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關因果與業障

 

我有一些朋友非常害怕「業障」。因為感覺到這一生無法從業障中解脫,他們非常痛苦。這樣的情形也曾發生在古希臘悲劇中。西方哲學也幾乎採取相同論調,認為事情一旦發生,就成為無法改變的過去。深入分析,我們發覺過去支配了一切,決定了一切。

 

我想向大家介紹一個新觀念,東正教會對於時間的觀念。對教會來說,我們的本質,我們真正的存有,只存在於天國之中,存在於未來之中。事實上,不只是我們的存有,而是宇宙萬物的存有,皆在其中。

 

「我又看見一個新天新地。因為先前的天地已經過去了,海也不再有了。」(啟示錄21:1);「…並賜給他一塊白石,石上寫著新名,除了那領受的以外,沒有人能認識」(啟示錄2:17)。如同經文,我們真正的本質在未來之中,在天國之中。

 

當我們祈求神或任何一位朋友「寬恕」我們時,到底意謂什麼?舉例來說,如果我殺了某人,之後我悔改,盡一切所能地安慰和幫助他的家人,請求他們原諒,日夜為此哭泣流淚……,然後我祈求神的寬恕,接著究竟會發生什麼事呢?神如果說:「好,我寬恕你」,是否表示神不會懲罰我?但祂就這樣放過我了嗎?還是祂依然認為我是個殺人犯?因為,根據人類的理解方式,我將永遠是個殺人犯,罪行發生在過去,我無法改變過去。除非我能回到過去,阻止自己犯下愚行。但至少目前為止,人類尚未發展出時光旅行的科技。

 

對神來說,決定我的不是過去,而是未來,是祂將在天國中賜給我的「新名」。因此,祂並不從我的過去認識我,而是看重我將會成為什麼。

 

我試著更清楚地解釋:假設某人生病,腿上長了腫瘤。我們因此動手術,切除腫瘤。之後這個人的腿復原,再也不為腫瘤所苦。被切除的腫瘤,就如同我們過去的罪。

 

更好的例子是一位創作美麗雕塑的藝術家。他取來一塊未經琢磨的大理石,敲擊、切割,一點一點賦予它適當的形狀。此時完成品的形象隱藏在藝術家的心中,完工時作品將會顯明一切,但那需要經歷漫長辛勤的雕琢,絕非一蹴可幾。過程中藝術家切割和捨棄的石塊,就是我們的罪,我們的過去,但過去不是「我們」。這就是神看待我們的角度。祂能看見我們最終在天國中的狀態,而不從過去評斷我們。

 

因此,犯下謀殺罪的那人,如果悔改,就永永遠遠都不再是殺人犯了。身為基督徒,我們應當非常慎重,絕不可因弟兄們的過去,而輕視或羞辱他們(即使是當中最小的一位)。因為對 神來說,過去已不存在。每個人都可成聖,透過悔改和愛,過去絕對無法阻擋我們。

 

雖然社會並不這麼認為,依據律法,罪犯必需被懲罰。但教會並非來自這個世界,教會的起源不在這個世界,而是來自天國。事實上,教會並非受造,而是永恆的,因為教會的「元首」,是永生神的兒子基督。

 

我想我們東方的弟兄如果了解這個「未來」的觀念,將會充滿喜樂。現在他們可以把所有過去都拋在腦後,不論它們在實際上或想像中是如何不堪。教會賜與的寬恕,是無限的,抹去一切。和好聖事(即告解聖事、懺悔聖事)除了幫助信徒為過去惡行懺悔改過,更重要的是透過聖事的儀式,讓信徒領受從神而來的正式寬恕和赦免。這是屬於教會的聖事,它徹底淨化我們,切斷我們和過去惡行的一切聯繫。

 

如果我們相信業障,就等於相信某種控制賞罰程序的自然法則。例如我做了壞事,就一定得以某種方式受罰。或如同我拿著某件東西、放開它、它一定會掉落,並因為地心引力的影響,它不能隨自己意思落向何方。我們知道它會掉落何處,我們無法改變地心引力。

 

但是寬恕卻能引領我們進入愛和自由的世界。如今我們是自由的,倚靠神的愛和幫助,你、我都能創造未來。未來是「因」,而不是「果」。 神成為人,道成肉身,並非為了我們在漫長歷史中犯的過錯,而是因為 神計畫要聖化每個人,讓每個人都藉著基督的恩典,成為神人。

 

我們在創世紀讀到:「神就照著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象造男造女」。一些教父們認為「形象」指的就是神人耶穌基督,即使基督那時尚未道成肉身,但 神超越一切時空限制。因此,請以喜樂的心,領受神賜與我們每個人的自由和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