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鑿機的吶喊
By Father Jonah translated by Pelagia

 

我的小教會是湯泉社區,就在新店河畔,窗外對面是安坑,我很享受河畔的美景,雖然我的房間很小,但到了夜晚,看到對面山脈的住宅燈火通明,人們就好像在雲中,像是在看一部電影。

 

但是,今天我卻一點也享受不到這種樂趣,我內心充滿無限的痛苦,以致無法獲得片刻的寧靜,因為公路正在整修,路面充滿各樣大型的機械怪獸,就在我的窗下,正在拆除一些障礙物。挖土機從早到晚,噪音簡直是震耳欲聾,真叫人受不了。回到我的房間試著靜下心來,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我回想著我過去所犯的錯,我想要獲得解脫,想要有新的人生,但內心充滿傷痛,我過去所犯下的錯誤…我痛哭不已,只因我的軟弱,我又犯過去的壞習慣,但是…哀如此困難…徒留悔恨與痛苦…

 

這些噪音,是鑽鑿路面的聲音,就像是機關槍往我的心掃射過去,我試著不要聽,但…這已發射出的機關槍是無法停止的。

 

最後我放棄了,再次的自我省思,我想要戒除惡習,但我的壞習慣卻是這麼的頑強,就好像不斷的成長壯大,讓我羞愧到想要用大型的鑽鑿機徹底的把它毀滅掉!

 

這個念頭在我腦海裡閃過,片刻我呆住!然而這部鑽鑿機卻越挖越深…為何我以前沒有察覺?我的壞習慣是如此具體的如障礙物在我的心中,這壞習慣就像這破壞力強大的鑽鑿機使我無法平靜!

 

我打開窗戶,這巨大的噪音就這樣登門而入,但現在我卻一點也不在乎!真的!我反而可以釋懷的享受起來!其實這超強的鑽鑿機有著更強大的破壞力,在我內心有著相同的感受,我看見很多大卡車等著載這些廢棄物,載到遙遠的大海,然後沉入黑暗深層的海底,最終消失地無影無蹤。

 

這些起重機正舉起一批一批的廢棄物,放置在貨車上然後離去…我不知站在窗前有多久,凝視這一切,我的想法與眼界也看的更遠了。
剎那間好像得到解脫,現在我可以工作了,這吵鬧的機器仍然運作著!撞擊聲以及我的熱情、我的工作竟然可以共存,說起來真怪,現在的我倒喜歡起這噪音了!

 

其實對任何事情不要以主觀來斷定事情,要以客觀面來看大局,貨車上所載滿噪音的遺留物,好似裝滿我們的憂慮帶到遙遠之處!想要有正面的人生就須對生命有所承諾。

 

花朵給我們的啟示,人生時有痛苦,但總是有希望,但它們卻能在其中自得其樂!然而他們存在的目的,只是在世界留下短暫的美麗,也許是短暫的片刻,你卻能記住這花朵的永恆!我美麗的花朵在我內心深處!它們成長嗎?你的花朵在哪裡呢?

 

我了解種子、塊莖,它們看似已死無生氣,當我們買回放在土裡,它們的形體被破壞,但他們卻活起來開花結果,甚至長成大樹。
現在我有了新體會,耶穌說鳥兒不須工作,它們仍然存活,它們是如此的美麗,因為鳥兒讓我了解到總是有些人還愛著我、關懷著我,耶穌找到我,降世為人,為我而死,然而我卻不值得祂聖潔的身體進入我污穢之軀…

 

曾經聽過一些智者談論事物所表達的語言,我不懂他們在講些什麼,但這是我人生第一次聽到巨大的鑽鑿機械所吶喊的聲音,老實說,還真優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