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時間

 

每年的除夕,我們都會想辦法讓自己盡興,但是我們也知道自己又老了一歲。所以在我們的印象中,時間是我們的敵人。越多時間逝去,我們也就越形衰老,最後死 去。我們想辦法要留下家人、小孩還有一些成就,藉以存活下來。當然,這必須是其他人也認可這些成就,視之為散發人性光輝的條件下才成立。 我們希望歷史可以記得我們。

 

但是我們不能忘記的是,這種生活方式是一種關係,而時間就是衡量這種關係的工具。讓我試著解釋這一點。我們活在與我們環境之間的關係上:我們需要空氣好讓我 們呼吸,需要進食、飲水以存活,此外我們需要其他人、社會,以及社會所具備的一切。這個關係的衡量工具就時間。我今年五十二歲,意思是我已經花了五十二年 消耗這些事物,空氣、水等等…

 

但很不幸這項工具所計算的是我們在這個關係裡面的時間有多長,因為等到關係結束,然後…我們就死了。至此我們可以理解,這裡出了點問題,因為死亡來臨時關係就結束了。甚至在結束之前,這個關係都變得相當不愉快,充滿痛苦與沮喪。這個錯誤與失常出現在我們的自私裡:我們要「別人」來為我們服務,要聽從我們的指示,我們僅僅為了自己的好處而去使用每件事物。
這是錯誤的。這個關係一定必須是愛。愛意謂著要忘掉自己,關心別人。因為我們沒有真正了解愛究竟是什麼,我們誤用了這個字,把它當作憐憫、慈善,屬於一種特定的行為而非我們本身的生活方式。

 

但是如果你去愛,你就不會執意要讓你的「自我」存活下來而讓它永遠存在。當然這並不容易,但是如果我們辦到了,那麼時間即成為永恆。

 

怎麼做?我該對環境採取何種態度?要不要去使用它呢?如果我吃東西,我就是遵從需要的法則,那表示我「必須」進食以存活,在與這些事物之間是沒有開放關係存在的。

 

教 會提供的一個新的途徑,去克服這個「要不要取食或是使用東西」的困境。這個新途徑,就是為上帝獻上某些事物,然後它們會轉變成更好的事物,它們被聖化了。 於是這些事物原本被限制住的存在被克服了。在禮儀中我們為上帝獻上餅與酒,上帝接受它們,把它們轉變為祂的兒子的肉體,所以這樣就給了我們新的存活方式: 吃下這肉體我們就成為新的身體的成員,而這是耶穌基督的身體。現在這食物已成為結合的手段,而非個人存活的媒介。我來到教會吃下聖體,所以我將會與神、與 你們合而為一,而不再只是一個單一的個體。然後,死亡就不存在了,我可以永遠活著。在本刊以及我們的網站當中,當然還包括我們的教會裡,我們會盡力詮釋並 感受這份愛。

 

我發自內心謙卑地期盼,這是一個圓滿的新年,不只是希望它輝煌、豐盛,而最重要的是要充滿愛,那種不自私的愛。至少,能夠努力去了解什麼是愛,並在每時每刻加以實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