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朝聖者之路 Book: The Way of a Pilgrimage

朝聖者之路 第二章 (下)

從以上的各種感覺和其它的感受,我注意到在心禱告會藉著三種不同的方法開花結果: 在你的靈魂裡,在你的感覺裡,還有在各種啟發的事情裡。就第一種方法舉例來說,就是上帝慈愛的甜美,內在的安祥,心理的喜悅,思想的純淨,還有對上帝甜美的 回憶。其次就是心中愉悅的溫暖,四肢充滿的喜悅,內心歡喜地「雀躍」的,光明和勇氣,生活的喜悅,不悲傷難過的力量。最後,心智被啟發了,對聖經的了解, 對萬物所言有所理解,能免於慌張和虛榮,對於內心修行的喜悅有所了解,以及對於親近上帝和祂賜予我們的愛感到肯定。 花 了五個月的時間在力行孤獨的禱告生活和體驗這種喜悅的感覺之後,我已經習慣於禱告,並且時時刻刻禱告著。到最後我覺得它在我心中,在我內心深處自然地進行 著,完全不需要我的催促。不僅我醒著的時候是這樣,即使在睡夢中一樣的事情也自然地進行著。沒有什麼事能夠打斷它,不論我做什麼,它都片刻不停地持續著。我的靈總是對上帝懷抱著感謝,而我的心被這些無盡的幸福喜樂給溶化了。 終於到了森林面臨砍伐的時候了。人們成群地進入森林,而我也必須要離開這寧靜的住所。 我向這位森林的管理員道謝,為他做些祈禱,親吻這片上帝賜予我這個配不上祂恩慈的人的土地,肩上背著書,我動身離開了。

 

 

從以上的各種感覺和其它的感受,我注意到在心禱告會藉著三種不同的方法開花結果:

 

在你的靈魂裡,在你的感覺裡,還有在各種啟發的事情裡。就第一種方法舉例來說,就是上帝慈愛的甜美,內在的安祥,心理的喜悅,思想的純淨,還有對上帝甜美的 回憶。其次就是心中愉悅的溫暖,四肢充滿的喜悅,內心歡喜地「雀躍」的,光明和勇氣,生活的喜悅,不悲傷難過的力量。最後,心智被啟發了,對聖經的了解, 對萬物所言有所理解,能免於慌張和虛榮,對於內心修行的喜悅有所了解,以及對於親近上帝和祂賜予我們的愛感到肯定。

 

花 了五個月的時間在力行孤獨的禱告生活和體驗這種喜悅的感覺之後,我已經習慣於禱告,並且時時刻刻禱告著。到最後我覺得它在我心中,在我內心深處自然地進行 著,完全不需要我的催促。不僅我醒著的時候是這樣,即使在睡夢中一樣的事情也自然地進行著。沒有什麼事能夠打斷它,不論我做什麼,它都片刻不停地持續著。我的靈總是對上帝懷抱著感謝,而我的心被這些無盡的幸福喜樂給溶化了。

 

終於到了森林面臨砍伐的時候了。人們成群地進入森林,而我也必須要離開這寧靜的住所。
我向這位森林的管理員道謝,為他做些祈禱,親吻這片上帝賜予我這個配不上祂恩慈的人的土地,肩上背著書,我動身離開了。

 

有好長一段時間,我在許多不同的地方流浪,直到我來到Irkutsk這個地方。這一路上內心自動的禱告成為一種慰藉;不論我遇到什麼狀況,儘管我在不同的時間禱告的程度不同,它卻總是能讓我心生喜悅。不論我身在何處,做了什麼事或專注於哪一方面,它從未阻礙任何事,而也沒有任何事能阻撓它。如果我在做某件事,禱告本身就會在心理進行著,這更加快了我做事情的速度。如果我專心地聆聽某些事,或是 閱讀,禱告從不停止,突然間我感覺到自己彷彿變成兩個人,或者說有兩個靈魂在同一個身體裡。主啊!人真是一種神秘的東西啊!「喔!主啊!你的造物真是具有 多面性啊!你讓他們擁有智慧!」

 

當我繼續著旅程時,各種事情和一些奇遇發生在我身上。如果我開始把它們都說出來的話,24小時也說不完。比方說,在一個冬天的夜晚,當我獨自穿越森林走向一座村落時,我可以看到那村落大約在一英哩以外,而我打算暫時在那裡捱過一晚,就在 那時候有一匹巨大的狼突然出現並衝向我。我手裡握著長老的木製念珠,就是我時常帶在身邊的那一串。我用它戳向這隻動物。這念珠從我手中扯下,結果纏繞在這 隻狼的脖子上。它從我身邊跳開,但是就在它要跳入荊棘樹叢裡時,它的後掌被纏住了。這串念珠也被一棵枯木的主枝給纏住了,它衝撞著想讓自己逃脫,但是卻失 敗了,因為念珠緊緊纏繞在它的喉間。我十分真誠地在胸前劃下十字之後走向前去放了它;不過主要是因為我怕這隻狼扯下念珠之後帶著它跑掉的話,我就會失去珍 貴的念珠。非常肯定的事,當我捉住念珠之後,這隻狼啪的一聲逃的無影無蹤。我感謝上帝;心懷著長老的祝福,我平安無事的走到了村落,並在一家酒館裡乞求住 宿一晚。

 

 

當我走近房子裡時,有兩位身體健壯的男子,一位年紀稍長,一位約中年左右,正坐在角落喝茶。它們看起來不像只是個普通人,於是我問一位站在馬旁邊的農夫他們是誰。他告訴我年紀較大的那位是小學老師,而另一位是鎮上法庭的辦事員。他們都是 來自於不錯的階級。而這位農夫正趕著馬要到半英哩外的市集去。坐了一會兒之後,我向店主借了針線,坐在燭光下開始要修補壞掉的念珠。那位辦事員看著我的動作然後說:「我想你該不會是禱告太認真而把念珠給弄壞了吧?」
「不是我弄壞的」,我回答說,「是匹狼」。
「什麼,狼?狼也禱告喔?」,他開玩笑說。

 

我告訴他們這整件事的過程,還有我怎麼拿回念珠。這位辦事員又開始笑著說,「奇蹟總是發生在你身上,你這個偽善的人!像這樣的是有什麼神聖的呢?這是一個簡單的事實,只不過是因為你向狼揮舞著一些東西,然後把它嚇跑了而已。當然,狗和狼害怕人向他們丟東西的動作,還有被樹絆住也是再普通也不過的事。像這樣的事經常發生。哪裡有什麼奇蹟可言呢」?
但是那位年長的人這麼回答他:「先生,別這麼快下定論。你沒有看見這個事件較深入的一面。就我來說,我從這位莊稼人的故事裡看到了本性神秘的一面,它既感官也具有靈性。」
「怎麼說呢?」他問道。

 

「嗯, 讓我這麼說吧。雖然你沒有受到最高等的教育,當然,透過學校裡的問答,你一定學過新約和舊約聖經神聖的歷史。你記得吧,當我們的父,亞當,仍處於神聖純真 的境界裡時,所有的動物都聽命於他,它們敬畏地接近他並且從他那裡獲得自己的名字。這位擁有念珠的老人是位聖人。到底這樣的神聖代表了什麼意義呢?對於一 個罪人來說,這正代表了經過努力和規範,人又回到最初純真的境界。當靈魂被潔淨之後,身體也同樣受到淨化。這串念珠一直是屬於一位聖者;透過手的接觸和身 體呼吸等效果,念珠獲得了神聖的力量--亞當最初純真的力量。這就是屬靈的本性的神秘之處。自然界所有的動物直到現在都經歷過這力量,它們透過嗅覺感受這 力量,因為鼻子是所有動物最主要的器官。這就是感官的本性之神秘啊!」

 

「你們這些有學問的人會以有力量,又具有智慧的方式來看事情」,這位辦事員說,「而我們卻以較單純的方式來看這一切。倒滿一杯伏特加,一口喝下去;那麼你就會有足夠的力量。」然後他走向碗櫃旁。
「那是你的問題」,這位學校老師說,「不過請把學習的機會留給我們!」
我喜歡他說話的方式,於是我走近他,對他說:「我可以斗膽告訴你一些有關於那位長老
的事嗎?」所以我告訴他長老出現在夢裡的事,還有長老給予我的教誨以及他在The Philokalia用木炭所做的記號。他仔細地聽我說著,而那位辦事員則是躺在一張長凳上念念有詞。「夠了,你可能是讀太多聖經而變的神智不清。就是這 樣!你難道以為是一個妖怪在半夜跑來在你的書上做記號嗎?你只不過是在睡覺的時候讓書掉到地上,然後有些炭在上面做了骯髒的記號罷了。這就是你的奇蹟啊! 喔,你這個騙子,向你們這種人我已經遇過太多啦!」

 

在說了這些話之後,辦事員把臉轉向牆壁就睡著了。所以我朝著學校老師繼續說道:「如果可以的話,想讓你看看我說的那本書。你看,這是真的做了記號,而不是被炭弄髒的。」我把書從被包裡拿出來給他們看。我說,「最讓我驚訝的是沒有身體的靈怎麼檢起一塊炭並且用它做記號。」

 

他看著這個記號說:「這同時也是一個靈的神秘。我會告訴你的。現在請看這裡,當靈以一種有形的樣子出現在人的面前時,他們認為自己是可以被感覺到的形體,從空氣中、從世界萬物演變而來,然後再還原回到他們最初演變而來的成分。就像空氣具有 彈性,有有收縮和擴張的力量,而靈魂也是一樣,穿上它就能夠拿起任何東西,能夠動作和書寫。不過你這本是什麼樣的書呢?讓我看看。」於是他開始翻閱這本 書,而書剛好翻到新神學士聖西蒙的佈道那一章。「喔,這一定是本神學相關的作品。我從沒有看過這本書。」他說。
我告訴他,「這整本書幾乎都是有關於在內心持續以耶穌基督之名而禱告的教導。這是由二十五位聖潔的神父所做的詳盡詮釋」。

 

「喔,對於內心禱告一事我倒是略知一二。」:他回答說。
我向他深深地鞠躬,頭幾乎要碰到地上,懇求他將所知道有關於內心禱告的事告訴我。
「嗯,在新約聖經裡提到人類和萬物都「非自願地臣服於虛榮之下」,人類邊嘆氣邊努力,希望進入上帝之子的自由裡。而萬物神秘的嘆息,和每個靈魂自然而然渴望接近上帝等現象就是內心的禱告。你不需要學習如何去做,那是我們每個人與生俱來的!」
「但是人要如何在自己身上找到它,要如何感覺到它存在於心裡,要如何經由意志承認它,要如何接受它並感覺它的喜悅和光明,然後可以就此達到就贖呢?」:我問道。
「我不知道在神學的書中有沒有提到這類的議題。」:他說。
「嗯,在這裡。這裡都有解釋」,我一邊回答,一邊又拿出我的書給他看。這位老師看到標題之後表示,他一定會從Tobolsk城裡派人去學習這些。之後我們就各自朝著不同方向出發。我感謝上帝讓我和這位老師談話,同時也祈禱上帝能讓那位辦事員也有機會讀The Philokalia,即使只讀一次也好,希望讓他藉著讀這本書而找到救贖。

 

另外還有一次,在春天的時候,我經過一座村莊,我和一位神父一同停留在那裡。他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人,一人獨居,我和他在一起過了三天。在看著我好一段時間之後,他對我說,「留下來吧。我會給你一些東西。我需要一位直得信賴的人;就像你看 到的一樣,我們正開始要在舊有的木造小禮拜堂旁邊,用石頭建一座教堂,而我一直在找一位誠實的人來監督工人,並且留在禮拜堂裡管理為了蓋教堂而募來的奉 獻。這正是你要做的事,這會是適合你的生活方式。在禮拜堂裡你可以獨處並且禱告。那裡有一個小房間供執事使用。請留下來吧,直到建築工程完成。」

 

有好一陣子我都拒絕了他的要求,不過最後還是敵不過他的請求,答應他要待在這裡。
就 這樣,我開始了在教堂的生活,並在那裡一直待到秋天來臨。剛開始時我覺得這裡是個安靜的地方適合禱告,雖然每天都有許多人在教堂進進出出;尤其是在假日的 時候,許多人來這裡禱告,有一些人則是因為生活無聊,當然也有人想混水摸魚企圖偷取奉獻盤裡面的獻金。不過每天晚上我還是讀我的聖經,和The Philokalia;有的村民看到我在讀聖經就跑過來和我聊天,有的還要求我要大聲念出來呢。
經過一陣子後,我發現有一位年輕的女孩常常到教堂來,而且總是花許多時間禱告,我仔細聽她的禱告後發現有一些禱詞對我而言是完全陌生的,而有一些又是一般普通的禱詞,我問她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要用兩種不同的方式禱告呢?她告訴我正規的禱詞是她的母親教她的,她的母親是教徒,但因為她的父親屬於另一個教派,而那個教派是不需要神父的,所以她會唸一些奇怪的禱詞。聽完後我為她感到悲哀, 所以我建議她用正規的方式來禱告,並且教她對上帝和聖母禱告的正確用字方法,最後我建議她一有空就多對基督禱告,並告訴她這是接近上帝的最佳辦法。這女孩 記下了我所說的話。你知道接下來發生什麼事嗎?沒過多久他就告訴我她已經習慣我教她的禱告方法,這樣的禱告非常的吸引她,所以她隨時都這樣用,而且非常愛 禱告,禱告完之後,心中就充滿喜樂,馬上就會又再想禱告一次!我感到非常高興,並建議她繼續做下去。

 

夏天快要結束了。許多教堂的訪客也都會來找我,不只是要我讀經給他們聽,還叫我給他們建議,他們也問我許多世俗的問題,有的甚至連他們的東西不見了都會來問我,好像把我當成巫師了。至於剛才提到的女孩有一天也來找我了,她看起來很沮喪也 很憂心,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原來她的父親要她嫁給和他同一教派的人,而要幫他們主婚的人竟然不是神父,而是同一教派的一位農夫而已!女孩哭著說:「這也 能算是合法的婚姻嗎?這和異教徒結婚或通姦有什麼不同呢?」她說她決定要逃婚,不管要逃到哪裡。

 

我說:「但是,你能逃到哪裡去呢?他們一定會再把你找回來的,不管你躲到哪裡,他們都會去找你的,你不可能躲過他們的。最好的方法是誠懇地向上帝祈禱,希望你父親能回心轉意,並保佑你的靈魂遠離罪惡與異教的侵襲。比起逃走這算是個較好的計畫了。」
隨著時間流逝,越來越多的噪音和繁雜的事情漸漸開始讓我覺得不能忍受,到了夏天快結束時,我決定要離開這教堂,繼續我的朝聖之旅。我把我的想法告訴神父,我說:「神父,你是知道我的計劃的,我必須要安靜才能禱告,所以這個擾嚷的環境對我的禱告非常不利,況且我已經在這裡待了一整個夏天了!現在請讓我走,並祝福我的孤獨之旅吧!」

 

但神父並不想讓我走,並試著說服我留下:「在這裡有什麼能妨礙你禱告呢?你做的很好啊, 遠超過我對你的要求,你不僅僅只是待在禮拜堂而已。這裡每天都有供應你麵包。如果你想要的話整個白天或每個夜晚都可以禱告,與上帝同在。你對這裡很有幫 助,你不會和來這裡的人談論無聊的愚蠢話題,對教會而言,你是利益的來源。這些功德在上帝眼裡要比你一人獨自禱告要來的有價值,為何你總是想要一人獨處 呢?公眾的禱告會是更愉快的!上帝創造人並不是要人們只想到自己,他是要人們互相幫助,並依個人力量帶領彼此走上救贖之路。想想那些聖者和教堂的神父們 吧,他們不分白天晚上為了教會的事情忙進忙出的,他們甚至到處去傳教,絕不是獨自一人這樣坐著,隱身在人群之外。」

 

「上帝給每個人不同的禮物」,我回答他,「雖然有很多的傳道者、神父,但同時也有許多的隱士。每個人依自己的標準做自己所能做的事,並認為這是上帝親自告訴他的救贖之路。你要如何解釋許多聖人放棄主教、神父的職位,或者是放棄了管理修道院的工作,離開這必須與人同住的喧嚷塵囂而隱居到偏遠的沙漠呢?例如St. Isaac the Syrian,他就遠離了他所擔任主教區的人們,還有受尊敬的阿撒內西斯(Athanaius of Athos)同樣也離開了他的大修道院,這都是因為他們認為這些地方是誘惑的泉源,而且他們真誠的相信我們的主所說的:『一個人贏得了全世界卻輸掉了他的 靈魂,又有什麼好處呢?』」
「哦,但他們都是聖人呀」,神父說。

 

「如果」,我接著說下去,「連聖人都必須防止與人們相處所可能導致的危險,那麼我請問您,一個軟弱的罪人是否更應該這樣做呢?」
最後我和這位善良的神父道別,神父也出於發自內心的愛,送我繼續上路。

 

就這樣地,我又繼續走了約六哩的路,準備在一個村莊停留一晚。在村莊的旅店裡我看到一位病重垂死的農夫,於是我建議他們照顧這位病人吃一頓最後的聖餐;他們同意了,並在接近早晨時把他送到教區的神父那兒去。因為想要在聖禮前祭拜並禱告,所以我便待在那裡,然後我們便走到街上,坐在房子前面的椅子上1[1]等神父來。突然間我看到一個女孩從後院向我跑來,竟然是之前的教堂那裡常會去禱告的女孩。

 

「你怎麼來了?」我問她。
「他們定了日子要讓我和先前告訴過你的那個人訂婚,所以我就離開他們了。」接著她跪在我面前說:「請可憐我吧;帶我走,帶我去任何一個女修道院。我不想結婚,我想住在女修道院裡,每天對耶穌基督禱告。他們會聽你的話收留我了。」
「天啊!」我大聲的說,「我能帶你去哪裡呢?我不認識這附近的任何一個修女會。況且沒有護照的話我不能帶你去任何地方。讓我告訴你,第一沒有人會帶你去哪裡,第二現在你也絕不可能躲的掉的。你馬上就會被捉到然後送回家,而且會被當作是蕩婦一樣的被懲罰。所以我勸你最好趕快回家,然後向上帝禱告吧!如果你真的不想結婚,你可以裝病啊,聖母Clementa就這麼做過,另外當Marina暫時棲身於男修道院時也曾這麼做過。像這樣的例子很多,這叫做為了自保的偽裝。」

 

正當我和她討論這事的時候,迎面來了四個人駕著馬車朝我們疾駛而來,他們把女孩抓到馬車上,其中一人拖著她,剩下三個人把我的手綁在一起,然後一路把我硬拖回那個我待的一整個夏天村莊。一路上無論我說什麼,他們只是大聲吼叫著回應,他們說,「我們會讓這個小聖人知道引誘年輕女孩的代價」。

 

當晚他們把我帶到村莊的法庭,把我鏈上了腳鐐關在牢裡,等著明天早上審判。神父聽說我進了牢裡就來看我,還幫我帶了晚餐並且安慰我,他說他會想辦法幫我,並且會告訴他們,身為神父他擔保我並不是他們想像的那種人。陪我做了一會兒之後他便離開了。

 

稍晚的時候,當法官開車要到其他地方去時,剛好經過村子並在村代表家稍做停留。他們告訴他發生了什麼事,於是他便命農夫們集合,然後把我帶到房子裡臨時開庭審判。我們進去之後就站著等候。當法官進來之後,開始咆嘯,他帶著帽子坐在桌上。
「嗨,Epiphan」,法官大聲說道,「這個女孩,也就是你的女兒,她從你家逃走時有帶走任何東西嗎?」
回答是,「沒有帶走任何東西。」
法官繼續問道:「那她和這裡的這個傻瓜有做錯什麼事嗎?」
「沒有。」
「那好,我的判決如下:你自己管教你的女兒,至於這個傻瓜,我們明天給他點教訓,他會被逐出村子,並嚴格令他永遠不得再出現在這個村子裡,就這樣吧。」

 

就這樣的,治安官可以離開桌子去睡覺,而我則被帶回監牢裡去。第二天一早,二個警察鞭打了我一頓,然後把我趕離村莊。我感謝上帝讓我有幸以祂之名受苦,這使我得到安慰,並且讓內心持續禱告變的更加溫暖,更加滿足。這些事沒有一件能把我打 倒,而且彷彿是發生在別人身上而不是我身上,我好像只是在一旁觀看而已,即使連鞭打的疼痛我都能忍受。禱告為我的心帶來了甜蜜,讓我可以不在乎一切發生的事。

 

我繼續走了一、二哩的路,途中遇到了那女孩的母親,她正從市場回家手中提著剛買的東西。她告訴我和那女孩訂婚的男子已經取消婚約了。「你看,他對她從身邊逃走感到氣憤。」然後她給了我一些麵包乾糧,讓我繼續我的旅程。

 

這天的天氣很好,而且我無意在村莊過夜,所以當我穿過森林發現有兩團稻草堆時,就躺在稻草堆上過了一夜。那晚我夢到我在讀The Philokalia,讀到關於St. Anthony the Great那一章時,突然間我長老突然壓著我然後說:「不要讀那一章,讀這一章。」然後指著St. John Karpathisky第三十五章的這一段話:「老師甘願為了他的靈修的孩子受屈辱並忍受痛苦。」接著他又讓我看第四十一章,上面寫著:「那些確實認真禱 告的人,最容易成為可怕猛烈誘惑的獵物。」然後他說:「鼓起勇氣並抬頭挺胸,要記住聖徒所說的話:『讓他在你之內要比在這個世界來的重要及偉大。』因為你 已經知道天下沒有一種誘惑是人們所不能抵抗的,針對每一種誘惑上帝都為我們留了一種逃脫及抵抗的方法。這種對上帝的信賴,使人們禱告的心更為強烈,這並帶 給人們無上的熱情;人們不僅為持續禱告奉獻生命,更出自於愛去宣揚它,一有機會就將這個觀念傳出去。St. Gregory of Thessalonika說道:『不僅我們自己要依循上帝的旨意不停的以基督之名禱告,我們還要告訴每個人,不管他們有沒有信仰,聰明或愚昧,不論男女老 少,我們要激起他們對禱告的熱情,讓他們不停止的禱告。』同樣的,我們所敬愛的Callistus Telicudes說過:『我們不該把我們所知道關於上帝的想法(指內心的禱告)和靠沉思所得到的領悟藏在心理,應該要基於愛的動力,把這些方法記下來, 讓人們能知道如何禱告並提昇他們的靈魂。』而聖經中也有相關記載,『弟兄結怨、勸他和好、比取堅固城還難。這樣的爭競、如同堅寨的門閂。』(箴言 第18章19節)。如此一來,最種要的就是避免自我讚美,並且小心呵護神的教悔,不要讓它成為丟入風中的種子。」

 

我醒來後內心感到極大的喜悅,而且感覺靈魂更有力量了,然後我便繼續我的旅程。

 

這事過後很久又發生了另外一件事,如果你想知道的話我可以告訴你。那一天,嗯,正確的說應該是三月二十四日,我感到迫切的需要,就在隔天,也就是在天使報喜節的那一天去教會。我問附近的居民教堂遠不遠,他們告訴我要走約二十哩路,於是我 即刻起身,一直走到隔天晚上。那兩天的天氣奇差,又下雪又下雨,而且刮著冷風,途中我必須穿過一條結冰的小河,走到一半腳下的冰竟然溶了,我掉到冰水裡, 水淹過我的腰,我全身溼透的到教堂裡參加早課,並且一直站著直到聖餐禮結束,感謝上帝的恩賜。為了安靜地度過那天,並且不讓我精神的喜悅受到破壞,我懇求 教堂的執事讓我待在他的小房間裡直到明天早上。我的內心充滿喜悅,那快樂是言語所不能形容的。我躺在冰冷的硬木板床上,感覺卻像躺在亞伯拉罕的懷抱裡一般 溫暖。基督與聖母的愛讓我的心湧入甜蜜的浪潮,讓我的靈魂沉浸在他們的撫慰與榮耀之中。黃昏的時候,我的腳因為風濕病而疼痛,但我更加不斷的禱告,漸漸地 就一點也不覺得痛了。到早上起床時我發現我的腳不能移動,好像癱瘓了似的,我就這樣在那裡動也不動坐了二天。到了第三天的時候,執事試著把我移出他的房 間,他說:「先把你移出去,以免將來你死在這裡引起混亂。」儘管極為困難,但我仍然盡力用我的手臂,慢慢把整個人移到教堂的石階上,就這樣躺了好幾天,沒 有路人理會我或是聽我的請求,最後終於有個農夫坐到我身邊和我聊天,農夫問我:「我以前也得過相同的病,我知道要如何醫治這種病,但如果我治好你,你能給 我些什麼?」
「我什麼也不能給你」我回答。
「那你袋子裡裝了什麼?」農夫問。
「只有一些乾糧和書。」我回答。
「好吧!如果我治好你,你願意幫我工作一個夏天嗎?」農夫問。
「我沒辦法工作,你應該看得出來,我只剩下一隻手臂可以用了,另外一隻手幾乎已經廢了。」我回答。
「那你能做些什麼?」農夫問。
「除了讀和寫之外,什麼都不能做。」我回答。
「哦,你會寫字,那教我的孩子寫字吧,他能讀一點字,但我希望他也能會寫字。不過學寫字很貴,要二十盧布。」農夫說。
我同意了,教堂的執事幫農夫一起把我抬到他家後院的空澡堂裡。

 

接著他開始治療我,他的方法是到處撿骨頭,從地板上、草地上、餿水坑裡。大桶子裡裝的各種腐敗的牛骨、鳥骨也都是他的目標,他把這些東西洗乾淨,再用石頭打成一小塊一小塊的,再把它們放到一個很大的陶壺裡,接著他用上面有一個小洞的蓋子 把陶壺給蓋上,然後把這個陶壺上下倒過來放到一個埋在地下的大甕裡面,接著把大甕用很厚的黏土給密封起來,然後在這個甕的四周堆滿木材,連續燒了二十四個 小時。隔天焦油就從陶壺的小洞裡流出來到地底的那個甕裡面,裡面大約有一品脫看起來很混濁、紅色、很油的液體,並且帶著一股很強烈的生肉味道,而原本腐敗 的骨頭現在看起來則是乾淨的白色,像珍珠般的透明。我每天必須用這個液體按摩我的腳五次,二十四小時後我的腳指就能動了,又過了一天我就能伸展彎曲我的 腳,到了第五天的時候,我就能站起來了,而且可以靠著柺杖走路了。簡單的說,一個禮拜的時間我的腳就恢復到原來的樣子了!我感謝上帝,並且仔細思考上帝賜 給萬物的神奇力量:腐敗且幾乎已經要被埋入塵土的廢骨頭竟卻有這麼神奇、有生命力的醫治力量,能讓快死的人獲得重生,這不就是死而復生的證據嗎?我好想趕 快告訴那些對復活有疑問的人這個道理啊!

 

總之我的病就這樣子好了。我開始教農夫的孩子寫字,他把禱告給寫下來,我就讓他抄寫他的禱告,並教他怎樣寫的更好,同時我發現教這個孩子寫字很輕鬆,原來他幫附近的一個莊園的管家做事,所以只能在黎明到禮拜前,也就是管家睡覺的時候才來我這裡學習。
他是個很聰明的男孩,沒多久就能寫的很好了,他的雇主發現他會寫字就問他是誰教他的。
「是住在我們家後面空澡堂的一個朝聖者,而且他只有一隻手臂。」男孩回答。

 

管家是個波蘭人,聽了之後覺得很好奇,便找了時間來看我,當時我正在讀The Philokalia,他問我在讀什麼,我便把書拿給他看。他說:「哦,是The Philokalia啊,我住在Vilna時曾在神父那裡看過這本書。不過神父告訴我這本書是一些希臘僧侶所寫的一些關於禱告的奇怪東西,就像在印度和波 卡拉那裡的瘋子一樣,整天坐著禱告希望自己的心能感到一些什麼,要是有感覺到什麼就傻傻的當作是上帝賜的禮物。其實我們只要每天簡單的祈禱就是在實行對上 帝的義務了,只要有禱告就一整天都很舒服了,不需要一直重複念著同一個調子。希望你不要介意,如果每天一直那樣唸一定會把人們逼瘋,而且對你的心臟也不 好。」

 

「先生啊,請千萬不要這樣說。」我說道。「這本書並不是由一些希臘的僧侶所寫的,它是由許多古代的偉大聖人所寫,像是Anthony the Great, Macarius the Great, Mark the spiritual Athlete, John Chrysostom等,他們都是你的教會所尊崇的聖人。印度和波卡拉的所謂『心法』的精神禱告就是由這些古代的聖人所啟發的,只是他們把它制式化了而 已。在這本書裡所有關於如何禱告的說明都是出自上帝的話,出自聖經,而同樣的耶穌基督也是教我們如何在內心不停地禱告。祂是這麼說的:『你要用你的心、你 的靈來愛你的父。』又說:『聆聽並且祈禱。』、『遵循我,我便在你內。』同樣的,在詩篇中,見證大衛王說話的聖父們也說:『品嚐體驗上帝的恩慈』。這就是 指基督徒應該要積極尋找、去發現祈禱帶給我們的的愉悅,要不斷的從中尋找慰藉,而不只是簡單的一天說一次『親愛的父啊』就好了。讓我說這段關於聖人指責人 們不該不盡力設法用心靈禱告以達到內心喜悅的句子給你聽。這種人有三點做錯了:第一點,他們違背了聖經上所說的話;第二點,他們不設法追求達到更高、更完 美靈魂的境界,只重視外在的美德,不渴求真理;第三點,因為他們只追求外在的美德,所以很容易陷入誘惑,驕傲沉淪。」
「你說的很高深。」管家說。
「那我講簡單一點的,關於一個好人如何作到不停的禱告好了。」我說。
於是我在翻到新神學家聖西蒙所寫有關George the Youth講道的那一部份並且說給他聽。他聽完之後很高興的說道:「把這本書給我,我有空時要來看一看。」
「我最多只能讓你看二十四小時,因為我每天都要讀這本書,沒有這本書我活不下去。」我說。
「好吧,那至少把你讀過的抄給我,我會給你報酬的。」他說。
「我不需要任何報酬,我幫你抄寫是出於愛,希望上帝能讓你有禱告的渴望。」我說。

 

於是我立刻把剛才說的講道抄給了他。他回去後讀給了他的太太聽,聽了後兩個人都很高興。

 

就這樣,有時候他們會請我帶著The Philokalia過去讀給他們聽。有一次他們要求我留下來晚餐,他的老婆是位和善的婦人,那天吃飯時她被魚骨頭給卡到喉嚨,一直拿不出來,而醫生在二十哩外,已經派人去叫他過來了。由於是晚上,我只好先回家,並為她感到非常難過。

 

當晚睡覺時我又聽到我的長老說話,但我什麼都看不到,只聽到他的聲音說:「和你住的這個人幫助治癒了你,那你為什麼不能幫助這位婦人呢?上帝命我們關心我們的鄰啊!

 

「我非常樂意幫助她,但我不知道要怎麼幫。」我回答。
「你要這樣做:她自幼非常討厭油膏,連聞到味道都會想吐。所以你就讓她喝油膏,她一定會想吐,這樣就可以把魚骨頭吐出來了。而油膏也可以舒緩她喉嚨的疼痛,她很快就會痊癒了。」他說。
「但她一定會拒絕喝,我要怎麼讓她喝下去呢?」我問他。
「讓管家扶住她的頭,然後再出其不意的倒進她的喉嚨,如果必要的話可以強迫她喝下去。」他回答。
我醒來後便馬上去找管家並仔細告訴他這件事。「你的油膏能做些什麼?」他說,「她現在聲音沙啞,精神錯亂了。」
「那至少讓我試一下吧!就算沒有幫助至少也沒有害處。」我說。
於是他把油膏裝在酒杯裡,而我們也設法讓她喝下去了。喝下後她果然馬上就很不舒服很想吐,於是就把魚骨頭給咳出來了,還咳了一些血出來。然後她感覺輕鬆多了,接著就睡著了。到早上我去看她時,她已經可以喝茶了。他們二個人對於這樣被治癒 感到很驚奇,不過他們最感到驚訝的還是我竟然會在夢中知道她最不喜歡油膏的這件事,因為這件事應該只有他們夫妻倆人知道而已。這時醫生來了,我們便把農夫 醫好我的腳和我幫助管家的妻子吐出魚骨頭的事告訴了醫生,醫生聽完後說這二件事都不需驚訝,這都是自然的力量所造成的。但他還是拿出筆來把這事記下來了。

 

這件事不久後就在附近傳開了,說我是預言家、醫生,又是巫師,然後就有許多人帶著他們各式各樣的問題來找我,有的人還帶禮物來給我,開始有人關心我過的舒不舒服,並且很敬重我。這樣子過了一週後,我開始害怕會沉淪在這些外在的榮耀和有害的誘惑裡,於是就在晚上悄悄的離開了。

 

於是我又再次的踏上旅程,感覺很輕鬆沒有任何的負擔,禱告更加能慰藉安撫我,讓我的心像沐浴在基督無止境的愛中,我沉浸在福音故事中,基督的影像縈繞在我的心中,我甚至愉快的哭了。

 

有時候我接連三天都找不到住宿的地方,感到世上只有我一個人,一個脆弱的罪人活在上帝的慈愛之下。但這種孤獨的感覺反而讓我得到舒緩,能讓我在禱告時比和人群在一起時得到更多的快樂。

 

我終於到了Irkutsk,當我朝拜St. Innocent的聖體時,我不禁開始想,接下來要去哪裡。我並不想在這裡待太久,這裡人太多了。我一邊走一邊想,遇到一個商人,他問我:「你是朝聖者嗎?到我家坐一下吧。」他帶我走到他裝潢華麗的家中,並問起關於我的事,於是我把我的旅程全都告訴了他,他告訴我:「你一定要去耶路撒冷,那裡的聖地是在別的地方找不到的。」
「能這樣做是最好的,」我說,「但我沒有錢,我需要買船票,而那需要一大筆錢。」
「你需要我如何幫你湊錢呢?我去年才送了一位老人去那裡。」他問。

 

我倒在他的腳前,他接著說:「我會寫一封信給你交給我在Odessa的兒子,他住在那裡,在康斯坦丁諾波有做一些生意,他會很樂意讓你讓你搭他們的船到那裡去,然後再讓那裡的代理人幫你訂從那裡到耶路撒冷的票,那樣就便宜多了。」

 

我聽完後高興極了,我好感謝他的幫忙,當然更感謝上帝賜給我這可憐的罪人這麼多的慈愛與關愛,因為我並沒有幫上帝也沒有幫其他人做些什麼事情,只是遊手好閒的接受別人的贈與。就這樣我在這個地方和這位商人待了三天,他幫我寫了封信給他的兒子,所以我現在就在去Odessa的路上,計劃著要去耶路撒冷,只是我並不知道主是否准我去朝拜瞻仰他奉獻生命而換得的墓。

Topics

聖禮儀 Liturgy :每週日 上午 10:30~12:00  Sunday 10:30 am~12:00 am 您若想進一步了解正教會,或欲受洗,聯絡方式:church@orthodox.tw 或來電 02-82189009 與我們聯絡,感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