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

 

在雅典綜合醫院附設的Saint Gerasimos教堂裡,川流不息的人們,前去點亮蠟蠋,有些人會留下來告解,有些人會請求神父賜福,有些則是點亮蠟蠋,畫個十字聖號之後就離開。形形 色色的人出入教堂:男人和女人,年輕人和老年人,受過教育和沒受過教育的人。林林總總的人們,都住在Omonia這個區域。

 

主顯節[中譯註一]時,在聖水的祝聖儀式(Great Blessing of the Water)之後,大家習慣隨處走走,灑佈聖水,祝福人們的住所。有一年,我也前往那裡,進行這項祝聖。到達那裡之後,我要一戶戶去敲公寓的門,門打開 時,我就走進去唱:「當你沉浸於約旦河中,你就受到洗滌,哦!天主…」當我走入Maizon街底,看到一個鐵製的閘門,我打開它,進到院子裡,又朝樓梯間 走去,在那兒,四處都是柑橘、柳橙和檸檬樹。那是個戶外的階梯,可通往一樓及地下室。我爬上去,敲了敲門,門內出現了一名女 子。當她開門時,我如往常一般唱頌起來:「當你沉浸於約旦河中,你就受到洗滌,哦!天主…」她突然阻止我!然而,一時之間,我的聲音已傳了出去,有一些女 孩從走廊兩邊的房間裡跑出來。我告訴自己:「我懂了,我闖進了一間充滿惡名的屋子。」替我開門的這個女人,站出來擋了我的去路,不讓我進入。

 

「走開!」她說。「現在不是讓這些女孩親吻十字架的時候,讓我來親吻十字架,然後,請你離開。」
我用嚴肅且斥責的態度回答她:
「我恐怕不能離開!我是一位神父,我要為這間房子賜福。」
「很好,但是無論如何,這些女孩子不能親吻十字架。」
「可是,我們怎麼知道是誰應該親吻這個十字架呢,是這些女孩子還是妳?如果上帝問我,誰能被允許親吻這個十字架,我想,我應該會回答,這些女孩子們都能親吻十字架,而妳卻不行。她們的靈魂,遠比你的靈魂,還要更高貴、更深邃。」

 

她困窘了好一陣子。因此,我說:「讓這些女孩子過來,親吻一下十字架。」
我向這些女孩子打了暗號,示意她們走過來,並開始唱頌:「當你沉浸於約旦河中,你就受到洗滌,哦!天主…」我比之前更加的喜悅,因為我感受到一種喜樂的感覺,這是上帝特地為我安排的,讓我能夠接近這些靈魂。
她們都親了十字架。穿著花裙、裝飾繽紛的她們,全都轉為純淨無瑕。我告訴她們:「祝福妳們,我的孩子,上帝愛 我們所有的人,祂是如此美好,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馬竇福音5:45)祂是我們所有人的父親,與我們息息相關,只要不斷努力的認識祂、愛祂,使自 己變得更善良。你將會發現,你究竟有多麼的快樂。」
她們疑惑的看著我,然而,某些東西仍滯留在她們幼小而不安的靈魂當中。
「今天,我很高興上帝給我這個榮幸,來這裡為妳們祝福。」當我轉身要離開時,我跟她們說:「在往後許多年的歲月中,願上帝的祝福與妳們同在!」
「在往後許多年的歲月中吧!」她們這樣回答,而我也在心中默許。

 

[中譯註一]Theophany,即一月6日的主顯節盛宴。這場聖宴同時紀念了耶穌的誕生與受洗。大約是在第四世紀時,主顯節開始與神的誕生區分開來。今天我們紀念耶穌基督被施洗者約翰浸泡在約旦河中進行受洗,也就是公開見證聖道成肉身來到這世界上。

 

註:本文選自 Wounded By Love: The Life and Wisdom of Elder Porphyrios一書,頁數64-65,聖生命之泉女修道院(the Holy Convent of Chrysopigi)的修女們,根據筆記、錄音、影像紀錄等歷史檔案編輯而成。在隱修院院長Theoxeni修女的祝福中,和出版者的同意之下發表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