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朝聖者之路 Book: The Way of a Pilgrimage

朝聖者之路 第二章(中)

為了要幫助這位弟兄,我想盡辦法要增強他的信仰,於是我從背包裡拿出The Philokalia,翻開Isikhi第109章,開始讀給他聽。我向他證明如果只是出於懼怕自己的罪行而導致地獄的折磨,那這些努力是毫無用處的;我 告訴他只有藉著捍衛心靈和淨化自己的心,才能把靈魂從罪惡的思想中釋放出來;而這一切都可藉由內在的祈禱而達到。此外,我也告訴他說根據神父們表示,凡是 那些只因為害怕地獄而從事拯救自己工作的人只會墜入奴隸一途,而那些為了獲得上帝國度的回報而做一樣事情的人,則會淪為和上帝交易的人。前者被稱為奴隸而 後者則是為錢工作的人。但是上帝希望我們親近祂就像是孩子接近父親一般;祂希望我們是出自於對祂的愛和對祂奉獻的熱誠而以神聖的情操規範自己;祂希望我們 能夠藉著心和心靈與祂合為一體的拯救過程中找到幸福。

 

 

為了要幫助這位弟兄,我想盡辦法要增強他的信仰,於是我從背包裡拿出The Philokalia,翻開Isikhi第109章,開始讀給他聽。我向他證明如果只是出於懼怕自己的罪行而導致地獄的折磨,那這些努力是毫無用處的;我 告訴他只有藉著捍衛心靈和淨化自己的心,才能把靈魂從罪惡的思想中釋放出來;而這一切都可藉由內在的祈禱而達到。此外,我也告訴他說根據神父們表示,凡是 那些只因為害怕地獄而從事拯救自己工作的人只會墜入奴隸一途,而那些為了獲得上帝國度的回報而做一樣事情的人,則會淪為和上帝交易的人。前者被稱為奴隸而 後者則是為錢工作的人。但是上帝希望我們親近祂就像是孩子接近父親一般;祂希望我們是出自於對祂的愛和對祂奉獻的熱誠而以神聖的情操規範自己;祂希望我們 能夠藉著心和心靈與祂合為一體的拯救過程中找到幸福。

 

「無論你用多麼嚴苛地方式對待你自己的身體」,我說,「你也無法找到心靈的平靜,除非你的心裡有上帝,在心中不停地對耶穌禱告,否則你很容易因為細微的緣故,又重新墮入罪惡之中。在這個遠離塵囂的地方你有這麼好的機會可以練習這麼做,經過 一段時間之後,你將會看到結果。那些無神的想法再也無法接近你,對耶穌基督的信仰和真愛將會顯現。你將會了解死人是如何復活,你將會在那光芒裡看到最後的 審判。祈禱會讓你心中感受到這種光芒和無上的喜悅;到時候你自己將會對這一切感到訝異,而你整個生活方式對你來說再也不會無聊或是感到困擾。」

 

然後我繼續盡我所能地向他說明我是怎麼開始持續不停的對耶穌禱告,以及有關於聖經和其他地位崇高的神父對它的解釋。他完全同意而且看起來比之前平靜多了。

 

之後我離開他,把自己關在他指給我看的那間茅舍裡。喔,我是多麼地高興,當我穿越那片偏僻林地的入口時,或許我該說是那片墓地時,我有種安詳的喜悅。對我而言這個地方就像是一個充滿安慰與喜悅的璀璨宮殿。夾雜著狂喜的眼淚,我向上帝道謝,並對自己說,在這個安詳寧靜的地方我必須要展開我的課題,並且懇求上帝賜給我那道光。於是我開始再次仔細地研讀The Philokalia,從頭到尾重新讀了一遍。不久之前我才讀了這書,而我發現這書中充滿了無比的智慧、神聖、以及具有深度的見解。這本書中還討論許多其 他議題,包括多位地位崇高的神父所講述的訓示,有一些是我仍然無法掌握的,而在內心的告就是其中一項。這就是我最想要了解的,我想要從這書中學習如何自發性地在心中不停地禱告。

 

這是我最大的渴望,照著使徒們的話,「誠摯地隱藏這最好的禮物」,再一次地,「不要壓抑你的靈魂」。我仔細想了這件事好久。到底要達到什麼境界呢?我的心靈 和理解對這項工作的了解程度並不相同。然而卻沒有人對此做解釋。我下定決心要藉著禱告求助於上帝。或許祂能讓我了解些什麼。在二十四小時之中我片刻不歇、 不停地禱告著。最後,我的想法歸於平靜,我漸漸開始想睡覺。然後我夢到我在已經往生的長老的庵室裡,而他正在向我說明The Philokalia。「這本神聖的書中充滿了高深的智慧。」他表示,「這本書是上帝審判背後所蘊含的意義的神秘寶物。這並不是每個人隨手可得的,不過這 本書的確給予每個人他所需要的指引;它給予智者充滿智慧的指引,給予想法簡單的人簡易的指引。這也就是為什麼像你們這些想法通俗的民眾不應該照著書上所標 示的章節依序讀下來。書上所編的章節次序是給那些學過神學的人讀的。凡是沒有經過指導,卻渴望從這本書中學習內在不停的禱告的人們應該以下列的順序來讀這 本書。(1)首先,讀完Nicephorus僧侶之書(在第二部裡),然後(2)讀完Gregory of Sinai之書,除了那些較短的章節之外,(3)Simeon the New Theologian on the Three Forms of Prayer以及他有關於信仰的講道,之後是(4)Callistus 及Ignatius之書。照著這樣的順序,神父們以一種人人都能理解的方式,對於內心不停的禱告做充分的指引和教誨。」

 

「此外,如果你想要了解關於禱告非常淺顯易懂的引導的話,請翻到第四部,最神聖的Callistus, Patriarch of Constantinople所寫的關於禱告的摘要。」

 

在夢裡,我手握著這本書,並且開始尋找這些章節。但是我卻不太找得到;結果他翻了翻書並說道:「來,我會幫你做上記號的」。於是他從地上撿起一塊木炭,在所翻到的書頁邊緣劃上記號。我仔細地聽著他說,並且試著把他所說的每一句話都記在心 理。當我醒來之後,天還沒亮。我還躺著,並且想著所做的夢和長老對我所說過的話。我心想,「天知道,他到底是不是那位我曾見過而已經去逝的長老,還是這一 切只是我日有所思的結果,因為我經常專注的想著The Philokalia和長老」。因為天已經亮了,所以即使感到懷疑我還是起床了;然而,我看到什麼呢?那本書就放在那塊被我當做桌子的大石頭上,並翻到那 頁長老為我指出的地方,而在書頁的邊緣上竟然有著和夢裡一樣的記號!甚至連這塊木炭都放在書的旁邊!我驚訝地望著這一切,因為我清楚地記得晚上的時候書並 不是放在那裡的,書是放在,是關在我的枕頭下面的,而且我非常確定之前並沒有任何記號在現在這個木炭記號的地方。

 

就是這一切讓我相信夢的真實性,而且敬畏的導師所留下的記憶對上帝來說是喜樂的。於是我依照著他所交代的順序開始讀The Philokalia。我讀了一次,然後又讀第二次,而這次的閱讀在我的靈魂裡激起一股熱烈的渴望,想要把我所讀到的都變成實際的經驗。我清楚地看到內心 禱告的意義,要如何達到這一個境界,,而他所帶來的結果又是什麼,它是如何以喜樂充滿人的心與靈魂,還有人要如何能辨別這種喜樂是來自於上帝、天性、還是 誘惑。

 

於是我開始照著Simeon the New Theologian所教導的方式來探索我的心。我閉上雙眼用我的想法來看我的心,好比說用想像的方式。我試著在胸腔的左側描繪出心臟,然後仔細地聆聽著 心跳。我開始每次花半個鐘頭,一天反覆幾次地重複這麼做著;起初我一無所獲,只感覺到一片黑暗。但是漸漸地,在相當短的時間之內,我就能夠想像著我的心並 且感受到它的律動,不僅如此,藉著專注於呼吸吐納,我可以理解聖者所說的方式,包括Gregory of Sinai、Callistus以及Ignatius。當我吸氣時,我看著內心的靈並說道:「主耶穌基督」,而吐氣時,我在次說道:「請賜予我慈悲」。一 開始我每次進行一小時,然後兩小時,然後盡我所能地延長下去,到最後幾乎花上一整天的時間。如果有任何困難產生,如果我感到怠惰或疑慮時,我會敦促自己拿 出The Philokalia並且重新閱讀那些提到心靈的章節,讓自己再度感到喜樂並且渴望禱告。

 

大約過了三個星期之後,我感覺到心頭一陣痛,然後接著而來的是一種令人感到無比喜樂的溫暖、安慰以及平靜。這激起了我的意念,讓我更加想要用心禱告;於是我把整個心思都放在禱告上,這讓我感到無比的喜悅。從這個時候起,我的心和理智有時 候會有一些不同的感覺。有時候我的心會因為喜樂而雀躍不已,它充滿了光明、自由以及安慰。有時候我對於耶穌基督和上帝所創造的萬物有種灼熱的愛。有時候出 於對上帝的感謝,感謝祂賜予我這個罪人的恩慈,會讓我的眼睛泛著淚光。有時候我那過去一直十分駑鈍的理解力受到啟發後,讓我能夠輕易地了解並且專注於那些 我從未想過的事。有時候,心中那股溫暖的喜悅在全身蔓延開來,讓我深深體會到上帝無所不在的事實。有時候藉著呼喚耶穌基督之名,我充滿了祝福,現在我能夠 體會到「上帝國度與你同在」的意義了。
從以上的各種感覺和其它的感受,我注意到在心禱告會藉著三種不同的方法開花結果:

 

在你的靈魂裡,在你的感覺裡,還有在各種啟發的事情裡。就第一種方法舉例來說,就是上帝慈愛的甜美,內在的安祥,心理的喜悅,思想的純淨,還有對上帝甜美的 回憶。其次就是心中愉悅的溫暖,四肢充滿的喜悅,內心歡喜地「雀躍」的,光明和勇氣,生活的喜悅,不悲傷難過的力量。最後,心智被啟發了,對聖經的了解, 對萬物所言有所理解,能免於慌張和虛榮,對於內心修行的喜悅有所了解,以及對於親近上帝和祂賜予我們的愛感到肯定。

 

花 了五個月的時間在力行孤獨的禱告生活和體驗這種喜悅的感覺之後,我已經習慣於禱告,並且時時刻刻禱告著。到最後我覺得它在我心中,在我內心深處自然地進行 著,完全不需要我的催促。不僅我醒著的時候是這樣,即使在睡夢中一樣的事情也自然地進行著。沒有什麼事能夠打斷它,不論我做什麼,它都片刻不停地持續著。我的靈總是對上帝懷抱著感謝,而我的心被這些無盡的幸福喜樂給溶化了。
終於到了森林面臨砍伐的時候了。人們成群地進入森林,而我也必須要離開這寧靜的住所。
我向這位森林的管理員道謝,為他做些祈禱,親吻這片上帝賜予我這個配不上祂恩慈的人的土地,肩上背著書,我動身離開了。

 

有好長一段時間,我在許多不同的地方流浪,直到我來到Irkutsk這個地方。這一路上內心自動的禱告成為一種慰藉;不論我遇到什麼狀況,儘管我在不同的時間禱告的程度不同,它卻總是能讓我心生喜悅。不論我身在何處,做了什麼事或專注於哪一方面,它從未阻礙任何事,而也沒有任何事能阻撓它。如果我在做某件事,禱告本身就會在心理進行著,這更加快了我做事情的速度。如果我專心地聆聽某些事,或是 閱讀,禱告從不停止,突然間我感覺到自己彷彿變成兩個人,或者說有兩個靈魂在同一個身體裡。主啊!人真是一種神秘的東西啊!「喔!主啊!你的造物真是具有 多面性啊!你讓他們擁有智慧!」

 

當我繼續著旅程時,各種事情和一些奇遇發生在我身上。如果我開始把它們都說出來的話,24小時也說不完。比方說,在一個冬天的夜晚,當我獨自穿越森林走向一座村落時,我可以看到那村落大約在一英哩以外,而我打算暫時在那裡捱過一晚,就在 那時候有一匹巨大的狼突然出現並衝向我。我手裡握著長老的木製念珠,就是我時常帶在身邊的那一串。我用它戳向這隻動物。這念珠從我手中扯下,結果纏繞在這 隻狼的脖子上。它從我身邊跳開,但是就在它要跳入荊棘樹叢裡時,它的後掌被纏住了。這串念珠也被一棵枯木的主枝給纏住了,它衝撞著想讓自己逃脫,但是卻失 敗了,因為念珠緊緊纏繞在它的喉間。我十分真誠地在胸前劃下十字之後走向前去放了它;不過主要是因為我怕這隻狼扯下念珠之後帶著它跑掉的話,我就會失去珍 貴的念珠。非常肯定的事,當我捉住念珠之後,這隻狼啪的一聲逃的無影無蹤。我感謝上帝;心懷著長老的祝福,我平安無事的走到了村落,並在一家酒館裡乞求住 宿一晚。

 

當我走近房子裡時,有兩位身體健壯的男子,一位年紀稍長,一位約中年左右,正坐在角落喝茶。它們看起來不像只是個普通人,於是我問一位站在馬旁邊的農夫他們是誰。他告訴我年紀較大的那位是小學老師,而另一位是鎮上法庭的辦事員。他們都是 來自於不錯的階級。而這位農夫正趕著馬要到半英哩外的市集去。坐了一會兒之後,我向店主借了針線,坐在燭光下開始要修補壞掉的念珠。
那位辦事員看著我的動作然後說:「我想你該不會是禱告太認真而把念珠給弄壞了吧?」
「不是我弄壞的」,我回答說,「是匹狼」。
「什麼,狼?狼也禱告喔?」,他開玩笑說。

 

我告訴他們這整件事的過程,還有我怎麼拿回念珠。這位辦事員又開始笑著說,「奇蹟總是發生在你身上,你這個偽善的人!像這樣的是有什麼神聖的呢?這是一個簡單的事實,只不過是因為你向狼揮舞著一些東西,然後把它嚇跑了而已。當然,狗和狼害怕人向他們丟東西的動作,還有被樹絆住也是再普通也不過的事。像這樣的事經常發生。哪裡有什麼奇蹟可言呢」?

 

但是那位年長的人這麼回答他:「先生,別這麼快下定論。你沒有看見這個事件較深入的一面。就我來說,我從這位莊稼人的故事裡看到了本性神秘的一面,它既感官也具有靈性。」
「怎麼說呢?」他問道。

 

「嗯, 讓我這麼說吧。雖然你沒有受到最高等的教育,當然,透過學校裡的問答,你一定學過新約和舊約聖經神聖的歷史。你記得吧,當我們的父,亞當,仍處於神聖純真 的境界裡時,所有的動物都聽命於他,它們敬畏地接近他並且從他那裡獲得自己的名字。這位擁有念珠的老人是位聖人。到底這樣的神聖代表了什麼意義呢?對於一 個罪人來說,這正代表了經過努力和規範,人又回到最初純真的境界。當靈魂被潔淨之後,身體也同樣受到淨化。這串念珠一直是屬於一位聖者;透過手的接觸和身 體呼吸等效果,念珠獲得了神聖的力量--亞當最初純真的力量。這就是屬靈的本性的神秘之處。自然界所有的動物直到現在都經歷過這力量,它們透過嗅覺感受這 力量,因為鼻子是所有動物最主要的器官。這就是感官的本性之神秘啊!」

 

「你們這些有學問的人會以有力量,又具有智慧的方式來看事情」,這位辦事員說,「而我們卻以較單純的方式來看這一切。倒滿一杯伏特加,一口喝下去;那麼你就會有足夠的力量。」然後他走向碗櫃旁。
「那是你的問題」,這位學校老師說,「不過請把學習的機會留給我們!」

 

我喜歡他說話的方式,於是我走近他,對他說:「我可以斗膽告訴你一些有關於那位長老
的事嗎?」所以我告訴他長老出現在夢裡的事,還有長老給予我的教誨以及他在The Philokalia用木炭所做的記號。他仔細地聽我說著,而那位辦事員則是躺在一張長凳上念念有詞。「夠了,你可能是讀太多聖經而變的神智不清。就是這 樣!你難道以為是一個妖怪在半夜跑來在你的書上做記號嗎?你只不過是在睡覺的時候讓書掉到地上,然後有些炭在上面做了骯髒的記號罷了。這就是你的奇蹟啊! 喔,你這個騙子,向你們這種人我已經遇過太多啦!」

 

在說了這些話之後,辦事員把臉轉向牆壁就睡著了。所以我朝著學校老師繼續說道:「如果可以的話,想讓你看看我說的那本書。你看,這是真的做了記號,而不是被炭弄髒的。」我把書從被包裡拿出來給他們看。我說,「最讓我驚訝的是沒有身體的靈怎麼檢起一塊炭並且用它做記號。」

 

他看著這個記號說:「這同時也是一個靈的神秘。我會告訴你的。現在請看這裡,當靈以一種有形的樣子出現在人的面前時,他們認為自己是可以被感覺到的形體,從空氣中、從世界萬物演變而來,然後再還原回到他們最初演變而來的成分。就像空氣具有 彈性,有有收縮和擴張的力量,而靈魂也是一樣,穿上它就能夠拿起任何東西,能夠動作和書寫。不過你這本是什麼樣的書呢?讓我看看。」於是他開始翻閱這本 書,而書剛好翻到新神學士聖西蒙的佈道那一章。「喔,這一定是本神學相關的作品。我從沒有看過這本書。」他說。
我告訴他,「這整本書幾乎都是有關於在內心持續以耶穌基督之名而禱告的教導。這是由二十五位聖潔的神父所做的詳盡詮釋」。
「喔,對於內心禱告一事我倒是略知一二。」:他回答說。

 

我向他深深地鞠躬,頭幾乎要碰到地上,懇求他將所知道有關於內心禱告的事告訴我。
「嗯,在新約聖經裡提到人類和萬物都「非自願地臣服於虛榮之下」,人類邊嘆氣邊努力,希望進入上帝之子的自由裡。而萬物神秘的嘆息,和每個靈魂自然而然渴望接近上帝等現象就是內心的禱告。你不需要學習如何去做,那是我們每個人與生俱來的!」
「但是人要如何在自己身上找到它,要如何感覺到它存在於心裡,要如何經由意志承認它,要如何接受它並感覺它的喜悅和光明,然後可以就此達到就贖呢?」:我問道。
「我不知道在神學的書中有沒有提到這類的議題。」:他說。
「嗯,在這裡。這裡都有解釋」,我一邊回答,一邊又拿出我的書給他看。這位老師看到標題之後表示,他一定會從Tobolsk城裡派人去學習這些。之後我們就各自朝著不同方向出發。我感謝上帝讓我和這位老師談話,同時也祈禱上帝能讓那位辦事員也有機會讀The Philokalia,即使只讀一次也好,希望讓他藉著讀這本書而找到救贖。

 

另外還有一次,在春天的時候,我經過一座村莊,我和一位神父一同停留在那裡。他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人,一人獨居,我和他在一起過了三天。在看著我好一段時間之後,他對我說,「留下來吧。我會給你一些東西。我需要一位直得信賴的人;就像你看 到的一樣,我們正開始要在舊有的木造小禮拜堂旁邊,用石頭建一座教堂,而我一直在找一位誠實的人來監督工人,並且留在禮拜堂裡管理為了蓋教堂而募來的奉 獻。這正是你要做的事,這會是適合你的生活方式。在禮拜堂裡你可以獨處並且禱告。那裡有一個小房間供執事使用。請留下來吧,直到建築工程完成。」

 

有好一陣子我都拒絕了他的要求,不過最後還是敵不過他的請求,答應他要待在這裡。

 

就 這樣,我開始了在教堂的生活,並在那裡一直待到秋天來臨。剛開始時我覺得這裡是個安靜的地方適合禱告,雖然每天都有許多人在教堂進進出出;尤其是在假日的 時候,許多人來這裡禱告,有一些人則是因為生活無聊,當然也有人想混水摸魚企圖偷取奉獻盤裡面的獻金。不過每天晚上我還是讀我的聖經,和The Philokalia;有的村民看到我在讀聖經就跑過來和我聊天,有的還要求我要大聲念出來呢。
經過一陣子後,我發現有一位年輕的女孩常常到教堂來,而且總是花許多時間禱告,我仔細聽她的禱告後發現有一些禱詞對我而言是完全陌生的,而有一些又是一般普通的禱詞,我問她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要用兩種不同的方式禱告呢?她告訴我正規的禱詞是她的母親教她的,她的母親是教徒,但因為她的父親屬於另一個教派,而那個教派是不需要神父的,所以她會唸一些奇怪的禱詞。聽完後我為她感到悲哀, 所以我建議她用正規的方式來禱告,並且教她對上帝和聖母禱告的正確用字方法,最後我建議她一有空就多對基督禱告,並告訴她這是接近上帝的最佳辦法。這女孩 記下了我所說的話。你知道接下來發生什麼事嗎?沒過多久他就告訴我她已經習慣我教她的禱告方法,這樣的禱告非常的吸引她,所以她隨時都這樣用,而且非常愛 禱告,禱告完之後,心中就充滿喜樂,馬上就會又再想禱告一次!我感到非常高興,並建議她繼續做下去。

Topics

聖禮儀 Liturgy :每週日 上午 10:30~12:00  Sunday 10:30 am~12:00 am 您若想進一步了解正教會,或欲受洗,聯絡方式:church@orthodox.tw 或來電 02-82189009 與我們聯絡,感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