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 除夕夜 誠實行聖禮儀
Br Father Jonah translated by Pelagia

 

除夕夜我獨自在咖啡廳,只有孤獨與寂寞陪伴著我,面對著一堆書和面前的咖啡疑惑卻占滿在我的腦海裡,但我的思緒卻停滯在此頁,子路問孔夫子我如何服事神, 孔子的回答卻是:你都還沒學會如何服事人,你怎能服事神,子路說夫子我可以問你死亡嗎?夫子說你還不明白人生,又怎能了解死亡。

 

我望著窗外稀少的行人,走在空蕩的中山北路上,剎那間我忽然想通,我終於了解孔子的意思了。

 

身為正教的神父 ,我行聖禮儀,什麼又是正教教會呢?基督教並不擁有什麼特殊的教義,也不是光強調理論,更不是只有西方人才了解的理論,也許是因為傳統的哲學觀念不同,我 也不認為正教是西方人的信仰,而正教主要的教義是付諸行動,付諸行動去服事,但是要如何實行呢?

 

這是最深澳的事,參加聖禮儀,讓我來解釋,我們去教會參加聖禮儀(有些人則稱崇拜、或做禮拜),我與神及弟兄姊妹用最特別的方式見面,我所做的事並不單是去幫 助某些需要幫助的人,而是把我自己,把我整個人生奉獻出來,但如何能達成呢?

 

我與弟兄姊妹在教會相遇,我們一起行聖禮儀,聖禮儀並不只是聚會禱告,很不幸的很多人有此誤解,在聖禮儀中很多人,不光是我和信徒,所有的人皆合而為一,我們成 為一個共同的肢體,我們在耶穌基督裡,因著基督我們成為肢體的一部分。

 

雖然我的身分神父,但只有我一個人時是無法行聖禮儀的,我雖有神職身分但必須有信徒時才能行聖禮儀。

 

所以我們去特定的地方,與弟兄姊妹見面,作同樣的聖禮儀,大家合而為一,也許我無法與我最愛的人在一起,也許他們住在別的城市,但是他們的精神與我同在,他 們在我腦海裡,我將他們的名字寫下,交給神父,這也可代表他們也出席在現場。

 

愛永遠戰勝死亡,死亡也不能把我與至愛分離,在聖禮儀中我們將再次相逢,我會服事他們,當我們領取聖餐時,這不是一般的廉價食物,是金錢所買不到的,這食物不是只提供幾小時的養分,是代表生命的糧食。

 

我要服事整個宇宙,用千萬件事物來代表,我帶了象徵性的物品如酒、麵包、水這些出自於大地,因為這些皆出於造物主之手,我將這些物品獻給上帝這也是我的職 責所在,我將透過聖禮儀的過程中,但我現在帶著一顆尊敬的心榮耀此物,來 “促成”此物成聖物。

 

當然我無法讓此物成聖品,因為我不配而且我是不潔的,我也不夠格。我也不能獻上粗俗鄙陋的廉價品。但因著聖靈可成就此事,所有的人包括活著的人與死去的人以及萬物,使我們在教會裡合而為一。

 

在聖禮儀中我們穿著得體神父穿上聖禮儀服,這景象好似天父領著我我去旅行,他就是我們的導航員。

 

我們獻上酒與麵包,將需要代禱的人的名字寫下交給神父,神父會將麵包小心的切下適當的大小,最大塊的部分則代表耶穌的身體,神父將酒徐徐倒入杯中(有些酒 是我們帶來的)另外加上少許的水,這就代表耶穌的血,神父會再切些麵包,有些麵包代表我們所交給神父的名單的人(雖然這要花一些時間,但我很高興也很榮幸 來做這件事,因為我必須讀完所有人寫的名單,我深深為這事感動禱告,不單是為活著的禱告也為去逝的人祈禱,讓我了解到愛是無止境的)

 

聖禮儀已經開始,神父為我們的每件事禱告,為人民及他們的需求,為國家為政府及各樣事物禱告。這中間有一個簡短的佈道,也是很好的啟示,同時也為我們解釋禱告真諦。

 

同時聖桌上也有我們獻上的禮物,所有切下來的麵包塊,代表著我們與死者,不管是好人與壞人,他們都是我們所愛的人,這代表麵包取材於萬物中,從這萬物中在 麵包最中間的部分則是耶穌的身體,耶穌所有的鞭傷都愛我們的證據。神父將此聖物呈獻給我們,是將我們連結一起,透過他的手我們獻給上帝,將物品放在聖壇 上,神父獻給天父,我們一起完成祝禱文,我們一同回答阿們!神父乞求天父差遣聖靈降臨改變這麵包與酒而成為耶穌的聖體,也讓我們有幸參與這聖會合而為一, 然後信徒領取聖餐,這皆因著上帝的愛而成就此事。

 

有人問我什麼是無瑕疵的愛,我又該如何做呢?又該如何表達我對你的愛,是親吻你或是擁抱你還是買禮物給你呢?但上帝的愛不僅於此,祂進入我們的心中,祂就 是我們最大的禮物,這也是為什麼祂要道成肉身,因為我們就是血肉之軀,透過基督我們才能結為一體,我們也不再與上帝分離,我們同樣是血肉之軀,成為神的兒 女。

 

神父將酒注入聖爵中成為耶穌得聖體血,也將被切成小塊的麵包放入聖爵中 (我們所至愛的人不論是生者或者死者)全部都結合在一起,耶穌就是生命的糧食,也就是當你吃下,你能戰勝死亡。

 

麵包與酒已成為耶穌的肉體,這使他們再也不分離,這也是我為什麼說獻上萬物,因著教會行聖禮儀將大地之物重新獻回給造物者,上帝接受此物回送我們成為耶穌的聖體血。

 

然而我們回到家中,第二天又開始面對現實的生活,但經過教會聖禮儀的洗禮我們不是空著手回來,也不是僅僅帶著回憶回來,因著經歷上帝我們希望能再次來到聖禮儀中,總不希望因殘酷的現實生活而將上帝的愛遺忘。

 

當我來到台灣時,我開始對台灣有些了解,我也相當驚訝台灣人的習俗與生活方式和東正教非常相似,但因著對基督教義有些錯誤的認知及誤導,造成東方人對基督 教有極大的誤解與不明白,這是我非常遺憾的事情。我來台灣不是要改變所有人的信仰,上帝無處不在,只需真心誠實必尋見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