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東正教會 The Orthodox Church in Taiwan
正教徒與巴蘭信徒對話錄(三) Dialoge Orthodox Barlaamite
XL. 然 而大巴西略卻常說:「要說在每個神聖之名下沒有特定的重要性,那真是十足的瘋狂。」就因為這些話,他被伊諾米控訴導入多神論,就像我們在伊諾米派的著作 中,用同樣的理由控訴他一樣。這些伊諾米信徒現在正逐漸浮上檯面。我們引用聖大巴西略的話來為自己辯解:「即使因為本身的重要性,而適用於上帝的所有名 稱,既多且繁,有時還有容許不同論證的餘地,然而對祂而言, 所 指的都是他們所屬的事物,其實就是上帝。它們彼此之間擁有相同的榮耀,因為每一項都不會引導人心走向不同的神,而是走向這些字詞所代表的上帝。」就在這篇 文章之後,他教導大家上帝如何圍繞在所有被這些詞語所代表的事物周圍:「祂是根據本質而出現的,因為祂強調了這些名稱的重要性。就像一粒穀子就是依它的本 質而出現的事物,它的名字會變,是因為在它裡面的多樣屬性會展現出來,然後它的名稱就變成種子、果實、食物等等,隨著它形體的改變,它有擁有多樣的名稱。 我主的情形大概也可以這樣解釋,因為祂在祂裡面,是根據祂的本性,但是會根據祂不同的行動而被稱作不同的名字,在所有的這些狀況下祂擁有的名字不只一個, 不過當祂以這些不同的活動而被稱呼時,祂亦接受根據每一個因為行動,並由我們所產生的概念而命名的名稱。

正教徒與巴蘭信徒對話錄(三) Dialoge Orthodox Barlaamite

XL. 然 而大巴西略卻常說:「要說在每個神聖之名下沒有特定的重要性,那真是十足的瘋狂。」就因為這些話,他被伊諾米控訴導入多神論,就像我們在伊諾米派的著作 中,用同樣的理由控訴他一樣。這些伊諾米信徒現在正逐漸浮上檯面。我們引用聖大巴西略的話來為自己辯解:「即使因為本身的重要性,而適用於上帝的所有名 稱,既多且繁,有時還有容許不同論證的餘地,然而對祂而言, 所 指的都是他們所屬的事物,其實就是上帝。它們彼此之間擁有相同的榮耀,因為每一項都不會引導人心走向不同的神,而是走向這些字詞所代表的上帝。」就在這篇 文章之後,他教導大家上帝如何圍繞在所有被這些詞語所代表的事物周圍:「祂是根據本質而出現的,因為祂強調了這些名稱的重要性。就像一粒穀子就是依它的本 質而出現的事物,它的名字會變,是因為在它裡面的多樣屬性會展現出來,然後它的名稱就變成種子、果實、食物等等,隨著它形體的改變,它有擁有多樣的名稱。 我主的情形大概也可以這樣解釋,因為祂在祂裡面,是根據祂的本性,但是會根據祂不同的行動而被稱作不同的名字,在所有的這些狀況下祂擁有的名字不只一個, 不過當祂以這些不同的活動而被稱呼時,祂亦接受根據每一個因為行動,並由我們所產生的概念而命名的名稱。

 

 

XL. 然 而大巴西略卻常說:「要說在每個神聖之名下沒有特定的重要性,那真是十足的瘋狂。」就因為這些話,他被伊諾米控訴導入多神論,就像我們在伊諾米派的著作 中,用同樣的理由控訴他一樣。這些伊諾米信徒現在正逐漸浮上檯面。我們引用聖大巴西略的話來為自己辯解:「即使因為本身的重要性,而適用於上帝的所有名 稱,既多且繁,有時還有容許不同論證的餘地,然而對祂而言, 所 指的都是他們所屬的事物,其實就是上帝。它們彼此之間擁有相同的榮耀,因為每一項都不會引導人心走向不同的神,而是走向這些字詞所代表的上帝。」就在這篇 文章之後,他教導大家上帝如何圍繞在所有被這些詞語所代表的事物周圍:「祂是根據本質而出現的,因為祂強調了這些名稱的重要性。就像一粒穀子就是依它的本 質而出現的事物,它的名字會變,是因為在它裡面的多樣屬性會展現出來,然後它的名稱就變成種子、果實、食物等等,隨著它形體的改變,它有擁有多樣的名稱。 我主的情形大概也可以這樣解釋,因為祂在祂裡面,是根據祂的本性,但是會根據祂不同的行動而被稱作不同的名字,在所有的這些狀況下祂擁有的名字不只一個, 不過當祂以這些不同的活動而被稱呼時,祂亦接受根據每一個因為行動,並由我們所產生的概念而命名的名稱。」那麼以這些話以及下述的論點,尼撒的聖國瑞反擊 讓這些想要責難教父的伊諾米派:「為什麼因為這些話就讓我們的觀點被駁斥?說根據不同的行動衍生出的結果,許多名字都適用於上帝之子,而上帝之子是依據隱 藏在內部的緣由出現的,就像剛剛說的穀子一樣,因為有許多不同的概念圍繞它,所以衍生出不同的名字。」偉大的托名狄奧尼修斯說 上帝有許多面向,所以有許多屬於這些面向的名稱被我們所歌頌,然後他補充:「而每個名字並不代表不同的事物,卻都只屬於一位上帝。」因為心智同時也是一種 專門的技術,人類的心智就是裁定者,處理較為軟弱的人們。但是根據它的本質,它潛藏在所有行動之下,既然它是根據那個本質才出現的。然而我們的心智,擁有 後天習得的思考能力,根據經驗或指示學習事物。而當心智開始思考後,就變得像受苦一樣。但是上帝不是從受苦得到祂的特性,因為祂不索求任何事物,然而既然 祂永遠如此,祂便藉由行動向我們表現祂自己。不只是聖父,聖子和聖靈也都是如此。因為父所擁有的事物,也屬於子,因為子有相同的事物,而祂的存在是超越根 據祂的天性,屬於祂的特性的。關於聖靈也是同樣的道理。就像我們的心智, 感官上無法察知,無形無體,因為沒有任何的增減,因此也就不是組成的。所以良善而明智的上帝,從永恒中預見每件事的上帝,並不因為這些事物就改變,所以也不能因為這些事就被稱作是組成的。這就是了解大巴西略所言的正確方式,所以他也的確替自己、替我們做出辯駁,雖然那些人無法察覺這些話語的正確意義,還用這些話來反駁我們,事實上卻是砸自己的腳。

 

XLI. 巴蘭:但那些不能理解這些事物之間的差異的人,不只宣稱伊諾米是不相信將行動和本質統合的人,他們還指控你跟伊諾米同流合污。
正 教:伊諾米稱聖子是聖父的行動,而他頻頻毀謗那些依照本質讓聖子和聖父合為一體的人,卻表現出最該受到指摘的的行為舉止。所以這種論述對我們沒有影響啦。 我們的論述最主要是針對聖父、聖子與聖靈共同的神聖力量與行動,但伊諾米卻把他所談論的所有行動叫做受造的,唯有本質才是非受造。他怎有可能不成為真理之 敵?我們怎可能不出言反對他?我們付出大量的心力,告知大眾神聖之光是一項非受造的行動,但卻不是本質。他怎有可能不與那些把高位的神貶低為受造物的人同 流合污?他們說光與行動與神聖本質在任何面向皆有所不同,而是誰就像伊諾米一樣教導所有非受造之物都是本質,你說呢?既然伊諾米譴責那些把他們劃分為一體 的人,我們該說撒伯流以美妙的姿態這麼做了嗎?因為用邪惡的方式,把行動與本質合一也是有可能的,就像巴蘭的信徒一樣。而要以虔誠方式在這其中找出差異也 是可以的,但不是用伊諾米的方法!但即使有人說以另一種方式聖子是聖父的行動,以本質來說祂是唯一,但以位格來說與父卻不是一體。我們所談論的是聖父、聖 子、聖靈的一般行動,因為我們知道上帝是什麼。

 

XLII. 巴蘭:從這些行動中我們得知他們大膽宣稱為受造的上帝,而他們只說空氣、土地、海洋這些事物是行動,因為他們說上帝僅只被祂的創造物所知;而非受造的行動類同於本質和不可知者,在每一方面都與獨一相同。
正教:既然他們表示,所有的行動都不同於(不是完全類似於)上帝的受造本質,同時也為了不要拖延我們的討論,我們要借用其中一位聖徒的力量來駁斥他們,證明他們的思維模式邪惡不堪。讓偉大而語彙鮮明的巴西略,用他在駁斥論裡 面的話來讓他們知道自己有多麼引人為恥:「宣稱受造的力量是本質,又說預見與預言的力量只為了確認所有行動都是本質,不是一件相當荒謬的事嗎?」而有人暗 示創造、預見與寓言的力量是受造的,因為它們都是神聖的行動但卻與他的本質不同,那麼這人不是更荒謬嗎?恐怖啊!像從水槽裡舀水出去一樣,他們把上帝非受 造的行動拖曳到受造物的層次,並因為有人能夠理解非受造本質,與不敬的多神論所宣稱的行動之間存在的差異,而貶低他們,用這種褻瀆的話語污染了無數的靈 魂。因為他們藉由每一項行動,把上帝變成一個受造物,他們的所作所為正好與上帝的聖徒反其道而行,其肆無忌憚的程度令人驚愕。讓我們再次聆聽上帝啟示者的 話語:「我們宣稱知道上帝的偉大,還有祂保守我們的威能、智慧、良善與遠見,還有祂審判的公義,但不是祂的本質。」讓這些新神學家出個聲吧!他們講的空 氣、土地、海洋是什麼意思?因為這些事物我們都知道了,但是它們與上帝的本質是不同的呀!因為上帝本質既非受造,同時也是完全不可理解的。但讓我們再聽聽 接下去啟示者說了什麼:「因為祂的行動具備多種形式,但是祂的本質卻是單一。」你們還聽過存在於上帝非受造本質和非受造行動之間的另一種差異嗎?再來他 說:「我們宣稱自己藉由上帝行動知道祂,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們假裝自己接近祂的本質。」當然在此所言即呼應先前他所提:智慧、公義、偉大、良善、預言的行動 與能力、預見、創造,種種相似的事物,它們之中有任何一樣是受造的嗎?那麼他們所引述的『因為祂在行動下降到我們之間,但祂的本質留在那不可觸及之處』,又是什 麼意思?」以上這些元素,有哪一樣是被組成然後用實質方式下降而來賜給我們的?再聽聽這一位的說法,我們就能更了解上帝非受造的行動與非受造的本質不同: 「因為受造的事物顯示祂的威能、智慧與技藝,但卻非本質;這兩者也沒有顯示出造物主所有的力量。」宣稱上帝的非受造本質,在所有的層面都與非受造行動一樣 的那些人,好像也都相信該本質是他們能夠理解也能夠參與的。

 

XLIII. 巴蘭:他們說上帝是不可分割又單純的,完全可以被參與在祂裡面的人參與。這些參與在祂裡面的事物因此也同時參與在祂的本質與行動中。否則如果根據上帝的行動,卻不是根據本質,上帝可被參與的話,上帝就是可以分割的。
正教:如果一個人從未脫離擁抱相同教義的歐迪奇派異端(Messalians), 他怎能宣稱自己已經拒絕和他們畫上等號了呢?他們全面地抱持的觀點是,凡是達到他們稱作完善德行的人,便將參與在上帝的本質中,完全是一派胡言。現在這票 人再度浮現,還提出更邪惡的說法。他們鄙視教父們,因為後者明確指出根據本質上帝對每個人來說都是不可參與的。祂要在另一種狀況下才會變成可參與。這些惡 人卻說根據祂的本質,對每個人來說祂都可以被參與,而且用的藉口還很高尚喔。他說:「為了避免上帝遭受分裂,祂是在某方面而不是另一方面被參與在其中 的。」他不是一會兒前才說他了解祂的威能、良善、智慧,但不了解祂的本質嗎?
巴蘭:拜託!堅持上帝是單純的,就是大巴西略耶。

 

XLIV. 正 教:所以當我們知道祂的行動而非祂的本質時,我們並不是在侮辱祂的單純性這項超自然的特質。而當我們參與在祂行動而非本質之時,難道說我們就分裂了那不可 分割的嗎?你也聽到了他還說:「上帝的行動是多面向的,但祂的本質卻單純的。」一如祂是因為祂的行動而成為多面向的,因祂的本質而成為單純的,同樣的祂不 會根據祂的本質而被參與在其中,雖說他可以因為行動被參與在其中。而既然我們已經由多方面參與在上帝之中(因為每種存有參與祂的方式都不一樣), 因此我們是根據祂的行動而去參與祂的,這是祂多面向的地方。但是我們不會根據祂的本質而參與祂,因為根據祂的本質,無論從哪個層面來看,祂都是最不具多面 向的。但是我們知道祂的良善、威能與智慧。每個層面我們又能知道多少?一種有限的知識曾抓得住無限嗎?或說能捉住這些良善、威能與智慧的無限嗎?但是他卻 說:「上帝也在山上向人們彰顯了祂自己,一方面從祂的瞭望臺上下來,另一方面又將我們從地上謙卑的地位高舉,就為了讓那無法理解的(無法裝載的),以一種至少有所節制而又是最為安全的方式,被受造的自然所裝載。

 

XLV. 那麼當祂以節制的方式被裝載時,祂又被參與並完全地裝載這樣如何?當祂以節制的方式被裝載並維持完全的不可理解性(無法裝載)時, 祂並沒有被分裂,這樣又如何?保羅記載說他曾被一道強光的短暫光束所照耀,這又怎麼可能發生?那麼短的一道光束,怎可代表全部?當它沒有分裂時,它怎能一 下子出現,一下子又不見?那麼在同一個保羅裡的聖靈分支,又是怎麼回事?既然祂的整體是不可分割的,為什麼最具神學素養的使徒說我們不是得到豐盛,而是 「從基督的豐盛裡」(約翰福音1:16)領受?為何聖靈不是澆灌在「肉體」上,卻是從上帝的靈而來(約珥書2:28)? 那些跟耶穌一起爬到他泊山上的人為何只是看到模糊的光線,卻不是看到祂的神性展現出來的萬丈光芒?大巴西略說得好:「上帝的行動有多重面向,但其本質卻是 單一。」還有:「聖靈是因為祂的本質而單純,因祂的行動而多面。」因為所有這些都屬於上帝的行動,而根據這些面向我們都以節制的方式參與在上帝裡,也因為 它們我們可以模糊地見到和想到祂,有的人感受比較強烈,有的人比較淡薄;有人藉由智性的幫助,有人借助神力。我們每個參與其中的人都與祂本身的純潔相仿, 這純潔就反應在這些面向上,同時以這些面向為基礎就能得出關於祂的結論:根據祂的本質,祂是完全不可參與不可忖度的。然而吾人還是可以說上帝作為一個整體 是可以被參與的,並以一種虔誠的洞察力,在這些行動的基礎下去思考;因為神聖的事物可以用一種不分割的方式去離析,但不是把它離析為不同的實體。祂的良善 與智慧不是祂的一部份,而偉大與遠見也並非構成其他部份。祂是一整個的良善、智慧、遠見與偉大。因為祂就是唯一,無法視其為這些行動的其中一個切片,而是 與每一個部份都有關聯。祂就是整體,藉由每一個部份祂被視為一個整體、單一而不可分割,無處不在,無所不能的整體。

 

XLVI. 以這種方式,那些參與在上帝行動中的人,也等於是參與在上帝的整體中,但不是因為我們也參與在祂本質中,因為那是無法參與、單一、不可分割的,不是因為我們同時這麼做,而是因為每個人都以不一樣的方式參與。再者,凡是相信上帝是整體也能被參與(因為對每位參與者來說上帝沒有什麼部份是不能參與的)的 人,將所有事物混合消融在一起,或者說將每個存有和虛無互相連結,他們就這樣廢除了所有事物,因為他們毀滅了每件事物中的單一,造成存有之間難以察覺的混 亂,或說他們用錯誤的想法去散播這種混亂。因為既然上帝創造萬物,但不存在於任何事物之中,既然每件事都參與在作為整體的上帝裡面(因為不可分割的事物不在最不能分割的事物裡), 又既然參與在上帝裡的並未失去上帝的任何一個部份,它也就不會是沒有生命的存有,不會是沒有理性、不具實體的靈或任何其他事物,而是所有事物都會變成存 有,都會具有生命和理性,既有智力又屬靈,同時又是它們的相反物質。如果哪一件事沒有參與在這些事物裡面的任何一件,那麼它就等於沒有參與在作為整體的上 帝裡。所以根據這些人的說法,所有事物到頭來都會被毀滅,因為它們會殲滅彼此。

 

XLVII. 為 了避免這件事發生,只能被感知的事物的確參與在作為整體的上帝裡,因為祂是不可分割的,但卻是因為它們的存有的關係。但是它們卻未參與在上帝生氣勃勃的力 量當中,唯恐當它們自己的力量被取走,天上就毀滅天空下每件事的基礎,也就是四大元素以及無靈魂無感官的存有。而擁有活著的屬性的事物僅僅根據感官感受參 與作為整體的上帝而活。上帝在各個層面,以不可分割的方式被參與,卻不是在理性或智性的層次被參與,以免非理性的存有產生了理性。但因為他們沒有同時在理 性的層次參與,因此說他們沒有參與在作為整體的上帝裡,是不對的。在理性的層次參與上帝的存有,無法同時在屬靈的層次參與,免得邪惡的人假扮神聖與屬靈的 人,雖說他們依舊停留在自己的邪惡裡。同樣地神聖與屬靈的人們,參與在上帝的恩典裡,但不是祂的本質裡,也等於是參與在作為整體的上帝裡。說作為整體,是 因為上帝以適當的恩典在他們裡面以一個整體顯現、啟動,這是一種一致、單純、不可分割的方式,也是被他們用作為整體的方式理解。但是他們完全沒有參與在本 質裡,因為他們的本性不會讓他們想要變成神。

 

XLVIII. 再進一步說明,根據那些認為每位參與者都參與在上帝的所有事物中,因為祂是不可分割的人,沒有一個參與在聖靈裡的人會得到聖靈的一或兩項恩典,他應該棄絕一切,因為參與在作為整體的聖靈裡,他就等於擁有一切。當保羅說:「有人藉著聖靈領受了智慧的言語,又有人靠著同一位聖靈領受了知識的言語,又有人因著同一位聖靈領受了信心,還有人因著這位聖靈領受了醫病的恩賜,另有人可以行神蹟」(哥林多前書12:8~10)時,他指的是什麼?還有「難道都是使徒嗎?都是先知嗎?都是說方言的嗎?都是翻譯方言的嗎?」(哥林多前書12:29~30)因 此沒有哪一個人可以擁有全部,而是參與在其中一項事物的個人,便參與在它作為整體的靈裡,因為這是不可分割的。一個參與在行神蹟力量中的人,或是在醫病的 恩賜中的人,因此就是參與在作為整體的靈裡,即使他沒有靈另外一部份的智慧,或是其他的恩典,聖靈還是不會因為這個理由就被分割。那麼如果他也沒有參與在 聖靈的本質中,難道聖靈就會被分割了嗎?為何一個參與在靈的恩典裡的人不能擁有一切事物,關於此點聖金口若望有言:「一個人不會接收到所有屬靈恩賜的原 因,在於避免他會認為恩典是理所當然的。」認為自己已經參與在上帝一切事物以及祂的本質中的人,應該是中了依附錯誤教義的毒(「恩典是自然的」), 或說他們公然反對在靈當中神化的人。但是我們知道參與者甚至都未參與在預言、醫病或聖靈的任何其他力量中,他卻是藉由對恩典適度的參與,而去參與在整體而 不可參與、不可分割的上帝中。因為同一位教父又說:「當我們參與一場絕對是實體的火,分割它或不分割,在行動的案例中發生的事不也一樣嗎?尤其是那些從無 實體的本質中衍生出的行動亦然?」

 

XLIX. 但是你能夠了解我們參與在神聖行動中,但卻不是在祂的本質中,而且我們是以不可分割的方式參與行動的嗎?因此同一位神學家說:「聖經呼喚聖靈的恩典,有時是火,有時又是水,顯示這些不是本質的名稱而是行動的名稱。」為了清楚分辨關於施洗者約翰的事實:「把聖靈無限地賜給他」,他說:「祂把這裡的行動稱為聖靈,因為只有行動才能被分割,而如果行動是無限的,本質更是無窮盡。」神聖的馬克西母說:「聖徒從上帝那裡得到如同上帝般的行動。」這點由他們能夠自己行神蹟,不靠他力幫助即可證明。但是如果想成某事得到了如同上帝的本質,就是褻瀆的思考,即使如歐迪奇派一般相信上帝的本質可以被參與的那些人,好像也是持有那樣的觀點。

 

L. 巴蘭:再用更清楚的方式為我解決一個問題,那麼我就對你完全信服了。
正教:什麼問題呢?
巴蘭:當上帝又是永恆的本質加上永恒的行動,為何祂不是組成的呢?
正 教:在我前述的論點中,我幾乎已經解答這個問題了。因為神聖事物是單一、單純、在它本質裡面的,而那「單一」,用適當的方式描述,就是整體與所有事物之間 的關係,這是我們可能想到的,而不是被分割後每一小切片彼此之間的關係。因為在我們的思考裡面,這是一個整體,具有良善、智慧、公義與威能,在在都是整 體。不是因為它在被人思考時變成這樣,而是它從永恒以來即是如此,因為它經由祂的作品向我們這些後來出生的人彰顯自己。因為我們已經了解因 為祂的良善,才創造這宇宙,而既然祂有威能,才能完成創造的工作;祂以智慧組成世界,以遠見將它牢牢地結合在一起,並加以掌管。但是這個「單一」是根據祂 的本質以及真正的名稱所能得到的,根據這本質,以不可言說的智慧、威能與良善創造並治理宇宙—直至今日都沒有人能了解。

 

LI. 以這些話為基礎,就能給你解決問題的答案了。然而為了你,我們要再多補充一些,告知單純性更加近似於比起所有形式的超自然力量所造成的欺瞞。因為藉著上帝的力量,事實上我們也剛好證明了祂的行動。
巴 蘭:我了解自己對於剛剛所提多少有點生疏感,因為聖大巴西略的確在某處說過:「上帝的存有是單純的,但是祂的行動卻是多元的。」還有:「聖靈在本質上是單 純的,但是以祂的力量來看卻是多元的。」他在這裡說的力量,指的就是行動。而為了駁斥優斯他丟博士,你稍早引述說他認為神性這個名詞並非代表祂的本質,卻 代表「預見和主動力量」,再來斷言指出三個位格擁有一個吾人稱為本性或行動的神聖性的神性,因為祂在這裡所說的力量和行動是相同的。但是在亞略巴古(Areopagus)的上帝啟示者稱呼這神性恩典為「力量」,而教父金口若望卻稱之為行動。

 

LII. 正 教:再次聽看看大巴西略怎麼說吧,在此他解釋得很清楚:「這個力量就是能代表所有本質的行動,其中只有非存有才會被剝奪。」既然這就是我們會叫做上帝永恒 行動的力量,神聖事物就會是受造的,因為它的力量是受造的。因為每一件只參與在某些其他力量裡,而非參與在大部份的力量當中。但是全能的上帝並沒有任何力 量被剝奪,如果組成物只是藉由力量而在某一件事物裡面,那麼沒有一件事可以比上帝更具備組成性。但是即使每一個存有不是藉由它裡面的力量組成的,相同的道 理是越簡單的存有就擁有更強大的力量。誰被稱為「萬物之母」?難道不是大地嗎?除了與它相同等級的事物之外,不是能夠根據神聖的秩序從它自身當中創造所有 其他事物嗎?那麼擁有更多力量的,如果因為擁有力量的結果而被組成,那麼它是不是應該就更單純呢?像是農業也一樣,吾人可以學到擁有越多力量的實體也就越 簡單。因為施肥在草地上的時候,農人不會施予尚未醞釀成熟的肥料,而當肥料成熟以後,它就會恢復最單純的狀態,然後聰明的農夫就知道時機已到,該施肥在蔬 菜與所有其他作物的根部了,因為現在肥料的狀態適合所有作物,也能滋養它們。像這種實體越單純力量就越大的例子,你還見過其他的嗎?

 

LIII. 在 經歷一番審視之後你會發現,同一件事亦發生在無實體的存有上。的確,所有具備智性的存有比起實體參與在更多更強大的力量當中。以他們也還是必須經由實體產 生行動的能力,他們可以把力量擴充為原來的兩倍。但是他們也比實體要單純地多,由於這樣他們無法容忍自身與實體間的互相比較。這麼說來,越是單純的越有力 量,最單純的力量最大。真正單純的事物就是不具有任何組成物的,因為組成物可以說是從無能而來,因為沒有哪一個受造物可以不被組成,以一種絕對單純而不混 雜任何事物的方式存在,它會自然而然地需要些事物,因此在出生時就會立即成為組成的存有。

 

LIV. 巴 蘭:這看來像是一個不錯的論述,因為即使在受造物成為存有之前都不具備實體。但即使有人說實體不是藉由它們之中的力量所組成,它們所擁有的實體屬性卻幾乎 是由不同的本質組成,因為對我來說,似乎所有事物都是混合了其他事物的這件事時,只發生在具有感知力量的存有上,所以這些事物是組成的,也因此被如此稱呼 是合理的。但是我們所能想像到的其他組成物,像是天使或者有理性的靈魂,他們的力量是由於本性而出於己身的嗎?
正 教:天使與靈魂的確擁有力量,不論他們擁有什麼,但是就本性而言他們不是組成的,除非他們受到比起自己的行動還要更多的痛苦。鑒於他們遭受的力量之苦,很 明顯地他們不缺乏組成物;因為他們可以忍受忽視,也因為先前他們屬於組成的事物,所以這些深植在他們裡面。然後他們取得知識—由於這個部份,我們可以說他們是屬於組成物的一員。

 

在 邪惡天使或靈魂的例子當中,與前述恰好相反的是,組成物是可以被看見的。因為上帝只根據自己的神聖力量行動,而不會遭受痛苦。祂只是以超自然的方式形成的 單純而已。祂完全毋須經歷增加或縮減,毋須忍受事物,也不接收事物,因為祂是全能的,是所有事物中最單純的。再者,那些實體存有都不是依照自己的本質改 變,除非有人堅稱因為他們的本質在出生時改變發生了。但是依照他們的選擇,不論好壞他們似乎都一直不停在改變—但不是根據本質!這裡顯示出原因它是從良善或是邪惡,從大或是小中被組成,在此之前是顯現在本質中的。這同時也顯示現在它是組成的,因為它從外部獲得(良善或是邪惡),很明顯地混雜兩者。但是在毋須改變或是從它處獲取任何事物就能行動的,怎可能會是必須被行動所組成的呢?因此神聖事物是單純又全能的。

 

LV. 再 者,每位天使都是單純的,所以是用相同或類似的方式呈現的,全然理性的靈魂。但是沒有一件是單純的,因為他們是藉由參與以及和實體的比較而成為單純,或是 被實體組成的存有。就相同一層意義而言他們是單純的,就另一層意義而言他們又不算是,藉由在他們之中的態度,以及他們所遭受的苦難,以及隨之而來的改變。 但是上帝並非藉由比較參與而成為單純的,因為祂自己就是獨一,可以把自己的單純分享給其他的存有,因此祂可以單獨成為單純的,而且就是單純本身。當你探究 這些神聖名字的時候就可以了解這一點。因為祂不只是活著、明智、良善,而代表一切事物,祂擁有一切事物,藉由祂拯救的公義,祂按照正確的比例,在適當的時 刻賜予每個人應得的那一份,因為祂是一切存有的領導者。因此在我們眼中,神聖又全能的就是單純的。

 

LVI. 既 然神聖的是全能的,不只是在有了受造物之後,而是在他們被創造之前便如此,不只是祂的本質是非受造的,祂所有的力量也是非受造的。那些因為這個觀點而怒斥 我們的人,就被歸類在邪惡的受造物之中!既然神化的恩典,擁有聖徒所說的神聖之名,也屬於這股力量,當然也就一定是非受造的。把它稱為受造的那些人,就是 「惡人一出母胎,就走上歧路;他們一離母腹,就走偏了路,常說謊話」(詩篇58:3)。既然恩典也是一項恩賜,凡是給予它的就超越了它,因為給予的成了每一件事的原因。你有無看見那邪惡的稗子第二次的收割呢(馬太福音13:25)?巴蘭派以及他們錯誤的教義是不是都被這一項論點駁倒了呢?

 

LVII. 前 巴蘭信徒:嫉妒是一件多麼邪惡的事啊!現在我發現那些與你們針鋒相對的人就是因為出於嫉妒才在真理面前口出謊言,而且竟然還拿這麼重要的事做文章!他們想 盡辦法,有模有樣地致力於貶低並破壞他們無法稱頌讚美的事物。而因為這些值得讚美的事物很難理解或者不大可能一下子就抓住重點,他們便剝奪自己和他人可以 得到的協助,從那裡作為攻擊你們的起始點。如果你以教父後繼者的身分說明了這些事,那麼又有多少恩典與洞察可以存在他們的著作中?
正教:我的弟兄,上帝依照自己的應許,傳遞了聖言給那些替祂發言的人。願永恒的榮耀都歸於祂,阿們!

 

 

 

siaoliang

×
Show

c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