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也是靈魂的一個官能,借著它,我們認識物質的東西,對我們發生快樂或不快樂的感覺,因而加以控制和管理。感覺包括外界的感覺與內心的感受。外界感覺發現 身體需要的滿足,而內心感受助人瞭解。當身體缺乏任何需要時,它便會使我們感到反抗;它也會縱容人過分地尋求滿足。在不快樂及受苦時,它會嘀咕抱怨;苦楚 消失、重獲快樂時,它便心曠神怡。人的心靈涵有感官和它一切的經驗。

 

就如想像對理性服務,感覺是意志的僕役。在人未犯罪前,它是個忠僕,它的一切好惡井然有序,符合實際。對那從物質東西所來的感受,它不會給意志提供紊亂的感覺,亦不會提供含有邪惡所激發的、假的靈性經驗。

 

可 惜,現在已不是如此:因著原罪的緣故,在它對盲目嚮往的邪樂感到落空時,或受到它深深厭惡的紀律約束時,便深感痛苦。意志必須靠聖寵的支持,才肯平心靜氣 的接受原罪的惡果,去約束感覺,不溺於快樂,而接受良好紀律。若沒有聖寵的幫助,它必任性地委身於享受肉身生命,使有靈性的人降格:不像人而像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