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pers (Magazine)

櫻花與復活

櫻花與復活 Samazama no Koto omoidasu Sakura kana. (Basho) 櫻花帶給我無限的回憶 ~松尾馬生 農曆年前兩天,我獨坐在長春路的麥當勞裡,讀到這段時,一些回憶逐漸湧上,我不禁潸然淚下。當然那時我的面前並沒有櫻花樹,我也只是處在一間普通的麥當勞店內。櫻花樹是生長在我曾造訪過的京都,也在希臘阿陀司山我那簡陋的山岩小屋旁,由雪花所點綴,被愛情海的徐風給吹彎了。當我造訪京都的禪園時正值秋天,我閉上眼,想像再見它們一眼,就像其他人一樣,但我看見的是長春路和我對那裡的記憶。現在有時我看見京都和我的日本。

 

 

櫻花與復活
Samazama no Koto omoidasu Sakura kana.
(Basho)

櫻花帶給我無限的回憶
~松尾馬生

 

農曆年前兩天,我獨坐在長春路的麥當勞裡,讀到這段時,一些回憶逐漸湧上,我不禁潸然淚下。當然那時我的面前並沒有櫻花樹,我也只是處在一間普通的麥當勞店內。櫻花樹是生長在我曾造訪過的京都,也在希臘阿陀司山我那簡陋的山岩小屋旁,由雪花所點綴,被愛情海的徐風給吹彎了。當我造訪京都的禪園時正值秋天,我閉上眼,想像再見它們一眼,就像其他人一樣,但我看見的是長春路和我對那裡的記憶。現在有時我看見京都和我的日本。

 

櫻花代表的是優雅、脫俗、獨特的時刻,生活中的真美。生與死在一起…但是我那可憐的心卻不想接受這個看法,它輕聲告訴我「愛勝於死」。我愛櫻花,它們怎能死呢?我想它們也愛我。但它們怎會死呢?其他人也愛它們…這是我第一次在生命中體驗到「因為我們知道,直到如今,一切受造之物都一同歎息,同受產痛。」(羅8:22)這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什麼是受造物的痛。東西的痛、甚至是我電腦的痛、你手中所握著的那張紙的痛,無法說出的痛!櫻花以禪意般的優雅凋落時,完美地闡述了這個道理。我確知它們愛我,它們也知道我愛它們。它們知道我將逝去。當我凝視著它們時,它們也正看著我。它們要從我這裡等待著些什麼,這是它們不怕死的原因:「凡受造之物都熱切地等待天主子女的顯揚。」(羅8:19)為什麼這個希望,這個期望無法達成呢?

 

當「脫離敗壞的控制,得享天主子女的光榮自由」(羅8:21)時,這事便會成就。那時,櫻花將在天主的非受造之光裏永遠發亮,它們將達到圓滿,與天主結合。永遠地活著,生存下去…

 

然而,我也明白了復活的需要。死亡終將不是終極實在,生命才是,此外,愛也是。即便現在,如果對生命的強烈渴求是去渴求愛、給予愛,那麼就能具備一個積極的意義,。

 

櫻花的花期不僅是在春天,那是復甦的時節,復活的時刻。復活節就在春天。無門說:「有一種春,既不屬於陰,也不屬於陽。」這是超越任何的分離,是復活後的宇宙。

 

 

Topics

聖禮儀 Liturgy :每週日 上午 10:30~12:00  Sunday 10:30 am~12:00 am 您若想進一步了解正教會,或欲受洗,聯絡方式:church@orthodox.tw 或來電 02-82189009 與我們聯絡,感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