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課題(二)
by Father Jonah translated by Pealgia

 

看世界盃足球賽,我注意到球員進場時通常會排成十字架形,也很認真的向上帝祈禱,當然賽前時他們會更熱烈的禱告願上帝賜福給他們,這是非常神聖的時刻,我非常尊重及景仰他們,但當我聽到Johan Cruyff歐洲最棒的足球員他說 “我不是非常篤信宗教,西班牙 22名球員在進場前排成十字架形,如果有效的話,這將會帶領其他球隊學習” 對於他所說的我感到茫然,因為我很崇拜他,再來我覺得他說的有道理。

 

有時候我們也該想想上帝的立場,有時光是小孩對我們要求東要求西,就快把我們搞瘋了,那上帝該如何做呢?滿足每個人的夢想嗎?當然不這樣就連球賽也要分出輸贏,如果平手時則會要求雙方球員射門,直到分出勝負為止。

 

記得耶穌的門徒中,有位母親為兒子向耶穌要求在天堂有較高的地位,很多時候我們不知道所求的是否是當,如此做是否忽略其他弟兄的存在呢?

 

最重要的上帝不是我一個人的上帝,他也是我弟兄的上帝,祂更是其他人的上帝,有時不加思考的祈求反而成了分裂自我與他人的結合,現在我更能體會到西方基督教義,尤其是在12世紀後更曲解基督教的原意,將人分化成單獨的個體,好像宣告我的存在是因為我與眾不同, “我”與 “你”是完全沒有交集的,到了15世紀,上帝與人類的關係,卻變成私人關係也就是我個人的上帝。

 

從他人的經驗我們學習到個人的禱告方式,為的是讓自己的禱告詞更具說服力及動聽,或者集合弟兄姊妹分享生活點滴,為其他罪人代禱,他們稱這種聚會為禱告會。

 

這是多麼錯誤將人類獨立化,我們應該了解到我們不該與他人分割開,雖然這很奇怪想法,他人就是我的一部分,甚至現代物理學也可證明這一點,你也可以在網路上看到關於 “非方位”發覺者John Bell是諾貝爾得獎人 ,強調多重性必非會威脅到我們的存在,而是更確定這一切。

 

很多人會說那乾脆不要禱告好了,因為我們的成功就會擊敗他人,這是錯誤的想法,我們應該要求上帝讓我們表現的更好,作我們該做的事,然而要想想我們是屬於世界的一部分,我們應該為其他人禱告,畢竟我們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正確的禱告不是只有利己,在主禱文中很明顯的第一句 “我們”的天父,我們並不是說 “我”的天父。

 

世足隊員他們也應該為其他國家的球員禱告,必免發生意外及技術上的問題,並能好好享受與高手競賽。

 

千萬不要忘記上帝不是 “我個人”的父親 ,他也是我敵人的父親,但這並不代表上帝贊成 “敵人”來攻擊我,如同我 “敵人”也是上帝的兒女,當敵人讓我受苦時上帝同樣的也感受的到,但你可知道最殘忍的苦是另一個壞小孩羞辱了你,好比說你有兩個孩子,當其中的一位殘酷的對待另一個孩子,你的傷痛則是雙倍的。

 

千萬不要忘記耶穌道成肉身祂了解人類的苦難,他為我們犧牲也為殘害他的人犧牲……….

 

向上帝禱告說話這是非常嚴肅的問題,這是多麼大的福分與榮幸,禱告需要信任,生命是非常奇妙的,我們很難以人類的想法來揣測上帝的思念,當我們禱告相信上帝會為我們做最好決策,不論對我及他人都是最有利,當耶穌將要受難時祂向天父禱告在路加福音22:42父阿!你若願意,就把這杯撤去;然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耶穌的禱告讓我們了解到禱告不是只求自己的利益,有時禱告不被應允,這是上帝給我們另一個訊息,如果我們非常屬靈應該要喜悅,即使是敵隊的球員勝利,我們也要一同喜悅畢竟我們是一體。

 

也 許你會說我說的比唱的容易,我非常了解即使是我也很難做到,但還是值得一試,最基本的就是參加教會的聖禮,我是一位神父,我無法一個人行聖禮至少要有一個 信徒在場,我們一起向上帝禱告,上帝讓我們成為一個大家庭,神父則將麵包切成小塊代表你我及死去的親朋好友,我將麵包放入聖杯中與耶穌的寶血融為一體。

 

當我們看世足轉播賽時,不單是視覺的享受,驚嘆好的球技及球員本身的魅力,在此讓你下意識也能靈性昇華,自由的而無敵意的觀賞球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