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東正教復活節
By Wendy Schlamp translated by Pelagia

我的一生都在慶祝復活節。即使小時候,我的家人總是在復活節主日那天穿上最好的衣服到教堂裡慶祝基督的復活。在活到近32個年頭,我生平感到首次的復活節。我有著未曾有過的感動,並深刻體會到這個第一次「復活節」的真正意涵。

這是我第一次的正教復活節。聖週五晚上,教堂裡寧靜又哀愁。一朵悲傷之雲掛在我們上頭,許多人將花放在教堂前靠近十字架的地方。我知道下一步要做什 麼,但我對將要發生的事尚未準備妥當。當等著要開始隆重典禮時,憂愁佈滿我們的心頭。這與我在童年時去的基督教會相形之下較為輕鬆的儀式大為不同。然而時 間與永恆在此相遇,使我「記起了」受死於十字架上,這卻刺透了我的靈魂。首先,我們記起基督受死於十字架上。我看見救主懸掛在十字架上,祂為我們所做的事重創著我。歌裡說著事情的始末,優美地表達天主以他珍視的兒子替我們完成的深度神學。「以死亡來戰勝死亡,因而墳墓裡結出生命」。這是怎樣的愛呢?這愛看見我們墮落,俯身「將我們再次舉起」。

我們見證了門徒們和天主之母的悲傷。當一切完成後,基督也哭喊了最後一次,祂就從十字架上被卸下,以殮布包裹好。有張聖相是基督在墓穴中,就是在聖 喪遊行時繞著教堂所舉的那張。這張聖相就放在祭台旁,我們上前將鮮花放在這上頭。我們親吻我們所珍愛的上主的身體,然後回到座位上。我的心靈充滿悲傷和排 山倒海的愛。

那晚莊嚴肅穆,比我看過任何的復活節儀式都要深。當中沒有空洞或無聊的東西,我想在經過十年、二十年、或五十年成為正教信友的一份子後,才 會更懂得其中的涵意。這晚對我意義非凡,因為隔天上午我將在基督內受洗,加入祂的教會。我代表人類正見證祂所受的苦難和完成的事,我明瞭由於祂的受難,我 才能夠再次參與生命。

聖週六上午,我已準備妥當,並充滿期待。我引頸渴望這個時刻,感到自己像是一位等待加入她最深的愛的新娘。正教會的聖洗典禮與我過去在基督 教會中所參加過的大相逕庭。我深深感到自己不配被寫入基督內,然而我的心卻因被那唯一能戰勝死亡的那位所救而滿懷感恩和喜悅。我現在能明白為何歷史上洗禮 都是在逾越節時舉行。這是要滿全基督為我們所做的事。「滿全」所謂真正成為「基督徒」就是開始為我而成為真實。

當陰府瞭解到要置於死亡的那位已戰勝死亡時,其哀嚎聲深深打動著我。言語是有力的,短短幾句教出了比我過去二十年在主日學及教會裡所學到的神學還多。

領洗是我衷心盼望的事。它的確是救贖。是我們從死亡中的得救;是在基督生命中的新生命。我對被復活而進入新生命而喜極而泣,我也知道所發生的一切真 的是天堂的奧秘。這不僅是美麗的傳統,或某種僅為「象徵性」的東西,也不只是公開宣告個人的允諾,然而它是實在;是我身體內發生存在性的改變。我過去未曾 感受過比這還「真實」的事。世上所有的一切與這個神秘實在相比顯得黯然失色。

在領受洗禮和堅振過後,我們就離開了教堂。在正教傳統中,復活節主日從聖週六下午開始,那是新的一天的開始。我們在聖周六晚間八點半左右回到教堂, 這是我們所期盼的事。我們聆聽歌曲裡所唱婦女們到墓穴要為基督的屍體傅油,但只遇見天使的問安,天使問道:「你們為何在死人中尋找活人?」這首哀歌作為起 頭,然後急轉為富饒和喜樂的慶祝。我們所深愛的上主耶穌不在墳裡了,祂已經復活。

我們的上主復活了!祂已經復活,並再度將生命吹給我們!當基督戰勝死亡的 力量後,生命還會有怎樣的黑暗或威脅呢?我對祂仍活著並就在我們當中而喜泣…。

在四十天的封齋期過後,我們要好好享用美食。李亮神父邀請所有守齋的人,不論是遵守齋戒,還有那些晚到的,甚至不在乎齋戒的人一起用餐。這 項邀請是天主對所有人類的偉大仁慈和大愛的另一個表現。羔羊已經備妥,食物也準備好了,盛宴即可開始。很清楚地,這不只是另一所教堂的晚餐而已!用「家常 便飯」這詞來稱呼絕不公平。這確實是慶祝和喜樂的流溢。這是對生命禮物的參與。正如食物維繫著我們肉體的生命,基督的生命藉由聖神維繫著我們的神靈。

我感到彷如鱗片從我的雙眼掉出,長久以來我所尋找的真理已向我們啟示自己。「復活節」。「逾越節」。現在我更明白我們所參與整個復活節的慶 典並非一年一次,而是每週一次,甚至每日一次,只要我們參與基督的死亡和復活就是過復活節。這是何等的愛!基督復活了!真的,祂已經復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