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曾經背叛真理嗎?
Has the Church ever apostatized?

 

在十六世紀時,新教(Protestantism)乍然出現。當時的他們,內心非常渴望在教會的歷史上占有一席之地,也很想向大家證明,自己歸屬於初期教會。因此,他們發明了一種理論,宣稱「初期教會在宗徒們死亡後就沉淪了」,他們還主張「數個世紀以來,有組織的、有形的教會已經不復存在」。

 

有一些宗教團體宣稱,教會是在第四世紀才沉淪的,也有人說是第三或第二世紀。甚至,有人主張早在第一世紀,教會就已經沉淪了!這些主張,隨著每個團體的利益考量而不同。他們以正教會中偶而發生的醜聞當作藉口,為的只是要證明他們的主張:「教會已經變質了,因為,教會裡充斥著不配當長老的長老,還有許多沒有信德的教徒。」這個話題,正是我們這篇文章所關注的焦點。到底「不潔的」長老(祭司)能不能留在我們的教會裡呢?

 

「一竿子打翻一條船」的審判?

 

或許有些人會說:「好吧!人並不是完美的,所以,我們可以想像,多數的人都是「不潔的」,偶爾也可能會出現一兩位失禮的長老,然而,如果一個教會,擁有這麼多的醜聞──特別是教會高層的領導人員──又允許這些醜陋行徑持續下去,那麼神絕不會接受這個教會的禮拜!」

 

教會的醜聞,當然並非大家想像的那麼多。同樣一則醜聞總是不斷的流傳,大家喜歡從不同角度重複討論同一個事件,有時候,這些負面消息會使人困惑,這些負面形象也被投射到其他的長老身上。縱使所謠傳的一切都是真的,縱使教會僅僅剩下一位正直、良善的長老,神並不會因此而否定整個教會,因為,神絕對不會一竿子打翻一條船!更何況,即使貴為長老,神也會以「人」的標準來檢視他的行為,在神的公正審判下,他也必須承擔一切後果。

 

神譴責罪人的時候絕對不會波及無辜!此外,教會律法也明文規定了神職人員應有的操守與風範,可作為神職人員是否犯規的依據。神職人員也是凡人,需要接受教育,藉著學習不斷進步!

 

另一個令人質疑的問題是:「神真的會接受一個不稱職的長老的禮拜嗎?那麼,他的神職工作還有價值可言嗎?」讓我們一起看看聖經怎麼回答這個問題(我想,新教十分認可聖經的教導)。

 

舊約中不配擔任神職的祭司

 

最值得跟大家分享的例子是Samuel I, 2/II: 22-25中所記載的故事。Eli是猶太人的大祭司,他有兩個兒子,也將成為人民至高無上的祭司。在Eli的容忍下,他們與前往神殿的婦女們苟合,依據Samuel I, 2/II: 12-17所記載,他們還吃了獻祭的肥肉(這是神的律法所嚴厲禁止的),事實上,這些肉是他們從那些忠實信徒那裡強行搶來的。

 

這些使人觸目驚心的醜聞,讓人們不再對神獻祭。即使是如此,他們仍然在神殿裡當神的祭司,他們的父親,也依然是大祭司。令人質疑的是,神還會還接受這些無恥的祭司的獻祭嗎?答案是肯定的!神確實接受了他們的獻祭。這點可在第一章3-5節和第19節中獲得證實,神從Eli和他的兩個兒子的手中接受了先知Samuel的父母的獻祭,並且還賜給這對夫妻一個兒子(他也是先知)作為回報!不僅如此,Anna(Samuel的母親)接受了Eli這個不配擔任神職的祭司的賜福!!(1/I 17,18)

 

神當然會透過這些不配擔任神職的祭司賜下平安,儘管這些無恥的祭司最後都失去了性命(2/II 31-36)。由此可見,人的罪過是由「神」來審判而不是由「人」來審判。神並沒有因為這些無恥的祭司而拋棄了猶太人,也沒有因此而將義人Levites拒絕在門外,也沒有停止從這些無恥的祭司的手中接受猶太人虔誠教友的獻祭。

 

同樣的情況持續到今日,即使上位者容忍了這些無禮的行為,縱容了那些使人憤愾的神職人員,神才是真正的裁決者。神並不會因此而否定整個教會,也不會把他們的罪過算到那些正直而令人敬佩的長老身上。那些不夠資格的神職人員將繼續為教會工作,直到神伸張正義的那一天。

 

很顯然的,那些不斷四處打探醜聞的人,並非心懷好意,從宗徒保羅在Epistle II to Peter, 2/II 1-3的記載當中,我們可以得知,當時猶太人的一切遭遇與現在基督教會所面臨的困境十分類似。

 

讓我們再來看看另一個例子,這個例子證明了:即使某人是「不潔的」,神還是讓他行使職權,為教會工作。

 

基督時代不配擔任神職的祭司

 

我們都知道,上主之所以會在十字架上犧牲,都是當時猶太人的大祭司們的預謀。傳道者約翰記載了這個事件(chapter 11/XI and verses 47-53):Caiafas是當時活躍的大祭司,和其他祭司與法利賽人站在同一陣線,一起秘密謀害耶穌基督,因為耶穌基督能行許多奇蹟,使人民非常信服,因此他們認為:「如果我們放任耶穌基督不管,人們都將信服他,然後,羅馬人就會來摧毀我們的人民和國家。」Caiafas本人還特別強調:「一個人犧牲,總比整個國家都滅亡還好。」

 

傳道者約翰更明白的說:「Caiafas說出這些話並不是偶然的,他在那個時代擔任大祭司,而且也確實預言了耶穌注定要為了自己的國家而犧牲。」

 

讓我們想想!恰好在那個時刻,神賦予了某人預言的天賦,這個人籌劃了謀害耶穌基督的計畫,只因為他是當時的大祭司!這證明了什麼呢?儘管神認為這個大祭司的人格是不配擔任這個職位的,但是,神仍舊承認了這個祭司,並且賜福給他神聖的職務。

 

宗徒時期不配擔任神職的祭司

 

那麼,宗徒們是如何對待這些不配擔任神職的祭司呢?他們的做法與今日那些看似合理的控訴者相同嗎?讓我們來檢視一下:

 

在Acts 23/XXIII 1-5提到,傳道者路加記載了一個關於宗徒保羅的事件。保羅被帶到議會接受審判,當他發言時,大司祭Ananiah卻命令站在旁邊的人打他的嘴。那時,保羅向他說:「你粉飾你的罪過!神將要打擊你了;你坐下審判我,應按照法律,你竟違反法律,下令打我嗎﹖」 旁邊站著的人說: 「你竟敢辱罵神的大司祭嗎﹖」

 

宗徒保羅立刻道歉說:「弟兄們!我原不知道他是大司祭,因為經上記載說:『不可詛咒你百姓的首長。』」

 

讓我們反思,那些四處打探神的長老們的醜聞的人將如何看待這件事情呢?他們對待首長有像宗徒們那樣有禮嗎?

 

宗徒時期不配擔任神職的長老

 

讓我們來看看《新約》當中一些宗徒時期的例子,這在基督教會裡面常常發生。

 

尤其是Corinthians II, chapters 10-12/X-XII當中的記載,我們知道宗徒保羅十分氣餒,因為,當時的哥林多教會已經被那些自稱是「宗徒」的人控制,他們也開始對保羅發出責難。因此,保羅被迫在三章書信中針對那些批評進行自辯,為的是要提醒他們,自己乃是為了他們而努力,希望他們能夠理解。那些對他發出責難的人,正是哥林多教會裡拙劣的祭司。讀者必定要非常仔細的讀這三個章節,才能徹底察覺哥林多教會的那些神職人員是多麼不成體統。

 

但這並不是一個偶發事件!宗徒約翰在寫給Gaius 的Epistle III, 9,10中提到:「我曾寫信給教會,但教會中貪愛高位的Diotrephes卻不接受。所以,當我過去的時候,我一定提醒他這些事,還有他是如何用惡言誹謗我們。除此之外,Diotrephes也不接待我們的弟兄,他還禁止別人接待他們,並且將接待他們的人趕出教會。」

 

這個教會的長老,拒絕宗徒約翰和其他的基督教徒進入教會。縱使這個教會有一位不夠格的長老,他迫害宗徒,拒絕他們進入教會,然而,它仍然是基督的教會。而且,Gaius或任何其他的人──即使是宗徒約翰自身──並不要求他退位,也不否認他的長老身份。

 

在first chapters of Revelations提到,那個時候,上主以七篇書信傳送給七個相對應的教會。每一封書信都是提交給天使(傳信者),所謂的天使,就是那些能夠為了教會而奉行神的旨意的人,換句話說,這些書信,都是提交給教會的主教。

 

耶穌基督在verse 7,10 of chapter 3/III中提到「Philadelphia教會的天使」,也在第10節裡,將這位主教視為「世界上的居民」,這些段落都可以證明,文中所指的天使,是「人」而不是「靈魂」。因此,如果天使是屬於塵世的,那麼,就不能用「靈魂」的觀念來理解「天使」,而應該以「傳信者」的概念來解釋之。

 

因此,以同樣的觀念類推,在Revelations 3/III 1-4中,Sardis教會的天使指的就是該教會的主教,也就是那位必須對該教會負責的牧者。主耶穌基督命令這個教會的主教:「你該警醒,我知道你有生活之名,但是,你(在靈性上)卻是死的。」又說:「我知道你的作為,你必須為你自己,堅固其餘將要死的人,因為你的作為,在神面前沒有一樣是完美的。」他警告他:「若你不肯警覺,我必要像盜賊一樣來臨,你也不知道我何時臨於你,你將在睡夢中被逮捕。」他還告訴他:「在你的教會裡,還有一些純潔的人,他們將得到合適的報償,因為他們是當得起的。」

 

以上的例子,向我們揭示了,在宗徒時期的教會裡,有一些主教在靈性上已經死亡了。他們的作為是有害的,使基督徒憤慨,並導致許多人也在靈性上死亡!事實上,Sardis教會裡,只有少數基督徒還保有純潔,這個教會中大多數的人,都是不潔的。所以,在這裡,我們擁有一個不潔的教會(指大多數的教徒),和一個靈性上已經死亡的主教!

 

今日,許多表面上看起來非常虔誠的宗教團體都認為,像這樣腐化的教會,不可能是基督的教會,因為它已經背叛了真理。然而,根據上文所述,儘管它是不潔的,而且在它之中,那些配得上的人是如此的少,神仍然認可它!神也沒有否認那如同天使般的主教職位,事實上,神邀請他擔任神職,使他不斷升遷,直到他達到某種地位,有能力完成他的任務,在主教犯了罪之後,神並沒有立刻將他廢黜,約翰和神一樣也沒有這樣做。從聖經裡我們可以看出,這個教會是七個教會中的一個,也是神的羔羊,受到聖靈之油的恩典(Revelations 1/I 20)。根據第16和20節指出:「上主的右手持有七顆星」,「七顆星是指七個教會的天使」。這是很有趣的,那個不配擔任神職的祭司竟然是七個教會的天使當中的一個,也是上主右手持有的七顆星當中的一顆。

 

以上的論述指出,即使教會的牧者還有大部分的宗教會議「在靈性上已經死亡」,教會仍是充滿神性恩典的寶藏。

 

本文摘錄自:http://oodegr.com/english/ekklisia/ekkl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