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完善的程度 4

 

by Hierotheos metropolitan of nafpaktos

 

在前面的章節中本書揭示教會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治癒人。因此正教的教會是一座醫院,是靈魂的診所。這並不表示教會忽 視其它牧靈活動的領域,因為教會針對的是人的整體,包括靈魂和肉體。教會也關心生理、經濟與社會問題,然而教會牧靈的重點是靈魂的治療,當一個人的靈魂得 到治療時,其他許多難以處理的問題便迎刃而解。

 

很多人指責正教會不太關懷社會問題。其實不然,教會關懷所有和人有關的事情。在其敬禮中的祈禱文與教父的教導中都 可以得到驗證。但就如同醫院針對身體的病症治療,治療中也涉及了其他個人的問題,所以東正教會治療人格的核心,藉此教會將整個人治癒。這就是在社會動亂的 時候,所有的政府機能躊躇不前時,甚至人的外在自由被剝奪時,教會依舊繼續她的運作:治療與醫治人們。
治療人的人格事實上就是他自身趨向完美的境界,實際上等同於神化,在教父神學上神化與完美是同義字。這治療是?對必要的,因為亞當造成人的墮落,構成了人性的病態。

 

在墮落前的天堂裡,亞當是在天主氛圍的狀態下,研究創世紀,亞當有與天主神交,然而他必須在自願的奮鬥中持續保有 這種境界,以使他更穩定,並達到與神的完美神交及合一。大馬士革的聖若望描述這種境界有「最初的正義」的特徵。同時亞當也藉由神視滋養與淨化。他發自心靈 的理智獲得光照,這個尤其表示亞當是聖神的殿堂,並體驗?天主無盡的記掛。

 

「原罪」存乎於心靈理智的黑暗及失去與神的神交。這當然也有其他的反應,而且人穿?可壞的肉身與心靈死 亡。理智經歷深度的黑暗,也就是說人失去了心靈理智的光照,變成不純潔、不熱情,人的身體成了會腐朽與死亡的。因此我們生下來的那一天,我們內裡就有腐朽 與死亡,人的生命進入了走向死亡的世界。也因為墮落,我們經驗了全宇宙的弊病。身與靈都生病,人為萬物之首,因此這大宇宙中的小宇宙的腐朽會落於一切受造 物上面。

 

「我的心靈受傷,我的身體日漸虛弱,我的靈魂生病,我的言語失去了力量,我的人生已死,盡頭已經到了。當審判者來審查你的所作所為時,你該怎麼辦,悲哀的靈魂啊?」(大悲歌 Great Canon*)。

 

事實上當我們說原罪與其後果時,我們指的是這三件事,第一、心靈理智的功能喪失,因為心靈理智停止正常運作;第 二、就是心靈理智與肉性理智(reason)視為同一的(在某種程度是肉性理智的神化),以及第三、心靈理智被熱情、焦慮及環境狀況所奴役。這造成人類真 正的死亡。

 

他經歷徹底的崩解,他的內在自我死去了–心靈理智被一片黑暗所籠罩。就如同身體上的眼睛受傷時,整個身體也變得 不清楚,同樣地,當靈魂之眼–心靈理智–也是如此變得盲目時,整個精神便生病了,墜落到最黑暗的深淵。這也是吾主提及的,祂說:「那麼,你身上的光如 果成了黑暗,那該是多麼黑暗!」(瑪竇福音6:23)。

 

除了靈魂的整體內在運作受損外,原罪也造成人外在運作的不協調。他以不同的方式面對他的伙伴、天主、這世界以及萬物。心靈理智無法與天主相遇,所以肉性理智便工作起來,所以造成了偶像崇拜而產生異?甚至有異端的邪說。

 

心靈理智在情慾的影響下看人自己,無法把人視為天主的肖像,他野心勃勃地透過對快樂和獲取物質的喜好而剝削他的同 胞。他認為自己是快樂的容器或是器具;在此同時,他將各種事物偶像化,這就是宗徒保祿在羅馬書中所說的:「他們自負為智者,反而成為愚蠢,將不可朽壞的天 主的光榮,改歸於可朽壞的人、飛禽、走獸和爬蟲形狀的偶像。」(羅馬書1:22-23)。

 

因此人需要治療,也就是淨化,心靈理智獲得光照,到達亞當在墮落前的境界,然後達到神化。達到此正就是要藉由耶穌 的降生成人,與整體神聖組織及?會的工作。這個架構我們必須從禮儀中看,基督的特徵為醫生及靈魂與身體的治療者。我們應當在不同的教父文獻中研究同樣的架 構,很明顯地,基督的所作所為最初是治療。

 

阿波李納里奧(Apollinarios)異端所謂的基督降生成人承受的為靈魂與身體而非心靈理智。也就是說基督 由至聖聖母(the Panagia)承受的人性是被剔除心靈理智的。為了反駁他的異端邪說,神學家聖國瑞(St. Gregory the Theologian)提到耶穌承受的是人的整體;因為沒有承受的不能治療,與天主結合的得救了。如果亞當的一半有罪,這一半由天主承受為能得救。然而, 如果亞當整個人都有罪,人性全體都病了,那麼這整個人都必須要由基督承受而可以療癒。在聖國瑞的教導中可明瞭,藉著子的降生和神的道,人的本性之治療己實 現,這也就是為什麼基督是真正的人類治療醫師 。

 

墮落的人類需要治療。耶穌降生成人,這事就成了,從那一刻起,這份工作也交由教會來做。教會治療人類,最主要是治療人受創的心靈理智與心。所有的教父都鼓勵人們來追尋治癒的方法。人類被天主的能量所治癒 ,這能量的根源不經創造而是由「耶穌基督這個人」來顯示。基督給人治療的能量是白白地賦予,因此被稱為神恩。因此我們說非受造的能量與神恩並無不同。宗徒保祿寫到:「因為你們得救是由於恩寵,藉著信德,所以得救並不是出於你們自己,而是天主的恩惠;」(厄弗所書2:8)

 

在恩寵下生活於教會內,人們必須先淨化心中的情慾,獲得心靈理智的光照(即亞當在墮落前的狀態);然後上升到神化之境,與神合而為一,這等同於救贖。這些步驟就是靈魂完善的步驟–正教宗教精神的基礎。

 

在我們講述靈修完美的各階段之前,必先說明關於神恩的一些事,也就是治療人的方法;因為它和淨化、光照與神化有密切的關聯。
在正教靈修中,淨化、啟示與神化並不是以人為中心的活動之各階段,而是神非受造的能量之結果。當神的恩寵(神的能量)淨化人類的情慾時,這個叫做淨化。當它光照人的心靈理智時就叫做光照;使人神化時便是神化。同樣的恩寵及神的能量根據其不同的效果有不同名稱。

 

我們提到三位一體的神,教父們說,在神之內有本質或本性,能量或神聖的天恩,以及位格。天主聖三每一位都有本質與 位格的屬性。位格的屬性屬於每一位。本質和能量對於三位而言都是共同的。創造以及人和世界的改造都是三位一體的神共同的行動。人類的救贖是三位一體的天主 的一種能量,又是在「耶穌基督的位格內」,因為耶穌基督是藉?天父的屈降及聖神的協助而降生成人的。

 

在此必須要提到天主的能量是「本性的」,它與天主的本性相連。同時他們也是屬於本質的。為了捕獲此一概念,可看大 馬士革聖若望的教導,他說能量是本性的能力及基本活動力。本性衍生能量,位格(hypostasis)使用這個能量並成就能量的效果3,本性和位格是不同 的兩回事。

 

這表示神的能量出自神的本性,人藉由參與神的能量而與神結合為一。沒有能量就沒有本質,沒有本質也一樣沒有能量。 因此神的能量是本性的而非自己存在的。雖然它不是自己存在的,但卻是在位格中,也就是說人藉由位格去運行這個能量並使它參與在人內。因此我們認識天主,與 祂合一,並透過啟示和基督的降生而參與祂非受造的恩寵與能量。

 

我們之前有說到,非受造的能量和神的恩寵根據其不同的效果有不同的名稱。舉例來說,有所謂的淨化,有所謂光照,也 有所謂神的神化之能量。因此,靈修完善的三個階段可分辨出來:心的淨化、心靈理智的光照與神化。也就如同人必須經過初級、中級與高級的教育以獲取知識一 樣。人必須經過靈修完善這三個階段–心的淨化、心靈理智的光照與神化–為能獲取上天的知識。在這個情況下人得以療癒。
在我們進一步分析靈修完善的三個階段之前,有兩點必須強調,以避免誤解教父們的教導:

 

第一點是:進入這三個階段不是人的努力而是天主的能量使然。它們不是尺度,不包含任何人類意志的積極操練;這些都是非受造的天主神恩。這些靈修完善的階段自然地在那些配合與回應上天恩寵之能量的人內發展。

 

第二點就是這些靈修階段的分別並不是靜態的、或是無中生有的,在一般大眾的教育中,當一個人受完初級教育,就不用 再受一次。然而我們在教會中所作的神人同形的教導(theanthropic pedagogy)並不是這樣,因為這三個階段的增長是可以互相替換的。一個人為了能神視天主,就必須實行淨化與光照。當他能神視天主時,也就是第三階 段,他可能會停留一段時間在那階段,而後有可能「回到」心靈理智的光照,如果他不夠小心,也有可能失去心靈理智的光照回到淨化的階段。

 

在教父的傳統中,教父們都暗指這三個靈修完美的階段就是一個人獲得治療的三個階段。大法官聖狄尼修(St. Dionysios the Areopagite)提到淨化、光照及完善。尼撒的聖國瑞也用過同樣的區分。宣信者聖馬克西摩(St. Maximos the Confessor)也同樣提到實用哲學(淨化)、本性神視(光照),與奧秘神學(神化)。新神學家聖西默盎在他的著作中亦將各章分成實用的、知識的與神學的。在所有正教的傳統中這三個完善階段常被提到。人透過這種方法獲得治療與經驗聖傳(Holy Tradition);他成為「聖傳」並且創造聖傳。他是懷抱聖傳的人。獨特的(Distinctive)是《美集(Philokalia)》一書的副標題,其為聖山的聖尼苛德摩以及哥林多主教聖瑪喀里奧(St. Makarios)的著作。這本書集結了教父們的著作,探討人如何藉著歷經這三種神修生活的階段而醫治心靈理智。眾所皆知《美集》包括了人類獲得治癒的完整方法,是靈修生活的基本手冊4。

 

為了讓大家更明白教父的教導,筆者要廣泛引用聖尼克達斯(St. Niketas Stethatos)的教導,他分析了靈修生活的三階段。聖尼克達斯是懷抱聖傳的人,他整個被納入了所有正教有關治癒的傳統教導中。

 

他寫到人必須經過這三種的提升,為能參與並達到基督的「圓滿性」,以及能有效地獲得他的救贖。這三個階段就是初級,中級與完美的基督徒。

 

聖尼克達斯一再在他的著作中提到這種提升。他不斷提到靈修生活的三個類別與程度,因為我們必須積極引領自己朝向 神,而不是靜止不動。我們必須藉由苦行提升到創造時的自然神視,並且朝道的奧秘神學推進。更進一步說,他表示如果我們沒有經歷這個境界,沒有努力求取完 善,我們就比世界上那些持續追求地位名利的人更加不如5。

 

提升離不開淨化與光照等階段。人類必須先自受役於受造物的狀態得到淨化,然後才得到受光照及發光發熱的心靈理智的 眼睛。這是從隱藏於天主內的奧秘智慧中得到的。如此才會提升到神聖的知識。也因此人成了神學家而將上天智慧的神秘的觀念變成可接受的。除了這些關於信者的 三種類別及靈魂完善三階段的一般性輪廓外,聖尼克達斯也提出了關於靈修生活各階段6的氛圍的深入描述。

 

在求取美善的爭戰中的(初級者的)淨化階段與懺悔是息息相關。我們藉由懺悔一方面表示去除舊的、現世的人,另一方面則「披上」由至聖聖神的能量而重拾的新人。

 

因此,在淨化階段中體驗的懺悔是藉由一種對事物的輕蔑心理(基本上是輕蔑與事物有關的熱情)、藉由節食及守夜達成 的肉身「熔消」、藉由遠離會激起情慾的源頭、藉由流淚、藉由懺悔以往、藉由改變行為來導正靈魂、藉由聖善的懺悔清洗掉心靈理智的髒?,並藉由道而進入心靈 理智而得彰顯。

 

大體而言,依循著克苦的生活,懺悔就得以表達。藉著懺悔,人澆熄與生俱來的火的力道,也可以使輕率的情慾之口平靜,也就是說人在精神上變堅強了。

 

光照的階段構成了第一次的心平靜氣7。這個階段的特徵是萬物存在的知識、萬物緣起之天主的氛圍以及參與聖神。光照 的好處就是藉著神恩淨化我們的心靈理智,它像火般消耗?心,並且以一種高貴的意函表達出「心靈之眼」受到心靈理智的啟示和聖言在心靈理智裡面的誕生。在這 個階段,人得到神的知識和無止境的心靈理智祈禱。人了解到人性與神性的事並體驗到天國奧秘的啟示。
奧秘與完善的階段屬於那些實際變成教會神學家的那些完美的人。神化的人與天使般的力量結合,他接近非受造之神光, 透過聖神,天主的深奧給他?示了,人也因此看到神非受造之本質的能量。人也才理解到聖經中所記載的許多奧秘,這些為其他人則是?藏的。他上升到神學中的 「第三層天」,就像宗徒保祿一樣,他聽到不可名狀的話以及人所看不到的事物。他成為教會中的神學家並且體驗「在天主內休憩」的這種受到祝福的境界。

 

自然會有一些人主張說界定這些靈修生活的階段是受古代希臘哲學的影響,尤其是新柏拉圖派,他們說苦行及有關神的知識是平常事。然而如果我們仔細地去檢驗,可以明白古希臘哲學所說的淨化與光照與?父們所教導的有所不同。

 

在柏拉圖派哲學中,淨化是對靈魂的慾望及怒火的克制,他們相信人主要是指其理性,而慾望及怒火是原祖墮落的結果。 因此古人所謂的淨化主要是指靈魂各種動力的克制。此外,對古哲學家而言光照就是對存在原型的知識,因為他們相信人類在原祖犯罪後忘記了這些原型,這造成了 人類的悲劇與詛咒。然而對正教而言,淨化、光照與神化有不一樣的內涵及特徵。

 

我們必須說明當提到淨化、光照與神化時,聖教父們並未受到古希臘哲學與新柏拉圖派的影響。他們有此經驗並且在生活 中實行,這種以不同方式與神合而為一的經驗當然可見於新、舊約中。聖經裡有許多章節指出人若要上升到天主那裡就必須淨化心中的七情六慾,而後人獲得受光照 的心靈理智而常能記得天主。

 

首先我們應檢視基督關於天國的奧秘的知識的?誨。在說完播種者的比喻後,門徒們請祂解釋其意涵。基督說:「天主國的奧秘,是給你們知道的;對其餘的人,就用比喻,使那看的,?看不見;聽的,?聽不懂。」(路加福音8:10)

 

基督的回答指出有人在比喻中聽到了天主的話,但卻未準備接受天國的奧秘,因為他們尚未被潔淨。其他像是門徒們,他 們因為已被淨化所以有資格得到天國的奧秘,也就是說他們放棄世俗的一切而跟隨基督。此外還有三位門徒登上大伯爾山看到了天主的國的事件,其中一位還達到了 基督徒的第三種類別。

 

因此,在許多世紀以來,有些人在比喻中聽到天主的話,有些人有資格看見天國的奧??沒有見到,還有些人有資格神視天主-他們看見天主。

 

再者,在山中聖訓中,特別是在真福八端裡,人必須先滌清情慾,淨化心中的雜念,並獲得精神上的謙遜才有資格看見天主。
神貧的人是有福的,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哀慟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受安慰。
溫良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承受土地。
飢渴慕義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得飽飫。
憐憫人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受憐憫。
心裏潔淨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看見天主。
(瑪竇福音5:3-8)

 

真福八端顯示出人的靈修旅程,一條神化的小徑,藉此得以治癒的方法。意識到自身心靈的貧乏–知道存乎於心的激情 —能引發人懺悔及蒙福的哀慟。與哀慟的程度類似,神的慰藉–上天的安慰降臨在他的靈魂上。人用這種方式獲得謙恭與內心的平靜。經驗謙恭使人更渴望天主的 正義,並在日常生活中遵守祂的誡命。人藉由遵守天主的誡命學習到天主仁慈的知識,他的心也更潔淨了。這便是誡命的功效–靈魂的淨化。有些誡命與洗滌靈魂 的睿智面有關;有些則與慾望的力量或是導致靈魂憤怒力量的淨化與強化。因此當靈魂滌清了情慾後,人就是在天主的氛圍內了。

 

真福八端顯示了靈修生活的精髓與人獲得治癒的行為。人藉由遵守誡命而被至聖聖神蓋上封印,成為基督身體的一部份,成為至聖聖神的宮殿。

 

在浪子回頭的比喻中,可看到有三種人被救,僕人們是屬於第一類(…「但父親對僕人說」) 。第二類包含了受雇的傭工(「我父親有多少的傭工,都口糧豐盛」)。最後,父親的兒子們是歸在第三類(「有個人有兩個兒子」)。在這個比喻中父親有兒子、傭工與僕人。(路加福音15:11-32)

 

教父們的教導將被救的人被分成三種。首先是遵守天主旨意遠離地獄的僕人,其次是遵守誡律以獲得天堂的「佃戶」,最後的三種就是兒子們,他們因為覺得是天主的孩子,於是出於對天主的愛而行事。這三種類別實際上與靈修生活的三階段互相呼應:淨化、光照與神化。
除了之前我們提到基督關於心靈淨化、心靈理智的光照與神化的教導之外,新約中也記載了不少通往救贖與神化的方法。我只想提一些宗徒保祿的教導。

 

他頗具洞見地提到心靈的淨化:「所以,親愛的,既有這些恩許,就當潔淨自己,除去肉體和心靈上的一切玷污,以敬畏天主之情來成就聖德。」(格林多後書第7章第1節)神聖因著敬畏天主而被成就,尤其是透過淨化。唯有通過心靈的淨化,我們才能參與聖化,也就是天主神化的能量。

 

許多關於心靈理智的光照的篇幅主要顯示在心靈理智的祈禱(noetic prayer)中。保祿宗徒在寫給格林多前人的第一封書信中教導說,唯有聖神存於其心中的人才能說「耶穌是主」。「為此,我告訴你們,沒有一個受天主聖神 感動的會說:『耶穌是可詛咒的;』除非受聖神感動,也沒有一個能說:『耶穌是主』的」(格林多前書12:3)。這裡所指的不是推崇理性,而是所謂的心靈理 智的崇敬—從人的內心所引發的祈禱。因為邏輯式的祈禱根本就不需要至聖聖神的臨在。因為所有人都能用邏輯祈禱,並稱基督是主。然而保祿宗徒說:「除了受聖 神的感動,沒有人會稱耶穌是主」。「沒有人」指出了人唯有在聖神內才能在心中產生出心靈理智的祈禱。

 

我們若將這一段放在聖保祿的整個教導架構中,就可以清楚看出其所指的是內心祈禱,它是在內心的心靈理智光照階段中 行動。他對厄弗所人寫道:「…卻要充滿聖神,以聖詠、詩詞及屬神的歌曲,互相對談,在你們心中歌頌讚美主」(厄弗所書5:18-19)。當人心中充滿聖神 時候,便會在心中哼頌著這些聖詠、詩詞和屬神的歌曲。

 

心靈理智的祈禱發於內心,因為人在是聖神中獲得兒子的名份,也就是說他因著恩寵而成為天主的兒子。宗徒對羅馬人寫 道:「因為凡受天主聖神引導的,都是天主的子女。其實你們所領受的聖神,並非使你們作奴隸,以致仍舊恐懼;而是使你們作義子。因此,我們呼號:『阿爸,父 呀!』聖神親自和我們的心神一同作證:我們是天主的子女。」(羅馬書8:14-16)。

 

在聖神內於心中所操練的心靈理智的祈禱與藉由恩寵而得的子的名份有著密切的關係,這意味著內心的淨化要先完成,所 有屬肉身的想法和思慮*要從內心裡被排除出去,然後人因恩寵而成為天主的兒子,而自然祈禱著「阿爸,父啊!」。自此他成為教會真正的一員,根據這位聖宗徒 的說法:「誰若沒有基督的聖神,誰就不屬於基督。」(羅馬書8:9)。

 

保祿宗徒稱這種狀態為光照:人在淨化和光照了內心後,神的恩寵便降臨於其心中。「因為那吩咐『光從黑暗中照耀』的 天主,曾經照耀在我們心中,為使我們以那在【耶穌】基督的面貌上所閃耀的天主的光榮的知識來光照別人」(格林多後書4:6)。心靈的黑暗是被蒙蔽的超性理 智。在基督臉上所顯出的神的恩寵照耀被光照者的心,並賦予他天主的榮耀的知識亮光。

 

關於神化及神視天主的章節有不少可以提出來討論的。保祿宗徒本人就經常提起他由天主那裡所領受的啟示:「若必須誇 耀–固然無益–我就來說說主的顯現和啟示。我知道有一個在基督內的人,十四年前,被提到三層天上去–或在身體內,我不知道,或在身外,我也不知道, 天主知道–我知道這樣的人–或在身體內,或在身體外,我不知道,天主知道–他被提到樂園裏去,聽到了不可言傳的話,是人不能說出的。對這樣的人,我 要誇耀;但為我自己,除了我的軟弱外,我沒有可誇耀的。其實,即使我願意誇耀,我也不算是狂妄,因為我說的是實話;但是我絕口不談,免得有人估計我,超過 了他在我身上所見到的,或由我所聽到的。免得我因那高超的啟示而過於高舉我自己,故此在身體上給了我一根刺,就是撒殫的使者來拳擊我,免得我過於高舉自 己。關於這事,我曾三次求主使它脫離我;但主對我說:『有我的恩寵為你夠了,因為我的德能在軟弱中才全顯出來。』所以我甘心情願誇耀我的軟弱,好叫基督的 德能常在我身上」(格林多後書12:1-9)。

 

我們從教會的神聖傳統中得知神視天主是經由人的神化而獲得的,這就是為何人要參與天主的神化能量。

 

因此,靈修生活不是以人為中心的情況,而是體驗天主的非受造恩寵。這不是哲學或推理,而是參與神的恩寵。聖伯多祿 宗徒也提及在大伯爾山的神視:「我們曾將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大能和來臨,宣告給你們,並不是依據虛構的荒誕故事,而是因為我們親眼見過他的威榮。他實在由 天主接受了尊敬和光榮,因那時曾有這樣的聲音,從顯赫的光榮中發出來,向他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這來自天上的聲音,是我們同他在那座聖山上 的時候,親自聽見的。因此,我們認定先知的話更為確實,對這話你們當十分留神,就如留神在暗中發光的燈,直到天亮,晨星在你們的心中昇起的時候。最主要 的,你們應知道經上的一切預言,決不應隨私人的解釋,因為預言從來不是由人的意願而發的,而是由天主所派遣的聖人,在聖神推動之下說出來的」(伯多祿後書 1:16-21)。

 

在上一段除了提到基督徒的啟示不是一種推測而是體驗生活的天主外,同時也清楚看到人應當把持先知性的話語,它就像一盞明燈指引道路,「直到天亮,晨星在你們的心中昇起的時候。」

 

在新約中,耶穌基督與宗徒們都曾提過靈修生活的三個步驟,以及靈性完善的等級以及對人的醫治:心靈的淨化、心靈理 智的光照、與神化,這是人通往神化的真正道路。亞當在樂園時就是處於光照與神視天主的狀態。然而他犯罪後便失去了這份榮耀。事實上罪就是失去神的榮耀– 神視天主的榮耀。保祿宗徒說:「因為所有的人都犯了罪,都失掉了天主的光榮,所以眾人都因天主白白施給的恩寵,在耶穌基督內蒙救贖,成為義人。」(羅馬書 3:23-24)。罪與喪失神的榮耀及喪失神視相關。然而人依其本性上有能力成義,藉由基督降生成人而獲得神視及神化。因此,成義就是神化,也是人的救 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