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需要被熱誠祈禱的人所擁
A child needs to be surrounded by people who pray and pray ardently

 

孩子需要被熱誠祈禱的人所擁抱。身為母親,不可以只因為給予孩子生理上的擁抱就滿足,還要以祈禱來擁抱來溺愛自己的孩子。在靈魂的深處,孩子能夠感覺到母親所要傳達、描繪的靈性愛撫。當母親以堅定的、恆常的、深刻的、熱切的祈禱,奧秘的擁抱著孩子時,就能幫助孩子從壓迫當中解脫出來。

 

母親總是不斷表達自己的擔心,給予過多的建議,喋喋不休的跟孩子談話,然而,母親總是忘記學習祈禱。大部分的建議和批評最後都會造成孩子心中重大的傷害。你不需要對孩子說太多,過多的言語只會搥打孩子的耳朵,造成負面效果,然而,祈禱卻會進入孩子的心中。想要好好祈禱,必須具備信仰、捨棄焦慮,下文中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有一天,有一個媽媽到我這裡來,她非常擔憂他的兒子喬治。他的兒子非常的迷惘,每天晚上,都在外面待到很晚才回家。喬治的朋友都不是什麼正派的人物,事情一天天的變糟糕。這個媽媽,完全被焦慮和煩惱給困住了。我對她說:「什麼都別說!專注地祈禱。」我們互相允諾,每天晚上十點到十點十五分,我們兩個都要靜下來祈禱。我告訴她,回去後不要對喬治說教,他想在外面待到幾點就待到幾點,不要問他:「從那裡回家的路程那麼短,這段時間,你都上那兒去了呢?」也不要問其它任何事。相反的,盡可能說些關愛的話:「過來吃點東西吧!喬治,冰箱裡還有一些食物。」除此之外,什麼都別說,對他要表現出愛,並且不斷的祈禱。

 

這個媽媽接受了這個戰略,大概二十天後,他的孩子問她:「媽,為什麼你都不跟我說話了呢?」
「喬治,你在說什麼,我都不和你說話?」
「媽,以前你都會挑我的問題,怎麼現在妳什麼都不跟我說了呢?」
「你的腦袋在想些什麼呢?怎麼會問這麼奇怪的問題,我現在不是正在跟你說話嗎?還是你想聽我說些什麼呢?」
喬治沒有回應。

 

這個媽媽後來跑來修道院見我,問我:
「神父,我的孩子所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我們的戰略生效了!」
「什麼戰略?」
「就是我之前向妳說,不要向他說話,僅僅只是秘密的祈禱,那麼,這個孩子,就會醒悟過來。」
「你覺得這他已經醒悟了嗎?」
我說:「是的,他想要妳問他:『你到底上那去了?到底都幹了些什麼?』這樣子,他才能夠跟你大聲的吼叫,激烈的反抗,甚至隔天才能晚點回家。」
她說:「是這樣子的嗎?這真是個令人無法臆度的奧秘。」
「妳了解了嗎?他之所以不斷的讓妳感到苦惱,是因為他希望妳對他的行為有所回應,這樣子他才有表演的舞台。現在,妳不再對他吼叫,對此,他十分的灰心。現在,他是多麼的沮喪,因為當他故意行為失當時,妳不再表現出灰心的樣子,不再痛苦,妳似乎對這一切,視若無睹。」

 

有一天,喬治向他的家人宣布,他要辭去他的工作,準備動身到加拿大去,他已經告知他的上司,要找個人來接替他的位置。
我對他的父母說:「來,讓我們一起禱告。」
他的父親說:「但他馬上就要離開了!我一定要從他的頸背部勒住他。」
我說:「不!什麼都不要做。」
「但是這孩子馬上就要離開了!」
我說:「那就讓他離開吧!你所要做的,就是努力的祈禱,我也會和你一起祈禱的。」
兩三天後的一個星期六的早上,喬治和他的雙親說:「我現在要和我的朋友一起離開了。」
他們接著說:「好的,去做一切你想做的事。」
說完,喬治就和他的朋友,兩男兩女,一起離開了。他們租了一輛車,動身前往哈爾基斯(Chalkida,位於希臘中部)。他們沒有目標的到處亂逛,經過了St. John the Russian的教會,接著又到了Montoudi、Aghia Anna、以及Vasilika,他們在愛琴海裡游泳,他們吃吃喝喝,玩得非常快樂。

 

最後,他們動身回家,但天色已經很晚了,他們讓喬治來開車。當他們穿過Aghia Anna時,車子撞上轉角的一間房子,受到嚴重的損傷。該怎麼辦呢?他們只能以極慢的速度,設法將車子帶回雅典。喬治回到家時,已經是隔天早上了,父母也沒多問,他就先去睡了。當他醒來後,他跑去和他的父親說:「你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嗎?現在我們必須要花一大筆錢來修理那台租借來的車。」
他的父親說:「是喔,喬治,你一定有辦法解決的,你也知道,我還有一堆債務需要償還,還有你的妹妹們需要照顧…」
「我又能做些什麼呢?爸!」
「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你已經長大了,你有你的思想,你可以出發去加拿大,也可以去賺錢…」
「不行啊,我們要先修理這台車啊。」
他的父親繼續說:「我不知道你該怎麼做,自己好好想想吧。」
就這樣,喬治發現,就算再和他的父親繼續談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結果,他也就不再多說什麼,轉身離開了。他去找他的老闆:「我開車時發生了一點意外,現在,我不想離職了,可不可以先不要雇用其他的人呢?」
「年青人,要不要雇用其他的人,是我的權利。」
「是的,但我想要請求你,先預借我一些錢。」
「這倒是沒有問題,可是你就要離開了,如果你想要錢的話,你必須請你的父親在這個借據上簽名。」
「我自己來簽吧,我的父親並不想介入,他告訴我,我要自己工作,自己償還債務。」

 

這聽起來,像不像一個奇蹟呢?
當這個男孩的母親再一次來見我的時候,我向他說:「我們的方法奏效了,上帝已經聽到我們的祈禱了。這個意外是上帝一手安排的,現在你的孩子將會待在家裡,他會醒悟的。」
藉由我們的祈禱,這一切就這麼發生了。這對父母,齋戒、祈禱並保持平靜,最後他們成功了。過了一陣子,這個孩子自己跑來找我,在這之前,他的父母並沒有向他談起任何關於我的事。喬治變成一個非常善良的人,現在他在空軍裡服務,還結了婚,擁有一個充滿愛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