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在稀有的神魂超拔時刻,經歷頂尖的靜觀經驗:

 

有人卻是在日常生活間,經驗到它

 

有一些人以為靜觀是如此難得而了不起的經驗,非經艱巨奮鬥無法到達,且只在所謂「神魂超拔」的稀有時刻才能品嘗。我將盡力答覆這些人們。

 

是 的,上主按祂的上智,照各人所受的天分和恩典,安排了每人的靜觀旅程和風格。雖然,有些人經歷了漫長而艱苦的靈心磨練,才到達靜觀之境,甚至只偶爾在那所 謂「神魂超拔」的甘飴中認識它的美好。不過,也有些人受聖寵的精細雕琢,在祈禱中與主如此親密交往,看來幾乎可以隨心所欲地擁有、並經驗靜觀的美境,甚至 在日常生活的細節中,不管坐立行走或跪著時都能夠。他們能維持管制著生理與心靈官能——雖有時並沒有一些困難,可是並無多大困難。

 

在 梅瑟身上,我們看到第一類型的靜觀,在亞郎身上,則是第二類型。結約之櫃象徽靜觀的恩寵。按聖經的記述,那些緊挨著約櫃生活的人,象徵著度靜觀生活的人。 用約櫃象徵靜觀的恩寵很貼切,因為約櫃內裝載著聖殿的珍寶,正如那從人心裡發出、透過「不知之雲」而貫注於上主精微的愛。原來人的心靈涵有一切德行,宛如 上主的聖殿。

 

梅瑟能夠凝視約櫃,接受它的圖案之前,先長途跋涉爬了艱苦的山路,留在烏雲中工作了六天。到了第七天早上,上主才交給他建築約櫃的藍圖。梅瑟忍受了長期的辛勞,經歷了遲遲來臨的了悟,他畢竟還是有了收穫。在他身上我們看到那些經歷千豐萬苦,終於到達靜觀高峰者的模式。

 

梅瑟付出如此代價所掙得、而又很少享受成果的,亞郎卻似得之輕易。原來他因司祭職分,被允許進入至聖所,隨心所欲地凝視約櫃。亞郎象徵的,是上面所說:由於屬靈的智慧和聖寵的特助,能隨心所欲享受靜觀佳果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