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死後的生命 Book: Life after Death

11. 結語 Epilogue

「死亡」是最偉大的奧秘,它在人類心靈永遠佔有一席之地。「罪」是死亡之因,也是死亡之果。從出生以來,我們就帶著死亡的命運。仔細地觀察自己,我們會發現,自己對死亡的觀感,是一切行為反應的源頭。死亡造就了心中的不安全感、恐懼、自私,這些負面情緒又引發野心、佔有欲、自我放縱和其他欲望。

死亡迫使相愛的人分離,讓家人的團圓夢碎,散播絕望的氣息。愛與死亡是不可分的。人之所以去愛,就是為了要戰勝死亡的悲痛與沮喪,然而,即使心中有愛,也會感受到死亡一步步逼近,甚至,死亡會成為這愛的終點。脫離死亡的愛,並不是真實的愛,那是一時的情緒和假象,因為,愛與痛苦是緊密相連的。在愛當中,有尋找愛的痛苦,還有害怕失去的痛苦。

沉思死亡,就是在探究真理。沒有比死亡更真實的了。海德格是一位偉大的哲學家,在「存在的意義」上,他提出許多獨到的見解。他說,存在就是「一步步走向死亡」。事實上,「存在」就是一種「邁向死亡」的宣告。

基督宗教在死亡的研究上,提出了真正傑出的哲學。死亡的問題,不斷折磨著人類,聖徒卻能以正確的態度來面對死亡。荒野中的隱修士是真正學習死亡的人。他們在上帝的恩典中學習,因此,死亡並沒有帶給他們失望,而是帶給他們自由、和平、愛與希望。他們的學習超越了感官界和物質界的限制。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將隱修士視為真正的人類,最傑出的一群。

教父特別強調,要將「死亡」放在心中。教父認為,憶念亡者是帶領人們敬畏上帝最有效的方法,它也使人心生懺悔。因此,對於那些時時憶起「生命如此有限」的人,教父給予正面的評價。「常常想起自己的生命有限的人,是有福的」[1]。對於生命的有限性念念不忘,「對於身心而言,皆是很好的訓練」[2]。基督徒想起死亡時,心中的哀思會帶領他們走向救恩[3]。將死亡放在心中,總是記起許多美德。時時憶念死亡的人,總是不斷實踐美德。想著死亡時,「心中的哀思,往往督促著我們要過自律的生活,它提醒我們地獄的存在。死亡是祈禱和眼淚之母,是心的守護者。死亡使我們遠離物慾,它是覺察力和洞察力的源頭…死亡不斷淨化心中的情欲,它幫助我們持守上主的誡命。」[4]

教父教導我們,唯有謹慎地將「生命有限」的教導放在心中,才會獲得救恩。這就好像,一個飢餓的人,不可能忘記麵包是什麼,一個對於救恩沒有渴望的人,「絕不可能忘記死亡與審判」[5]。教父建議我們,無論行住坐臥,甚至就寢的時候,都要不斷提醒自己死亡的存在。「讓我們反省著死亡而入睡,反省著死亡而醒來。」[6] 教父還教導我們:「永遠都要將死亡放在心中。」[7]

為了使讀者有更清楚的瞭解,我想特別說明,「時時將死亡放在心中」,指的並不是「要一直去感覺死亡那一刻就要來臨,我就要死了」,而是要將關於死亡的、屬靈的教導放在心中,告訴自己,在靈魂離開肉體的那一刻,就要邁向永恆的未來。也就是說,我們應該想到,死亡的時候,不僅心愛的人、事、物和生活中的一切都會離我們遠去,死後的命運,也會在審判中決定。這一刻,絕對是令人敬畏的一刻。

在教父的著作中提到,我們可以用兩種方式來紀念亡者。

第一、我們可以讓自己專注的想著,肉體的一切生理功能就要停止,緊接著,審判就要來臨。這樣專注的想像對我們很重要,它幫助我們放下執著,擺脫世俗的物質欲望。

第二、我們可以用一種屬靈的方式來察覺死亡的存在。這是一份屬靈的天賦,是與上帝接觸之後,獲得的果實。它也是一種屬靈的力量,推動著人們心中熱切的祈禱,使人們永不間斷地、堅毅地實踐基督的誡命,直到整個人內在的世界都得到轉化。

永遠讓人懷念的修道士Sophrony Sakharov神父,用流暢的文筆向我們描述了這「第二種」紀念亡者的方式。這種方式是上帝極大的恩賜,也是一份獨特的、屬靈的禮物。他受到神性恩典的啟發,選擇了一種異於世俗的方式來生活。他看見內在的貧乏與空洞,發現自己的生命是如此空虛。他覺得死亡環繞著他,所有人都逃不出死亡的陰影,一切受造物都將與他一同死去。於是他虔誠地、熱烈地向上帝祈禱,因為上帝是永恆的,無生也無死。結果,他在痛苦的掙扎中,從上帝那裡獲得了重生[8]。

有些人可能覺得,想起死亡是一件恐怖的事,它會靈魂變黑暗,讓生命力減弱。誠然,如果少了上帝的恩典,它確實會帶來負面影響。因此,在想起死亡之前,我們應該懷抱著上帝的希望和屬靈的教導,這樣,我們才能精神飽滿、充滿活力,對「永恆生命」懷抱希望,相信自己必定能夠戰勝死亡。這樣,我們才能培養心中的沉著智慧,成為一個真誠、信實、合群、愛人的人。我們都知道,現今社會上,真誠的人越來越少,這使得社會的痛苦指數越來越高。

我們可以說,基督徒生活的世界,是一個特殊的時空。「他們屬於另一個世界,是亞當的後代,是一個新的族群,是聖靈的子民,是基督卓越的兄弟姊妹。他們是按照聖父的形象而造的,是屬靈的亞當。他們擁有自己所屬的城市,和自己所屬的種族和權力中心。」在他們死亡之際,上主總是與他們同在,「他們會帶著喜悅的心情,前往天上與那些人會合。屬於主的那群人,會在那裡迎接他們,並且為他們準備好優雅而光潔的衣服,舒適的住所與花園。」[9]

基督徒真正的家鄉是天國,基督已經成功地戰勝死亡,憑藉著基督的力量,他們也能戰勝死亡。儘管他們暫時被放逐在世間,但是,他們充滿希望,因為他們終將返回真正的「天鄉」。

在基督體內,我們可以戰勝死亡。與基督合一的人,並不畏懼死亡,他們把死亡當作是一座通往生命的橋,是生命路上的轉運站。在無數聖徒、殉道士、聖人(無論是單身或已婚)身上,我們都可以看見這個事實。他們的靈魂已經離開了,並且在基督那裡分享了喜悅與希望。

St. Gregory the Theologian曾在姊姊St. Gorgonia的喪禮上,向大家描述了她令人印象深刻的死亡過程。「她期盼著靈魂離開肉體的那一刻,她是那麼勇敢地回應了上帝的召喚。」她的心中,對於她「深愛的上帝」,早就築起了滿滿的愛。

正如St. Gregory所言,St. Gorgonia早已察覺自己「長眠的那一天」就要到來。在靈魂離開肉體的那一刻,她清楚知道,也已經做好準備。她躺在床上,靜待死亡的降臨。在臨終之前,她容光煥發地向先生、孩子、朋友說起天國的景象,她還說,這一天對她而言,真是莊嚴又神聖的「喜慶之日」。St. Gregory the Theologian說:「姊姊是多麼自由自在啊!她已經被帶到上帝那裡,她就這樣飛上天際。她的肉體離開了我們,搬到另一個世界。」

在喪禮致詞的最後,St. Gregory說:從姊姊的經歷,我深深的明白,她已經戰勝了死亡。

St. Gorgonia臨終時,她所在的房間「是如此莊嚴而寧靜,就好像,她的死亡是一個神聖的儀式」。她不斷念誦聖經的詩篇,為了聽清楚她口中默念的話,她的父親貼近她的身旁。他描述:「她用最後的氣息,在呼吸間,念完最後一句讚美詩。」St. Gregory the Theolgian告訴我們,她死亡時,是那麼勇敢,她的舉手投足,都見證了她的勇氣[10]。

聖徒臨終時,總是像這樣與上帝緊緊結合,帶著勇氣離開。他們懷抱著懺悔、祈禱、敬畏、希望,期待著與上帝見面的那一刻。他們離開時,心中充滿了復活的希望,因為,他們確信,一定會遇到摯愛的新郎(基督)。正因為死亡的那一刻蘊藏了奧秘,所以,亡者心中才會升起強烈的不安與複雜的情感。因此,亡者本身需要祈禱,在他身旁的陪伴者也需要一同祈禱。每個人都必須懷著敬意,讓屬靈的啟示陪伴我們度過這個神聖的時刻。

Edessa的宗主教Gerondas Kallinikos是一位值得尊敬的聖徒,雖然他已經過世,卻永遠在我心中。感謝上帝的應允,在他臨終之時,讓我全程陪伴在他身邊。Gerondas Kallinikos主教終其一生都在為死亡這一刻做準備。他的生命,不斷受到死亡的激勵與啟發。他將每一個重要的生命經歷,化作心靈的力量。

從他得知自己生病、生命就要接近尾聲的那一天起,直到他安詳辭世、安然睡去的那一天,總共經歷了七個月的時間。上帝應允我在這位聖徒身邊,參與了整個過程,就好像參與一場神聖的儀式一樣。他在耶路撒冷的客西馬尼園(中譯注:耶穌受難前一夜,與門徒共進最後晚餐之後,前往此地祈禱)度過了最後的七個月。他以屬靈的專注,謹慎地生活,不斷地祈禱。他完全服從上帝的旨意。上帝應允了他許多特別的經歷。我有幸將這些經歷紀錄成書,以此獻上我最深的敬意。我在這位純潔又神聖的聖徒身上,看到「屬於基督的勇敢青年人」如何在主裡安息,也看到上帝的光榮。我深深經歷了所謂的「戰勝死亡」。

「從今以後,在主內死亡的人是有福的!」(啟示錄14:13)

時時將死亡放在心中的人是有福的。期待著與摯愛的新郎(基督)相遇的人是有福的。清楚知道自己屬於另一個國度(天國)的人是有福的。全心全意被上帝的愛所吸引,也愛著上帝的人是有福的。在每日的生活中戰勝死亡的人是有福的。懷抱著復活的希望而安息的人是有福的。遠離俗世,向世人宣告「我期待亡者的復活」的人是有福的。在心中不斷念誦讚美詩「我必在平安中躺下長眠,唯有祢能讓我安然居住」(詩篇4:8)的人是有福的。在罪惡中死亡,又在主內重獲新生的人是有福的。在臨終之際,確信自己就要前往教父那裡,與上帝的子民團聚的人是有福的。

「從今以後,在主內死亡的人是有福的!」(啟示錄14:13)

祝福那些真正瞭解「生命力量」的人。願每一位活著的人,都能向死亡學習。期待能與每一位渴求天國的人相遇,他們的祈禱,往往令我感動萬分。願這些真誠的祈禱,時時觸動我的心,幫助我在臨終的時候,有機會擁抱真正的平安與懺悔。這是我最大的願望。

在Sophrony神父撰寫的祈禱文中,向上帝提出了兩個懇求:第一、延長他的生命,讓他來得及向祂獻上真正的懺悔。第二、若是上帝已經決定接走他的靈魂,讓他預先知道這個消息,這樣,他才能為此做好準備。

「求主應允,讓我的靈魂離開肉體之際,認識最真的祢。求主延長我在世間的日子,好讓我向祢獻上真誠的懺悔。求主應允,不要忽然將我帶走,讓我事先知道死亡的日子,讓我的靈魂預備好與祢相遇。」

「上主,最聖善的主!在死亡降臨之日,求主與我同在,求主賜下祢救恩的喜悅。求主洗淨我內在與外在的罪惡。求主應允,讓我在祢肅穆的審判坐前,配得上獲得喜悅的佳音。阿門。」[11]

這兩件事,也是我內心最誠摯的懇求。

各位讀者,我也想請求你們為我祈禱,願以上的願望能夠圓滿實現。

讓我們不斷祈求:

「喔!主,讓我們在平安與懺悔中度過餘生。」

「喔!主,讓我們生命的終點,平靜、坦然、無苦痛,在基督審判的座前,獲得喜悅的佳音。」

「讓我們熱切地祈求:求主應允!」

[1] Isaac the Syrian: Ascetical Homilies, Homily 15, p. 86.

[2] Hesychios the Priest, Philok. 1, p. 178, 95.

[3] Ilias the Presbyter, Philok. 3, p. 48, 12.

[4] Philotheos of Sinai, Philok. 3, p. 30, 38.

[5] John of the Ladder, Step 26, CWS p. 258f.

[6] Ibid. Step 15, p. 178

[7] Isaac the Syrian: Ascetical Homilies, Hom. 64, p. 317.

[8] Archim. Sophrony Sakharov: We shall see Him as He is, Essex, 1988, p. 12ff.

[9] Macarius of Egypt, Homily 16, 8, CWS p. 132.

[10] Gregory the Theologian, On his sister Gorgonia, NPNFns, vol. 7 p. 243f.

[11] Archim. Sophrony Sakharov: On prayer, Essex, 1993, p. 258 (Gk).

 

Topics

聖禮儀 Liturgy :每週日 上午 10:30~12:00  Sunday 10:30 am~12:00 am 您若想進一步了解正教會,或欲受洗,聯絡方式:church@orthodox.tw 或來電 02-82189009 與我們聯絡,感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