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朝聖者之路 Book: The Way of a Pilgrimage

朝聖者之路 第三章

離開Irkutsk前我去拜訪了和我經常聊天的神父,我向他說“我正要離開這去耶路撒冷 ,特別來向你道別,謝謝你在基督前對我這樣一個毫無價值的朝聖者給予關愛。” 他說道:「希望上帝保佑你的旅程,但你從來沒有告訴我你自己的事,你的出生,你打哪 來?我已經聽了好多有關你旅遊的事蹟,但你在成為朝聖者前,我是應該知道一些關於你的出生,你的生活的事。」 「為什麼呢?好啊!」我回答著,「我會全部告訴你的,這些事情不用花太多的時間」。「

 

 

離開Irkutsk前我去拜訪了和我經常聊天的神父,我向他說“我正要離開這去耶路撒冷,特別來向你道別,謝謝你在基督前對我這樣一個毫無價值的朝聖者給予關愛。”

 

他說道:「希望上帝保佑你的旅程,但你從來沒有告訴我你自己的事,你的出生,你打哪來?我已經聽了好多有關你旅遊的事蹟,但你在成為朝聖者前,我是應該知道一些關於你的出生,你的生活的事。」

 

「為什麼呢?好啊!」我回答著,「我會全部告訴你的,這些事情不用花太多的時間」。「我是在Orel 統治下的一個村莊中出生的,雙親死後,只剩我們兩個,我哥哥和我,他當時10歲我當時才2歲。我們被祖父領養,他過著憂裕舒適的生活。他有一個在主幹道旁 的旅舍,由於他的熱誠,許多旅客駐足於那。我的哥哥,一個過動兒,每天在村莊中東奔西跑,至於我,我喜歡待在祖父的身旁。在週日或節慶時,我們通常會去教 會讀聖經,就是這本聖經,現在屬於我了。當我哥哥長大後,他選擇沉溺於酒精之中。正當我七歲時,我們兩躺在爐子上,他重重的推了我一把,把我推下去而我的 左臂因而受傷,自此我再也無法用它。我的祖父看到我無法在田裡工作,因此教我讀書。當時我們沒有寫字本,他就拿聖經來教我。他指這字母“A”,讓我從一個 一個單字中學習字母。我並不知道和他一字一字的朗讀中,隨著時間的增加,我學會了閱讀。當祖父的視力漸漸衰退時,他要我大聲的朗讀出來,閱讀的同時也來糾 正我的錯誤。有一個辦事員常來我們的旅社,他寫的一手好字,我很喜歡看他寫字。我模仿他寫字,而他也開始教我寫字。他送給我紙和墨水,也幫我製筆。因此我 開始學習寫字。祖父看了非常高興並告訴我,『上帝賦予你學習的天賦,這讓你便成一個真正的男人,要常對上帝感恩並且時常禱告。』」

 

「我們常參加教會的活動並且在家禱告。當祖父祖母在忙的時候,總是由我來閱讀詩篇第55 章,17歲時我失去了祖母,於是我的祖父告訴我,『這個家再也沒有女主人,這樣不好,你老哥無用武之地,我要來幫你找個老婆,你一定要結婚。』」起初我反 對這個提議,我認為我是一個殘廢,但是祖父不願意妥協,他幫我找了一個年約二十左右,很不錯又感性的年輕女孩子,於是我和她結婚。一年後,我的祖父病的十 分嚴重,當他知道自己來日不多時,他把我找過去,和我道別,他說道:『我把房子和我所有的一切都留給你,聽從你的良知,不要欺騙任何人,不管如何記得向上 帝禱告,所有的一切都來自上帝,你祇能相信祂。要經常去教會,研讀聖經,並且記得在禱告時想著我和你的祖母。這裡是我所有的錢,都交給你了,這裡有一千盧 布。好好守著這些錢,不要濫用它,但也不必太小器,施捨一些給窮人和神的教會。』說完這些話後祖父去世了,我將他安葬。

 

「我的哥哥開始忌妒我,因為祖父所有的財產都給我了。他對我的憤怒日亦增加,敵人慫 恿他計劃殺掉我;最後他竟然付諸實行。一天的晚上,當旅店中沒客人,而我們正熟睡時,他闖進了放錢的房間,從櫃子中偷走了錢之後,就放火燒房子。在我們驚 醒之前大火已經把屋子包圍,我們只好穿著睡衣從窗戶跳出去。這本聖經剛好在我的枕頭下,所以我帶著它離開了屋子。當我們看著房子付之一炬的時候,我們對彼 此說道:『感謝上帝,聖經完好如初。這是我們在悲傷中唯一的慰藉。』我們的一切都被大火燒光了,我的哥哥也失去了蹤影。後來我們才知道,在酒酣耳熱之際, 他還會吹噓這段放火搶劫的經過。」

 

「我們全身赤裸,一無所有,完全就像乞丐一樣。我們想盡辦法借錢,蓋了一間小茅舍, 過著沒有土地的農夫生活。我的太太手很巧,人們給她一些活做,她日以繼夜地做著女紅來養活我。因為我身體的殘疾,我連一雙草鞋也無法做。我只能在她做針織 時,坐在她的身旁讀著聖經。她會聆聽,有時還會流下眼淚來。當我問她,『你哭什麼呢?感謝上帝,至少我們還活著!』她會回答說:『聖經中美麗的詞句深深打 動了我。』」

 

「記住祖父留給我們的訓示,每天早晨我們奉聖母之名,到了晚上我們祈禱以免受到誘惑 而墮落。因此這兩年我們過的很充實。但這非常的驚奇,雖然我們不了解什麼是內心禱告,而且實際上我們也從未聽過什麼是用心禱告;但藉著用舌頭禱告,讓我們 的朝聖祈禱不會落於像小丑般的翻觔斗並且帶來一些效果。不僅如此,我們渴望禱告,不論祈禱的內容為何,經過再長時間的禱告也不會覺得累。很明顯的,如同一 個教師告訴我的,秘密的禱告深藏每個人心中。祈禱者本身不知道,然而這些禱告在他的靈魂內秘密地運作,這驅使著每一個人依照每個人的知識和力量來禱告。」

 

「就這樣過了兩年之後,我太太突然生病發高燒。教會賜予她聖餐,在她發病的第九天時, 她去世了。至此,我一個人孤獨的活在這世上。我沒有能力從事任何的工作,可是我必須生存,雖然極度不願意但是我只好去乞討。除此之外,喪妻之痛讓我不知道 該怎麼辦。當我不經意地走回小茅舍,我看到她的衣物,可能是一條絲巾吧,我突然嚎啕大哭,甚至無意識地昏倒。當我發現悲傷讓我無法繼續待在那屋子裡時,我 以20多塊盧布的代價賣掉了房舍,並將我和太太的衣物分送給窮人們。由於我手臂殘障,所以政府發給我一本護照,讓我免於公共勞役的工作,於是我帶著我心愛的聖經,不假思索,毫無目的地出發了。」

 

「但是過了一陣子,我開始思考我該去那裡,我告訴我自己,『首先,去基輔吧。我要去那 朝拜那些取悅上帝的殿堂,讓它們來幫助我解決問題』。當我下了這個決定後,我開始覺得好多了,感到無比的舒適,於是我往基輔出發。從那一天起,這十三年來 我一個地方接著一個地方的流浪,經過許多教會和禮拜堂,但是這些日子我在田野間流浪的時間變多了。我不知道上帝是否會保佑我到耶路撒冷,但是如果這是祂的 旨意,當時機成熟時,我這充滿罪的身骨就會躺在那兒。」

 

「你多大年紀了?」
「三十三歲。」

 

「我親愛的弟兄,你已經到達了和耶穌基督同樣的年齡了!」

 

 

Topics

聖禮儀 Liturgy :每週日 上午 10:30~12:00  Sunday 10:30 am~12:00 am 您若想進一步了解正教會,或欲受洗,聯絡方式:church@orthodox.tw 或來電 02-82189009 與我們聯絡,感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