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pelayu

神顯節:受洗的意義 Theophany: On Baptism

  愛的果實,是純淨的心; 純淨的心,能照亮萬事。~李亮神父       李亮神父講道:   我們今天慶祝耶穌受洗。許多人,特別是新教,誤解了耶穌受洗的意義。耶穌受洗,不是因為祂有罪,需要透過受洗來淨罪。相反地,祂進入了水中,祝福了創世的起源:水。如同舊約聖經提及的,創世之初:「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聖經 創世記1:2)。那時,受造萬物雖然是「好的」(聖經 創世記1:10),但仍未完美。   神因此降臨,進入了宇宙萬物的核心。就像如果我們有一杯不潔淨的水,我們會在水中投藥,使水淨化。同樣地,耶穌基督進入了水中,不單潔淨水源,更聖化了水源。藉此,我們可以發現,東正教會是如此接近、靠近受造萬物。神不單單來拯救人類,而是拯救整個宇宙、拯救所有的受造萬物。拯救的意思,就是讓宇宙萬物與神合一,藉此聖化(deify)萬物。   宇宙萬物被創造之後,走向何方呢?如果不是走向神,就會走向災難,走向虛無。然而,因為神成為人,受造物不會化為虛無。因為神如此謙卑地進入了水源,受造萬物因此得以存活,並且成為天堂。重要的是,我們如何體會使徒保羅所說的:「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聖經 羅馬書8:22)。因為隨著人類的墮落,宇宙萬物也沉淪了:「因為受造之物服在虛空之下,不是自己願意,乃是因那叫他如此的。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脫離敗壞的轄制,得享神兒女自由的榮耀。」(聖經 羅馬書 8:20~21)。   許多教父,特別是St. Maximus the Confessor, St. Isaac the Syrian,都提及這「受造萬物的言語」。如同舊約聖經中的詩篇,時常描寫山河大地也一同讚美神。它們如何讚美神?它們能說話嗎?是的,它們也能說話,但我們無法了解,僅有聖徒們才能了解。因為聖徒是「愛」的果實,而「愛」了解所有事物。   今日,耶穌基督進入了水源,受造萬物因此發出光芒。因為神就是光,非受造的神光(Uncreated Light)。這非受造之光,充滿了受造萬物。如今,受造萬物也成為我們人類存在和救恩重要的一部份。為什麼呢?因為我們藉著聖靈受洗,但絕大部分的人無法看見聖靈,卻可以看見水、感受到水。這意味著洗禮中的水,也聖化了我們。因此我們必須對受造物心懷感恩。因為若沒有了水,就沒有施洗。這是神的奧秘。況且,人類的身體,絕大部分的比例是由水組成的。這也是為何我們今天祝聖聖水,信徒們將聖水帶回家,祝福親友、也祝福住家、庭園、車子、職場,祝福一切人事物。藉此,神的光、神的火、神的祝福,去向萬方,充滿一切。   不只如此。耶穌受洗時,還發生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這是耶穌公開傳道的開始,也是聖三一顯現的時刻,非常明顯的顯現。當耶穌站在水中、在宇宙的中心時,聖父的聲音也從天上出現:「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聖經 馬太福音3:17)。同時,與聖父有別的是,聖靈以鴿子的形式顯現,降臨在耶穌的身上。這是一個非常偉大的時刻,也是為何耶穌受洗被稱為“theophany”,意思是「神的顯現」。聖三一,就是我們信仰的神。如果我們不了解聖三一,我們就不是東正教徒。   神是聖三一,這就是為何「神是愛」。神並非孤單的獨裁者,而是聖父、聖子及聖靈三個位格的共融和互愛。神「是」愛,而不是神「有」愛。神存在的方式,是獨特的,是唯一的。因為聖三一之中,若有一位離開,另一位就無法存在,神也不再存在了。這和人類的生存方式十分不同,因為人類的生存是分離的、分割的。例如,如果某個人離開了你,你不會因此死去。或者,某個人不愛你,你也不會因此死去。甚至有些人,恨比愛更多。但我們存在的方式,卻應當是:「如果你不愛我,我會因此死去」,因為你就是我的生命。   在這一生中,神呼喚我們以這樣的方式活著,在共融、在共存中活著。但我們需要藉著神,才能真正的共融、共存。神成為人,因此,藉著與神合一,我們一同成為祂的身體,我們也成為彼此的肢體,共融地活著。現在你明白,為何神要成為人:為了賜與我們生命,為了改變我們活著的方式,為了讓我們也能如祂一般的活著—活在愛的共融之中。如同聖經所說:「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聖經 哥林多前書12:26)。祂賜予我們祂的聖體和寶血,為了使我們能夠合而為一,為了餵養我們,為了給予祂自己,為了讓祂成為生命的來源,成為我們真正的生命。讓我們此世豐盛的生命,成為耶穌基督的生命。   今日,在水中,神如此謙卑地,讓祂所造的「人」,為祂施洗。這個時刻,比創世更強烈。因為在創世時,神雖然說話,但卻不像耶穌受洗這一刻,顯現了如此深奧的愛。這一刻,我們從水源中,見證了聖三一的奧秘。聖三一和聖禮儀(聖餐禮),就是東正教會的核心。   耶穌的受洗,也提醒了我們自己的受洗。我們如何保持自己在受洗時領受的恩典?我們持守住了?或者變成只是習慣?如同某些東正教徒,只有在自己的孩子受洗時,才會出現,下一次要再見到他們,恐怕就是葬禮了。如果我們讓教會成為一套規矩、儀式或習慣,那還不如乾脆不要信仰,因為這比自我欺騙要來的好多了。   今日我們自問,我們是否持守住當初所受的洗禮?教父St. Gregory the Theologian還提及另外兩種洗禮:淚的洗禮、血的洗禮。   淚的洗禮,是指如果我們懺悔,看見自己的困難、軟弱、因而哭泣懺悔。血的洗禮,則是十分神聖的洗禮,是殉道者的洗禮。在初代教會,這些殉道者甚至還來不及接受水的洗禮,就被迫害致死。不幸的是,近幾年來,許許多多的基督徒因著信仰而死,因著迫害而死,只因為他們信仰基督。當我們身處在平安祥和的教堂中,歡慶著神顯節,我們必須了解成為基督徒的代價。試想,如果今天是在被迫害的地區舉行聖禮儀(聖餐禮),我們會多麼戒慎恐懼,小心翼翼地窺探是否有人埋伏?是否有人正帶著炸彈潛入我們之中?是否有人會衝進來綁架我們?然後用刀架在我們的脖子上,慢慢地折磨我們至死?在耶穌受洗的今日,至少,我們要記得紀念這群以血受洗的殉道者們。再一次地,也要榮耀並記得東正教的信仰,傳承自初代教會的完整信仰,就是聖三一,和聖禮儀(聖餐禮)。   願聖三一的神保守我們眾人!     2016.01.06 神顯節 經文 馬太福音3:13~17 當下耶穌從加利利來到約但河,見了約翰,要受他的洗。約翰想要攔住他,說:我當受你的洗,你反倒上我這裡來嗎?耶穌回答說:你暫且許我,因為我們理當這樣盡諸般的義(或作:禮)。於是約翰許了他。耶穌受了洗,隨即從水裡上來。天忽然為他開了,他就看見神的靈彷彿鴿子降下,落在他身上。從天上有聲音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     關於我們:東正教會...

Read More

洗禮:愛裡的新生命 Baptism: A New Life in Love

  不要忘記愛的誓言, 有人為此付上生命。 他們的愛,正審判著我們。 ~李亮神父     李亮神父講道: 今天我們仍然在神顯節的節期之內。在神顯節的講道中,我們提到耶穌的受洗,也提醒著我們每個人自己的受洗。首先提醒我們的,是我們為什麼要受洗?特別是在台灣,許多的基督徒並不了解。更糟的是,許多的東正教徒,既不知道、也毫不關心受洗的意義。他們將受洗視為當他們還是孩童的時候,接受的某種儀式,他們甚至不想記得這件事。我們受洗,不是因為某些新教所說的,為了向眾人公開說明我們接受基督作為我們的神。不,並非如此。因為如果只是為了公開聲明,那麼你在臉書上公開承認自己跟隨基督,效果不也一樣嗎? 我們受洗,因為洗禮是死亡,也是復活。它是死亡,因為我們一出生,就成為與人分離的個體。我們一出生,就帶著一種疾病,這種疾病,就是孤立和分離的個體性。因此,如同耶穌浸入水中接受洗禮,預表著祂的死亡和復活。同樣地,當我們浸入水中,我們孤立的個體性也隨之死去,藉著這水,我們獲得新的生命、新的存在:從天上而生。如同耶穌對尼哥底母所說的:「人除非由上而生,不能見到天主的國。」(若望福音3:3)(註:「由上而生」為天主教思高本翻譯,符合聖經希臘文原意。新教和合本及新譯本皆錯誤地翻譯為「重生」)。 因此,在洗禮中,我們生理的存在死去,新生的是從天上而生。聖靈降臨,賜予我們新的存在方式。當我們浸入水中,就如同胎兒在母親的子宮之中,但洗禮的水是祝聖的、純淨的水;賜與生命的,是聖靈;並且使天父成為我們真正的父親。當我們從水裡出來,因著聖靈的降臨,我們與整個教會合而為一。現在,聖父是我們真正的父親、教會是我們真正的家,而至聖的聖三一,成為我們的家人。 藉著洗禮,我們進入基督的身體,成為基督的身體。這就如同耶穌是一個大的身體,藉著教會的洗禮,我們如同被針筒注射一般地,進入這個大身體之中。我們成為基督的身體,也彼此互為肢體。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教會不只是神與人之間的關係,也是人與人之間深厚的、社會性的合一。這種社會性的合一,比任何政治、國族、種族上的合一都還要深刻許多,是教會弟兄姐妹之間互為肢體的合一。因此,受洗是新的生命。這新的生命,是一個全新的開始,寬恕了過去所有的罪。我們從神領受了從零開始的全新生命。 但只有洗禮是不夠的。我們雖然成為基督的身體,但我們必須知道要做些什麼。我們需要更多的、我們需要我們每個人的聖靈降臨節,讓聖靈臨到我們,如同聖靈在五旬節的時候,臨到使徒們一樣。如此,聖靈將會引導我們行事,成為「真正的」、活躍的耶穌的肢體。這就是在洗禮之後的堅振禮(膏油禮, Chrismation)。遵循初代教會的傳承,主教或神父會為領洗者按手,並且將祝聖的聖油,依序在前額、下頜、兩頰、眼、鼻、口、耳、胸、腿、足、手、及背部劃上十字,一邊劃十字,一邊祈求:「聖靈恩賜的印記。阿門」。在堅振禮之後,我們成為預備好去傳揚神的愛的基督徒,但仍尚未圓滿。 因為我們必須以耶穌基督的聖體和聖血,來餵養我們的身體和靈魂。如果我們不這麼做,我們會死去。就像如果我們不進食,過了幾週,我們就會死去。因此,一生只有一次洗禮,但是聖餐禮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總是在我們的信仰生命中,餵養著我們。 記得我們的受洗,是很重要的。因為許多人拒絕了他們的洗禮,有些人甚至不想認識任何有關東正教的信仰,只是將受洗當成一種魔術。十幾年來,有許多人來到教會,告訴我:「我明天就要受洗,但我不想知道任何有關教會的教導」。甚至曾有一位女性威脅我,若我不為她施洗,我就會有惡報,但是她卻完全不願意接受教會的任何教導。不幸的是,我也看到許多東正教徒,他們認為自己是東正教徒,但事實上,他們並不是。因為他們想要的只是一個基督徒的「身份」,如此一來,「萬一」真的有神在天上,就可以得到保佑。他們只想要快速的受洗,然後趕快舉行教會的婚禮,這樣就好。他們使神的聖事,和基督的信仰,變得如此荒謬。他們並不真正相信神,卻要求神職人員為他們祝福。這樣的信徒是在欺騙神,與其如此,還不如誠實地當個無神論者。 我們曾為許多人施洗,但如今他們在哪裡呢?他們拒絕了他們的洗禮,他們拒絕了耶穌基督,他們以為只是戲弄了可憐的神父,但事實上,他們的行為,是在戲弄神。戲弄神父確實是很容易的,但其實戲弄耶穌基督是更容易的。因為耶穌基督如此謙卑,祂(的聖體聖血)就在祭壇上,在聖杯中,任何人都可以對祂為所欲為。我們罪人的手,隨時可以將祂扔棄、潑灑在任何地方。你們親口領受了祂的聖體聖血,也可以對祂做任何事、甚至將祂吐在地上。 事實上,我們確實如此做了,因為我們欺騙神、我們不懺悔、我們不相信、我們戲弄神父、戲弄神,反正誰在乎呢?來教會只是為了戴上一張偽善的面具,自欺欺人地說自己是個東正教徒。事實上,這樣的宗教信徒是如此的偽善,如此的惡劣。他們這樣欺騙神,他們就會欺騙自己,也就會欺騙自己的丈夫、妻子、孩子。他們會以同樣廉價的手法來欺騙神,以同樣容易的方式來欺騙自己。 因此,不要感到驚訝,當這些人的生命中出現了許多謊言、發現自己被許多人欺騙、許多事都不如己意、超出了自己的掌控。而他們所認為自己應得、配得的那些美好,並沒有如盤算中的發生。 再一次地,我要提醒各位,現今的媒體和新聞報導,正在提醒我們何謂持守我們的洗禮,而不要戲弄神、欺騙神、欺騙教會。我們都能親眼看見恐怖份子如何殘酷地殺害了中東地區的基督徒們,只因為他們是基督徒。他們被殺害的方式,是如此地不人道、如此地冷血。這些事件,正試驗著我們的信仰,因為當我們在這裡,戲弄神父、欺騙神;中東的基督徒們,他們所做的一切,卻是付上生命。我們在民主的台灣,是如此幸運。想像一下,如果現在我們身處敘利亞、伊拉克、伊朗、埃及,來到教會,卻完全無法確定自己等一會兒是否還能活著回家。他們的處境,正審判著我們每一個人,並且呼喚我們認真嚴肅地對待我們的信仰,不要玩弄神、不要戲弄神父,因為這是不值得的。 記得你的受洗,也記得受洗時,為你佩戴的十字架。因為這提醒著我們的受洗,也提醒著我們,神將會問我們:「你如何持守了你的洗禮?」我們必須預備好好地回答,而不只是開玩笑地說:「洗禮,喔,那不就是像上餐廳一樣,邀請很多親朋好友一起來?事實上我們都希望洗禮5分鐘就趕快結束,結果那個愚蠢的神父害我們等了很久。最後才吃到好吃的餐點,拍了幾張照片。」如果你對神的回答是這樣,那你最好不要受洗,也不要認為自己是個基督徒。 再一次地,很重要的是,請記得教會就是天國的臨在,臨在「此時此地」。而「不是」我們去到另一世,在那裡冥想、祈禱、欣賞藝術等等。教會就是神的臨在,就是天堂的國度—此時此地。神使我們合而為一,在聖餐禮中合而為一。而我們持守著聖餐禮的祝福,耶穌基督的聖體聖血,將祂的愛帶向四面八方,進入我們的家庭、職場、社區、社會中。直到下一次我們再來到教會,一次又一次地領受祝福、傳揚祝福,成為耶穌基督生命中無盡的循環。 願聖三一的神保守我們眾人! 2016.01.10 主日經文 馬太福音4:12~17 耶穌聽見約翰下了監,就退到加利利去;後又離開拿撒勒,往迦百農去,就住在那裡。那地方靠海,在西布倫和拿弗他利的邊界上。這是要應驗先知以賽亞的話, 說:西布倫地,拿弗他利地,就是沿海的路,約但河外,外邦人的加利利地。那坐在黑暗裡的百姓看見了大光;坐在死蔭之地的人有光發現照著他們。從那時候,耶穌就傳起道來,說: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

Read More

愛,超越時間 Theology of Time

  時間成為衡量愛的單位,衡量著我們對彼此的愛、對神的愛。 Time becomes the measure of our love to each other, and to God.   【 東正教 李亮神父 講道 】   新年快樂!或者更好地說,願各位在新的一年,蒙神祝福、蒙神幫助、蒙神愛護!   我會談論和「時間」有關的主題。時間對我們來說是很重要的,特別是在新年,我們會紀念時間。之後緊接著,就是農曆新年。因此,時間對我們來說,似乎是別有意義的。   我會試著用淺白的話來說明,少用哲學和科學的專業術語,即使這很難避免。時間是一大疑問,也是一大奧秘,不論是在物理學、數學領域,或是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一切事物,都存在於時間之中,即使我們並不真的了解「時間」。   在古代哲學中,某些人說我們處於現在,也就是此刻,另外還有過去和未來。也有某些人說,過去已不存在,未來尚未來到,因此真正存在的,只有現在。當代科學的建立者愛因斯坦,則認為空間和時間兩種實體(reality),其實是同一種實體。   特別的是,愛因斯坦的說法,幾乎和教父聖巴西略(St. Basil)所說的一樣。我們今日紀念的就是這位教父,他曾提及相似的觀點,說道: “Time is the extension [diastema] coextensive with the existence of the cosmos.”(註一)這和愛因斯坦所說的一模一樣。衡量宇宙的單位,並非空間,而是時間(光年)。   雖然科學對「時間」充滿疑惑,但我們如何體驗時間,卻十分重要。我們體驗到時間如同「變化」(change),什麼樣的變化呢?通常是變得更糟。當我們長大,我們感到快樂。但是隨著年歲漸增,我們也愈來愈靠近死亡。從某個角度來說,我們知道,我們的日子將會在死亡中結束。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我們卻想要忽略這一點,活得像是沒有死亡這回事。   我們也體驗到「時間」如同慾望,我們想要某些東西。我們會說:「我想要這個東西,也許是明天,或者賺錢買到,或者我會用各種方式得到。當我無法得到,我會很難過。」   我們也體驗到「時間」如同失去、如同分離。人們到哪兒去了呢?我們的父親、祖父、祖母?他們過世了。我們知道,比死更糟的,就是別離。也許我們並不害怕自己的死亡,但我們卻害怕失去自己所愛的人。死亡能帶來的最糟結果,就是分離。雖然死亡有許多形式:關係的死亡、愛的死亡、友誼的死亡—死於背叛。   教會如何紀念背叛耶穌基督的猶大呢?他以親吻,背叛了耶穌。但是「時間」,卻也就是教會臨到,並施行療癒之處。教會以另一種方式來到,使我們明白、使我們重新感受時間。不是數算還有多久會死,這就是人世的時間,我們都正走向死亡,這是最重要的事實。這個事實,從某個角度來說,是正確的;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卻是錯誤的。   因為從人類的觀點來看,時間使我們消失、使我們成為過去。然而,耶穌基督的復活,使我們百分之百地確信,生命中最重要的,不是我們將會死去,而是我們將會復活。   神的「時間」,與我們不同。這是東正教的偉大之處、也是身為東正教徒的美妙之處,我會進一步解釋。因為對東方人來說,或對佛教和其他東方宗教、東方哲學來說,時間就是最強的束縛、最大的奴役。   因為變化是不好的,所以東方宗教希望避免變化,達到「無我」的境界。如何達到呢?斬斷一切依戀,割捨所有關係,成為超越時間的存在、言語無法形容的存在,甚至不能以「存在」的概念加以界定。   神是超越時間的,時間無法表達神。然而,在神之中是有變化的,更正確地說,是持續的動態關係(moving relationship)。這「動態」,是聖父、聖子、聖靈之間的交流(exchange)、互愛、共存(co-existence)的變化。   我們的神,是活生生的神,是動態的神。神學術語為 “perichoresis”,希臘文意指聖父將一切給了聖子、聖子將一切給了聖靈,反之亦然,三個位格之間交流所有、交流一切。當然,聖三的位格(hypostasis)是不變的:聖父永遠是聖父、聖子永遠是聖子、聖靈永遠是聖靈。   這樣的運行(movement)、相愛的運行,並不是朝向腐敗和朽壞,而是關於時間的嶄新概念,是基督宗教的神—聖三一,向我們啟示的。然而這超越了我們對時間的概念,不是我們對時間的一般理解。也許,不適合稱之為「時間」,而是聖三一之間的交流、聖三一動態的運行(the exchange, the dynamic movement of God)。   這動態的運行,不僅存在聖三一之間。當耶穌基督、當聖子成為人類—永恆—不,應該說是「神的道」(the way of God),進入了我們人類已墮落的時間。神的兒子降世為人,創造了另一種運行,不是朝向腐敗和朽壞,而是朝向真正的愛、真正的生命。如今,人類的本質(human nature)永遠不變,永遠不停息地與神的神聖本質(divine essence)合而為一,既不分離(without separation),也不混淆(without mixing)。在神的兒子的位格之中,合而為一。這是另一種持續的、動態的運行。   這也是在教會之中的運行。我們一同朝向神運行、我們也朝向彼此運行。什麼是「永恆」(eternity)呢?永恆並不是時間的凍結,不是一切都不再變化,不是我們想像的、重複不斷的讚美神,不是上述這些無聊的情景。從某個角度來看,有些人會說天使和人們在天堂的那種「讚美神!」,好像死亡一樣,並非如此。   「永恆」是永不止息的動態運行(the dynamic movement without end),愛持續增長,對神的認識、對彼此的認識,也持續不斷地增長。我們不能將兩者分離,我們不能說:「我愛神,但別人如何,與我無關。」愛神,就會愛人;而當我愈來愈深地愛人,我也會愈來愈深地愛神。   因此,我們以此衡量時間:我們在愛裡的成長、我們對神的認識、我們對彼此的認識。如同使徒保羅所說:「榮上加榮」(from the glory to glory)(哥林多後書3:18)。St. John Climacus也提及:「眾聖徒不完美的完美」(the imperfect perfection...

Read More

時間

時間
新年到了!就像往常一般的時光飛逝,無論如何,至少我們可以快樂的說,終於可以擺脫去年的種種苦惱。我們將為您祈禱,也祝福您在新的一年中,一切都比去年更好。

新年讓我們重新檢視「時間」的概念。事實上,我們無法真正掌握時間的意義,而科學和哲學提供了我們豐富的詮釋。

有一種說法是,時間讓自己與「別人」(Other)相遇。

對方的臉總是在我們心中留下一道謎題,看到對方的臉,我們會不經意的想要做出回應,或許是說聲「嗨!你好」,或許是表達出心中的愛意(或是厭惡)。我們總是在看到對方的臉「之後」才做出回應。以這種概念出發,我們可以說,時間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的度量衡。事實上,這種情況也反映出,我們內心深藏一種對「別人」的無限責任與關懷。我們無法忍受看著對方的臉而不做出回應,因此,我認為「我們因『別人』(Other)而存在」。我們給對方的回應總是開啟了未來的各種可能性。儘管有時候,我給「對方」(Other)的回應慢了點,但是,我可以利用這段時間調整自己並且給對方更深的關懷。這也是我們的新年願望,願我們有更多的機會可以愛別人、療癒別人的心、為別人服務。

或許有些人會說,如果我「為了」別人而存在,那自己該怎麼辦?什麼時候我才能為自己而活,為自己而享受生命?

Read More

關於時間

關於時間
每年的除夕,我們都會想辦法讓自己盡興,但是我們也知道自己又老了一歲。所以在我們的印象中,時間是我們的敵人。越多時間逝去,我們也就越形衰老,最後死 去。我們想辦法要留下家人、小孩還有一些成就,藉以存活下來。當然,這必須是其他人也認可這些成就,視之為散發人性光輝的條件下才成立。 我們希望歷史可以記得我們。

但是我們不能忘記的是,這種生活方式是一種關係,而時間就是衡量這種關係的工具。讓我試著解釋這一點。我們活在與我們環境之間的關係上:我們需要空氣好讓我 們呼吸,需要進食、飲水以存活,此外我們需要其他人、社會,以及社會所具備的一切。這個關係的衡量工具就時間。我今年五十二歲,意思是我已經花了五十二年 消耗這些事物,空氣、水等等…

但很不幸這項工具所計算的是我們在這個關係裡面的時間有多長,因為等到關係結束,然後…我們就死了。至此我們可以理解,這裡出了點問題,因為死亡來臨時關係就結束了。甚至在結束之前,這個關係都變得相當不愉快,充滿痛苦與沮喪。這個錯誤與失常出現在我們的自私裡:我們要「別人」來為我們服務,要聽從我們的指示,我們僅僅為了自己的好處而去使用每件事物。
這是錯誤的。這個關係一定必須是愛。愛意謂著要忘掉自己,關心別人。因為我們沒有真正了解愛究竟是什麼,我們誤用了這個字,把它當作憐憫、慈善,屬於一種特定的行為而非我們本身的生活方式。

Read More

Search

stru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