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orthodox.tw

駝背婦人:當祈禱未蒙應許 The Crippled Woman: When Prayers Are Not Answered

    也許我們的困苦仍然未蒙回應,但神卻謙卑地將祂自己給了我們。     【 路加福音Luke 13:10~17 】   安息日,耶穌在會堂裡教訓人。有一個女人被鬼附著,病了十八年,腰彎得一點直不起來。耶穌看見,便叫過她來,對她說:「女人,你脫離這病了!」於是用兩隻手按著她;她立刻直起腰來,就歸榮耀與神。   管會堂的因為耶穌在安息日治病,就氣忿忿地對眾人說:「有六日應當做工;那六日之內可以來求醫,在安息日卻不可。」主說:「假冒為善的人哪,難道你們各人在安息日不解開槽上的牛、驢,牽去飲嗎?況且這女人本是亞伯拉罕的後裔,被撒但捆綁了這十八年,不當在安息日解開她的綁嗎?」耶穌說這話,他的敵人都慚愧了;眾人因他所行一切榮耀的事,就都歡喜了。     【 東正教 李亮神父 講道 】   今天福音書記載的是一位駝背了18年的婦人,她的腰一點也直不起來,連要抬頭看著前方都很困難。她來到猶太會堂,但她並不知道耶穌在哪兒。這駝背的婦人即使行動如此困難,卻仍然恆常參與會堂的敬拜。我們卻時常有許多理由,例如:天氣不好、工作忙碌、太晚起床等,就不來教會。   這位婦人一定時常向神祈禱,希望病得醫治,但18年來都沒有得到神的回應,她的疾病始終沒有痊癒。換作是我們,祈禱18年仍不見好轉,我們還會繼續到會堂敬拜神嗎?這位婦人為什麼依舊走向神呢?   因為這婦人真的愛神,不論她是否得到醫治。我們必須謹記,我們來教會,是因為我們愛神,所以一同在聖餐禮中祈禱,與眾信徒一起為世人和萬物祈禱,向那位愛我們的、拯救我們的神祈禱。   18年來,這位駝背婦人的病況愈來愈糟,她卻依然堅持參與會堂的敬拜。事實上,神自始至終都在那兒。神始終關注著她的病苦,和其他許多人各式各樣的苦難。神會在適當的時機,幫助每一個人。也許我們今生始終沒有獲得神的回應,但是,我們並非只有今生。許多人遭逢無解的苦難:健康的、家庭的、人生的,我們來到教會,但這些問題似乎沒有好轉。但是,神知道這一切。我們將會通過這些如同「試驗」的困苦,我們也將領受神美好的應許。   事實上,當我們來到教會,我們領受的最盛大的奧秘,就是神本身:我們領受了聖餐。其實,不是我們領受了神,而是神出於瘋狂的愛,走向了我們,容納了我們。神總是主動踏出第一步,不只是擁抱我們,而是住到我們裡面。神謙卑地成為麵包和酒,讓我們「吃」,讓我們「喝」,作為我們生命的食糧。   有一天,這駝背的婦女一如往常來到會堂,耶穌正在那裡教導眾人。耶穌看見,就請她過來,對她說:「女人,你脫離這病了!」耶穌用兩隻手按著她,她立刻直起腰來,歸榮耀與神。然而,我們不應該將注意力集中在這一類的神蹟,即使神蹟本身確實令人印象深刻。因為有許多的神蹟,是隱而不顯的,例如:使人悔改向善,就是更偉大的神蹟,等同使人從靈性的死亡裡復活。   有些人來到教會,是因為愛神。但有些人來到教會,並不是因為愛神。或者,愛神並不是他們首要的理由。他們來教會,也許出於習慣,或者為了展現權力、炫耀地位。福音書記載的這位會堂管理人,言行舉止彷彿他是會堂的「主宰」一樣。他最在乎的,其實是「規矩」,他總是在審查人們的一言一行是否「違規」。   耶穌醫治駝背婦人的那一天,是安息日。這位會堂管理人不但沒有因為病人得醫治而歡喜雀躍,相反地,他卻感到憤怒。因為他認為耶穌的醫治是在「工作」,但是依照猶太律法,安息日是不可以「工作」的。也許我們會覺得會堂管理人實在很壞,但其實我們在某些面向上,可能都和這個會堂管理人頗為相似。   如何相似呢?我們沒有看見神的愛,也不是為了愛神而來教會,相反地,我們只在乎規矩和慣例。例如:有些人來到教會,會要求教堂裡一定要擺放燭台,好讓他能夠點燃蠟燭,但是他對點燭儀式的意義卻毫無概念。也有些人來到教會,會在身體上劃大大的十字架聖號,並且躬身敬拜,但他對聖餐禮卻一無所知。另外有些人只在意唱誦和祈禱的儀式細節,如果有人不小心唸錯唱錯,他們就會怒不可遏。   因此,這位會堂管理人,並不是個壞人。但是對他來說,宗教信仰就是遵守規矩。他只在乎規矩,卻因此失焦,忘記了神。他認為只要符合規矩就夠了,不需要再與神有什麼其他的互動了。   然而,耶穌曾說:「安息日是為人設立的,人不是為安息日設立的」(馬可福音2:27)。當然,這不表示教會內可以毫無規矩,例如容許神父在祭壇上跳舞、或是任憑信徒酗酒狂歡等,並非如此。而是指出最重要的,是要明白教會的聖餐禮儀究竟是什麼。   因此我們修訂了聖餐禮儀的祈禱書,並附上希臘原文,以及中文、英文和斯拉夫文的翻譯。我們也附註聖經出處,因為其中許多禱文是節錄自聖經。我們必須用心了解聖餐禮儀,而不是誤以為教會是個施行神秘法術的地方,誤以為神會用各種神奇的方式賜予祝福,並非如此。有些人甚至連「神的祝福」到底是什麼都弄不清楚。   處於資訊爆炸的時代,我們必須更全心全意地了解聖餐禮儀。如果我問各位有關政治、財經等新聞議題,各位想必都知之甚詳,這是好的,因為各位身處其中,必須了解社會脈動。但各位也身處教會之中,如果我問各位聖餐禮是什麼?神父在聖餐禮中做些什麼?為什麼要在誦讀福音書之後講道?諸如此類的問題,想必各位會無言以對。   然而,取得教會和信仰方面的資訊並不困難,上網搜尋就有了,或者也可以直接問我,如同我時常懇求信徒們一同討論信仰問題,但是人們似乎傾向執著於無知。這樣的無知,使人們無法真正「參與」聖餐禮儀。這種無知是有代價的,因為人們會錯誤地聚焦於次要的、甚至無關緊要的事物,例如:來教會的穿著、唱誦的方式、燈光的角度、畫像的瑕疵、有沒有停車位、有沒有兒童遊樂場等等,卻忘記了、錯過了最重要的聖餐禮本身。有些人甚至因為這些無關緊要的細節,不再來教會。   因此,如果我們不用心了解聖餐禮,是會有代價的。我們可能會變得像福音書中的那位會堂管理人一樣錯過耶穌,或者是像那些圍觀的敵人那樣感到羞愧。有人會問:「在神的會堂中竟然有神的敵人?」是的,這其實是常見的。   如果我們全心愛神,或者更實際地說,一點點地愛神,我們就必須在乎神,必須了解聖餐禮的意義。這樣的知識,不是純粹知性的產物,像數學那樣。這樣的知識,是源於深刻的祈禱,是源於對神的愛。要知道,也許我們的困苦今天仍然未蒙回應,但神卻在今日謙卑地將祂自己給了我們。   我們繼續進行聖餐禮的第二部分:聖祭禮儀。請預備敬畏的心,向神獻上感謝,因為祂是如此深愛著我們。   願至聖聖三一保守我們每一個人。   阿們。   東正教 App 繁體中文版 Traditional Chinese   东正教 App 简体中文版 Simplified...

Read More

醫治瞎眼的乞丐:苦難中走向神 The Blind Beggar: Go to God when suffering

    當我們遇見無法理解的苦難,要相信苦難必有意義。如果我們堅持走向神,不論發生什麼,一切都會值得。     【 路加福音Luke 18:35~43 】   耶穌將近耶利哥的時候,有一個瞎子坐在路旁討飯。聽見許多人經過,就問是甚麼事。他們告訴他,是拿撒勒人耶穌經過。他就呼叫說:「大衛的子孫耶穌啊,可憐我吧!」在前頭走的人就責備他,不許他作聲;他卻越發喊叫說:「大衛的子孫,可憐我吧!」   耶穌站住,吩咐把他領過來,到了跟前,就問他說:「你要我為你做甚麼?」他說:「主啊,我要能看見。」耶穌說:「你可以看見!你的信救了你了。」瞎子立刻看見了,就跟隨耶穌,一路歸榮耀與神。眾人看見這事,也讚美神。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iframes.   【 東正教 李亮神父 講道 】   今天的故事,是發生在耶穌前往耶路撒冷,將被釘十字架的路途中。耶穌經過耶利哥,群眾簇擁著祂。多數人是出於好奇,或想看耶穌行神蹟。也別忘了,就在耶穌受難前,耶穌的門徒卻在爭奪彼此的地位。   在城門口,有一位瞎眼的乞丐,他聽見群眾喧嘩吵鬧,就問人們發生了什麼事。人們回答他:「是拿撒勒人耶穌經過。」從這回答中,我們可以看出人們對神的認識,有著不同的程度。   這位瞎眼的乞丐,先是聽見群眾喧嘩,後來又聽見人們說:「是拿撒勒人耶穌」,但是先後兩個訊息,其實都不清晰。然而,這位瞎眼的乞丐,由於他在充滿苦難的人生中,仍保持著良善的心,因此聖靈感動了他,使他認出耶穌的身份,這身份超越了「拿撒勒人」。他呼叫著:「大衛的子孫耶穌啊,可憐我吧!」這正巧說明了人們告訴他的「拿撒勒人」是錯誤的,因為耶穌實際上是誕生於伯利恆,而不是拿撒勒。最終當耶穌被釘在十架上,巡撫彼拉多為了羞辱耶穌,也在十字架的牌子上寫了:「猶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穌。」   但是瞎眼的乞丐,因著他的謙卑和信心,卻呼求著:「大衛的子孫耶穌」,這是一個偉大的稱號,表示他視耶穌為彌賽亞。他並不是呼喊:「大衛許多子孫中的其中一個」,而是:「大衛的子孫」(Son of David,希臘原文為單數名詞),視耶穌為彌賽亞。因此他對耶穌的認識,比周圍的群眾要高出許多。   但是接著發生了什麼事呢?那些圍繞和跟隨耶穌的群眾,本該是良善的人們,卻責備這乞丐,要他閉嘴。我們周圍是否也有這樣的人,阻止我們走向耶穌呢?例如當你走進教堂,卻有人告訴你:「竟然穿得這麼隨便!給我出去!」或用各種理由將人趕出教會。又或者,有些人由於信仰觀念錯誤,會告訴你:「喔!你竟然常常領聖體啊!這是不好的喔!」更不用說許多牧者和信徒,竟然將神塑造為一位脾氣暴烈的怪物,好用來威脅和恐嚇我們。因此,請謹記,我們都要為同在主內的弟兄姊妹負責。   教會不是我們施展自己權力的地方,也不是我們用來表演娛樂的地方。教會以愛接納每個人,我們必須幫助彼此一同走向神,而不是將其他人趕出教會。   雖然群眾要乞丐閉嘴,但他並沒有停止呼喊。他也沒有責備或嘲諷這些群眾,控訴他們毫無憐憫之心。他只是繼續呼求:「大衛的子孫,可憐我吧!」他的呼喊顯然被淹沒在群眾的吵鬧聲中,然而,耶穌卻聽見了這發自受傷心靈的聲音,聽見了他無法看見的痛苦呼求。   耶穌看見這活在黑暗中的瞎眼乞丐,吩咐人把乞丐領過來,到了耶穌跟前。耶穌全心全意地關注他,問他:「你要我為你做甚麼?」這個問題看來奇怪,畢竟一個瞎眼的人,最想要的除了「看見」,還會是什麼呢?但耶穌是刻意這麼問的,這個問題有著深刻的含義。如同現代心理學所說,某些人並不想痊癒,因為藉著疾病,他們能獲得某些想要的東西。對醫生來說,最難處理的就是病人對治療的抗拒。一旦病人願意接受治療,甚至只要願意去見醫生,一切就有可能好轉。   因此,耶穌問:「你要我為你做甚麼?」他回答:「主啊!」這是更尊貴的稱呼。從「拿撒勒人耶穌」到「大衛的子孫」,再到「主」,瞎眼的乞丐對耶穌的認識愈來愈深刻、愈來愈崇高。他又說:「我要能看見。」耶穌說:「你可以看見!」奇蹟就發生了,乞丐立即重見光明。   接著,耶穌又對他說:「你的信救了你了。」這話是什麼意思呢?這並不是新世紀靈性運動的自我催眠(例如:看著鏡子告訴自己:「我是美麗的、我是成功的」,然後以為事情就會真的發生)。   這裡的「信」,是信耶穌基督是神、是神的兒子。「你的信救了你」又是什麼意思呢?那是指這乞丐的大愛,他勇於走向神,想要與神同在的大愛。看啊,當他重見光明,他是如此歡喜,並且立刻跟隨了耶穌。他愛耶穌,他想與耶穌同在。   有人會問:「那為什麼神要容許他受苦這麼多年?容許他瞎眼?容許他乞討為生?」在復活節之後,我們會誦讀約翰福音相關經文,那時會更深入地探討。我們確實無法解釋神所有的奧秘,也無法解釋為何某些人遭逢苦難。有些宗教會用「輪迴」來解釋,但這種解釋有邏輯方面的缺失。苦難是神的奧祕,是我們無法理解的。   重要的是,這位乞丐肉眼雖然看不見,心眼卻是澄澈的。誰才是真正「看不見」的呢?簇擁著耶穌的人群如此眾多,他們閒言碎語著耶穌的奇聞軼事,這些人才是真正看不見的。乞丐重見光明之後,他終於了解發生在他生命中的這一切,都有其意義,那意義就是與耶穌相遇。治癒眼睛還是其次,重要的是他遇見了耶穌,跟隨了耶穌。   當我們遭逢苦難,其中必有隱藏的意義,耶穌總是與受苦者同在。當然,耶穌也與喜樂者同在,只是人們喜樂時,往往不在乎耶穌在哪裡。耶穌不只是受苦者的神,也是喜樂之神、福樂之神。只是,當我們遇見無法理解的苦難時,請相信苦難必有其意義,如果我們堅持走向神,不論發生了什麼,一切都會值得。   此外,這位瞎眼乞丐的呼喊:「主,憐憫我!」,其實就是「心禱」(the prayer of the heart),這樣簡單的禱詞,是每個基督徒都應該複誦的。這祈禱也是我們教會信徒們,持續不斷的祈禱。每個晚上11:00,信徒們都會在教會的Line群組中,發送心禱的禱詞:「主耶穌基督憐憫我。」禱詞中的「我」,不單是指自己,而是指在「我」之內共存的整個教會、每個信徒。我們有一系列的影片介紹心禱,各位可以上網觀賞。   我們繼續進行聖餐禮的第二部分:聖祭禮儀。   願至聖聖三一保守我們每一個人。   阿門。   東正教 App 繁體中文版 Traditional Chinese   东正教 App 简体中文版 Simplified...

Read More

St. Porphyrios 生平簡介 (A Brief Sketch)

  蒙恩的Porphyrios (Bairaktaris) the Kapsokalyvite(1906-1991),是一名阿索斯山的僧侶,以屬靈辨明的才能而聞名。   經歷   他在二月七日生於艾維亞島省的小村落St. John Karystia。他的父母Leonidas與Eleni Bairaktaris (Antonios Lambrou的女兒) 給他受洗並取名為Evangelos。他在五個兄弟姊妹中排行第四,只有最年幼的姊妹仍建在,而且是名修女。 他的家庭相當貧困,所以很早就失學,幫忙家人賺更多錢。他於某個階段,在哈爾基季基州和比雷埃夫斯的雜貨店找到工作。他的父親教導他慰勉的祈禱,以及其他所有的宗教事項。   修道生活   後來他剃髮出家,僧名Nikitas,當時他大概十四或十五歲。他服事於Kafsokalyvia的僧侶團體,待在St. George修院的單人房間,追隨兩名屬靈父親:Panteimon神父與Ionnakios神父。他因為肋膜炎的緣故,不得不離開聖山阿索斯,返回出生地,卻意外的以二十一歲之齡,接受西奈山及Raithu的大主教Porphyrios III拔擢擔任神職。 隨著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他成為雅典一家醫院的神父,並持續擔任這個職務三十年(1940-1970)的時間。他在晚年致力於興建救世主變像修道院,1984年以後他返回阿索斯山,回到早年因病而被迫離開的同一個房間。 藉由屬靈父親的角色,Elder Porphyrios更廣泛的在正教世界為人所知。有數本他的故事與格言合輯業已發行。 他留下的門徒,從1969年起就追隨他的Elder Damaskinos,審閱了大多數有關他的出版作品。   本文出處請按此   簡述   全然的謙卑是 Elder Porphyrios 貫徹一生的主要特質,他之所以能夠做到,靠的是絕對的服從、溫暖的愛心,以及對難以忍受的痛苦所抱持的毫不埋怨的忍耐。他以明智的取捨、不思議的辨明、好學不倦、非凡的知識(真正是來自上帝賦予的才能,因為他在世間並未求學)、不辭勞苦,以及源源不絕、謙卑(成功的原因)的祈禱而聞名。除此之外,他純粹而且不帶任何盲信的正教信念、他對聖教堂事務大多不明顯且不為人所知的強烈興趣、他的實用忠告、他源深流長的克修精神教導的諸多層面、他的深刻奉獻、他主持神聖儀式的合宜方式,以及自始至終隱而不宣的漫長奉獻。   本文出處請按此   2013.11.27 封聖 由正教會普世宗主教聖統神聖會議 正式封聖。     聖頌   Apolytikion of our Father among the Saints Porphyrios of Kafsokalivia    ...

Read More

富有的少年:分享生命 The Rich Young Ruler: To Share

    我們所擁有的一切,都是神出於愛,賜與我們的禮物。如果我們為了愛神、為了愛他人,將這份禮物—自己的恩賜和才能—獻給神,這恩賜將會成長,並且發熱發光。     【 路加福音Luke 18:18~27 】   有一個官問耶穌說:「良善的夫子,我該做甚麼事才可以承受永生?」耶穌對他說:「你為甚麼稱我是良善的?除了 神一位之外,再沒有良善的。誡命你是曉得的:『不可姦淫;不可殺人;不可偷盜;不可作假見證;當孝敬父母。』」   那人說:「這一切我從小都遵守了。」耶穌聽見了,就說:「你還缺少一件:要變賣你一切所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你還要來跟從我。」他聽見這話,就甚憂愁,因為他很富足。   耶穌看見他,就說:「有錢財的人進神的國是何等的難哪!駱駝穿過針的眼比財主進神的國還容易呢!」聽見的人說:「這樣,誰能得救呢?」耶穌說:「在人所不能的事,在神卻能。」       【 東正教 李亮神父 講道 】   這段福音書各位都聽過多次,但我們每次都會以不同的觀點來探討。   有一個富有的少年官員,來問耶穌說:「良善的夫子,我該做甚麼事才可以承受永生?」而耶穌以溫和、智慧的方式,一步步地引導這位官員明白,他求問的「永生」,其實不是他真心想要的。耶穌是真正的心理學家,祂以間接的方式來引導官員認識自己,以免官員抗拒關於自己的「真相」。   在希臘原文中,官員稱呼耶穌為「神聖的導師」,但是從故事的結尾來看,他心底其實並不真的相信耶穌。耶穌回答他:「誡命你是曉得的:『不可姦淫;不可殺人;不可偷盜;不可作假見證;當孝敬父母。』」此處,耶穌刻意地忽略了兩條最重要的誡命:「你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神」、「又要愛鄰舍如同自己」(路加福音10:27)。因為耶穌知道這官員既沒有全心愛神,也沒有愛人如己。   這位官員回答:「這一切我從小都遵守了。」他的回答,顯示他對自己的認識是多麽的錯誤啊!誰能夠從小到大,真的完全遵守這些誡命呢?例如:誰不曾說謊呢?誰不曾想要一些不好的東西呢?顯然這位官員並不認識自己的真相。   相反地,真正的聖徒,都會深刻覺察到「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提摩太前書1:15)。這不是因為聖徒們真的違反了誡命,而是因為他們體悟神深奧的愛、他們看見神榮耀的光,他們明白在神的面前,相較之下,自己是多麽不潔、多麽渺小。教父聖大巴西略(St. Basil the Great)就曾寫道:「我從未沾染性事,但我卻不是處男。」這位偉大的教父不曾接觸性事,但由於他的心如此清淨明亮,即使腦中浮現不潔的細微念頭,他也了然於心。聖徒在神的面前,是澄澈透明的。   但是,這位官員卻說:「這一切我從小都遵守了。」耶穌就對他說:「你還缺少一件:要變賣你一切所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你還要來跟從我。」這是多麽大的榮耀啊!耶穌正在呼召這官員跟隨他、成為偉大的使徒!要知道,耶穌只呼召少數人成為使徒。   這位官員曾經稱呼耶穌為「神聖的導師」,但是當他一聽到耶穌的要求,他卻離去了。這不是很奇怪嗎?他不但沒有歡喜雀躍,甚至也沒有與耶穌好好商量:「呃,這對我來說有點困難,你可以先讓我試做幾天,看看情況如何嗎?」或者:「呃,財產也屬於我的家族,可能沒辦法一下子處理完,可以給我一點時間嗎?這段期間我會每週來拜訪您,請您教我一些信仰方面的事,好嗎?」相反地,他一句話也沒有說,就離開了。   因為官員意識到,他最愛的唯一,其實就是錢。而當他與耶穌在一起時,他最愛的唯一,卻會岌岌可危。耶穌也對門徒說:「有錢財的人進神的國是何等的難哪!駱駝穿過針的眼比財主進神的國還容易呢!」   我們往往誤解這段故事和我們毫無關係,不過是兩千年前的歷史罷了。然而,這故事和我們每個人都有關係,即使在座的各位從金錢方面來說,都不「富有」。但是,我們每個人都在某方面是「富有」的,我們也都「執著」於各自的富有。有人執著於事業,有人執著於地位,有人執著於能力,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執著。   耶穌要告訴我們的真正重點在於:如果我們「為了自己」,執著於某事,甚至變成了自己執著的事物,那就大錯特錯了。這位官員唯一擁有的就是錢,他成了他所執著的(He is what he has),這就是他最大的錯。   我們不應變成我們所執著的,即使我們執著的是自己的孩子、妻子、丈夫、母親、父親。我們要「愛」他們,但是我們的愛不應該變成「病態的」。病態的愛,是執著的、是封閉的、是生病的、是將對方牢牢束縛,即使對方就在我們身邊。病態的愛,其實是一種自私的執著。   你會問:「那我們應該如何存在呢?我們應該如何去愛呢?」我們應當如同耶穌基督教導的那樣去愛、以聖餐禮的方式去愛。在聖餐禮中,司祭會舉起麵包和酒,向神祈禱:「我們獻給你這些禮物,從祢自己的禮物中,在這一切中,也為這一切。」(Priest: We offer to You these gifts from Your own gifts in all and for all.)這就是以聖餐禮的方式去愛。具體實踐的方法,有以下兩種。   第一種,是對我們所愛的人,我們也應當「付出」,試著將自己給予他人,而非一昧「索求」。不要將對方變成自己的「偶像」,將對方困在自己的牢籠中。如同婚姻心理專家所說,維繫婚姻最好的方式,就是每天都發掘對方的優點,並加以感謝和讚美,即使那優點從表面看來微不足道。如果你這麼做,你會發現自己的愛日益茁壯。但我們經常反向操作,不是嗎?每天都挑惕對方的缺點和錯誤?   因此,我們應當對每個時刻心懷感謝,並且如同上述,實際去做,而非僅停留在思考層次。別忘了,聖餐禮的希臘原文,就是「感謝」之意,向神獻上感謝。   第二種,是了解到我們所擁有的一切,都是神出於愛,賜與我們的禮物。如果我們不「私藏」這份禮物,而是喜悅地將這禮物獻給神,這就是真正的、愛的方式了。看,我們在聖餐禮中使用的麵包,如果我們不拿來獻給神,而是放在桌上,兩三天之後,就不能吃了。   東正教的神父,不能獨自舉行聖餐禮,必須要有信徒的參與。信徒因著聖洗聖事和聖膏聖事,肩負著「平信徒司祭職」的責任。我們不「私藏」神的贈禮,相反地,司祭與信徒一起在聖餐禮中,獻上麵包和酒。神也沒有「私藏」我們的獻禮,而是悅納了,並且回贈給我們無法衡量的厚禮:世上最偉大的生命食糧,耶穌基督的聖體與寶血。   同樣地,如果我們為了榮耀神、為了愛神、為了愛他人,而將自己的恩賜和才能獻給神,這恩賜將會成長,並且發熱發光。 但如果我們「只為了自己」而「私藏」這些恩賜,情況就不同了:即使我們只是個「貧窮」的乞丐,我們仍會牢牢抓住手中僅有的幾毛錢,不願分享給任何人。這樣的心態,和故事中那位「富有」的官員,其實一模一樣。   有人會問:「所以耶穌也會要我們把財產捐給窮人,然後一無所有地跟隨他,像修士修女們那樣嗎?」不,如果你這麼想,就完全誤解我剛剛所說的了。耶穌想要的是我們全心的愛:愛神、愛他人。然而,當我們沒有全心愛神,我們就無法全心愛他人。   我們信仰的聖三一是「分享」的神:聖父、聖子、聖靈。祂們不是「相互分割」的三個位格,而是「互滲互存」(Perichoresis)的三個位格。聖三中的一位不存在,「神」就不再存在,這就是終極的愛。   我們信仰的聖三一是「分享」的神,祂如此謙卑,變成麵包與酒,好能讓每一位信祂的人,吃喝祂的聖體與寶血,領受永生的食糧(參閱約翰福音第六章)。   我們每個人,不論貧富,都應該以智慧和慈愛,與他人「分享」生命。也唯有愛神,我們才能愛人。這愛是具體而踏實的,始於我們接著要舉行的聖餐禮儀。   願至聖聖三一保守我們每一個人。   阿門。   東正教 App 繁體中文版 Traditional Chinese  ...

Read More

愚昧的財主:自我的囚牢 The Rich Fool: The Prison of Self

    這寓言是為了每個人而說的,財主反映著每個人的靈魂,我們都牢牢地緊抓著某些事物。然而,當我們愈敞開自己,愈分享自己的生命,我們會活得愈深刻、愈喜樂。     【 路加福音Luke 12:16~21 】   主耶穌就用比喻對他們說:「有一個財主田產豐盛;自己心裡思想說:我的出產沒有地方收藏,怎麼辦呢?」又說:「我要這麼辦:要把我的倉房拆了,另蓋更大的,在那裡好收藏我一切的糧食和財物,然後要對我的靈魂說:靈魂哪,你有許多財物積存,可作多年的費用,只管安安逸逸的吃喝快樂吧!」神卻對他說:「無知的人哪,今夜必要你的靈魂;你所預備的要歸誰呢?」凡為自己積財,在神面前卻不富足的,也是這樣。     【 東正教 李亮神父 講道 】   耶穌關於財主的寓言意味深長。   財主當年田產豐盛,並非因為他特別努力,而是出於好運。但我們所謂的「好運」,其實也都是神的賜與,例如風調雨順、地利人和。   因為豐收,財主遇到了「問題」:如何處置豐收的田產呢?那是一個「得意之人」才會遇到的「問題」。這個問題之後卻造成他真正的麻煩。財主開始自言自語,他沒有與其他人商量。難道財主沒有家人、孩子、父親、母親、或任何一位朋友嗎?至少,他可以向神祈禱,祈求神賜與他智慧來分配豐收的田產,但是他並沒有這麼做。   因此,這位財主最核心的麻煩,其實就是「鏡映的自我」。他只和「自我」說話,而他的「自我」是如此龐大—這就是財主自造的地獄了。他已經身處地獄了,因為他眼中看見的,只有自己,沒有別人。雖然他現在看來如此得意,一帆風順,但如果我們靠近一點看,就會看出那已被摧毀的人格。因為對財主來說,真正的快樂是什麼呢?他並不愛任何人,所有他沒有找任何人商量。他唯一在乎的,只有田產。他的田產意外地產量加倍,這或許和數學上的複雜系統(complex system)運作有關,而這就是他最快樂的事了。   然而,他卻忘記了另一個事實:人的身體,也同樣是一個複雜系統,上千萬的細胞以難以了解的方式運作著。但是,某天,身體會停止運作,甚至是意外地停止運作。我們不是時常在新聞上看見,某某人因為心肌梗塞而猝然離世嗎?但這個事實並不在他的考量範圍中,他的思考邏輯是愚昧的。   但是神仍然愛他,並且關心他。神在夜晚呼喚他:「無知的人哪,今夜必要你的靈魂;你所預備的要歸誰呢?」聖經希臘原文是「『牠們』今夜必要你的靈魂」,牠們就是魔鬼。因此,神告誡財主,他將死去,而他所積聚的這一切,要歸給誰呢?   財主沒有和神對話,寓言就結束了。因為財主深陷在自己的思慮中,並沒有回應神的呼喚。如果財主能看見「自我」之外的其他人,能看見自己財富以外的其他世界,他就會向神祈求:「什麼!真的嗎?那祢可以給我一些建議嗎?我可以做些什麼嗎?可以給我一點時間悔改嗎?或者多讓我活幾天,我會好好分配這些田產的!」   但是財主卻沒有說一句話,因為他在自己周圍築了一道牆,而牆內掛滿鏡子,他在其中自戀地欣賞自己的一切。牆內除了他自己之外,沒有任何人,也沒有神。他沒有感覺,也沒有和外界的溝通交流,他活在自造的地獄之中。   你可能會說:「呃,神父啊!這個寓言雖然好,但是說給有錢人聽的吧!可是我們不是有錢人欸!」不,這寓言是為了每個人而說的,財主反映著我們每個人的靈魂。我們在某方面都是「富有」的,而靈魂也都牢牢地執著於某些事物。有些人執著於事業,一心想著如何衝刺業績、壯大規模。他們無心顧及自己的婚姻和家庭。有些人執著於權位或名聲,他們同樣無暇顧及親友。也許有人會反駁:「我是賺了很多錢,可是有給家裡用啊!」但是家人不是工人,家人需要你的關心和溝通,而不只是錢。   當然,生命中還有許許多多、各式各樣的「執著」,我們無法在此一一列舉。我們心中其實都有一個「財主」,這個財主,能毀掉許多愛。有些財主外表看來平靜祥和,從不製造任何麻煩,他們和任何人都保持距離,好能夠完美地活在自己的孤單之中。然而,他們卻是在建造自己的地獄,因為地獄就是「唯我獨尊」的自言自語,不與任何人分享、不讓任何人進入。   我們是富有的,例如我們擁有健康、擁有才能、擁有各式各樣的資源。然而,我們也必須明白,生命無常,也許我們明天就不在了。我們無須對此感到恐懼,因為耶穌的復活、因為聖餐禮,使我們百分之百地確信,將要來臨的並非死亡,而是與耶穌基督同活的生命。   因此,我們要活在當下,享受與親人朋友交流的愛,因為當下只在此刻,不再復返,每一刻都是獨特的,每一天都是嶄新的。   最後,耶穌說:「凡為自己積財,在神面前卻不富足的,也是這樣。」這是什麼意思呢?人如何能在神面前成為富足的呢?我們和這愚昧的財主有何不同?   基督宗教的神、東正教會的神,是一位「分享」的神,是一位成為眾人的食糧、讓眾人「吃我肉、喝我血」的神(參閱約翰福音第六章)。這位神如此愛我們,以致於祂主動踏出第一步,邀請我們敞開自己,讓祂住到我們裡面。祂愈分享自己、祂的聖體與寶血愈被人們在聖餐禮中領受,祂就愈喜樂。   這就是為何司祭在聖餐禮中,擘開耶穌的聖體時,會誦念以下禱文:「把上帝的羔羊擘開來分配,擘開但不分割。」希臘原文的意思更深刻,意指耶穌的身體成為千千萬萬的肢體,這千千萬萬的肢體也成為同一個身體,因為你、我、眾人都領受了耶穌基督的聖體與寶血。司祭接著誦念:「祂被享用但永不耗盡」,意指基督聖體永遠存在、永遠充足,神以自己的血肉餵養所有信眾,永不止息。   因此,我們愈敞開自己,愈分享自己的生命,我們就活得愈深刻。聖三一的奧秘,就是「分享的生命」,聖父、聖子、聖靈之間的分享,是人類無法達成的完美分享,但是我們可以努力仿效、分享生命、活得深刻。相反地,不分享的生命,就是被浪費的生命。   你會說:「喔!我試著分享啦!結果遇到一堆問題,麻煩啦、爭吵啦、傷害啦!」是的,我們都是人,都不完美。我們會傷害彼此,卻也會在療傷的過程中不斷成長。即使是已經成聖的聖徒們,他們也曾犯錯,也會爭吵。他們之所以成聖,因為他們謙卑地接受了自己的錯誤、和別人的錯誤,並且持續悔改向善。教會並不是一個夢幻的神聖之地,如同我們錯誤的想像。如果我們封閉自己,將自己囚禁在各種世俗的執著之中,不理會他人的需求,這就是自造的地獄了。   我所說的不是「慈善工作」,因為重點不是捐了多少錢,或做了多少善事,而是一個人如何存在?對財主來說,錢財是他緊抓不捨的,錢財就是他的世界、他的「自我」。   我們必須活在當下,不論此刻是喜是悲,都活在對神的盼望之中,特別是活在聖餐禮之中。我們參與聖餐禮是為了什麼呢?為了領受神,領受這位「分享自己」的神,祂被我們所吃所喝,成為我們生命的泉源,並且使我們彼此合而為一,成為彼此的肢體。   在教父聖金口若望(St. John Chrysostom)的聖餐禮禱文中,司祭首先祈求:「差派祢的聖靈臨到我們身上」(send down Your Holy Spirit upon us),因為是聖靈成就了「合一」的奧秘,接著才是祈求聖靈將麵包與酒改變為聖體與寶血。而在教父聖巴西略(St. Basil)的聖餐禮禱文中,司祭向神的祈禱更明白地揭示:「求祢使領受基督聖體與寶血的眾人合而為一。」   在聖餐禮中,我總是高聲而緩慢地誦讀這段祈禱文,各位也必須專心且慎重地聆聽,好能意會聖餐禮的奧秘。接下來,我們就要舉行聖祭禮儀,見證神愛的奧秘,祂是為眾人所分享的神,祂使我們在基督裡成為一體。   願至聖聖三一保守我們每一個人。   阿門。   東正教 App 繁體中文版 Traditional Chinese   东正教 App 简体中文版 Simplified...

Read More

Search

stru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