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面的章節中,我們談了不少「肉體的死亡」。然而,所謂的「死亡」指的應該是肉體與靈魂的分離。由於祖先所造的罪導致了人類「必死的命運」與「腐敗」,因此有了人類的死亡。

 儘管,「靈魂」與「肉體」分離了,人類的「本質」與「位格」卻不會因此消失。對於某人來說,「靈魂」指的就是「此人的靈魂」,「肉體」指的就是「此人的肉體」。每個人都是「靈魂」與「肉體」的共同體,兩者缺一不可。上帝散發出能量,維持著一切受造物的運作,靈魂也是如此,它散發出能量,維持著肉體的運作。在教父的神學中曾經提及,人類是上帝的肖像,人類與上帝的相似性更勝於天使。這是因為人類有智慧、聖言、靈魂,靈魂使肉體變得更有生氣,這是天使所沒有的[1]。

 [1] Gregory Palamas, 150 texts, Ch30, Philok. Vol. 4, p.143 (GK) 358

 4.1 哲學中的靈魂不朽

4.1 Immortality of the soul according to philosophy

就哲學的觀點出發,「物質」與「實體」之間有著顯著的差別。因為,如果在時間的維度上有了起點,就代表它也會有終點,因此,只有「非受生的」和「不變的」事物才能稱作是「不朽的」和「真實的」,這是哲學最基本的教導[2]。人類的肉體屬於物質界,靈魂則屬於真實界,也就是「理型的世界」。因此,相對於肉體而言,靈魂是不朽的。如果我們以哲學的觀點出發,若靈魂是不朽的,那麼它就是「非受生的」,也是「不變的」,屬於「理型的世界」。靈魂與那些易腐化的現象沒有任何關聯,它屬於真實界,不會變易也沒有起點。[3]

 斯多葛學派(Stoics)曾言:「靈魂是宇宙之靈(universal soul)所散發出的火花,因此,它是不朽的、不變的、非受生的。」亞里斯多德也主張:「靈魂以一種非受生的形式,與物質緊密相連。」依據他們的主張,我們可以說,在肉體內的情況,亦即暫住在身體內的狀態,是靈魂的自然狀態。然而,柏拉圖對此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肉體是靈魂的監獄。」[4] 對於柏拉圖而言,靈魂在肉體內的狀態是超越自然的。無論如何,根據古代哲學的論點,靈魂是屬於「理型的世界」,它與「物質」之間沒有連結,因此,我們靈魂與肉體各自成為一個部份。

我們必須特別留意柏拉圖對於靈魂的看法。這是大家普遍接受的看法,它也出現在東方的宗教中。柏拉圖認為,靈魂從「理型的世界」墮落了之後被囚禁在肉體裡,肉體是靈魂的牢獄。而且,「不朽的、非受生的」靈魂被禁閉在「物質界的、短暫存在的」肉體內受到了極大的苦惱。

 然而,上帝是「不動的推動者」,祂吸引著非受生的存有物,自己卻是永恆的不動者。而惡魔不斷趨向「變易的物質界」,與上帝這位「不動的推動者」唱反調[5]。非受生的靈魂屬於「理型的世界」,上帝吸引著靈魂,讓它在擺脫肉體的牢獄時,重返那個非受生的、永恆不變的世界。若是以柏拉圖的觀點出發,我們可以說,「重回非受生的世界」就是靈魂的救恩。

 一般來說,這就是哲學對於「靈魂不朽」的教導。就我們所知,哲學領域針對「靈魂不朽」所提出的概念可以分為三個重點。第一、靈魂是非受生的,它屬於「理型的世界」所以是非受造的。第二、人類的靈魂比肉體更有價值。亦即所謂的「二元性」,它強調靈魂的價值,貶低肉體的價值,認為肉體是墮落和腐敗的產物。因此,我們會發現,根據古代哲學的概念,肉體非但沒有任何價值,它也是惡的,因為它屬於物質界,它將不朽的、非受生的靈魂囚禁起來,使它無法回到原本所屬的世界。然而,從這個觀點看來,人類就會被分解,而分解之後屬於物質的部份是惡的,應該受到排拒。第三、哲學不能提到肉體的復活。這就是為什麼,當宗徒保羅在亞略巴古(Mars Hill)講述肉體的復活時,遭到大眾的嘲笑,這是因為,這種基督教的論點將會撼動整個形上學的基礎。

[2] John Romanides: The ancestral sin, Athens 1989, p. 30 (GK).

[3] Ibid. p.33.

[4] Ibid.

[5] Ibid. p.32.

4.2 正教神學中的靈魂不朽

4.2 The immortality of the soul according to orthodox theology

前文我們曾經討論過,在聖經和教會的傳統著作(像是禮儀文本、教父文集)中,都能發現「不朽」一詞。然而,「不朽」在哲學上和教會裡的意義截然不同。在此,我想要簡略向讀者說明「不朽」在教會裡的四個涵義。

第一、「不朽」指的是某種不滅的本性,沒有起點也沒有終點。在這個定義下,只有上帝的本性是不朽的,因為上帝無「始」也無「終」,祂是永恆的,也就是說,上帝超越了世代。因此,我們在教會裡面讚美上帝是「聖哉不朽者」。宗徒保羅在談到基督時也說,基督「是那獨一有著不死、住在人不能靠近的光裡。」(提摩太前書6:16),基督是真正的上帝。

第二、「不朽」指的是那些因為上帝的恩典而不滅的事物。萬物有起點就有終點,然而,因為上帝的恩典應允了靈魂「不朽」的可能性,因此,它有「起點」卻沒有終點。按照這種說法,靈魂是「永恆」存在的。上帝創造人類的靈魂,靈魂的存在有一個確切的起點,然而,上帝卻希望它可以沒有終點。人類的靈魂之所以可以永恆,是因為上帝的旨意。所以,當靈魂因為死亡而與肉體分離時,此人的「位格」並沒有因此消失,靈魂會繼續存在,它必須等待基督第二次來臨,這樣它才能再一次回到復活的肉體,此時,人類才能擁有永恆的生命。

第三、靈魂的不朽與上帝的恩典有著密切的關係。靈魂存在著,因為,它與上帝的恩典緊緊結合,它活在上帝體內。就本體論的角度來看,罪人的靈魂也存在著,然而,它們卻沒有上帝的神性能量。這代表了,罪人的靈魂也會永恆存在,但是,它們並非與上帝同在。這是就是所謂的「靈性死亡」。St. Basil the Great曾說:「罪是永恆的死亡。」這句話的意思,並不是從本體論的角度出發,說靈魂就此消失。它的意思是,雖然靈魂繼續存在著,但是,它沒有上帝的恩典。

第四、「不朽」指的是整個人(包含靈魂與肉體)的不滅,當整個人永遠參與基督的復活時,就會達到不朽。

一般而言,人類的靈魂,無論正直與否,都是永恆存在的。儘管「整個人」包含了靈魂與肉體,然而,靈魂並不能代表整個人,靈魂就只是此人的靈魂,而肉體也不能代表整個人,肉體就只是此人的肉體,因此,靈魂在離開肉體之後,會在基督第二次來臨

的時後甦醒,這是為了要進入復活的肉體內。然後,整個人(靈魂與肉體的結合體)就會在基督體內獲得永恆的生命,或者,也有可能永遠不會參與上帝的神性能量與光明。St. Maximus the Confessor說,正直的人將會「永遠活得好好的」,擁有美好的、永恆的生命,而罪人將會「永遠活得不太好」,永遠活在悲劇當中。

在「靈魂不朽」的議題上,若是我們將上文的內容與之前談到的哲學領域相比,就會發現哲學與神學之間,存在著一個很複雜的差異。根據正教會的傳統,靈魂是受生的、受造的,最初它並非存在於永恆不變的「理型世界」裡,它是一個受造物,在某一個特定的時間點被創造出來。儘管,我們認為靈魂是不朽的,然而,這絕對不是因為「靈魂比肉體更早出現」,也不是因為「靈魂天生的本性就是不朽」,而是因為,上帝希望人類的靈魂成為「不朽」。上帝創造了人類,並且將「不朽」的特質賜給人類,祂希望人類的存在沒有終點。因此,人類的靈魂才擁有了「不朽」的特質,人類並不是天生「不朽」,這都是來自於上帝的恩典。

此外,在正教會的傳統中,我們不會像哲學的辯證法那般將靈魂與肉體分開來討論,我們並沒有「二元論」的主張,整個人類就是由靈魂與肉體共同組成的。靈魂並不能代表整個人,靈魂就只是某人的靈魂。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並不認為靈魂比肉體更優越。

如果我們細心審查就會發現,教會的所有聖事都是在使「整個人」(包含靈魂與肉體)更聖潔。我們不把肉體視為靈魂的牢獄,因為它是上帝所創造的。在人類墮落之後,穿上了「必死的命運」與「腐敗」的皮衣,然而,藉由上帝的復活,我們「整個人」,其中當然也包括我們的肉體,得到了復活的可能性。

因此,根據救恩論(soteriology)的說法,人死亡之後,靈魂是否繼續活著並不是重點,它是否能夠在上帝的恩典中達到不朽才是真正重要的,因為,就算是罪人的靈魂,死後也會繼續活著。此外,肉體的復活也不是最重要的,因為,罪人的肉體也會在死後復活。最重要的是,無論是死後或者肉體復活之後,我們都要活在基督內。在正教的救恩論中,人類和靈魂的不朽有另外一種意義。壽命是否能夠延長並不重要,死後是否繼續活著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超越死亡,唯有透過基督體內的生命才能超越死亡。

教父們教導我們,基督的肉與血就是「達到不朽的良藥」,因為,藉此良藥我們就有機會獲得基督體內的永恆生命。因此,「靈魂不朽」是上帝的恩典,「肉體不朽」是與基督復活的肉身結合為一。如果在這個議題上,忽略了「不朽」的真意,就會陷入哲學的困惑中,無法真正進入正教神學,也無法得到救恩。

4.3 靈魂死亡說與正教會

4.3 Thnetopsychism and the Orthodox Church

在早期教會,尤其是在諾斯替教派中,發展出一種異端學說,主張靈魂與肉體會一同消失,這個主張影響了許多早期教會的作家。St. John Damascus在他的著作「論異端」中,就特別收錄了這些作家的言論:「人類的靈魂與動物的靈魂類似,它會隨著肉體的滅亡而消失」[6]。

為了不要使讀者產生誤解,在此我要強調,教會並不接受這樣的思想,因為,從聖經的教導中我們得知,依據上帝的旨意,人們死後,也就是說,靈魂離開肉體之後,仍會繼續存在。而且,「人類的靈魂」和我們所說的「動物的靈魂」截然不同。從聖經與教父的著作中,我們可以讀到,「靈魂」一詞,當我們用在動物身上,指的是「生命」,動物的靈魂只有「能量」沒有「本質」。動物的靈魂只有「能量」的部份,沒有「智慧」和「聖言」的部份。人類的靈魂,擁有「能量」和「本質」,所以它包含了「智慧」和「聖言」和「靈」三個部份,其中「靈」的部份提供肉體生命力。

「靈魂死亡說」認為,靈魂會與肉體一起死亡,當肉體復活的那一天,靈魂也隨之復活。還有另一個學說與「靈魂死亡說」很類似但是比較沒有這個激進,稱作「靈魂待甦說」(psychopannychia)。這個學說主張,人死了之後,靈魂會進入一種沉睡的狀態。教會將這兩種學說都視為異端[7]。

 在五零年代末,曾經出現一些與「靈魂死亡說」相關的有趣說法。這些討論起因於John Romanides神父的博士論文,當時他正準備將這篇論文送至雅典大學神學院(Theological School of the University of Athens)審核。事實上,他的研究涉及許多議題,在此,我們只簡短地看一下與「靈魂不朽」有關的部份。

 在這篇論文中,有一個標題為「人類的命運」的章節,提到了「完美的道德」、「完美與墮落」和「不朽」等議題。正如前文所示,許多哲學家都曾討論過「不朽」的議題,儘管他們抱持著與教會不同的態度,同樣地,John Romanides神父也必須面對這個議題。

 John Romanides神父在論文中非常支持「靈魂不朽」的理論。他認為,既然靈魂是受造的,它的存在有一個確切的起點,就會有一個終點。然而,上帝的恩典卻使它成為「不朽」。他之所以特別寫下這個論點,是為了釐清哲學和神學之間的混淆。此外,他還關注著其他相關的議題,即「上帝的『質』與『能』的差別」、「墮落與死亡」還有「人類的神化境界」[8]。

這些思想常常出現在John Romanides神父的論文中,也與正教會相契合,然而,卻使那些受西方經院神學薰陶的神學家,面臨許多問題與困惑,至少他們從未見過這樣奇特的教導。毋庸置疑地,這篇論文是上帝的啟示,也是最早在西方神學的世界中揭露了「希臘正教神學」所遭受的長期囚禁(babylonian captivity)的研究之一,這也是為什麼它會引起如此激烈的反應。

西方的神學家認為John Romanides神父已經在著作中透漏了他接受「靈魂死亡說」。我必須特別指出,這些西方神學家受到「經院神學」還有「護教學」(護教學的提出是為了駁斥當時的異端diaphotists,他們為了某些原因反對西方神學中的形上學)的影響,因此對John Romanides神父的著作有了錯誤的詮釋。也就是說,那些西方的神學家並沒有真正瞭解John Romanides神父論文中的那些正確教導。

為了回應西方神學家的指控,John Romanides神父寫了一封信,他在信中寫下許多有趣觀點,然而,這些信至今仍未出版。在此,我想要提出信中某些重要的內容供讀者參考。

首先,他強調西方神學家對於「上帝」、「存在於世界的上帝之能」還有「靈魂不朽」等議題的看法都不正確。接著,他又強調,沒有任何一位教父曾經質疑過「靈魂不朽」,他們只是認為,如果靈魂與「給予生命的上帝之能」分離,「就會永遠活在折磨與恐懼之中,這就是死亡。因此,那些活著的人,如果他們沒有『給予生命的上帝之能』,儘管他們繼續活著,也算是死了」。之前,我們已經瞭解了哲學對於「靈魂不朽」的看法,這些哲學的看法影響了西方經院神學。然而,教父們談到「靈魂的死亡」時,並不是以本體論(ontology)的觀點出發來討論靈魂是否存在,而是指靈魂是否參與「上帝之能」。John Romanides神父還節錄了許多古代教父的著作,例如:St. Justin和St. Irenaeus,這是為了說明教父們所指的「靈魂的死亡」是「人類與上帝分離」,而不是「靈魂死亡說」或「靈魂的三元素」(tripartites)所主張的那樣。他也提出,人類也擁有「靈」,但是,單單只有「靈」無法組成人類,人類是由「靈」、「肉體」與「靈魂」共同組成的。人類在最初受造的時候,就失去了上帝的恩典,而「靈」就是上帝的恩典,所以我們才說,人類是由「肉體」與「靈魂」組成的。

John Romanides神父在結論中說道:「他們指控我是『靈魂死亡說』的支持者,這對我來說極不公平,因為許多教父也都接受『靈魂天生下來並非不朽』還有『靈魂與天使藉著恩典而成為不朽』的觀點。」

這些論點也來自於「永恆地獄的存在」。這是上帝的旨意,上帝容忍它的存在,而它的存在與人類的行為有關。如果人們已經得到完全的療癒,就會體驗到光明的、神化的「上帝之能」,然而,如果人們尚未被淨化,就會被上帝恩典所散發的能量「燃燒」著。

John Romanides神父主張,所謂的「靈魂的死亡」指的並不是「靈魂從此不復存在」,而是「靈魂失去了上帝的恩典,與上帝分離」。我們不但可以在教父的著作中找到這樣的主張,Georges Florovsky神父也曾經提出相同的看法。John Romanides神父在論文中提到:「Georges Florovsky神父認為『存在』與『活著』之間有很大的分別。『靈魂的生命』和『靈魂在地獄中的永恆存在』並不相同。人類可能在地獄中永遠失去生命,然而,卻仍然繼續存在,因為上帝的旨意就是如此。」

從John Romanides神父論文的相關研究中,我們可以歸納出三點結論。

第一、只有上帝的本性是永恆的、自存的,人類或是天使的靈魂必須藉由上帝的恩典才能達到永恆。St. John of Damascus說:「天使的不朽並非天生,而是由於上帝的恩典。因為,只要有起點,自然地就會有終點。」[9] 對人類的靈魂來說也是如此,人類是受造的,因此,有一個特定的起點。

第二、根據希臘哲學的思想,靈魂達到不朽,並不是因為上帝創造了靈魂並且希望靈魂可以永恆存在,而必須先證明靈魂是「非受生的」而且沒有起點,這樣才可以說,靈魂天生是不朽的。然而,根據教父的教導,靈魂之所以不朽,並不是因為它天生的潛力,而是因為上帝的旨意。「因此,永恆得救或是永恆受罰,取決於上帝的旨意和行動,與靈魂的天性無關。」永恆的天堂或地獄取決於上帝的旨意與人類的狀態。[10]

第三、一個沒有上帝恩典的人,就算永久的存在,在靈性上也已經死亡了,因為,遠離了上帝就是靈性上的死亡[11]。

因此,我們在正教會中所說的「靈魂不朽」,與哲學領域或西方經院神學對「靈魂不朽」提出的想法並不相同。我們應該釐清哲學與神學之間的混淆和誤解。從上文的討論中,我們可以清楚瞭解,由於上帝的旨意,靈魂才能變成不朽。由靈魂與肉體組成的人類,如果能夠與非受造的、神化的「上帝之能」結合,就能達到永恆的境界。

[6] John of Damascus: On heresies, FC vol. 37, p. 150.

[7] See P. Trempelas: Dogmatics, vol. 1, ed. Zoe, Athens 1959, p. 482 and Encyclopedia of Religion and Ethics vol. 6, p.526 (Gk).

[8] John Romanides, op. cit. p. 124.

[9] John of Damascus, The Orthodox faith, BK. 2, ch. 3, FC 37, p. 206.

[10] John Romanides, op. cit. p. 126f.

[11] Ibid, p. 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