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THOLOMEW
By the Grace of God
Archbishop of Constantinople, New Rome And Ecumenical Patriarch

恩典、平安與仁慈

憑藉著在光榮中復活的救主基督

  主內親愛的弟兄姊妹與孩子們:

基督已經復活了!十九世紀的某一天,在陰鬱的氣氛下,有一位悲劇性的哲學家向眾人宣佈:「上帝已死!我們已經將他殺死了!我們所有人都是謀殺上帝的劊子手…上帝死亡的事實永遠也無法改變!從今以後,教堂只不過是神的墳墓…」幾十年過去了之後,這位哲學家的年輕同僚又對眾人說:「各位先生、女士,我要向你們宣佈上帝的死訊!」

這些無神論者的主張,撼動著人們的心。於是,各式各樣的困惑,還有存在於文學、藝術、甚至是神學當中的誤解,也緊接著出現。在神學方面,西方的誤解更甚於東方,有神學家甚至提出「上帝死後的神學」,並且為此議題辯論不休。

儘管如此,教會對於「上帝活著」的事實從來不曾有過一絲一毫的懷疑。在公元33年,羅馬帝國有一位統治者名叫彭堤‧彼拉多,他統治了整個猶地亞(Judaea)地區。在他所統治的土地上,距離耶路撒冷不遠的髑髏地(Golgotha)山頂,發生了一個事件,那是耶穌基督最後的生命遭遇。當時,耶穌在忍受了難以用言語形容的極刑之後,被釘在十字架上,這是羅馬帝國處置罪犯的方式。之後,就在準備迎接逾越節的第九個時辰(也就是下午三點),耶穌在說出「我的生命已經完成了!」之後,就交出了他的靈魂。這是一段無可置疑的歷史事實。神的獨生子耶穌基督,為了我們而死。他體驗了肉身、靈魂、意志、能量、辛勞、折磨、痛苦、悲傷、喜悅…等過程,人類的生命歷程,除了「罪」之外,他全都經歷過,甚至連最令人關注的「死亡」,都不例外。的確,他以最殘酷而受辱的方式,死於十字架上。若從這個觀點出發,我同意哲學家所說的「上帝已死」,從某個角度來看,我們也可以說,教會和聖殿都是「神的墳墓」。儘管如此,我們都明白,眾人所敬拜的這位死去的神,是「最能給予生命的」。就在殘酷的死亡過後不久,「第一個安息日」緊接著到來。人們發現,基督下降陰府之後,又復活了!基督的復活,在歷史上也是一個無可置疑的事實!這個事實立即成為人類的救贖之因。基督是上帝之子,也是人子,最聖潔的「神的母親」(Theotokos)給了他最純潔的血液,和最神聖的靈魂,他已經復活了!。不僅如此,神也讓亞當在他的仁慈中復活了!神與所有人類一起復活了!那一個刻著「約瑟夫之子」的「墓穴」將永遠是空的。與其說那是一個為亡者而準備的墓穴,不如說那是一個紀念復活的墓穴,因為基督戰勝了死亡!那是一座生命之泉!正義的靈性之子「從墓穴中」綻放出黎明的「美麗光芒」,那是平安、喜悅之光,也是永恆生命之光。有些人將聖殿看作「神的墳墓」,我想這樣的說法並沒有錯,然而,我們要知道,這些聖殿是一座座的「空墳墓」,裡面只有神的光明、生命的芬芳和復活節的春天氣息,它們是光彩奪目的!因為墳墓內部是以神的榮耀和給予生命的花朵作為裝飾,讓人感覺到實實在在的希望。上帝之死逆轉了地獄的力量。死亡,只不過是人類走向生命的過程。那些「神的墳墓」、教堂,就是一扇扇通往神性之愛的寬敞大門。走進此門就會通往上帝之子的新房,而「新郎戰勝了死亡,從墳墓中走出來」,虔誠的信徒也走進教會,「用喜悅的心情一同慶賀,因為『死亡』已經被消滅,地獄也消失不見,全新的、永恆的生命已經開始,讓我們歌頌這獨一無二的、充滿光榮的神,是他戰勝了死亡。」

我們是如此榮幸!從此之後,神的死亡是我們的「生命」與「復活」的泉源。我們真是好命!在世界各地,遍佈著神的「墳墓」,還有那麼多神聖的殿堂,隨我們自由出入。只要我們感到痛苦、疲倦而需要安慰的時候,都可以自由進入,在神面前,卸下身上的痛苦、折磨、恐懼、不安…等重擔,也就是說,我們可以在神面前擺脫「死亡」的威脅。我們是如此幸運!我們擁有教會,而教會裡面有一位基督,他受難而死亡,卻又從死亡中復活。他總是在我們失去希望之前,給我們心新希望;他總是在我們的心被偶像迷信,和隱藏在經濟、意識形態、哲學、形上學…中的幻象偷走之前,給予我們庇護;他總是在我們被各種「空洞的謊言」迷惑之前,讓我們找回心中的平安與救贖。

在復活節的時刻,我們要全心全意將大公宗主教和我們的母教會裡的祝福與喜悅,傳遞給所有虔誠的信徒,一起擁抱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他死而復活,獲得永恆的生命,也將新生命給予我們。

願聖父、聖子、聖靈世世代代,永受光榮,永受讚頌。阿們。

你們與神之間永遠的調解者

寫於復活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