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自殺

 

幾天以前朋友約我去咖啡廳,我知道這位朋友最近情況很糟糕,因為他才失去工作,尤其現在很難找工作,當我到達咖啡廳時,他早已經在那裡等候我.

 

我看到他時,比我心裡想像的情況更糟糕,他看起來極度悲哀與失望.,

 

-他以微弱的聲音告訴我,他覺得情緒非常低落.
-我告訴他說我感受的到,我也為他感到難過.
-他說他想要離開這個世界,太痛苦了我無法繼續忍受下去,我想要消失,我要好好的休息.
-我問這位朋友一個問題:如果有人自殺,你覺得他的到自由可以休息了嗎?

 

以下對話  M=朋友的代稱  I=李亮神父代稱

 

M:「當然」他回答說如果我真的死去,我將不用想這些困擾我的事,所以就沒有悲傷,也不覺得有罪惡感,沒有痛苦因為一切都歸零.
I:我反問他你又如何知道呢?你確定死後真的沒有感覺,所有一切的事都會歸零嗎?

 

我的朋友沉默了片刻,驚訝的望著我.
M:嗯!我想死後應該事沒有感覺與痛苦,難道不是嗎?
I:事實上有很多關於死後的說法與理論,我回答.
M:我不太確定.
I:你應該聽過很多不同的宗教都述說死後的事,如天堂、地獄總總不同的情形……..等等
M:你又如何知道是真的.
I:我不知道是否是真的,而且我也無法證明.要我證明我必須跟死人談話,直到今日哪一位敢站出來以科學的方法讓人證驗自己跟死人談過話.
M:嗯……,這是一個好方法.
I:你曾與死人交談過嗎?
M:我怎麼可能去問死人,但是我想應該人不存在就會消失了.
I:所以是你「想」的,事實上你不確定.
M:他氣著說當然我不確定,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難不成你喜歡看我活著這麼痛苦嗎?
I:你誤解我的意思,如果我知道死著比活著還好,說不定我也想要自殺,我笑著回答,但這事一定要得到證實我才會去嘗試.
M:他非常難過的說我實在無法過這樣的生活.
I:我能體會,但是你可曾想過如果你死後的情形更慘,我不是再跟你講宗教的事,但如果獲萬一宗教是對的,那你自殺後所要面對的是殘忍的局面.
M:喔!!!我不想要再受煎熬,我只想消失於人間.
I:問題是如過你自殺只是為了不要受苦,到頭來你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也許死後面對更多的痛苦,這也是我們所講道的重點.
M:也許你說得對,我要慎重的考慮.
I:是的,好好考慮受苦之事.我知道你的困境,也知道你的痛是難以忍受.你知道我們愛你.也沒有人可以100%證明自殺後就可以解決你的問題.

 

M:我知道有些人寫關於自殺的事.
I:但你知道這些人又沒有死去,有時是壓力太大.說來真奇怪,有些人雖寫但卻不相信.
I:我讀過很多相關的書籍,有些人想自殺是心理上的疾病,你應該聽說過,這類的疾病不單是自殺,還會出現一些不正常的行為.
M:一定有其他的方法死時不用受苦,我這位朋友堅持他的想法.
很明顯的他並不喜歡精神方面有疾病的說法,可能他下意識認為自己或別人以為他有神經病.
M:我同意你所說的,自殺不用受苦的方式,但死後會發生什麼事才是問題.也許如宗教所言,更多且無止盡的受苦.
M:那我又該如何做,他絕望的看著我說:我不想活下去.
I:你可曾想過那些愛你的親朋好友,他們如何面對這樣的痛苦呢?
M:他哀傷的回答我不想造成任何人的痛苦,我只是不想要我的生命.
I:你不想讓其他人傷心痛苦,事實上你無法避免他們痛苦,雖然我了解你的痛苦.
M:我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我想要永眠.
I:如果你睡著了,你會有個夢,一個噩夢.就算你睡著了其實你並不是真實的睡著.你的腦還是醒著.科學家也證明人類睡著時頭腦如同機器不停的運作.
M:這太可怕了,我只想要逃離我的生命,他依舊傷悲的說我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
I:現在你說到重點,並不是你需要找死亡的方式,而是你要找活下去的方式!
M:也許吧!你讓我覺得更困擾與迷惑.你是不是覺得我瘋了?
I:那要看你如何定義瘋了.因為有時候某些事混淆你讓你無法邏輯的思考.
M:我不懂你的意思.
I:嗯!讓我這樣解釋好了,如果你喝很多酒,當然你的腦就會受到酒精作用影響你的思考,所以你的邏輯觀就不合邏輯,同樣的事也會發生你處在極度的痛苦與憂慮下……

 

M:他打斷我說:我有憂慮症.
I:也許吧!憂慮症也會影響你的邏輯思考.混淆你的問題所在,更混淆你所應該面對的處境.甚至缺乏維他命也能混淆你的思緒.
M:我聽說某些婦女生產過會有奇怪的想法,例如殺掉她們的小孩,但科學家說這並不是她們真正的想法,而是因為懷孕重大的改變能使腦部的機能失常,有些單純的婦女並不了解而感到非常的罪惡感,當醫生為她們解說並給予適當的藥物治療,她們又可以過著快了的人生.
M:所以你的意思,這些關於死亡的壞念頭可能不是真正我的想法,而是疾病所導致的嗎?
I:正是如此,謝謝你!你終於想通了,我實在不敢對你直說.
I:你的確需要稍微的休息,之後我們再想活下去的方式.
M:你想要給我什麼建議?
I:首先做個健康檢查,我們可以跟醫生談談,看看你是否有憂慮症或其他症狀……等等,當然我們還是可以談談生命的意義.
I:那麼我們現在去看醫生我們還有很多時間可以聊聊!
M:嗯!就這麼辦吧!.

 

李亮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