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東正教會 The Orthodox Church in Taiwan
深遠徹底的寬恕 radical forgiveness  (4)

深遠徹底的寬恕 radical forgiveness (4)

真寬恕包括行為與心
寬恕無法抹去記憶
但神的恩典
將會……
聽聽來自傳承於初代大公教會李亮神父的證道

在約翰福音記載著,神如此愛世界,差祂的兒子來,在約翰書信中記載,不是我們愛神,不是我們先愛神,是神愛我們,無理由,經上沒有記載因為…..我們良善或種種….神不僅愛我們,他首先採取行差祂的兒子為我們而來,當我們寬恕人,我們能以新眼界來看過去,如果我們願意放下,不採取報復,我們去寬恕,過去的傷害則會內化漸漸被治癒,過去辦不到的,現在則能看得更透測,藉著這種方式,為何會如此變化,因為藉著神的恩典給我們機會,因為我們寬恕,我們容許神在我們生命運行將發生變化,我們不再遭受過去慘痛的經歷所獵殺

神將賦予我們的過去新的意義,必須改變我們於對公義的想法,公義並非去執行懲罰,甚至現代律法的理論,將殺人犯關入監獄,主要不是要懲罰他,而是要改變他,這就是為什麼很多國家已經禁止死刑,如果判他死刑,意謂著他沒有任何機會來改變,現在真正文民的民主國家在歐洲表明終身監禁是非常殘忍的刑罰,最高的監禁年限在瑞典、挪威…不超過25年之久,為什麼呢?因為無期徒刑關在監獄,你的生命將失去重返社會的希望,所以你了解到真正的文明是給予機會,而非斬斷任何希望,留下希望的空間,也許會失敗犯人沒有改變,或他不願意改變,不想要機會。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歐洲要審判納粹,南非那裡發生了完全不一樣的事,南非白人佔總人口數不到百分之二十,白人不允許黑人與他們同搭公車,不可進入白人教會…..,黑人必須與黑人同處,不允許進入白人社交區,當南非體制垮了,給予黑人同樣平等的權利,可以選舉投票,當然黑人當選為總統,因為百分之八十是黑人,當然投給黑人,曼德拉出獄後當選為總統,他在監獄約26年,他是非常獨特的,他們並沒有重申法庭如同紐倫堡審判,在歐洲審判納粹,他回復和諧,沒有拒絕承認過去,他們有個議會,被求刑者及求刑他人的,皆來到這個議會中,公開訴說他們親身經歷的事,我是迫害者,我如何迫害人….,我是被囚禁者如何被折磨….,事情就這樣,未有任何人下到監獄去,而是創造出悔改,非置白人於監獄中,我們看到總統曼德拉總統所為,在會議由南非開普多聖公會前任大主教Desmond Tutu 主持,他是一位非常偉大的人物,他幫助國民化仇恨為和平彼此和好,他於1984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即便是如此困難、不可能,甚至是不道德的,我們必須要寬恕,在神的面前這不是我們的權利,不去寬恕,這是耶穌基督給我們的誡命,如果我們愛神,首先我們要遵守此誡命,若不願寬恕則齋戒,祈禱……等等這些都成廢話其次的。

舉個例子在200年前希臘革命得到釋放,有一位將軍Κολοκοτρονης雖然教育程度不高,他有兩個兒子,因為他的父親是將軍,所以兒子非常榮耀的上戰場,一位兒子只因與人意見相左就被殺死。

一年後一半希臘人民重獲自由,有一位男士敲了將軍家門請求Κολοκοτρονης幫忙,那人身穿Κολοκοτρονης兒子的衣服,因為殺死他很驕傲,衣服就成了他的戰利品,但他不知道Κολοκοτρονης是他的父親, Κολοκοτρονης如一般希臘人熱情招待他咖啡點心,請他的妻子去準備,問他需要幫什麼忙?他的太太臉色蒼白說這是殺人犯,他殺了我們的兒子,還有臉敢穿著我們兒子的衣服並配戴兇器來, Κολοκοτρονης說:什麼都別說,不要對他做什麼事,為他準備上好的咖啡,他說我知道他對我們的兒子做了什麼事,我們現在對我們兒子所做的就是最好的追悼儀式,問他需要什麼幫助呢?那人回答:可否幫我在附近找個工作,讓我可以糊口過日子,那位將軍幫了他這個忙。

我再次強調當我們原諒,因為我們不能以別的方式來處理,儘管我們多麼不喜歡,我們必須遵守,因為這是耶穌基督給我們的誡命,這是重要的誡命,我們使這寬恕的機器運行起來,神的恩典將會臨在,寬恕我們的罪,寬恕我們所愛的人、安息的人,很多人會得到祝福,請牢記今日,我們將進入聖祭禮儀,為我們全體祈禱,當我們被傷害,還有我們傷害他人,在聖禮儀結束前請彼此請求原諒與寬恕,在領聖餐前,我會為在場全體誦讀赦罪禱文,如果需要告解的,下星期請來告解,赦罪聖事是神的大能當然有其效能,如需告解請前來告解,若不告解赦罪聖事不是機械化自動完成的。

×
Show

c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