5a27c55bf6b7e2e7ad3b6db91da231                                                                                                                                           By Pelagia

麥可是希臘人之前在英國讀書,目前短暫停留台灣在政大攻讀博士學位, ,第一次見到麥可我對他沒有特別的感受,他是一位對生命充滿希望與活力的年輕人,當你與他對話時,將會發現他沉穩內斂的個性,麥可的笑容與一般人的笑,非常不同,我沒看過他大笑或狂笑,他總是淡淡的微笑,但是他的微笑帶有一絲絲迷人的靦腆,我很喜歡與麥可交談,因為他的想法,總是充滿著美好與善意,讓人感覺非常溫馨…………

麥可常來找神父,也許因為處在異鄉備感寂寞,神父與他皆是希臘人,在台灣要找到可以用希臘文交談的機會並不大,去年2008年我第一次見到麥可,我問他適不適應台灣的生活,客氣的麥可則說基本上沒有什麼大的問題,只是他不知道要如何點菜,我想這是外國人的通病及害怕的事情,雖然看到食物,卻不知道是用甚麼食材做成的,而且多數的小吃店都沒有英文的菜單,一般自助餐廳看的到也不確定吃下肚子的是什麼,對於外國留學生,不可能每餐都花很多錢上館子或在餐廳用餐,這方面神父確實可以幫助麥可,首先他們去光華商場,這就是我不明白的地方,為何什麼事都要去光華商場看3C產品,這與食物有何關聯呢?只有男人才明白是什麼道理,汽車,3C產品和足球是男人的最愛,即使買不起也要東看看西瞧瞧,麥可下課後常來教會找神父,神父說麥可是一位好孩子,我深有同感,因為麥可也請神父在平日為他舉行聖禮儀,他對神的信仰與信心讓人感動,不像我是星期日的基督徒,有幸的是因為這些愛主的人,因著他們讓我在平日也能參與更多次的聖禮儀.麥可告訴我他很期待在台灣過聖誕節,當然有一點我要說明,東正教的聖誕節,是耶穌誕生的日子,可不是我們心中所想的開派對,這裏我就不多解釋,若是想了解聖誕節的聖禮儀可上網http://theological.asia閱讀相關的文章.

麥可在台灣只停留三個月,2009年一月初他將會離開台灣,在去2008年11月麥可常請神父為他舉行聖禮儀,因為他的母親病了,麥可見到我雖然會對我微笑,但在微笑後我看到他臉色沉重,我可以感受到,他的微笑帶著感激與哀傷,安慰人的話我實在不會說,我只能為麥可的母親默默的禱告,麥可母親得的病不是普通的疾病,而是現代人很容易得到的癌症,麥可的母親之前沒有任何徵兆,到醫院檢查後,才發現得到胃癌,麥可因此感到傷痛無比,就在聖誕節前邁可與我告別,我不敢多問,希望能再次見到他,麥可因此無法留在台灣參加聖誕節禮儀.

神父告訴我麥可母親病危,希望能見到他最後一面,我感到非常傷心,對麥可感到不忍,不知如何是好,只有默默的祈禱,因為從台灣飛往希臘最快也要十幾個小時,希望麥可的母親能見到兒子最後一面,當然更希望他的母親能奇蹟式的轉好,但上帝的旨意要如何行,人類是永遠無法參透神的旨意,我祈求天父若是醫生無法醫治麥可母親的病,只求憐憫的神,讓麥可能夠見到他母親的最後一面,我的心非常難過,上帝垂聽義人的禱告,但我這不義的罪人,竟然向上帝如此要求, ,願上帝顧念良善的麥可,這時我強烈的體會到東正教的教義中從來沒有個人的救恩,我常聽到有人說你願意耶穌成為你個人的救主嗎?救恩不是個人的,教會是合一的,我們在耶穌基督裡合一,如同聖經所提到好心的撒瑪利亞人,他明白甚麼是愛,其他的人只為了自己的救恩,反而失去神的恩典,救恩就是神自己而不是神給你的一樣禮物,然而很多人只為了得到禮物就是神的恩典,真實的救恩就是與生命的泉源合一,得到生命,並非到一個美麗的地方稱為天堂,天堂本身就是上帝.我們不要把專注放在禮物上也就是恩典上,而是將專注放在給禮物者就是上帝,即使沒有任何禮物我們依然愛上帝.

麥可回希臘之後我常常問神父,麥可的母親病情如何,神父說並不樂觀,對我來說麥可留在希臘陪伴母親,至少他與母親能夠相處,我感到欣慰,夜晚入睡前我習慣為我亡者祈禱包括我的親人及好友的親人還有我親愛的狗兒們祈禱,當然也為需要祈禱的人禱告.

後來我得知麥可的母親已於去年2008年12月31日病逝,我心想當你摯愛的人離你而去時,要如何面對及接受這事實,如何面對生命中的缺口.

麥可讓我學到真愛永不消失.今年六月我再度看到麥可出現在教會,這次他將停留在台灣三個月,我看見麥可,我與他淡淡的打招呼,不知道要說些甚麼,我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因為安慰人,不是我的恩賜,我總是拿這個做藉口。但若是你不曾有過相同的痛,你要如何來安慰人,那些安慰將是客套,對我來說這種安慰一點也沒有用,全是虛假的,想起我的心肝寶貝狗弟弟皮蛋去逝,當我講述牠死亡的經過,教會的人居然有人笑了,這令我情何以堪,我記得我的教母Johanna 對我說,我雖失去四條腿的朋友,但我還擁有兩條腿的朋友,然後她給我一個大擁抱,這對我來說就是最好與最真誠的安慰,那時我問神父,為何我將自己獻給教會,全心全意在教會事工,為何在我工作的第一個月,上帝帶走我16歲的狗妹妹小莉,又在我工做的第三個月帶走我12歲的皮蛋狗弟弟,為什麼?為什麼?神父沒有解釋為什麼,但他含著淚說我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你.神父與我的教母Johanna 雖然他們都沒有說些冠冕堂皇的話,但他們都安慰了我,我也知道羅馬書8:19受造之物切望等候 神的眾子顯出來.約翰福音3:16 神愛世界,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這是基督徒耳熟能詳的經文,你們知道神愛世人是翻譯錯誤,原文 κόσμον是世界並不是世人,你們可以去查字典,所以基督徒更要喜樂,神不但是愛人類,祂愛宇宙萬物,因此我們也可以為動物來禱告.

在教會我們也為麥可的母親舉行追悼儀式,當然教會的信徒很多人都不知道,就如我所說的麥可是愛主的人,他不是只有星期日才當基督徒到教會,這讓我有榮幸參與他母親的追悼會.

每當聖禮儀結束後,麥可會到祭壇前與神父交談,我不是一位愛探人隱私的人,當然我也聽不懂他們說甚麼,但是我為何會寫此篇文章,因為神父告訴我,他非常感動,因為從來沒有人跟他如此要求,每當聖禮儀結束後,麥可會請神父為他的母親祈禱,一般人每年只舉行一次追悼會,雖然教會每星期六都會紀念亡者,但只有麥可每次都乞求神父,神父說他為何感動,因為麥可不是請神父,而是像乞丐般的乞求神父,能為麥可這樣的孝子來祈禱神父當然很高興,神父拿起香爐為他的母親念追悼文祈禱,這不是一般的禱文,是專為亡者的祈禱,麥可說謝謝你,你甚至願意拿起香爐來為我母親祈禱.有一點要說明神父告訴我,麥可不是只有跟神父乞求,他去到不同的國家對不同的東正教神父都會為他母親乞求,麥可的信心深深的感動我,這種真情真愛不是演給人看得,我寫下這篇文章是在麥可不知情下所寫的,當然也沒有他的允許,只是我忍不住要告訴大家,真愛永不止息.

每次聖禮儀結束,麥可會乞求神父為他的母親祈禱,這時正是吃午餐的時候,我們教會提共免費的午餐,這時大家吃吃喝喝,有說有笑,沒有人關心與注意麥可,這令我更為難過,因為我也是這裡面的一位,讓我想起法利賽人問耶穌:神的國幾時來到?耶穌回答: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的日子也要怎樣。那時候的人又吃又喝,又娶又嫁,到挪亞進方舟的那日,洪水就來,把他們全都滅了。又好像羅得的日子,人又吃又喝,又買又賣,又耕種又蓋造。到羅得出所多瑪的那日,就有火與硫磺從天上降下來,把他們全都滅了。人子顯現的日子也要這樣。我為我自己感到難過,雖然我置身在教會,卻如同外邦人不關心弟兄姊妹,又吃又喝如同挪亞與羅得的日子,在東正教我有更多體會與領悟, 聖經記載:人若說“我愛 神”,卻恨他的弟兄,就是說謊話的;不愛他所看見的弟兄,就不能愛沒有看見的 神. 不愛的,就不認識 神,因為 神就是愛。哥林多前書6:1~2你們中間有彼此相爭的事,怎敢在不義的人面前求審,不在聖徒面前求審呢?豈不知聖徒要審判世界嗎?有很多人不了解這經文,認為審判者是耶穌,怎麼會是聖徒呢 ?但這經文所說的聖徒並不是要審判我們,而是上帝在審判我們時,有眾聖徒圍繞著我們,我們會為自己找出各種的藉口來辯解,而聖徒卻是克服種種困難的確據,這讓我們百口莫辯自覺羞愧,親愛的麥可謝謝你,你就是聖徒當然良善的你,不會故意讓我感到羞愧,卻讓我體會道真愛無所求, 唯有在真神裡愛是永恆的.

神不是死人的 神,乃是活人的 神。不論是生是死都是屬基督的人,東正教會為亡者禱告,有些基督徒覺得死都死了,禱告已經沒有用,對於人類來說死亡就是無藥可救一切都太遲,我們的神是生命的源頭,不是無能的人類,在他看來只不過是睡著了,記得耶穌的好友拉撒路去逝後,耶穌卻說他要去叫醒拉撒路,東正教徒知道上帝的愛是永恆的,超越時間超越死亡,成為基督的肢體,耶穌不會因為你的死亡,將你從肢體中剃除出去,從麥可那裏我學到真愛是永恆,在追悼會我們頌唱永恆的記憶,什麼是永恆唯有上帝,一切受造之物皆會毀滅消失,但麥可卻是真東正教徒,他切切實行出來,不像我只在乎我的傷悲是否有人來安慰及關心,麥可他的希臘名字米迦勒就是天使的意思,在我心目中他就是天使,溫和良善充滿愛,他是上帝的真使者,用行為傳揚上帝的愛,我要對麥可說,如果你是我的兒子,我將會是世上最快樂的母親,你的媽媽知道你為她所做的,雖然你的母親無法用肉體與你相擁,但她的靈卻充滿喜悅.

此篇獻給麥可我心目中真天使

感謝神父與我分享此事

感謝我的守護天使保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