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徒/使徒的繼承人 The Successors to the Apostles

 

於十六世紀乍現的新教的形式,開始允許基督徒依照自己的意思指定「長老」,並且讓他們在教區裡舉行禮拜儀式,很顯然的,這並不是原始基督宗教的傳承。他們還宣稱,只要成為基督徒,就有資格擔任神職,領受神職人員的權力。

 

透過其他論文,我們已經向各位說明了,這是不合理的行為。在這篇論文裡,我們將更深入的檢驗這個現象,並且釐清宗徒們的權力是如何傳承給他們的繼承人,進而形成今日正教會普及的體制。

 

1. 新教徒的反對立場

 

絕大多數的新教徒都引用聖經裡與「長老」(Elders)、「主教」(Bishops)、「執事」(Deacons)相關的文獻來支持自己的觀點,聲稱近代正教會的體制並沒有延續宗徒的傳承。他們認為,儘管新約當中提到了「長老」、「主教」、「執事」三種職務,但是「長老」和「主教」顯然是相同的職位,不應該像正教會那樣加以區分。因此,他們無法接受「教會裡的職權必須由主教傳承下來」,因為,他們認為「由誰來繼承?」是一個任意的抉擇。

 

在新教的主張裡,我們可以發現,他們完全忽略了宗徒時期的後期(大約是第一世紀末至第二世紀初)主教的職權是如何建立的。

 

教會的體制勢必經歷一種變革,宗徒們終將離開世間。總有人必須接續他們的工作,這也是可行的,這些繼承人的存在,就好像宗徒們仍舊活在世間,不斷實踐著他們的職責。

 

2. 先知的職權(The Order of Prophets)

 

新教徒普遍認同,新約裡所提到的「先知」是從神那裡領受了預知的異能的人。然而,他們或許不太瞭解,除了那些先知之外,原始教會還有其他的「先知」,他們透過「祝聖儀式」(將雙手覆於頭上授與聖職的儀式)而從神那裡領受了異能。這些元素組成了我們今日的「先知的職權」。

 

在最初的兩個世紀裡,「先知的職權」在教會裡具有廣大的權威。事實上,它是僅次於宗徒的職權,關於這個說法,我們可以在新約當中找到證據:

 

Ephesians 4/IV 10 – 1: ΄΄…and He gave (to us) the Apostles on one hand, and on the other, the prophets, the evangelists, the pastors and the teachers, for the instruction of the holy flock, for ministerial labours, for the structuring of the body of Christ (the Church).”

 

Corinthians Α΄ 12/XII 28 – 30: ΄΄…. And there are those whom God had placed within the Church: firstly the Apostles, secondly the prophets, thirdly the teachers, then those with powers, then those with healing charismas, those with discernment, with administration, with various languages. Are all people apostles ? Are all people prophets ? Are all people teachers ? …….. For you must show zeal towards the superior charismas”.

 

上面的聖經文句清楚的告訴我們,神賜給先知的異能(prophetic charisma)在那些「卓越的」異能(charismas)當中占第二位,僅次於宗徒,而且,這裡所指的「先知的異能」是一種永恆存在的異能,它與另外一種偶爾出現的「不受限的先知的異能」(free prophetic charisma)之間沒有任何關聯,它就像是「上帝放在教會裡的」宗徒的異能(apostolic charisma)。因此,它在教會當中,是繼宗徒之後最古老、最重要的職權。

 

「先知」與「宗徒」之間最根本的差異在於,宗徒是由耶穌基督直接選出的,而「先知」則是由聖靈直接選出的。

 

我們可以從這一段聖經文字當中得到印證:

 

Acts 13/XIII 1 – 3: ΄΄There were in Antioch, in the existing Church, prophets and teachers; (who were) Barnabas and Simeon –the one called Niger- and Lucius the Cyrene, Manaes, the comrade of Herod the tetrarch, and Saul. During their ministering to the Lord and fasting, the Holy Spirit said: “Set apart for me Barnabas and Saul, for the work that I am inviting them to undertake”. Then, after fasting and praying and placing their hands on these (two), they were discharged”.

 

由上文可知,當時,掃羅(保羅)和巴爾納伯(Barnabas)都是擁有「先知的職權」的人,他們被派遣到地中海東邊的賽普勒斯(Cyprus)和小亞細亞傳福音,這是保羅的第一個旅程。他們都是上主的「得力助手」,因此,在「遴選」的時候,擁有「先知的職權」的所有人都獲得了舉行「聖禮儀」的權力。

 

再者,在使徒行傳14:23當中,我們可以清楚發現,那些由安提約基雅教會遴選出來的先知在地方教會裡也有權力為信徒覆手祝聖。由此可知,先知的權力比地方教會的神職人員更高,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我們可以進一步得到以下的推論:「先知」的職權,不僅僅是一個地方性的職務,它的權力已經被擴大,擴展到比原始教會的先知還要更大的範圍。

 

我們可以參考另一段聖經文句,節錄自使徒行傳。在公元49年的「宗徒會議」(Apostolic Synod)之後,參與了「耶路撒冷會議」的宗徒與長老遴選出「Judas, the one called Barsabbas, and Silas, a man who was a prior amongst his brethren」(Acts 15/XIV 22)。之後,這兩位先知被派遣到安提約基雅教會,目的是要協同保羅和巴爾納伯(Barnabas)一起扭轉「宗徒會議」的決議。

 

事實上,這兩個「領導人物(priors)」也擁有「先知的職權」,在使徒行傳當中也有提到:「Judas as well as Silas, both of whom were prophets, consoled andstrengthened the brethren through extensive talks.」(Acts 15/XV32)

 

以上所提出的論述皆證明了,宗徒所監督的先知,一般而言,擁有權力監察各個地方教會。

 

我們也可以參考初期教會的論文「宗徒的教誨」(Teachings of the Apostles),這篇作品大概完成於西元70~100年間,當時,宗徒接連過世,繼承人也漸漸取代他們的位置。因此,這篇論文歷史價值極高,是少數保存下來的文獻之一。再者,它也印證了上述聖經文句的重要意義。

 

下文,我們引述了「宗徒的教誨」一文中對「先知的職權」的敘述:

 

「允許先知們可以隨心所欲的履行聖餐禮儀」(Teaching 10/X 7)

 

「關於宗徒與先知,依據福音的教導,你必須像迎接上帝那樣的迎接每位造訪的宗徒;他應該不會停留超過一天,如果必要的話,或許,就只待一天;如果他停留了三天,他就是一位假先知。當他離開時,他不會接受除了麵包之外的任何東西,直到他又在其他地方受到招待。如果他要求金錢的供養,他就是一位假先知。每一位藉由聖靈說話的先知,你都不能違抗,也不能妄下評斷;因為所有的罪都可以被免除,除了違抗聖靈。並不是每一位藉由神靈說話的人都是先知,他必須擁有上主的德行。」(Teaching 11/XI 3 – 12).

 

「每一位想留在你那兒的真先知,都是值得你供養的。因此,如果可以的話,你應該提供他們最新鮮的果汁和住所,還有初生的牛、羊,因為,他們就是你的大祭司。」(Verse 13)

 

「因此,將那些(在上主的神視當中)有價值的人祝聖為主教與執事吧,就是那些不汲汲於營利、可靠而真誠、具有溫良本性的人。他們必定可以像先知或導師一般領導你,因此,請不要忽視他們,因為,除了先知與導師之外,他們將成為你生命中富有價值的人。」(Teaching 15/XV 1-2)

 

由此可知,先知就像宗徒那樣探訪各個地方教會,並受到基督徒親切的招待。然而,基督徒們也要小心遇到喬裝成先知的冒牌貨。

 

我們也可以得到以下推論,先知是一個具有領導地位的神職,繼宗徒之後,基督徒賜給他們與大祭司同等的榮耀。很顯然的,他們的地位比各個教會裡的「長老」更為優越。

 

最後,上文中所提到的這句話:「允許先知們可以隨心所欲的履行聖餐禮儀」(Teaching 10/X 7)也顯示出,先知可以舉行聖餐禮,基督徒沒有權力阻止他。

 

現在,讓我們再回到聖經當中繼續探討其他幾位先知:

 

「I would remind you to rekindle the charisma of God that is in you, through the laying on of my hands (upon you)」(Timothy II 1/i 6)
這段話提到了宗徒保羅將提摩太(Timothy)任命為先知。這裡說的很清楚,藉此,保羅將權力授與了提摩太(Timothy),就像為他覆手祝聖那樣,他也是聖靈所選出來的,並「藉由預言」領受了神職。(Timothy 3/III 6. 4/iv 13,14)

 

被派遣至達爾馬提亞(Dalmatia)與克里特(Crete)的提多(Titus)(Titus 1/I 5),至亞洲的提希苛(Tychicus)(Timothy II 4/iv 12),至迦拉達(Galatia)的克勒斯刻(Criscus)(Timothy II. 4/iv 10),至馬其頓的提摩太(Timothy)(Philip. 2/ii 19),至克里特(Crete)的德瑪斯(Artemas)(Titus 3/iii 12),至阿哈雅(Achaia)的厄辣斯托(Erastus)(Timothy II 4/iv 12),也接受了類似的任務。

 

宗徒們過世之後,先知們就成為他們的繼承人,延續他們的任務,為人們覆手祝聖並且傳播福音。

 

隨著時光的流逝,先知們漸漸衰老,不再四處旅行、探訪各地的教會,他們開始在自己所選的教會安定下來,並且在當地將自己的職務傳承給繼承人,這些人被稱為「主教」(希臘文:Epi-skopos即高於–先知之意),儀式就這麼流傳下來了。

 

直至今日,隨著時光流轉,這仍舊是宗徒所傳承下來的唯一的神職(office)!

 

*請參考:“ECCLESIASTIC HISTORY” – A’ by Vlasios I. Feidas, page 59…, (2nd edition 1994)
此書為本文提供了許多寶貴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