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東正教會 The Orthodox Church in Taiwan
正教徒與巴蘭信徒對話錄(二) Dialoge Orthodox Barlaamite
XXI. 巴蘭:但他說那個神性是一種參與和模仿,所以我們稱它為受造的。 正 教:他是說,那是可模仿的,因此不是一個模仿品或是非模仿品,因此也不會是受造的。屬於上帝的許多事情,是象徵參與的,因為許諾給我們的上帝國度本身,就 是一種參與,是非受造的。因為神聖的馬克西母說過,上帝的國度凌駕時間之上,所以不應該說上帝的國度有一個開始,或說時間在它之前,而我們必須相信這就是 被拯救者的傳承。」但是鑽研神聖事物的達瑪森同時也教導我們,大家說的許多有關上帝的事,代表的是參與,但是任何有理性的人都不會把這些事說成是受造的。 而當你在那些情形下聽到「參與」這個字時,不要認為這是凡是擁有神性的所具備的一種物質上的關係,非也。這是一種藉由精神的超自然參與過程,因此他補充說 這是屬於那些參與的人的,但不屬於那些生性便具有參與傾向的人的。因為經由那種精神的參與,聖徒變成了模仿品,一種在超自然的方式下呈現的上帝相似物。神 聖的馬克西母說:「他們變成上帝活生生的形象,具有相同的恩典,相像的程度超越了一件相似物。」所以參與也就成為超自然的了。因此你會發現在教父的口中, 神化的恩典也被稱做不可參與的,因為在其本性中並沒有力量。那麼神格(Godhead),良善的源頭,神化之物,神化本身,上帝的神性,以及神性本身,是如何能夠歸類在受造的事物中呢?

正教徒與巴蘭信徒對話錄(二) Dialoge Orthodox Barlaamite

XXI. 巴蘭:但他說那個神性是一種參與和模仿,所以我們稱它為受造的。
正 教:他是說,那是可模仿的,因此不是一個模仿品或是非模仿品,因此也不會是受造的。屬於上帝的許多事情,是象徵參與的,因為許諾給我們的上帝國度本身,就 是一種參與,是非受造的。因為神聖的馬克西母說過,上帝的國度凌駕時間之上,所以不應該說上帝的國度有一個開始,或說時間在它之前,而我們必須相信這就是 被拯救者的傳承。」但是鑽研神聖事物的達瑪森同時也教導我們,大家說的許多有關上帝的事,代表的是參與,但是任何有理性的人都不會把這些事說成是受造的。 而當你在那些情形下聽到「參與」這個字時,不要認為這是凡是擁有神性的所具備的一種物質上的關係,非也。這是一種藉由精神的超自然參與過程,因此他補充說 這是屬於那些參與的人的,但不屬於那些生性便具有參與傾向的人的。因為經由那種精神的參與,聖徒變成了模仿品,一種在超自然的方式下呈現的上帝相似物。神 聖的馬克西母說:「他們變成上帝活生生的形象,具有相同的恩典,相像的程度超越了一件相似物。」所以參與也就成為超自然的了。因此你會發現在教父的口中, 神化的恩典也被稱做不可參與的,因為在其本性中並沒有力量。那麼神格(Godhead),良善的源頭,神化之物,神化本身,上帝的神性,以及神性本身,是如何能夠歸類在受造的事物中呢?

 

 

XXI. 巴蘭:但他說那個神性是一種參與和模仿,所以我們稱它為受造的。
正 教:他是說,那是可模仿的,因此不是一個模仿品或是非模仿品,因此也不會是受造的。屬於上帝的許多事情,是象徵參與的,因為許諾給我們的上帝國度本身,就 是一種參與,是非受造的。因為神聖的馬克西母說過,上帝的國度凌駕時間之上,所以不應該說上帝的國度有一個開始,或說時間在它之前,而我們必須相信這就是 被拯救者的傳承。」但是鑽研神聖事物的達瑪森同時也教導我們,大家說的許多有關上帝的事,代表的是參與,但是任何有理性的人都不會把這些事說成是受造的。 而當你在那些情形下聽到「參與」這個字時,不要認為這是凡是擁有神性的所具備的一種物質上的關係,非也。這是一種藉由精神的超自然參與過程,因此他補充說 這是屬於那些參與的人的,但不屬於那些生性便具有參與傾向的人的。因為經由那種精神的參與,聖徒變成了模仿品,一種在超自然的方式下呈現的上帝相似物。神 聖的馬克西母說:「他們變成上帝活生生的形象,具有相同的恩典,相像的程度超越了一件相似物。」所以參與也就成為超自然的了。因此你會發現在教父的口中, 神化的恩典也被稱做不可參與的,因為在其本性中並沒有力量。那麼神格(Godhead),良善的源頭,神化之物,神化本身,上帝的神性,以及神性本身,是如何能夠歸類在受造的事物中呢?

 

XXII.巴蘭:這我也知道,托名狄奧尼修斯,上帝的啟示者,用那些話來讚美神性,並稱它為神聖的大能與神意。但我也知道他說過上帝賦予存有到神性上,同時也賦予神性到生命本身、以及類似的事物上,因此當神聖的提摩太(Timothy)提出問題時,他便在寫給前者的信中提到:「當我們說存有本身,或是生命本身,以及許多其他事物,就是在説處於絕對與首要意義,並假定它們都從上帝那裡首先得到了存有。」他說這些事物是由上帝所創造的,它們從上帝那裡得到了它們的存有,他的論點中上帝是賦予存有者—那麼難道在這一點上我們不是與這位偉人擁有相同的觀點嗎?
正教:完全不一樣!因為你完全遺漏了他可靠與神聖的洞察力!

 

XXIII. 巴蘭:怎麼會?是如何遺漏的?
正教:因為從(上帝那裡)「得到存有」,只是意味存有成形的方式,而不是它們變成存有的方式。因此,那些事物可以說同時與被上帝創造而存有的事物,以及與非受上帝而造而存在的事物有關。所以大巴西略在寫駁斥論(Refutations)時,雙方面都提到了:「因為生出露珠的(約伯記38:28),與引致聖子進入存有的方式是不同的。」在單獨傳達非受造物概念時,他使用了相同的說法:「因為他提到上帝口中的氣(詩篇33:6), 免 得你們不認為這是外在事物並屬於受造的,而為了讓你們相信它是從上帝那裡得到它的存有的。」另外在別處他又解釋了這個神聖的氣,說:「關於它的存有,它擁 有獨特屬性的記號。所以聖子知道它,並藉著上帝成為存有。」而在神學家拿先斯的國瑞在自己的著作中多處,把萬世以前就出現的子稱為存有(的成形)。」 那麼那些人,他們彰顯了那些神聖力量是受造的,不為任何其他理由,只因為每件事的原因同時也把存有賦予了那些事物,難道這些人是在向我們證明,聖子和聖靈 都是受造的嗎?他們不可能一點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就是沒有任何上帝使之從虛無中呈現的事物,可以處在絕對的、首要的意義上,這就是這位偉大的教父歸因於 神聖力量的特質。

 

XXIV. 但是身處於受 造的方式裏面,沒有任何一件事可以被稱作存有或生命本身。因為每件事都要藉由參與才得以存有與存活。所以參與生命的,怎會是生命本身呢?既然所有受造物藉 著參與擁有自己的存有,被他物參與其中的事物,而非參與另物的事物,怎可能會是一受造物呢?接下的這一點更能證明上帝的這些力量是非受造的,也就是同一位 教父稱作「以超自然的方式但不是存有。」因為在提過自上帝身上所湧出的「預見事物的大能」以後,他又補充到:「如果存有以一種適合自己的方式參與其中,它 們就會是存在的、活著的、神聖的,而且也就會被如此稱呼。」根據馬克西母的說法,因為在每一方面這些力量皆高於存有之上,要被參與的事物從未與存有一起開 始,他說:「所有參與的存有都具有一個存有的開始,因為它們並非參與。」而要說:「參與其中的事物」就等於是在說「那些參與的力量」。然而馬克西母又說: 「上帝是所有參與的事物之上無窮盡的。」當你發問時,你會在那些參與其中的事物裡發現它們的不同之處。吾人能用可靠的方式,藉由閱讀我們教父新出版的書 籍,察覺這些不同之處。

 

XXV. 巴蘭:我希望你能為我釐清這一點,就如剛剛所說,我們的教父也提到兩種不同的神性,那又為何現在我們卻宣稱他們崇拜的是聖三中一種神性?
正 教:我們現在應該對你解釋清楚,也是有若干愚昧之人,堅稱聖靈神化的贈與是受造的。不過既然你要求對獨一神性作一解釋,那麼我便告訴你,我的朋友,單一神 性屬於三個位格,每個選擇要過虔敬生活的人,所抱持的想法都一樣。而你可以從大巴西略身上清楚、明智、扼要地學習到這三位一體是不與獨一特性互相衝突的。 因為在他寫給優斯他丟(Eustathius)博 士的信上,他首先為「神性」這個名詞下了定義,就是神性為預見和主動的力量提供了真實的明證,而在這個理由充分的佐證下上帝的本質也叫做神性。在顯示出本 質與行動之間如此清晰的差異之後,他說:「但你若不是把上帝的本質叫做神性,然後把聖三的本質叫作一;不然就是你會把行動稱為神性,然後三個位格的行動是 一。」所以我們崇拜一個神性、三個位格,但卻不會認為其中無恩典、力量或行動,所以不從上帝所出的,就與從上帝所出的類似;彰顯在外的,就與隱藏的類似, 這就是愚昧的言論。而就如我們所說,力量與智慧對聖父、聖子與聖靈來說是相同的,我們也堅持聖子就是上帝的力量與智慧,但卻以互相獨立的方式存在。然而崇 拜智慧與力量如同至高中的獨一,也崇拜聖三,因為存在一個位格之中(enhypostatic), 上帝的大能與智慧是獨一。而當你提到三個位格相同的力量與智慧時,獨一還是獨一,就像我們崇拜三個位格當中的神性,是把它當作獨一看待一樣。本質是獨立存 在的,而且在各方面都是難以想像的,但是以實質方式圍繞在周邊的力量,是我們以受造物本身的感官就能夠理解的,並且也被命名並適當地崇拜。以從虛無當中被 創造出的事物為基礎,並以和本質相同的事物組成並改善,就是預示、創造、神力,這會完成並領導萬物。大巴西略說:「因為受造物彰顯出大能、智慧與技藝,卻 不能顯示出本質。」

 

XXVI. 巴蘭:但你說這也同時是那神力的大能與恩典,是在一個位格中的。
正教: 但不是以獨立的定義來談的,拜託!在這方面我們還是要再次引述教父的話,因為他們說神化的光芒在一個位格之中,卻不是以你那種錯誤的想法來理解。但因為「在一個位格中」有許多意義,就像「不在位格中(anhypostatic)」一樣,他們就相信神化的恩典是在一個位格中,卻不認為這是完全獨立的(authypostatic), 而是存在於多個位格中,但是它依舊與其所發源的位格共存。它們與雷電不同的地方在於,雷電在誕生的霎那便已然消失,而它們投射在物體上的形象也一併徹底毀 滅。大巴西略如此解釋到:「因為光持續而不中斷地運作在它所照耀的物體上。」不過讓我們針對獨特性和神聖性再作一點補充,你覺得如何?難道靈,聖三的其中 一部份,不被我們尊崇?但是我們同時也呼喚靈的恩典,這是聖父、聖子、聖靈的共同特性之一,而在這個聖三當中被崇拜的上帝本身也是靈。難道我們會因為這 樣,而不再崇拜單一個靈了嗎?難道有人就會因為這樣,指控我們宣稱有眾多個靈需要崇拜嗎?

 

XXVII. 巴蘭:當然不。
正教:所以我們知道上帝的本質與祂的行動,都被叫做神性。然而我們都崇拜單一神性。因為以賽亞也曾經說過有七個靈,是先知撒迦利亞稱為上帝七眼的,而神聖的馬克西母說這些都以有形的方式存在於上帝與聖子中。就像七個靈的存在並不會對單一個靈產生影響一樣—因為它們是單一個神聖的靈的發散、表現、力量與行動—所 以此神性的單一性並不會因為受到本身的多重形式影響而破滅。因為三個位格的神性是單一的,也就是一個超越本質的本性與本質,單純、不可見、不可參與、在所 有層面皆難以想像。如果另一個行動被聖徒稱作神性,那麼可能會發生在一處、二處與多處,因為不論到什麼地方,神性也奔走至每一處,所以都可能獲得它的名 稱。而如果要逃離,神性依舊會自每一處出現。而上帝的光輝(使徒在山上見到的,而現在不只使徒藉由這個預示而參與,還包括在未來的時間有更完美的參與形式), 就叫做神性,因為它能發光。因此淨化的力量就從這發光而來,它能將罪惡燃燒殆盡,因此就能夠了解萬事萬物都以上帝在它們誕生之前就看見的樣貌一致,而神意 即自俯瞰而出。此外,神化也自俯瞰而出。那麼所有的事物,都是單一神性的發散、表現、力量與行動。它們以有形和不可分割的方式與神性在一起。想要把它們從 神性上分開的人,並讓它們淪為受造物的層次,就等於是一起也貶低了神性。或說他自己也已經失去對神性的尊崇,就像巴蘭所做(真可嘆!)的一樣,而現在便自食其果。就像你們這些追隨他,把他當成神聖導師的人一樣。

 

XXVIII. 巴蘭:那麼有些被分配到基督的教會、又決心要奉獻自我、配合理性與邏輯發言的人,現在既不反對他,也不駁斥我們,這又是為什麼?
正 教:出於他們的愚蠢和瘋狂,因為他們是邪惡異教的始祖!因為當一個人不熟悉某些神聖的真相時,他們不但不會相信那些腦袋清楚的人,還會起而反對他們!首先 他們就這樣把自己先引入歧途了。最近這樣的人為數更多,因為「大家都在追尋自己有興趣的事,卻不是與耶穌基督有關的事。」而他們在其力量當中所擁有的,不 外乎是言語和法則,即使這些碰巧都很神聖,也會被他們設法變成賺錢工具,順便沽名釣譽。在他們裡面有誰真正關心這些重點?因為你們並非從真理當中擷取力 量,因為你們這一派已經在自己這夥人當中形成如此優越的支配地位,以力量的名義為外衣,說一堆詞藻華麗的廢話,而且根據西拉(Sirach)的說法,還可以「感受到這話語的擲地有聲」,尤其是在你們視為漢密斯(Hermes)所賜良機的政治動亂的時期,正好趁著人民正遭受瀆神褻教的塞維魯(Severus)之遺毒以及鬱鬱寡歡的歐廸奇(Eutyches)之苦大肆進軍。當芝諾(Zeno)的岳母薇瑞納(Verina)其弟巴西略庫斯(Basiliscus)背叛芝諾時,狀況極其混亂。因為當時的皇帝毫不猶疑把權力交給將軍巴西略庫斯,於是他們就逮住機會宣布加采東大公會議(主曆451年)的決議無效,並說服教會發出正式通告,搬出當時的羅馬主教聖良一世(Pope Leo)的公文權威,把該屆與上屆大公會議(以弗所會議,於主曆431年召開)的決議中一併否決。這兩場大公會議都隸屬於前七屆大公會議的範圍中。其中一屆確認了三場的地位,另一屆確認了四場的地位。這個宣告另外產生的效應是,原本在前幾屆大公會議中被決議是正典、信條的著作,像是濟 利祿與其他多位教父的作品,都必須當場焚毀,而所使用的託辭,就如你在不久前所說的一樣。它說聖徒們的話已經足夠,而不該再增加新的教義來詮釋群眾不了解 的部份。你們不也在政治動亂的那陣子,做了相同的努力嗎?然而等到和平再度降臨時,在上帝的協助下,真理就會再度現身,並擁有發言的自由,理性亦然。因為 這正是上帝本人賜予約伯勝利的命運。
巴蘭:誰不想要自由與真理?所以請不要亂扣我們帽子,認為我們唯恐天下不亂。但是請告訴我,聽到有些人崇拜兩種神性,不會不適宜嗎?

 

XXIX. 正 教:這會兒又是誰在大放厥詞?因為這些主張靈以及位格本身以及靈的恩典的人,正是把靈的行動叫做七個靈的同一票人,他們崇拜的靈可是多於二的。以相同角度 詮釋,有些神學家把上帝神化的恩典,以及其他上帝的行動,通通叫做神性。而我們這票人同意聖徒的看法:我們不崇拜兩個或以上的神性。我們崇拜的只有一個, 這一個是恩典與行動的歸屬。而這些自以為虔誠的指控者,挾群眾之言現身,難不成我們就要避諱嗎,就要捨棄我們與偉大教父一致的意見嗎?別開玩笑了!基督一 性論派(Monophysites)同時也舉出錯誤的指控,他們指控宣稱基督有兩種本性的人,根本是在崇拜上帝的兩個兒子。撒伯流、亞流、亞伊特阿斯(Aëtius)、伊諾米等人與他們的門徒,利用對三位一體主義的指責來對付那些宣稱不只是聖子是神,聖靈也是神的人。兩個層面均犯錯(聖子與聖靈層面的想法)的人還嘲弄地叫那些其實是正確(唯有聖子是神)的人為二 神論者。然後呢?那些分別在不同時期,死抓著虔誠教條不放的人,有沒有抑制自己不去宣稱道成肉身有兩個本性呢,還有聖子與聖神的聖靈是一個非受造的上帝, 以免自己被那些心術不正的人指控是二神論或三神論呢?壓根沒有!所以我們也就當仁不讓,不可能為了近日來這些吹毛求疵的傢伙,就從與教父們所達成的共識中 轉向。所以我們也不可能去稱呼神化的恩典或是上帝的行動為非受造的神性,一如教父們也沒有這麼做。而這些邪惡的異端之所以變得這麼猖狂,也是因為正統教義 被拒的關係。

 

XXX. 巴 蘭:我聽著聽著,老實說就覺得你所說的應該就是真理。但是似乎凡是不相信神性是非受造的這些人,也就是那些宣稱神化的恩典與行動是受造的人,他們認為非受 造的恩典與行動,就與上帝的本質一樣,因此當有些人被問到他們是否宣稱上帝的恩典是受造的,他們就把那些回答是受造的人逐出教會,因為他們堅持恩典與上帝 本質出自同源;但是恩典或行動不管與上帝的本質有多麼不同,他們都稱之為一個受造物,然後說這些意見不一致的人,把上帝變成了由神聖本質與行動所組成的複 合體。
正 教:那些高唱在上帝裡面,行動與祂的本質沒有不同的人,堅稱祂並非同時擁有行動與本質,而是只擁有其中一項。因為如果在這些事項當中沒有分別,為什麼他們 要說屬於上帝的事物,徒具虛名,卻與實體存有的事物毫無關係?以這種方式他們就把自己的門徒引入歧途了。他們假裝自己兩種概念都接受,但事實上他們自己相 信的是上帝即沒有行動的本質,或沒有本質的行動。
巴蘭:他們堅稱上帝是主動的本質,但是祂除了自己的本質之外沒有其他行動,這樣就規避了祂變成組成物的可能。

 

XXXI. 正 教:小心他們並未把「主動的」當成一個無聲名詞送給上帝,而他們的卻是圖謀把所有與他們進行對話的人引入歧途裡。馬克西母就說過:「就像沒有存有是不可能 的一樣,所以要主動但是沒有行動,難道就沒有可能嗎?」因此他們把上帝變成沒有行動的本質,其伎倆就是宣稱行動與本質沒有不同,藉此把神聖的行動移除,讓 它摻雜在本質之中即可。還不只這樣,他們還把上帝的存有完全虛無化,所以他們已經是宇宙間的無神論者了。馬克西母說:「當神的與人類的行動都被移除後,就 再沒有上帝,也沒有人類了。」因為堅稱上帝裡面的行動與祂的本質沒有不同的人,必定要掉進無神論的陷阱中。因此我們知道,上帝只有從祂的適當行動中而來。 因此對於那些一手毀掉上帝行動也不承認行動與祂的本質互異的人,必然的結果就是他無法認識上帝,因為大巴西略曾在他的著作中相當頻繁地提過:「沒有哪個行 動是可以獨立存在的。」那些認為上帝本質與其行動沒有差異的人,其褻瀆程度比起撒伯流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後者只是把聖子與聖靈當成不具存有(位格)的事物,這票人卻還把上帝擁有三個位格的本質,當成不具存有(位格)的事物。

 

XXXII. 巴蘭:但是他們也引證若干聖徒的話,證明他們宣稱上帝的本質和行動是獨一,難道這些聖徒也陷入相同的謬論中了嗎?
正教:當然不是。
巴蘭:那是怎麼回事?
正 教:他們是宣稱為獨一,但是沒有不同。意思是説,以不同的方式,但是表達的內容是一樣的。譬如說你會見到他們在一處說「相同」,在另一處說「不同」,因為 在他們眼裡,相同或不同都算數。因為我們知道,當他們在說這些事相同時,我們也十分了解其中的差異。而在另外一些時候,我們有聽到他們高唱宣稱不同的論 調,我們同時也會從其他典籍中知道關於獨一性的事。如果不是以這種方式理解並接納訊息的人,就會得出相反的結論,並掉入對立的邪惡陷阱中,就像撒伯流對抗 亞流的過程一樣。對亞流而言,他聽到最崇高的地位是屬於父的,卻未同時從其他典籍中理解祂是唯一,並擁有相同的榮耀(一如聖子與聖靈一般)。但是撒伯流在聽到最崇高的地位是屬於父的時候,根本就不甚清楚在其他聖典中論及的,因果之間的差異。

 

XXXIII. 巴蘭:那麼為何最明智的主教,尼撒的聖國瑞,告訴我們說在非受造的聖父與非受造的聖子之間沒有差異呢?
正 教:因為如前所述的這些非受造事物彼此之間並無差異。但是以撒伯流之輩或是希臘多神教信徒的角度來看,它們彼此之間不存在差異的層面是存在因果的意義之 上。因為有許多沒有原因的非受造事物出現時,就有許多原則一併出現;或是的確有一項原則,當即使是非受造的子的確未與父在本質上或在各自的因果意義上有所 差異。再者,我們必須也一併考慮到這討論的主題究竟為何,以及某人所宣稱的,這非受造事物與那非受造事物彼此之間沒有差異,究竟所指為何。因為如果這項討 論是與神聖行動或神聖位格有關,那此人實在與那些宣稱它們之間本質沒有差異的虔誠信徒,除掉我們已經提過的那些相同點之外實在相去遠矣。但如果說這項討論 是關於神聖的超本質的話,就如睿智的尼撒主教國瑞所提過的,那麼「沒有差異」就不可只因為它是非受造的單項事實,而是要因為所有的層面被接受。因為獨一神 性無法容許其內部的任何一點差異。因為就像前面所說的一,就是全然不可分割的。

 

XXXIV. 對我來說,好像在這一點上你已經明確地觸及到真理上。我想對於虔誠的人而言,應該不會有人不採信你的說法,雖然在教父的言論中他們總是可以找到足夠的資料來攻擊你。因為他們依舊會拿這些話來支持自己的信念,認為非受造的行動與神聖本質並無不同。
正教:所以啦,他們就說神聖本質並不擁有神聖行動。因為除了神聖本性之外,而如果也無任何事物在任一方面與其不同的話,就什麼都沒有了。然而,請你現在把任何你覺得他們有力的論調,試著向我提出來看看。
巴蘭:那麼聽聽這個。達瑪森說過:「神聖的事物既是單純的,也是非組成的。只要是建構在許多不同的事物之上,即為組成物。如果我們說那非受造的、既無開始亦無實體的、既擁有良善又具有創造性等等…, 是在上帝裡面最大的差異,那麼從這種性質的事物上建構出來的事物本質,並不是單純的,但卻是組成的。」因為達瑪森教父如是說,於是他們便宣稱他可能相信神 聖本質與神聖行動沒有差異,唯恐他們把上帝變成由許多不同的事物構成的組合體。所以這就是他們的論點,他們認為與神聖本質不同的所有事物是能以任何方式製 造出來的,因此他們抱持與你相反的看法,因為你所引介的概念,重點是在上帝裡面本質與行動的不同。

 

XXXV.正 教:現在來重複說明一下有關他們的事,似乎是個不錯的主意。我主曾對撒都該人說:「你們犯了錯,是因為你們既不懂得經典,也不了解上帝的力量。」這些撒都 該人因為完全拒斥的態度,使他們差不多也遭受如同撒伯流和亞流這些散播異端之輩所遭遇的後果。因為在他們之中沒有人在任何一方面向信上帝所啟示的聖經。他 們只是斷章取義,好像對經典的其他部份就把自己的耳朵塞起來一樣。他們瘋狂的出言詆毀大家都篤信的唯一虔誠宗教,托聖徒與聖靈之名彼此攻訐,誤用並胡亂解 釋其斷章取義的篇幅,並用來作為反對真誠信徒的工具。對撒伯流而言,在他聽到聖徒們說子並非父以外的另一個神時,他應該再多聽取祂是否在別處產生差異,這 樣他就會明白「本質上」的差異。但是就好像聖徒所言反而遮蔽他的耳目似的,他卻是首位錯誤地得出神性的約化模式,因而得出父與子所有方面皆相同的定義。同 樣地凡是最近聽到若望達瑪森教父以下發言的人,也該費神去想想他們該如何去談論並思考這件事:「我們並不把非受造的、良善的、永恆的這類事物,稱為上帝裡 面的本質差異。」但這些人實在不該扭曲若望在別處所發表,以及其他聖徒所提及有關這些事的言論,他們也不該趁此機會創造新的字眼:在融合、刪減與縮約的功 夫中,並不缺少撒伯流式的虔誠,不過他們的確宣稱所有神聖的行動並不與上帝的本質有所差異。如果隨著父與子當中的差異亞流還能博得接受三位一體的美名,用 同樣的角度看來,他甚至都算不上卑劣。因為從一開始存有接受了存有,他便不會把主算作與上帝同在的。就像剛剛那些人還把上帝周圍的一開始就有的行動向下拖曳到受造物的範疇,因為他們了解到,行動和神聖本質有時是不同的。然而,吾人也許有可能看到他們所提的那種組成物—而因此也就掉入這種冒瀆的陷阱中—他 們覺得這能夠以實質的方式在神聖本質周圍見到,與神聖本質沒有差異。因為這樣,神聖的濟利祿對那些宣稱上帝是組成的伊諾米派信徒說:「如果你們因為上帝擁 有本性、審判或意志,就認為祂是組成的,那麼同時也想想這個:聖父擁有以實體方式進行生產的能力,也可以創造出子,儘管祂本身並不是組成的;因為上述事物 都是祂唯一本性的果實,相同的論述勝過考慮屬於上帝本性當中的良善、不可毀滅、不可見,還有許許多多的特性。」他再次強調:「如果唯一屬於上帝的事物也純 粹是祂的本質,祂就會因為我們所定義的許多本質而成為組成的。因為依照本性來看有許多事物只可能為祂所有,其他都不可能。因為祂是君王、是主、無可毀滅、 無法眼見,而且這是聖經當中無數次提過的。如果所有與祂同在的事物都按照本質的規律存在,那麼為何單純的事物不可以被組成?這是最為荒謬之處。」在此我們 不討論與上帝有關的條件或才能,不從教父的教導中習得這方面的知識,也不處理本質上的差異性,因為我們對於許多個神聖本質根本聽都沒聽過。但是教父告訴我 們有許多的行動,每一樣都是非受造的,都是來自唯一單純本質的,來自神聖的、崇高的三位一體。所以如果你想當個虔誠的人,不要稱呼那些『非 受造的、沒有開始的、良善的、永恆的、還有那許許多多的特性』是上帝裡面的本質差異性,也不要把這些事叫做是特性甚至本質,而是將它們置於本質周邊,達瑪 森和稍早以前的大亞他拿修就是這麼做。當他們列舉出這些事項時,他們說這些都不是本性,但是圍繞在本性周圍,大巴西略叫它們為屬於靈非在一個位格中(not-enhypostatic)的行動,雖然它們與從永恆當中前來的靈同在。」在另一處他又說道:「當我們學到恩人、審判、良善的、公義的這類字眼,我們都能明白它們各自代表行動的差異;但是我們不能從這些行動的概念中,獲得有關正在行動的事物本性更多的訊息。」

 

XXXVI. 然 而很清楚的是,正是從你剛剛提到的,那些同時是非受造的與本質未有不同,就如該批人馬宣稱,因為沒有開始的、非受造的,就不是被創造出來的,但是它也不是 本質。一個不是本質的事物,何嘗可能就是本質呢?也許他們是不是不願意稱呼那些非受造本身,以及那些沒有開始的為神聖本質(就像伊諾米對於非創造的稱呼),不然就是不願意稱呼它們為受造的,只因為沒有本質的存在?但是我們說了永恆與良善的事物,與非受造的事物擁有相同的地位,而沒有開始的事物同時是非受造的與非本質。那麼為何我要提到永 恆與良善的事物?因為他們說關於單純的事物本身,所有那些特性都在本性上與上帝同在,而不與神聖本性有所差異。而神學家國瑞說:「單純的事物不是祂的本 性,」因為上帝創造了心智和肢體的自然單純性,祂擁有屬於祂本性上做為一項行動的單純。關於子,這位神學家說,也是一個開始,但「開始並非祂的本性,就像 那些不具備開始的事物,不是沒有開始本身的本性一樣。」然而因為上帝是造物主,創造了每一件存有裡面本性的開始,祂便擁有作為先天行動的開始。

 

XXXVII. 很明顯地,由許多角度看來,非受造的行動並不是上帝的本質。之所以有人將其稱之為上帝的本質,是因為它創造了本質以及上帝的本性,因為在本性上它是與上帝同在的,也與教父們所言完美契合。因為他說道:「創造與拯救的是上帝的本性。」(註:出處不詳)但 對於想要獲得真理,明辨每個字詞意義的人而言就是十分必要的。因為我們的討論處理的是超本質,它隱身在不可覓得之處。我們可以確定的是神聖的啟示和行動與 其不同。雖說上帝維持在全然的不可參與、不可見也沒有名稱的狀態中,祂還是用許多方式讓祂自己在行動與啟示中被感知,而祂也經由這些行動與啟示來參與,因 為它們並不是完全與超本質分離的。因為祂是本質與行動中的唯一上帝:聖父、聖子與聖靈。

 

XXXVIII. 巴蘭:這些解釋已經是綽綽有餘。現在為了解決所有的矛盾,你必須移除所有其他的障礙,這樣你才算是贏得悍衛虔誠真理的最高榮譽。
正教: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我們要求上帝幫助,冒著危及靈魂的凶險,去為真理辯護嗎?我們不是應該自願為自己的言論一肩挑起重擔嗎?
巴蘭:當大巴西略說所有說過的、思索過的有關上帝的事物,都代表一件事。在他的致優斯他丟牧函中, 他寫道:「適合上帝的所有概念與名稱,彼此之間的榮耀都是相同的,因為沒有孰優孰劣的問題。因為並無依照各個不同的事件,譬如「良善的」、「智慧的」、 「威能的」、「公義的」而為心智設下種種標的物。不管你用什麼名稱,它們所象徵的事物都是一體的。即使你稱祂為上帝,你也只不過是指出了在你心中可能會用 其他名稱來敘述的同一個意義罷了。在他的駁斥伊諾米這本書中他說:「所以,吾人一旦去檢視這些名稱,便能發現唯一底蘊中存在各式各樣的概念,根據本質隱藏在所有事物的背後。」

 

XXXIX. 正 教:這些甚至不是障礙,除非白天的太陽看不見了,竟是因為這一天大家的眼睛變得很衰弱,像貓頭鷹在白天一樣!可歎的是,這是奸人的把戲!因為一個人不能理 解寫出這些話的人究竟所指為何,會導致自然官能的缺失,或是心智無法集中焦點看待正確的事物。但是出言反駁的人,卻是根本搭上了惡鬼的行動!很明顯地,這 與聖徒之前所做努力倡導的完全相反,而且這些人還用盡心思打算誤導聖徒本身駁斥的對象。也許現在他們正站在聖徒周圍,像是劊子手一樣,逞口舌之能,還交上 自己的著作一邊獻媚,一副全心全意的樣子。而他們不只是吹毛求疵而已,不只是那些譏諷的人們所能保有其完整不變的事物,他們對所有其他事物都抱著此種態 度,因為他們是死性不改的。這就是為何對他這樣一個想要操控別人想像的人而言,在他們之間去分辨出絕對正確的概念還是有可能辦到的。因為所羅門王說過: 「對於凡是了解的人,那些事都很明顯,對於發現知識的人,那些事都很正確。」聖大巴西略說:「有些神聖之名涉及到關係(或參與),有些則涉及到價值、行動等等,但是沒有一個是可以代表本質。」然而他們卻把他所說錯誤地想成另一件意義完全相反的事,那就是用來描述上帝的所有名字,即象徵相同的事物,就等於是本質。巴西略已經指出,這就是無異於伊諾米之輩的異端書寫。他會在自己的著作駁斥論中 某些地方把這一切表達清楚。有時他會依那個人最荒謬的觀點做出結論,說:「如果伊諾米完全沒有考慮到任何概念上的因素,到了好像他甚至已經不榮耀上帝之 名,他便要承認所有他說過有關上帝的話,就是本質。如果所有這些表達傾向擁有一種意義,那麼話語的意義可以互換,就像事物擁有許多名字一樣,是絕對必要 的。把每個字詞的適當意義拿掉,賦予新的、與原本用法與教導相反的規則,還有什麼能比這個混亂更荒謬?」又說:「如果我們利用所有神聖之名,又將它們歸類 到本質上,我們就不只是顯示上帝是組成的,還顯示祂是由不同元素組成的,因為這些字詞中的每一個,永遠都代表另外一件事。」這就是聖大巴西略所言,那些硬 要套用相反意義到他身上並與我們意見相左的人,所做的事就好像把黑暗的特性套用在光身上,明明身處黑暗,卻說自己在光裡。

 

 

 

siaoliang

×
Show

c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