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記恨的問題

 

讀一些教父作品時,我們會遇到記恨的解釋,事實上現在許多人連恨的概念都不願意談,要談到記恨,就更不簡單了,我們很難告訴別人,為什麼我們不能恨,因為如果我恨誰,卻沒有傷害他,那為什麼不能恨呢?這不是我的自由嗎?教父們如何討論記恨呢?曾有教父說道,有人吵架後仍然互相道歉,道歉之後仍然在心裡對這個人有憤怒,這些憤怒有時像炭火一樣,很容易可以燒起來,如果我們內心保留了這些炭火,我們並不能說我們已經原諒了,因為基督宗教的原諒,並不像我們表面上的原諒,或法律上的原諒,如果某個人說:我原諒他,說了應該就算了,已經結束了。在法律上的原諒,可能只需要簽一個名,就和解了,事情就過了。

但在基督的原諒,不是法律上的原諒,這樣的原諒方式是沒用的,真正的原諒和記恨是天秤的兩邊,我們未來一定會面對面看見上帝,也可能告訴祂說希望祂能原諒我們的罪,但我們如果自己保留了記恨的權利,我們有甚麼資格請求或是要求上帝原諒我們,如果我們渴望真正的了解基督宗教原諒的概念,我們不應該騙自己,如果心裡還記恨,就是還沒原諒了,我們因為某些因素的關係原諒了,但這和原諒其實一點關係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