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東正教會 The Orthodox Church in Taiwan
正教徒與巴蘭信徒對話錄(一) Dialoge Orthodox Barlaamite
正教徒與巴蘭信徒對話錄 dialoge orthodox barlaamite 聖國瑞˙巴拉瑪 作 正教徒與巴蘭信徒對話錄:證實巴蘭學派謬誤之詳錄 I. 正教徒(以下簡稱「正教」):我想向你請教,因為你在一直被認為是異教的巴蘭學派耕耘了這麼久以來,而大公會議也已駁斥你方的觀點,那麼基於巴蘭的教條,究竟是何原因使你再次指控我們呢? 巴蘭信徒(以下簡稱「巴蘭」): 我將很榮幸可以說明這一點。同時我也希望能知道你要如何辯護這種明顯而又愚蠢的行為,以及你是如何以相同的理由譴責我們,但我們卻從未這麼說過。因為我們 所持的觀點是,有一個非受造的存有,上帝的本質與三個位格,除去這個本質之外的所有事物都是受造的。但是既然你們說到非受造物是具有多樣性的,很顯然的就 掉進一種認定多重神的謬誤中。你們還說有兩種神性,一是可參與的,另一個不可參與;一是給予,另一是被給予;還有這兩者的的本質和行動是不一樣的,你們根 本是在倡導兩種神性的學說。這種論調是不會發生在我們之間的!我們所說的是上帝的行動與祂的本質是一致的,沒有差異, 因此我們榮耀祂的神性,並堅稱只有單一、單純、不可見、不可參與也不可理解的一種神性。

正教徒與巴蘭信徒對話錄(一) Dialoge Orthodox Barlaamite

正教徒與巴蘭信徒對話錄 dialoge orthodox barlaamite

聖國瑞˙巴拉瑪 作

正教徒與巴蘭信徒對話錄:證實巴蘭學派謬誤之詳錄
I. 正教徒(以下簡稱「正教」):我想向你請教,因為你在一直被認為是異教的巴蘭學派耕耘了這麼久以來,而大公會議也已駁斥你方的觀點,那麼基於巴蘭的教條,究竟是何原因使你再次指控我們呢?
巴蘭信徒(以下簡稱「巴蘭」): 我將很榮幸可以說明這一點。同時我也希望能知道你要如何辯護這種明顯而又愚蠢的行為,以及你是如何以相同的理由譴責我們,但我們卻從未這麼說過。因為我們 所持的觀點是,有一個非受造的存有,上帝的本質與三個位格,除去這個本質之外的所有事物都是受造的。但是既然你們說到非受造物是具有多樣性的,很顯然的就 掉進一種認定多重神的謬誤中。你們還說有兩種神性,一是可參與的,另一個不可參與;一是給予,另一是被給予;還有這兩者的的本質和行動是不一樣的,你們根 本是在倡導兩種神性的學說。這種論調是不會發生在我們之間的!我們所說的是上帝的行動與祂的本質是一致的,沒有差異, 因此我們榮耀祂的神性,並堅稱只有單一、單純、不可見、不可參與也不可理解的一種神性。

 

 

正教徒與巴蘭信徒對話錄 dialoge orthodox barlaamite

聖國瑞˙巴拉瑪 作

 

正教徒與巴蘭信徒對話錄:證實巴蘭學派謬誤之詳錄

 

I. 正教徒(以下簡稱「正教」):我想向你請教,因為你在一直被認為是異教的巴蘭學派耕耘了這麼久以來,而大公會議也已駁斥你方的觀點,那麼基於巴蘭的教條,究竟是何原因使你再次指控我們呢?
巴蘭信徒(以下簡稱「巴蘭」): 我將很榮幸可以說明這一點。同時我也希望能知道你要如何辯護這種明顯而又愚蠢的行為,以及你是如何以相同的理由譴責我們,但我們卻從未這麼說過。因為我們 所持的觀點是,有一個非受造的存有,上帝的本質與三個位格,除去這個本質之外的所有事物都是受造的。但是既然你們說到非受造物是具有多樣性的,很顯然的就 掉進一種認定多重神的謬誤中。你們還說有兩種神性,一是可參與的,另一個不可參與;一是給予,另一是被給予;還有這兩者的的本質和行動是不一樣的,你們根 本是在倡導兩種神性的學說。這種論調是不會發生在我們之間的!我們所說的是上帝的行動與祂的本質是一致的,沒有差異, 因此我們榮耀祂的神性,並堅稱只有單一、單純、不可見、不可參與也不可理解的一種神性。

 

II. 正 教:一如明智的所羅門王所說,如果不努力尋找財寶,你永遠也得不到。正教虔信的真理也一樣。但是只要花一點點時間,聽取擔任上帝助理的教父們的言談,他們 曾經把巴蘭派的謬誤從基督的教會中移除開來,那麼伴隨著對上帝本身即是真理的信心,我已做好反駁那些人,以及出自你方反對意見的準備。因為你們總是無窮無 盡地誇耀自己的虔誠,最後還意圖轉移群眾的注意力。事實上你們卻是在不知不覺間將他們從正教的虔誠信仰中抽離,讓他們誤入歧途!在此我只有一個要求,就是 你們是為聆聽以及為真理辯護而來,而不是為了爭執而爭執。
巴蘭:當我們提到在上帝之中的真理時,我們所採用的方式將會是十分是適當的,就像我們相信真理本身正在看著我們一樣。

 

III. 正教:那麼很好。你們所堅信不移的教條,而且是驕傲地認為只有你們—而非我們—相信,這到底是自己想出來的,還是聖徒教導給你們的?
巴蘭:是來自聖徒的教導。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提供你許多相關證據,在所有層面都能符合我的說法。
正教:我倒不認為是所有層面。其實,所有的異端不是都說,早年的聖徒與他們意見一致嗎?你想,有多少證言錯誤到宣稱聖父與聖子是一體這種程度,可以讓撒伯流(Sabellius)從聖靈當中得到靈感產生出來的?因此他宣稱不相信他學說的人就是相信有多重的上帝。伊諾米(Eunomius)可 以發表多少證詞,說這非受造、不可理解的是一體?因此他把不抱持相同意見的人稱為「三位神的崇拜者」,導致聖大巴西略寫了一本護教論集,駁斥那些指控他相 信三位異體論的人。但是這些人犯了欺瞞聖徒所言的罪過,並拒斥上帝本身的唯一性。他們甚至說,高於所有事物的上帝是唯一,但卻不以各種方式呈現出來,譬如 先知的預言,或是藉由祂的兒子讓大家用更清楚的方式認識祂,亦非藉由世界各個角落的正教信徒對於信心的見證而彰顯自身。依那種方式,我自己同時也希望,在 短暫的時刻,上帝能夠賜予我「當說的話」,堅稱你們,即使在頑固相信只有你們—而非我們—接 受非受造物的唯一性以及神聖性,請不要因為你們受到聖經啟發與引導就這麼宣稱,就像我們的情形一樣。這就是為何你們在真實的意義上,並不宣示非受造物與神 聖性的唯一,你們甚至沒有注意到你們正莽撞地朝向多神主義的深淵俯衝而去。但是由於祂偉大的恩賜,我們便得以成為真正不懈榮耀祂的唯一神性以及一位非受造 神的信徒。

 

IV. 請告訴我,所有在本性(physis)中的事物,某種意義上,是否沒有不具實體的事物存在?
巴蘭:似乎是有的。
正教:那麼,在神聖的本性中,有沒有實體的事物存在呢?
巴蘭:可能不會有。第一,因為它超越了所有本性;第二,既然一個本性參與了更多,另一個本性參與地比較少,那麼說在神聖的本性中有一個絕對的虛無並不是不可能。唯有當你想要演示聖徒清楚提到過的,神聖的本性擁有實體的事物存在,那麼我便接受。
正教:凡是提到神聖的本性並不擁有實體事物的人,無法使它超越所有的本性,卻只是展示它不具備任何存有。因為絕對不具備實體的事物,並不處於一種超然的狀態,反而完全背道而馳。如果沒有任何一件事物能將之具體化,它要如何具備存有的特徵呢?但因為你想要從教父那裡聽到—雖然你也很清楚,因為他們早已十分明確地承認—不過我要藉著教義讓一切更顯得清晰。我們被教導的是,耶穌基督具有完整二性、實體二願,一屬人性,一屬神性。
巴蘭:現在我同意。但是上帝的實體事物是否與本性有所不同?
正教:那當然。
巴蘭:不同之處在哪裡?
正 教:實體的意願屬於本性,這是我們從本性之處以及本性的脈絡所得到的結論。既然意願以擁有本性作為起始,而且可以這麼說,作為它發展的根源以及起因,但本 性並不屬於實體的意願,否則我們就可以推斷,好像意願是本性的起因,以及意願是出自於本性的。一個人可以談論許多其他的事去闡述實體事物與本性有多麼不 同,但目前就到此為止。

 

V. 巴蘭:那麼,意願只有以實體的方式出現在神聖的本性中,或是還有其他的方法?
正 教:有許多方法。因為上帝有祂實體方式當中的預知,這與祂的意願是不同的。因為祂已經預先知道了每件事,但是所有發生的事情並不是由祂的「意願」而來。祂 也擁有憐憫與審判,這兩件事彼此不同。簡單地說,我套用大亞他拿修的話,就是:「上帝所擁有的一切事物,都自依恃本性,而非要求得來。」關於這些是我們所 知道的,就是它們是非受造的。因為根據研究神聖事物的專家馬克西姆所說:「在人性中沒有什麼是非受造的,在神聖本性中也沒有任何事是受造的。」當你以這些 理由指控我們的時候,你所想的不是它們是受造的,就是這些事完全都不存在。如果它們是受造的,你就把上帝變成一項受造物。因為聖若望達瑪森(Damascene)曾 說:「實體的事物必須和本性產生關聯。」而如果你認為實體的事物不存在,你就否認了神聖的本性。因為同一位馬克西姆曾經提出這樣的問題:「當實體的意願與 及實質的活動被抽離之後,怎可能還會有一個上帝或是一個人呢?」因此,你所說的不是那非受造的是唯一,反而堅持它是虛無。但是我們更適當地講,就是神聖本 性本身就是唯一,藉由顯示這些實體的事物來展現它的特性。

 

VI. 巴蘭:你不是已經明確指出有兩個非受造的神性嗎?另一方面,我們卻堅持只有一個非受造的神性。
正 教:起初,我們並不想言及或是書寫這相關的一切,但是迫於你們的緣故,我們只好寫下一本護教論集,因為你們一直是這麼急切地想要批評我們。靠著上帝明智的 協助,我們因而也對外談論到神性的問題。但是首先有一點要釐清,因為在那種意義下你們把非受造物稱作唯一,你們不相信巴蘭學派有時所發表關於上帝的言談是 多麼惡劣。因為主用光照亮整座山,同時也啟發了門徒,你們卻認為這光是受造的,這就是為何大公會議判決要將你們逐出教會的原因。因為會議宣佈,根據聖經, 這光是非受造的,除此之外還顯示神聖的本性是完全不可見亦是不可參與的。它超越視野之上,對於那些不抱持共同意念的人,它會公開逐斥他們,如果他們不悔改 的話,將把他們自基督徒的完美聚會中完全剔除。雖然就這方面而言,你們還是與巴蘭教派持有共同的想法,因而必須受到相同的對待,但你們卻虛偽地假裝遵從教 會以及教會督察的說法,同時還詭詐地以公開的方式棄絕巴蘭一派,事實上,你們卻是把異端包藏在靈魂中,並想要用造謠中傷的方式,贏得其他人的信仰,真是可 嘆!

 

VII. 但是既然你們也指控我們所說,關於有兩種非受造神性的事(你們堅持的說法是只有一種非受造神性),請問:你們所稱的受造神性,是誰的神性?
巴蘭:我們稱它做參與神聖化的人民所擁有的神性。
正教:而如果這是所參與的人的神性,那麼祂給予了多少神性出來?因為上帝創造我們是為了那個目的,他說,要讓我們分享祂本身的神性,為了這個目的祂來到世上。正如尼撒的聖國瑞告訴哈莫紐(Harmonius)說, 基督承擔我們的本性,因為「祂接受那些拒絕相信祂具備神子身份的人,以及上帝的仇敵,進入祂的神性,成為其中的一部份。」而再一次,「我們在基督當中看到 的純潔,以及在人當中看到在祂裡面的一部份,本性上是一體的。但是基督是水源,凡是參與的人就打了水來。」再次說明,「如果基督所承載的沒有任何事不配得 這個神性的親密關係,祂將要把每個人帶進這神性的合一中。」因為祂真正被聖化的神性是屬於上帝的,祂與上帝合為一體,祂並且在恩典中被聖化:祂並沒有放棄 自己的本性,但藉由這恩典,祂超越了本性。我們把這神性稱為受造的,你們卻把上帝變成一個受造物。

 

VIII. 關於顯現在他泊山上的榮耀,聖達瑪森(Damascene)曾說:「從神性中,會有榮耀以實際方式出現,同時也以本質的相同方式加入身體之中。」我主的人性面完全擁有這樣榮耀,而不只是模糊地參與而已。但是其他人的參與是不同的,就好像他們從(祂哪裡打水的)貯水器汲水一般,祂說:「從他的豐盛裡我們都領受了,」以及「義人在他們父的國中,要像太陽一樣的照耀。」(意思就等同於說基督的光照耀山上)當祂以未來不可言說的啟示顯現時,祂預先顯現於他泊山上,事實上祂就是以一種神祕的方式預告未來。光不只屬於神聖的身體,而也是神性當中最明亮的,這件事實不只被多位神學家展現,教會聖詩人克瑪斯(Kosmas)在他為基督所做的詩歌裡也提到:「檷讓亞當裡被遮蔽的本性重新展現,因為檷將它變成了檷的榮耀與神性的光明。」而我們必須相信的是,神性也屬於聖父、聖靈。多位神學家教導我們這一點,其中也包括達瑪森,是一位神聖不亞於克瑪斯教會詩人,他在詩歌中寫道:「到這裡來,信賴我,我的人民,讓我們登上聖山,以我們的內心冥思聖父與聖靈非物質的神性,僅僅只在神唯一之子當中照耀。」

 

IX. 那麼,既然那個神性同時也屬於上帝,而你們稱這神性是受造的,你們的確就是宣稱有兩個神性;你們斷言這兩個神性彼此有相當大的不同,所以它們不可能合而為一,就如亞流(Arius)和 伊諾米所說,他們主張聖子也是聖父,但卻是受造的。你們口出關於我們的毀謗與不實之言,你們所宣稱關於我們的事實,卻是你們錯誤地相信的事物。我們的主張 不同之處很清楚,就是我們堅稱神聖的恩典是非受造的,這是你們認為受造的事物。那麼既然主已經來到世上,而根據聖經,已經讓凡是配得的人一起參與在祂的神 性中,你們說加到聖徒身上的神性恩典是受造的,如果不是認為拒絕聖徒參與上帝並與祂結合,就是你們認為上帝的神性(是他們從恩典中所參與的)是受造的;這樣你們就把上帝變成了受造物。

 

X. 得了,那唯一的神性是你稱為非受造的,你也會把它稱作不可見的嗎?
巴蘭:不只是不可見,同時還是不可理解、不可參與的。因為研究神聖事物最偉大的專家馬克西姆說過:「君宰就是唯一,因為神性是唯一。沒有開始、單純、超脫、沒有部份或分裂。」既不可理解,亦不可見,亦無法參與。
正教:說得好。因為它很快會向你顯示出,你所引述的聖徒講話,必非最重要的論點。但是現在先暫時擱下。然而你認為所有聖徒都抱持這種觀點,並加以教導嗎?
巴蘭:那當然。
正 教:至少大巴西略,所有神學家中最正確無誤的,在許多場合公開發言都是這麼說,也一直堅持此一觀點。不過,不知為何同一個人在另一處提到:「大能,也就是 上帝,真正的美在於祂可理解與可見的神性,那才是真正的美,並且超越所有人類的統覺與力量,只能靠思想才得以理解。」你不覺得他是在說同一位上帝不只屬於 完全無可理解的神性,也屬於可理解的神性嗎?而且不只是可理解的,還是可見的?因為他又繼續寫到:「彼得和雷子在山上看到祂的美好,比太陽更明亮,而他們被視為配得眼見基督預示祂未來的榮耀外貌。」

 

XI. 巴蘭:那麼大巴西略是在何處發表這些談話?
正 教:在他的倫理學著作中,他解釋了大衛的詩篇第四十五首。偉大的神學家國瑞也同意他的看法,因而能夠為此作見證。因為他也尊敬那不可見的與不可理解的神 性,來自神聖的三位一體。他在另一處提到:「在山上顯現給門徒的神性,比起異像都還要更具體,這就是光。」你是否注意到他也明白上帝的神性不僅是不可見也 是可見的?而神性也是非受造的,因為光就和神性一樣,也是非受造的?這與教父金口若望的看法不謀而合,後者把這光叫做神性的光束:「因為主顯現,當祂的神 性展現出光束時,比祂原來的樣子更明亮。」神聖的釋經學家西默盎說最偉大的神學家若望:「看到聖言本身的神性,在山上一覽無遺。」但是當他同時也簡單扼要 地提及尼西亞大公會議的教父所言:「既然每一項論點,都以呈現若干可感知事物的方式來深入探討核心,神性所被祝福的光照,當它完全掏空所有事物,失去所有 形式後,也將照亮一切,」因為能夠被最明亮的光照所進入的純淨心靈,是不具備任何概念的。而那光不只是可見的,還被所有真正受到啟發的人所參與,這裡已被 某人所說證實:「上帝是美德的報酬,當祂成為子那一天,祂與最純潔的光一塊兒閃耀,這是不被黑暗侵擾的一天,因為另一個太陽造就了這一日,這個太陽遍灑真 光,這太陽把光照進永遠配得它的人,這光不受侵擾,而它讓參與在這光裡的人成為另外的太陽。」因為他說義人要像太陽一樣照耀。因此神聖的頌樂師麥特芬(Metrophanes)在 他的歌裡提到:「聖善的主,讓我們配得享受三重光照的明亮與神性的單一閃電之中。」而又提到:「檷,實際上不可見的聖言,已呈現出人類的形象而被看見了, 檷呼召人們參與在檷的神性當中。」你是否已經清楚地看見屬於上帝的這完全不可見的、不可理解的、不可參與的神性,同時還看見對聖徒們而言以奧祕的方式便可 見的、可理解的、可參與的神性?你說上帝的神性與明亮超越我們的理解(因為這是以奧秘的方式出現的,毋須任何概念而是要聖徒以最純潔的心來理解,不具形式或外觀,就如你剛剛所聽到的),是受造的,難道你不是很明顯地要把上帝變成一個受造物嗎?

 

XII. 但 是既然你也提到了同一位上帝的神性為非受造的,你的神擁有超過一種本質,也就是受造和非受造,是稟性對立最嚴重的兩件事物,一個受造與一個非受造的神性。 或者如果你不敢暢所欲言,因為對同一個上帝而言同時擁有受造與非受造的神性根本就不可能,你已經陷入崇拜兩位上帝的危機當中,而且是本質上明顯互斥的兩 位,一位擁有受造的神性,一位擁有非受造的神性。你已經犯下最可鄙的錯誤,因為你相信兩位神,而大公會議已經在今年將你放逐了!你還到處散播關於我們和聖 徒的謊言,因為這些聖徒赴湯蹈火,只為宣認上帝只有一位。因為有時候同一位上帝得以眼見、思索、參與;另有一些時候祂又無法得見、無法理解也無法參與,因 此我們便說祂同時是可知與不可知的,偉大的托名狄奧尼修斯(Dionysius the Areopagite)給予我們的教導也是如此。但是直到今天為止,我們都未曾聽聞同一位上帝因為擁有無可否認的受造與非受造的神性,就同時是受造與非受造的。

 

XIII. 巴蘭:我認為從這些事實顯示,我們已經達成只有一個神性的結論。
正 教:那麼請注意不要讓這個論點成為你的基調。因為你們錯誤地得到上帝只擁有一個神性的結論,或者冒瀆地得出兩個神性的結論,對於以錯誤方式理解神性獨一的 所有人來說,他們現在可是不敬地對待其中一個神性呢!也有人陷入此兩項相斥的不敬理論中,因為他們的假設是神性只有一個。如果因為這樣,你宣稱只有一個神 性,那麼你就等於是相信聖大巴西略提到的可見的與不可理解的神性,與完全不可見與不可理解的神性之間是同一個,彼此之間沒有差異。你要用這種方式達到只有 一個神性的結論嗎?或是你堅稱一個神性是由一個受造與一個非受造的神性所組成?
巴蘭:拜託,不要把我們想得那麼笨!不是的,我們把靈魂的思考層面從可見的神性高舉至完全不可見的、單獨的、非受造的神性上,所以我們敬畏那一個非受造的神性,是上帝本身的本質。

 

XIV. 正 教:現在不消幾句話,這個論述已經漂亮地把你擊垮了!因為你瞧,你明白指出,基督在山上所顯現的榮耀與神性是可見的,是受造的。事實證明你掉進自己一會兒 前才挖的陷阱裡,然後你持續表現自己對為文直接指控巴蘭派的愧疚。從受造物開始,到上帝的本質,以及從感知上帝非受造的本質,到可見的受造物的本質為止, 都屬於伊諾米引人誤入歧途的教義。因此這兩件事都該有個交代,(以你的作風)一方面以冒瀆的方式得出(有一個神性)的結論,另一方面以不敬神的調調消除上帝的這一個神性,兩者均證實(神性)具 有相異性存有。因此,尼撒偉大的主教說:「事實上不可見的上帝由祂的大能成為可見的,祂並不是在祂的本質裡可見,而是在祂的某些特質裡可見。」在聖大巴西 略駁斥伊諾米的幾本書中,他也提出與你們這些堅持巴蘭派教義的人完全相反的論調。說到伊諾米,他在教義裡寫過:「藉由得見受造物,一個人可以感受這些受造 物的本質,發現聖子是未出生的一個受造物,而聖靈是聖子唯一所出之受造物。」針對這個說法,聖大巴西略指出:「我不明白何以能夠藉由理性從受造物中看到本 質,因為受造物可以顯示出祂的大能、智慧與技藝,卻不能顯示出本質,它們也不一定會呈現造物主所有的大能,因為工匠不一定把全副心力放在他的創作品上,卻 常常使用更少的力氣創作,就算他所花費的心力與自己的力量相當好了,就算因此可以計量他花在創作上的精力有多少,也不見得就能了解作品的本質。」這就呼應聖徒保羅說的:「自從世界被創造以來,祂永恆的大能與神聖本質雖然是看不見的,但卻能從祂所造的事物當中看透與領悟。」對於神聖議題鑽研頗深的馬克西母(Maximus), 在他的注釋中寫道:「存有之物的種子,預先被造物主在萬代以前預備好,都是看不見的,就如上帝知道自己一樣,神聖的人慣於稱它們為善意,而善意是受造物以 心智感知的。因為上帝所有的創造物,經由我們的思索並了解其本質、是隨著適當的洞察力向我們彰顯出來的,但卻是以一種隱藏的方式。因此,「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祂的作為。」「把生命連結在一起的神意,以及依照神意聖化預見事物的大能,是一股永恆的力量與神性。」你們究竟有沒有從保羅那裡學到,神聖化就是上帝的神性,而且是永恆的呢?

 

XV. 巴蘭:老實說,剛剛聽到你引述偉大的狄奧尼修斯所說的話,就那一點我們便可以駁斥你,但是不久以前又聽你說所有的聖徒都與你們意見一致,所以請理解我們的概念是,如果光的確是非受造的,那它就是本質。
正教:但是即使從這個觀點來看,你們還是掉進褻瀆程度最嚴重的無神論和二神論的陷阱中。
巴蘭:怎麼會?說來聽聽。
正教:因為先前你才提過,有一個非受造的神性,是上帝全然不可見的本質(這裡是你對教父觀點的誤解,因為你把其中實體的部份抽離掉了),再加上你也說,正因為如此,基督變相後的光芒對於配得的人來說是看得見的,所以就是受造的。但現在你又說它是本質:你要不是繼續堅持上帝的創造物與本質屬性一樣(因為你堅稱最初是受造物的,現在是本質,這真是全然的冒瀆),不然就是指稱上帝有兩種本質、兩種神性:你先前熱切地宣稱一個是不可見的,另一個是使徒的雙眼所見到的光芒,現在卻被你強烈指稱是本質,如果它的確是非受造的話。

 

XVI. 巴蘭:現在我很清楚地記起這件事有多麼令人困惑了,當聖徒(就如我們之前所說)認為上帝的神性是可見又不可見的,而我們能夠一起崇拜一個神性,就像我們達成的共識一樣,也是相同一批聖徒傳承下來的統緒。因為即使根據它非受造的特性而成為一個獨一(unity),那麼會因為它的可見性(不管這是什麼),以及它的不可見,還有所有你也提到的其他條件,而好像被分裂開來一樣,那它又怎會是單一與單純的呢?
正 教:顯然地,非受造的本質與非受造的大能,兩者密不可分,所以不能把它們分別視為獨立的個體。所以在本質和大能之中,存在著一個非受造的聖父、聖子與聖靈 的神性。鑽研神聖事物的馬克西母同時也說過:「一個沒有開始的神性,既單純又超越本質,既不是由片段組成,亦無法分割。」又補充:「因為聖父、聖子與聖靈 是神性。而有一位聖父、聖子與聖靈,因為單一與相同是聖父、聖子與聖靈的本質、大能與力量。」一個神性與一位上帝,「當祂可以在圍繞著祂的某些特性當中被 看見時,因為祂的本質而成為不可見,會因為祂的大能而成為可見。」這是上帝的發言人,尼撒的國瑞(Gregory of Nyssa)所說的。而神聖的濟利祿(Cyril)也 說,沒有任何神聖的特性是後天獲得的。因此你自己一開始從聖馬克西母那裡引述為證據的話,即使他並未真正以那種方式寫下這段話,可說是一種偽善的思想,因 為神性當中的分別,並未與它的獨一性相斥。但是你不了解的是,你用一種最為冒瀆的方式,把一個神性分解成受造與非受造的兩個部份,就像亞流(Arius)所做的一樣。因為他不了解神聖位格的虔誠分野。

 

XVII.那麼,現在我們必須與你多談談論神性的分野了。待會兒,在上帝的幫助下,我們將要讓你明白神性是單一、單純、不可分割,也不可能根據行動所產生不同程度的虔誠捨棄超自然的單純性。現在回答我:上帝的本質有名稱嗎?
巴蘭:所有神學家都同意,上帝的本質沒有名稱,並超越所有的名稱。
正教:正是這樣沒錯。因為偉大的托名狄奧尼修斯把這個本質本身的名稱叫做上帝力量的別名,它是構成本質的事物。因為超本質(supra-essentiality)並沒有屬於自己的名字。不過既然神性不是神聖本質的名字,那麼神性究竟屬於什麼?而名稱究竟指的是什麼意思?不過讓我們先暫停彼此詰問這些問題,來談談聖徒的事。對於抗拒聖靈的人,尼撒的聖國瑞曾提出最有力的反駁,他說:「他們說,神性彰顯了(神聖的)本 質,但是我們知道神聖本質是沒有名稱可以來代表其意義的,但是如果人類的信念或是神授的經典提到它的話,就是在表示圍繞在神性周圍的事物。但是神聖本質本 身是不可言說的,它超越所有可以用名稱表達的任何事物,所以神性這個名稱並不表示聖靈的本質,而是看見的力量。」因此神性就是上帝看見的力量,能夠預示一 切,而上帝的本質也叫做神性,但是這個名稱是隨著理性,從適當的行動中得來的,就如尼撒的聖國瑞在別處所曾經提過的一樣。因此兩位叫做國瑞的神學家都說(另一位是拿先斯的國瑞Gregory of Nazianzus):「讓你自己成為被這本質,也就是神性的一道光芒所照亮。」

 

XVIII. 你 應該可以在其他的神聖名稱之中發現到相同的事物。因此立論最為明晰的狄奧尼修斯曾經這樣描述過存有的神聖名稱:「我們的論述並不保證可以適切表達超越本質 的神聖當中所具備的良善、精華、生命與智慧,因為它的基礎是在所有的良善、精華、生命與智慧之上,而且位於一處隱祕的所在,就如經上說的一樣。但是它會唱 誦出我們可以感受到的神意,並且孕育出良善的事物,是超越一切的良善,以及一切良善的源頭,以及存有、生命與智慧。而凡是對於參與在存有、生命、屬靈、理 性中並感知這一切的人,就會為他們帶來精華、生命與智慧。你說過一種神性是受造的,因為你無法以人類僅有的語言,叫出架構在隱祕之處的、超越所有可能性的 事物,你就叫它做上帝的神性。這名稱一開始是源自於教父們的說法,意思是祂看見的大能與神化的大能,還有向我們彰顯並孕育出良善的神意。而你們這些不敬的 人,竟然把這叫做受造的!因為我們不說某些神性創造這些,另一些神性創造那些,而存有有高等低等之分,但卻稱一位上帝就是所有上帝的所有呈現、過程與名 稱,而且是被虔誠崇拜的。祂超越所有名稱、所有形式,以及所有聖天使與人類所唱頌的讚美詩。

 

XIX. 巴蘭:告訴我:不同的神性怎樣可以是唯一?
正教:在我證實只有一位上帝之前,讓我先駁斥所有理論中最為荒謬的一種說法。你們即將墮入其它的那些瘋狂處境,我就省略不談了。
巴蘭:是哪一種說法?
正教:難道所有如前所述的起因,不是應該凌駕被引發的事物之上嗎?而無法凌駕其上的,就不會成為其原因,這樣難道不對嗎?
巴蘭:是的,因為「父比子還要偉大,因為祂是原因」。然而在其他方面,祂卻應得相同的榮耀,這是身為神學家的教父拿先斯的國瑞所說的。
正教:我的朋友,不只是國瑞這麼說過而已,大巴西略也說過:「子次於父,在順位上是第二,因為祂是由父所出,在道義上,祂(父)是開端與原因,因為祂是祂(子)的父,還有因為要達到父的途徑就是經由祂,但在本性上,祂卻不是第二,因為在雙方之中的神性是唯一。」因為不站在上位的就不是原因,而既然上帝的神性不只是被教父們稱做不可見、沒有名稱、也不可參與的,卻也擁有名稱、可以參與亦可見。你們指控我們,因為我們堅稱唯一神性(也就是上帝的本質),只因為這是一個原因和一位給予者,地位高於不可言說的恩典之上,它的開展是發生在外,並凌駕於所謂可見的力量之上的—我們與教父所達成的共識—你卻未提到那原因是神化的贈與,因此,你的觀點就是兩個原因與兩種神性,彼此完全相異,你們創造了兩種開始,所以你們真正掉入最為冒瀆的二神論當中!

 

XX. 巴蘭:是哪一位教父宣稱非受造本質凌駕非受造恩典之上?因為你說明時,宣稱它們是兩件事,但卻未提到何者在上,何者在下。
正 教:任何想要獲得真理的人,聽別人說話時就要小心謹慎。現在看來你無法領略我方才所說的話所涵蓋的力量。稍早我們提到了偉大的狄奧尼修斯,以及神聖的尼撒 的國瑞,他們指出上帝的本質是沒有名稱的,因為它超越所有名稱之上,並超越所有文字所能代表的意義。他們也解釋所有提到關於上帝的事,代表了圍繞在本質周 邊的某件事,還有「神性」這個名詞無法涵蓋它真正的本質,卻代表上帝的力量。同時上帝的本質也是凌駕一切名稱之上,也被稱做神性,卻不是它真正的名稱。那 個凌駕在所有名稱之上的,事實上就是凌駕所有被命名的事物之上,而其本質高於它周圍的所有事物。因此大亞他拿修(the great Athanasius)說 過:「作為上帝是次於祂的本性的。」而再次引述國瑞的話:「如果無法明辨上帝的審判,也找不到方法,而良善事物的承諾高於架構在疑問之上的所有推測,那麼 神聖之物還有多少程度凌駕於被認為圍繞在其周圍的事物上,只因為它不可言之,無與倫比的特性?」而大巴西略說:「何為聖靈的行動?就是因著它們的偉大而無 法命名,以及它們的眾多而無法計數。因為我們怎能夠思考時間之上為何?在祂可以用智力理解的受造物面前,哪些是祂的行動?有多少恩典從祂湧入受造物身上? 與未來時間有關的又是何種力量?因此如果你思考到某種超越時間的事物,即使它的地位比聖靈還低,」那麼上帝的本質不是在神性之上嗎?凌駕所有名稱、無可言 說、圍繞在其周的是力量與行動,而且是發生在萬世之前的上帝本質,難道不是凌駕在「神性」,也就是上帝在萬世之前看見與行動的力量之上嗎?而且上帝在萬物 誕生之前,就已清楚地知道它們,這就是大巴西略所說的,神性是在聖靈之下,而大亞他拿修稱它是次於本性的事物,這就是圍繞在神聖本性周邊的神性該有的正確 名稱,一如尼撒的國瑞所揭示的。我們必須再度引述偉大的狄奧尼修斯所言,因為他比別人更清晰地說明神化就是上帝的神性,又是超越神性的本質。這是他堅定、 清晰、智慧而深具虔信之言。因為在他的著作神聖的名字(Divine Names)當中他說道:「我們是以真正的起源之處,就是上帝與原因,來稱呼神性,這是萬事萬物的所有起源與原因,凌駕所有來源與本質之上,但卻發自一項衍生的意義,是從不可參與的上帝湧出,神性本身經由參與其中的一切,是神聖的,也被視為神聖。」在寫給加屋思(To Gaius)的 信中他提到上帝是如何凌駕神格之上,以及良善的準則,他說:「如果我們思索神性,當它是項贈與,讓我們成為上帝,成為良善,然後依照這樣的準則我們就成為 上帝與良善,這是有可能的。因為如果那些這是已經成為上帝的人他們的開端,那麼凌駕所有開端之上的上帝也凌駕所有以此種意義獲得名稱的神性之上。」

 

 

 

siaoliang

×
Show

c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