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pelayu

聖像畫的故事:最後晚餐 Icon Story: The Last Supper

【 聖像畫的故事:最後晚餐 】~ 聖像畫家 于涓 不論是最後早餐,午餐,晚餐或最後一日 你想與誰一起度過,你想跟他說些什麼 生命中出現太多的抱歉與遺憾 有太多想要說想要做,反而沒有說也沒有做 又有太多不該說或不該做的,卻去說去做   也許你會說世界上有太多無法預期的事 使徒不知這是與耶穌的最後晚餐 約伯也不知神容許魔鬼試探折磨他 但約伯的生命是與神共進晚餐同飲苦杯 就是因為無法預期才顯得真愛可貴    ...

Read More

拉撒路與財主:神無限寬廣的擁抱 Lazarus & The Rich Man: The Bosom of God

    天堂就像大大擁抱,那裡我們彼此相愛; 地獄就像無邊黑暗,那裡沒人看見對方。     2014.11.02 路加福音第五主日 主日經文 路加福音16:19-31「有一個財主穿著紫色袍和細麻布衣服,天天奢華宴樂。又有一個討飯的,名叫拉撒路,渾身生瘡,被人放在財主門口,要得財主桌子上掉下來的零碎充飢;並且狗來餂他的瘡。後來那討飯的死了,被天使帶去放在亞伯拉罕的懷裡。財主也死了,並且埋葬了。他在陰間受痛苦,舉目遠遠的望見亞伯拉罕,又望見拉撒路在他懷裡,就喊著說:我祖亞伯拉罕哪,可憐我吧!打發拉撒路來,用指頭尖蘸點水,涼涼我的舌頭;因為我在這火焰裡,極其痛苦。亞伯拉罕說:兒啊,你該回想你生前享過福,拉撒路也受過苦;如今他在這裡得安慰,你倒受痛苦。不但這樣,並且在你我之間,有深淵限定,以致人要從這邊過到你們那邊是不能的;要從那邊過到我們這邊也是不能的。財主說:我祖啊!既是這樣,求你打發拉撒路到我父家去;因為我還有五個弟兄,他可以對他們作見證,免得他們也來到這痛苦的地方。亞伯拉罕說:他們有摩西和先知的話可以聽從。他說:我祖亞伯拉罕哪,不是的,若有一個從死裡復活的,到他們那裡去的,他們必要悔改。亞伯拉罕說:若不聽從摩西和先知的話,就是有一個從死裡復活的,他們也是不聽勸。」   李亮神父講道:   今天福音書的內容是關於財主和拉撒路,大家都熟知的故事,我們在講道後可有些互動交談。我希望可以和大家有些交流,而非單只有講道。首先我們看到的是個有錢的財主,擁有神各種的祝福。但奇怪的是聖經卻沒有記載他的名字,為什麼呢?他是如何享受這些神所給予的祝福呢?他只是獨樂樂,如同君王一般身穿紫色袍和細麻布衣服,享用美食。福音書中沒有告訴我們,他是否邀請其他人一起享用飲食,但我們現在知道這個人的名字就是「財富」、就是「錢」。神給這個財主一個非常不容易的挑戰,那是個又窮又病的人,但財主完全沒理會這個窮人,他只關心自己以及享受宴樂。這就是為何財主沒有名字,因為他就是「錢」、就是「自私的宴樂」。   反觀我們看到拉撒路這個名字,它的意思是很重要的,拉撒路希伯來文的意思是「神與我同在」。但又窮又病的拉撒路無法工作,只能乞討渡日,卻說神與我同在,這話聽起來是如此諷刺。很重要的是,我們要明白神為何與拉撒路同在,卻沒有與財主同在。重要的是,拉撒路沒有乞討或要求任何特別的事物,他沒要求財主給他什麼,他沒有詛咒財主,他也沒有詛咒神,或任何其他事物。他唯一要的只是從桌上掉落的食物殘渣,因為人們吃東西時,總是會掉落些什麼。我們因此看出他是多麼地良善(kindness)。而他唯一能得到的安慰,卻是狗舔舐他傷口的片刻。   我們會問,這就是神與某人同在時,會發生的狀況嗎?但是我們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情境:如我們所知,這一生並非永遠。福音書中告訴我們那個沒名字的財主也死了,並且埋葬了。可想而知,因為他很有錢,一定會有個盛大的葬禮,躺在昂貴的墳墓中;相對之下,拉撒路一生則是受盡苦難而死。從福音書我們可以知道他被天使帶去了天堂。而那個財主卻在地獄的烈火之中受苦,但奇怪的是地獄看來和天堂二者並不遠,因為經上說他「望見」,這也說明他的靈魂仍有思想意識。   財主望見拉撒路在亞伯拉罕的懷中,而這個懷抱指的是什麼意思呢?我們需要瞭解其中深遠的涵意,「懷抱」就是亞伯拉罕給了拉撒路一個大大的擁抱。第一我們應要明白財主是如何能認出那個人就是亞伯拉罕,是否是因為他以前曾遇過亞伯拉罕?因為就算亞伯拉罕在我面前,我恐怕也沒辦法認出他。我們明白神的恩典以各種方式工作,即使對惡人也是如此。耶穌在使徒彼得、約翰和雅各面前改變形象時,有摩西向他們顯現,而他們是如何認出摩西的呢?那是聖靈恩典的工作,所以不論我們身處天堂或地獄,有種知識可讓我們認得每一個人。我們也可認出我們未曾見過的曾祖父或曾曾祖父,以及所有那些以不同方式對我們造成影響的人。   另外,為什麼是在亞伯拉罕的懷抱,而不是在其他人的懷中?但是在回答這問題前,我應該要說天堂就像是一個大大的擁抱,在那裏我們真的彼此相愛。但是還有個更大的懷抱-那是神的擁抱。聖經中使用同樣的字「胸懷」(“κόλπος”),那是一個非常大的擁抱。拉撒路在亞伯拉罕的懷中,就像是聖子在聖父的懷中(約翰福音1:18)。所以這個可憐的拉撒路不只在亞伯拉罕的擁抱中,而且他們都在神大大的擁抱中。   那麼,為何是亞伯拉罕的懷抱呢?是因為亞伯拉罕和拉撒路、財主有許多相似之處。亞伯拉罕與財主的相似處,在於亞伯拉罕也非常富有;與拉撒路的相似處則是因為他給出了一切。你可在聖經中看到亞伯拉罕在家鄉時的財富,有天他聽到神的聲音對他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誰會聽到一個聲音,就離開原本富裕舒適的生活,前往毫無所知的地方,只因為聽到應許。但亞伯拉罕卻順服遵行。不只如此,神應許他要成為多人的父、多國的父。亞伯拉罕非常年邁時,他因為沒有子嗣而傷心,但他並不因此而詛咒神,他沒有質問神說:「我相信祢,結果祢看,現在一點指望也沒有!」   不只如此,當他有了一個孩子,神要求他將孩子獻上。他沒有提出任何抗議,即使是萬般痛苦,他還是預備好要照著做。就像是可憐的拉撒路,他什麼也沒有,他唯一有的,是他對神終極的愛。他接受一切的厄運、疾病、貧困,這就是亞伯拉罕與拉撒路的相似之處。   財主認出了亞伯拉罕,亞伯拉罕在世上也曾是個財主。但他們二人卻大不相同,這就是審判。亞伯拉罕總是邀人前來與他一同坐席,他是個好人,因此神親自去拜訪他。所以那個財主稱他為我祖亞伯拉罕,請求他差遣拉撒路,用指頭尖蘸點水,涼涼他的舌頭;因為他身處在火焰之中。即使到這地步,這個財主居然還是漠視拉撒路,彷彿拉撒路不存在一樣。但這個財主寧願和另個財主亞伯拉罕說話,而不和他以前就認識的拉撒路說話,他持續地漠視拉撒路,這就是地獄。我們要明白的,是這個財主還是一樣沒有改變。當他還活著的時候,他忽視在他身邊的人,就當那個人不存在一樣。即使身陷地獄之中,他繼續選擇忽視拉撒路,他心理態度沒有變,他只在乎他在受苦這件事。亞伯拉罕愛他,把他視為兒子,對他說:「兒啊,你該回想你生前享過福,拉撒路也受過苦;如今他在這裡得安慰,你倒受痛苦。不但這樣,並且在你我之間,有深淵限定,以致人要從這邊過到你們那邊是不能的;要從那邊過到我們這邊也是不能的。」   我想要簡單說明深淵的意思,當二個人能夠交談,不是你我二人在不同的城市那麼遙遠,他們能彼此對話。深淵是一種態度,指的是一種不願意改變的人格特質。這個財主永遠、一直選擇忽略他的弟兄,他不想改變自己。他沒有改變的心態(metanoia),他只有後悔,甚至不算是後悔,而是痛苦。   財主說他在這火焰中,而火焰其實就是指神無窮盡的愛。從初代教會直到今日,並沒有被造的火焰(created fire)。神不是虐待狂,祂並不像我們印象中某些詩人或西方神學家所描繪出的那種心理病態,那些人投射了自己的想法和偏見,把神塑造成一個虐待狂。   亞伯拉罕對拉撒路說:「我兒」。這是那位非受造的神,祂是萬民的神,但財主寧願漠視,也不願接受這樣的愛。因為他漠視他人,這使他連同忽略了任何與神共融的可能。比如假設我們把教會大門鎖上,我們每日從早到晚進行聖禮儀,領受聖體,彼此親吻。這不就是天堂了嗎?有人甚至會說:「等等,我要去帶我的家人來。」但有人卻會說:「這是什麼啊?我要走了,我受不了這種愛,我受不了祂、耶穌的身體、祂的愛,這裡的一切我都受不了。」但是卻出不了大門,直嚷著「我受不了這裡的空氣了」。他閉上了嘴不呼吸,但卻更痛苦,這就是地獄。   然而那財主其實並非十惡不赦、毫無良善,他至少在乎一件事-他關心他的家人。他說的不是:「地獄既然這麼可怕,但還有那麼多人像我一樣一無所知,那我們一定要想想辦法。」他只是提到他有五個兄弟,他不願他的兄弟也下地獄,除了家人他並不關心其他人。他祈求亞伯拉罕差遣拉撒路去告訴他們地獄有多悲慘。又一次,他再度漠視拉撒路,沒有對他直接說話,好似拉撒路只是無生命的人偶。亞伯拉罕沒說什麼,因為亞伯拉罕愛拉撒路,他們也都在神的懷抱之中。拉撒路非常謙卑,在整卷福音書中,無論是在世上或是在神的懷抱中,他都沒有開口說任何話。   財主認為若有一個從死裡復活的,到他們那裡去,也許就可以說服他的兄弟們。想想看假如你看到你早已過世的曾祖父,打開大門走了進來,這會是多可怕的情況。最近我在網路上看到個報導,警察弄錯一些事,告訴一對父母他們的兒子死了。你可想像得到當這對父母打開家門看到兒子時,他們會有多驚訝。這個財主是要他的兄弟們好像是在一種被恐嚇的情況下,去敬畏神。若你知道某人已死,卻來到你面前,你當然會怕。這個財主所體認到對神的信仰,就是基於懼怕的心態。   但亞伯拉罕則表示這是不可能,如果財主的兄弟不聽摩西和眾先知的話,就是有人從死裡復活,他們也不會聽勸。他們不願意相信,因為真實的信仰是來自於我們知道「神就是愛」,而不是因為我們害怕一個死掉的人。此外,他這樣的祈求,難以使他的弟兄真的信主,因為在拉撒路復活之後,幾年後他還是會死亡,那時他的弟兄們還會繼續相信嗎?又像是聖經中還有另一個拉撒路,耶穌使他死而復活,他後來成為主教、宣教、仍不免再度死去。拉撒路的復活,對他的兄弟是沒有影響的。   此外,若拉撒路真的復活,也可能讓你覺得不太公平,你也許會問為何不是你的母親、親友死而復活。但如果這樣,這些人又會再死去,可能又都再復活,結果變成不斷輪迴。但事實上在生命中,復活只有一次,因為神要我們與我們的肉體一起活著,這才是一個完整的生命。我們知道所有的人不論義人、惡人都將會復活,但許多人雖看見榮耀中的耶穌基督,卻仍恨惡神,這就是他們的地獄。死亡是神最不想要的事。復活是我們期待的完美生命,而在此生,真正的生命是:與神同在,並與每個人共融。   在結束之前,你們是否有任何問題呢?   問題一:為何拉撒路沒有親戚照顧他呢?   首先拉撒路是個非常嚴重的病人,我知道有很多人是沒有任何親戚的。唯一能讓他苟活下來的地方,就是他鄰居財主的家門旁。倘若有人像是拉撒路一樣渾身傷口,你可能也不想去接近他,因為可能靠近就被病菌傳染。華人有時還會把滿身傷口當成是一種凶兆。所以我想若我們是孤單的,那並非都是我們自己的問題,有時是因為其他生活環境因素所造成的。   有個影片說,從某個角度來看,我們因著社群媒體而彼此連結。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在星巴克我卻常看到,也許是情侶,二人彼此不說話只是用LINE互傳訊息。這是一種新的孤寂,尤其是在亞洲社會,人們不願意與人交談,不願向他人敞開自己的心。而我在這樣擁擠的人群中,卻比在阿陀斯聖山(Mt. Athos)的曠野中更加孤寂。   問題二:人若一旦死亡,還有任何盼望,或者他們的處境就固定了?   這是很好的問題,當我們進行聖禮儀時,我們也試著幫助他們。但我必須解釋談到靈魂,柏拉圖或是古希臘的觀點認為靈魂才是唯一重要的,肉體則無足輕重,但基督信仰的觀點並非如此。神不會讓靈魂死去,靈魂是我的意識,是我。無論你生死與否,我都能認出你。是的,從初代教會開始,教會就為亡者禱告,那是因為我們對他們的愛永無終止的一天。你或者會說那人很惡劣,但我們仍在神的愛中與他連結。看看亞伯拉罕稱那財主為我兒。   我們能怎麼做呢?是的,禱告就是我們的責任,從起初教會就為亡者祈禱紀念。你能明白你過世親友的靈魂,和所有的人,所有的生者與亡者,都在聖杯之中,都與基督合而為一。所以我們也進行紀念亡者儀式。從初代教會傳承至今,每周六是專門獻給亡者、紀念亡者。你可能會問這真的對他們有幫助嗎?據我們所知,是有幫助的。但因為人有自由意志,神尊重這樣的自由。神能做任何事,除了祂不能去強迫我們愛祂,祂不願意這樣做。如果祂不顧我們的意志,我們就不再是我們,我們都變成機器人一樣。謝謝你提出這個問題,為亡者禱告是非常重要的。   有些修士單單為亡者祈禱,為許多靈魂禱告,讓神可以給這些靈魂片刻安息。我所謂的「安息」是什麼意思?上週講道中我曾告訴你們,在沙漠中有個曾是偶像祭司的骷髏頭,它告訴St. Makarios,當St. Makarios為他們禱告時,神就允許他們可以看見其他靈魂的面容,而這成了他們在地獄中唯一的安慰。   在阿陀斯聖山(Mt. Athos)上,有個魔鬼在聖徒面前出現,牠說:「不公平,我在此受苦,而你們所有基督徒都去了天堂,這對我也太不公平了。」然後這位修士告訴牠,去天堂是很簡單的,魔鬼要修士告訴牠方法。修士說:「你只要說:『主耶穌基督憐憫我,請赦免我,我愛祢。』」但魔鬼說:「沒辦法,我辦不到。」而這就是牠為何受盡折磨的原因。不是神要折磨牠,是因為牠不願意去愛。所以問題並不在於神是否將某人帶到天堂,天堂中人人依偎於神的懷抱之中。即使在天堂,對魔鬼來說也是地獄,這就是為何魔鬼受盡折磨。   我可以告訴你們一個小地獄,當我還是孩子時,我呼喚著母親,渴望與她說話,她卻常常撇過頭,不說一句話。那時家人們互不交談。對一個小孩來說,那就是地獄。而我母親已經過世,願神寬恕她。   修道院中,我曾與一位弟兄有段爭論,事後我便與他保持距離,他後來和修道院院長說了這件事。院長便叫我過去,對我說:「嗯,Pantelaimon(我的名字)發生什麼事呢?為什麼你不願意和那位弟兄說話呢?」我回答說:「因為我不想再有更多的爭論,若我們再開始爭吵,最後恐怕會打起來。」院長告訴我:「寧可打一場,也好過彼此不說話。在修道院中,你若打架,那麼其他人或你的朋友看見了,會幫忙處理,或者請院長介入,這都有助於解決問題。但你若開始冷戰,雖然一開始只是小事,但後來可能漸漸變成炸彈,摧毀你們之間的關係。   講道就到此結束,我想大家都餓了吧,我們可以在午餐時有些交談。願 聖三一的神保守我們眾人。   ****************** 東正教會簡介: http://theological.asia/taiwan-orthodox/   紀錄: Baker教授 翻譯: 張奉書   Photo: Ryan G. Smith http://goo.gl/0DFdaj   [/vc_column_text][vc_video link=”http://youtu.be/PLhYbTv0Mwo”][vc_column_text]   2014.11.02 5th Sunday of Luke –  Life After Death (Lazarus  & The Rich Man)   St. Paul’s Letter to the Galatians 2:16-20 BRETHREN, you know that a man is not justified by works of the law but through faith in Jesus Christ, even we have believed in Christ Jesus, in order to be justified by faith in Christ, and not by works of the law, because by works of the law shall no one be justified. But if, in our endeavor to be justified in Christ, we ourselves were found to be sinners, is Christ then an agent of sin? Certainly not! But if I build up again those things which I tore down, then I prove myself a transgressor. For I through the law died to the law, that I might live to God. I have been crucified...

Read More

拉撒路與財主:愛就是天堂 Lazarus & The Rich Man: Love Is Paradise

    如果我們的信是出於愛,我們根本不會關心天堂或地獄,因為這愛本身就是天堂。我們不在乎天堂,我們只在乎對神的愛,和對眾人的愛。因為對神的愛,和對人的愛,是一體的。看,聖經中已寫明:「愛既完全,就怕懼怕除去」(約翰壹書4:18)。     【 主日福音書 路加福音16:19~31 】   有一個財主穿著紫色袍和細麻布衣服,天天奢華宴樂。又有一個討飯的,名叫拉撒路,渾身生瘡,被人放在財主門口,要得財主桌子上掉下來的零碎充飢;並且狗來餂他的瘡。 後來那討飯的死了,被天使帶去放在亞伯拉罕的懷裡。財主也死了,並且埋葬了。他在陰間受痛苦,舉目遠遠的望見亞伯拉罕,又望見拉撒路在他懷裡,就喊著說:我祖亞伯拉罕哪,可憐我吧!打發拉撒路來,用指頭尖蘸點水,涼涼我的舌頭;因為我在這火焰裡,極其痛苦。 亞伯拉罕說:兒啊,你該回想你生前享過福,拉撒路也受過苦;如今他在這裡得安慰,你倒受痛苦。不但這樣,並且在你我之間,有深淵限定,以致人要從這邊過到你們那邊是不能的;要從那邊過到我們這邊也是不能的。 財主說:我祖啊!既是這樣,求你打發拉撒路到我父家去;因為我還有五個弟兄,他可以對他們作見證,免得他們也來到這痛苦的地方。亞伯拉罕說:他們有摩西和先知的話可以聽從。他說:我祖亞伯拉罕哪,不是的,若有一個從死裡復活的,到他們那裡去的,他們必要悔改。亞伯拉罕說:若不聽從摩西和先知的話,就是有一個從死裡復活的,他們也是不聽勸。     【 東正教 李亮神父 講道 】   今天的福音書非常知名,是關於天堂和地獄。從中可以看出,此世的生命,並非終結,而是開始。因此,當下正在發生的事,從某個角度來看,並非結束。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當下的一切,今日的一切,卻又是如此的重要。因為今日的一切,將會永遠地、深刻地影響我們的生命。生命會延續,死亡不是終點。死亡只是一個事件,之後的生命可能光明燦爛,也可能悲傷黑暗。   在拉撒路的故事中,有一位財主,每天享樂。奇怪的是,這位財主似乎不需工作,沒有任何創造力,只因為他很有錢,他可以盡情享樂。財主和酒肉朋友們的享樂,是自私的享樂,只顧自己大吃大喝。但神的試煉(test)一直都在,那就是在他門口的乞丐拉撒路,一位一無所有、滿身是病的可憐人。拉撒路無法言語,始終沈默,但他的存在卻如同警鐘一般、如同哭喊一般,向財主乞求幫助。而拉撒路所乞求的,不過是財主餐桌上掉落的殘餘剩菜,拉撒路不敢奢求吃那餐桌上的美食。   從這個角度來看,拉撒路完全被社會孤立了。沒有人憐憫他,唯一的憐憫,也許是某隻流浪狗,會來舔舔他的傷口。拉撒路完全活在被遺棄、被隔離、通身是病的孤單中。我們不知道他如何祈禱,但明顯地,拉撒路沒有詛咒神,也沒有控訴任何人。拉撒路並沒有詛咒財主說:「為什麼你不給我一點吃的?你桌上堆滿食物啊!」事實上,拉撒路不發一言,只是深刻地、無言地、沈默地痛苦著。他全身長瘡,飢餓無比。他就像一隻狗一樣地活著,狗甚至活得比他更好,因為狗長得可愛,人們還會丟些東西給狗吃。   這超乎我們的理解,看似毫無公義,只有殘酷。但我們卻能從中了解,在此世的生命中,隱藏著許多奧秘、關於苦難的奧秘。看,福音書並沒有解釋拉撒路「為什麼」受苦,並沒有說這是因為拉撒路前輩子做了壞事、輪迴受報等等。受苦的原因,是深刻的奧秘。這對華人來說,是很值得探究的,因為這表示重要的並不是過去,而是未來,還有此刻、當下。   拉撒路最終死去了,充滿痛苦地、完全孤單地死去,無人憐憫。但他卻去了天堂,他躺臥在亞伯拉罕的懷中,如同耶穌所說的。在詩篇中、在聖經舊約中,天堂就如同一個大大的擁抱、神的擁抱。不僅僅是亞伯拉罕和他的後裔,而是神無限寬敞的擁抱。也不僅僅是神寬廣的擁抱,而是神親自住到人裡面,充滿宇宙萬物,充滿每一個人。   在那裡,拉撒路充滿喜樂,充滿光明,躺臥在慈愛的懷抱中。財主呢?被埋葬了,也許是一場奢華的葬禮,因為他如此富有,他世間的生命就此結束。然後,財主的靈魂,仍然活著,但卻下了地獄,受著折磨。看啊!現在的情境,變成受苦的財主,和充滿光明、躺臥慈懷的拉撒路。   拉撒路上天堂,並不是因為他的苦難,而是因為他以良善的態度,承受了苦難。他在世間雖然受苦,卻持續地愛著神,而沒有控訴任何人。苦難本身並不好,但也許那是一門令人難受的功課,雕塑著、刻劃著我們,使我們的性格變得非常強壯。   財主下地獄,也不是因為他很富有。亞伯拉罕也很富有,比財主富有百倍,但亞伯拉罕卻在天堂,愛著、擁抱著每個人。財主在地獄受苦,是因為他沒有同情心、毫無憐憫心、不愛任何人。   奇特的是,這段福音書揭示了天堂和地獄的情景。當然,教會的教導著重於天堂,而非地獄。我們看見天堂的幸福,也看見地獄的苦痛,但這苦痛究竟是什麼呢?財主痛苦,因為沒有人擁抱他,財主活在完全的孤立中。同時,財主也有著強烈的慾望,這慾望如同火焰般地強烈,正燒烤著他。   我們也可以看見,天堂和地獄,並非相隔遙遠,因為亞伯拉罕和財主,正在彼此對話。既然是在對話,兩人的距離就不會太遠。財主對亞伯拉罕說話(而不是向拉撒路說話),財主說:「亞伯拉罕,我父啊!」財主將亞伯拉罕視為他的父親,財主又說:「我在這兒受苦!」。亞伯拉罕對財主說:「這是公平的,因為在世間時,你擁有一切,但拉撒路卻一無所有,如今他得享安樂。」   亞伯拉罕並沒有對財主說更多,例如關於愛、關於同情心,因為他知道財主對這些一無所知,而且既無懺悔之情,也無改變之意。亞伯拉罕試著教導財主,用一種迂迴曲折的方式,而不是直接的方式,但看來這樣的教導是無效的。財主繼續說:「我好苦啊!我在火中!請您叫拉撒路來,用手指蘸點水,來潤潤我的嘴唇吧!」   你覺得財主這樣說話,是好的嗎?為何財主沒有說:「請原諒我,我做錯了。我的一生大錯特錯,請原諒我。」財主有這麼說嗎?沒有。財主毫無悔意,為什麼呢?他既然稱呼亞伯拉罕為父親,為何卻不說:「求您原諒我,我做錯了,請憐憫我!」財主只在乎自己的痛苦,而他也不敢多求,只乞求一點水來潤潤嘴唇。   財主顯得卑微,似乎感到屈辱,但卻沒有絲毫悔意。財主不敢直接請亞伯拉罕來幫助他,而是請求亞伯拉罕差遣拉撒路來幫他,因為他也認出了拉撒路。看,亡靈是能夠認出彼此的。這也是為何在東正教會裡,我們為所有的亡靈祈禱,不論他們是在天堂,或是地獄,我們並不知道他們在哪。教會過世的弟兄姊妹,有些人也許是在地獄裡,他們如同財主喊著說:「找個人來幫幫我吧!」而我們在聖餐禮中,就是試著在給予他們一些安慰。   在聖餐禮中,信徒們應該聽見這些亡靈的呼求:「派個人來幫幫我們吧!」至少,他們會知道我們聽見了祈求,這對他們就是極大的安慰了。即使他們生前作惡無數,他們仍然能感受到我們的關懷、我們的愛。也許我們無法解救他們,但至少我們仍愛著他們。   但是亞伯拉罕對他說:「我兒啊!」他也視財主為他的兒子。亞伯拉罕並沒有說:「你才不是我的兒子!」亞伯拉罕接著說:「你在世間擁有一切,但如今,你我之間有一道深淵,是不可能跨越的。所以,拉撒路無法到你那裡去,你也無法到他這兒來。」這是什麼樣的深淵呢?從某個角度來說,亞伯拉罕說這是一道無法跨越的深淵;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他們卻正在對話,好像距離彼此很近。   這道深淵,就是財主的自私,和不知悔改的心意。因此,即使拉撒路真的到了財主那裡,也毫無意義,因為財主將無法感受到拉撒路的觸碰。看,財主認出了拉撒路,但卻是向亞伯拉罕請求,請他派遣拉撒路來幫忙。財主的請求,反映出什麼樣的態度呢?財主並沒有直接向拉撒路說:「拉撒路,對不起。在我一生中,我對你毫無憐憫,對不起,我的弟兄啊,請原諒我!憐憫我!」財主有這樣對拉撒路說嗎?沒有,一句也沒有。財主仍然將拉撒路當做他的奴隸,彷彿在命令拉撒路,蘸水來潤潤自己的嘴唇。再次,我們看出財主既無愛心,也無悔改,他固執於自己的驕傲和自私之中。這就是為何拉撒路無法去到財主那裡。   但財主仍有著一點點的愛,他仍愛他的家人。沒有人是完全不好的。這也是財主生平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可能有些問題,但他並沒有進一步深究。他開始了解為何他在世間的生活使他無法進入天堂,但他仍然沒有意識到自己缺乏憐憫心。再一次地,財主說:「派拉撒路去吧!」就像對待奴隸一樣,財主請求亞伯拉罕派拉撒路回到世間,去對財主的弟兄們說:「別像我這樣荒唐度日,不然你們也會下到地獄受苦啊!」   因此,從某個角度來說,財主仍關愛著家人。由此,我們也可明白,我們離世的親友,也仍關心著我們。這是非常好的,特別是華人社會,如此尊敬逝世的祖先、如此關心離世的亡靈。是的,確實如此,亡靈確實仍關愛著我們。我們也必須關心他們,回應他們的關心。這就是為何我們在聖餐禮中,提及、紀念亡者的名字。我們也會將代表他們名字的麵包細屑,投入盛有耶穌基督聖血的聖杯中。這是我們能獻給亡靈的,最盛大、最崇高的祈禱。亡靈能從中領受些許安慰,即使他們之中某些人可能深陷地獄。當然,最後的審判,取決於神,我們並不知道神對他們的最終決定,我們也不知道神對我們每個人的最終決定。   你以為由於我們是東正教徒,或由於我是神父,我們就一定上天堂嗎?不!並非如此。我們知道,東正教會是一條通往天堂的正確道路,但前提是我們真正跟隨教會的道路、真正實踐教會的教導:如果我們領受聖餐,如果我們對神有正確的認識。如果神想要讓世上每個人都得救,當然更好,我們也為此祈禱。這也是我成為修士的原因:為每一個人祈禱,而不是為了拯救自己的靈魂。我某位大學同學,恨我入骨,曾對我說:「救救你自己的靈魂吧!幹嘛關心我!」但是,如果一個人只關心自己的靈魂,這就是地獄了。拒絕與對方互動、拒絕與對方同處一地,這是一種對存在本質的謀殺(existential murder)。   亞伯拉罕對財主說:「即使拉撒路死裡復活,並且去勸說你在世間的弟兄,他們還是不會相信的,因為他們連摩西的律法、聖經、和神的話也不信啊!」神希望我們自由地愛祂,而不是出於恐懼、被迫信從。如果拉撒路真的死裡復活,財主的弟兄們會像看到鬼一樣,被嚇到相信,但卻是出於恐懼。但這種相信,不是神的方式,而是魔鬼的方式,因為魔鬼也信神,但卻是出於恐懼戰兢(參閱雅各書2:19)。   因此,基督徒相信神,不是因為害怕不信就會下地獄,我們不關心這事。那種出於恐懼的相信,對某些罪大惡極的人來說,也許有些許效果,例如像財主那樣奢侈度日、荒唐放肆、酒池肉林、縱慾無度的人。對他們來說,對地獄的恐懼,也許能稍微幫助他們,但仍是不夠的。但如果我們的信是出於愛,我們根本不會關心天堂或地獄,因為這愛本身就是天堂。我們不在乎天堂,我們在乎對神的愛,和對眾人的愛。因為對神的愛,和對人的愛,是一體的。看,聖經中已寫明:「愛既完全,就怕懼怕除去」(約翰壹書4:18)。   以上就是東正教會對於天堂和地獄的教導,也就是耶穌基督的教導。地獄之火,並非如同世間的火焰,用來燒烤靈魂,讓財主受盡折磨。不,絕非如此。地獄之火,就是空虛的愛、匱乏的愛、缺失的同情,就是缺少那使我們成為「人」的一切。地獄之火,就是拒絕接受神的愛。換句話說,這地獄之火,就是神的愛、神的恩典,但對財主來說,卻如同火焰,因為財主心懷憎恨。   此外,如同福音書所說,如同財主那樣的亡靈正在受苦、呼喊,他們是有意識的,他們也仍關心著我們。因此,我們也必須關心他們,回應他們的愛。這關愛不需花費一分錢,只需要我們參加聖餐禮。這就是為何我會傳送Line的訊息給各位,當教會每天舉行聖餐禮時,好讓在工作、在家中的各位,也能一同為摯愛的亡靈祈禱。當祭壇上的麵包與酒,成為耶穌基督的聖體與寶血時,亡靈們將會感到喜樂、將會領受些許安慰,因為代表著他們的麵包細屑,會被投入盛有基督寶血的聖杯之中。   最後,容我說一個真實事件。這事發生在希臘,由一位主教記錄下來。這位主教轄下有一位神父,這位神父從某個角度來說,不是一位好神父,因為他酗酒。但這位神父經常舉行聖餐禮,某天他又酒醉了,在聖餐禮儀式中搖搖擺擺的,站都站不穩,當然,這是非常不好的。信徒們寫信給主教,主教想找這位神父來談,並且預備好將神父停職的命令文件,因為神父是不能醉酒舉行聖事的。   但是當主教正要下筆簽名的那一刻,他突然聽見許多聲音呼求著:「不!不要這麼做!不要停止我們神父的聖職!」主教訝異極了,他抬頭張望,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聽見許多亡靈繼續對他說:「不要停止神父的聖餐禮!他每天都紀念我們!」雖然這位神父酗酒,但他卻在每天的聖餐禮中,紀念許許多多亡者的名字。主教非常震驚,他撕毀了停職的命令,沒有將這位神父停職。主教仍將神父找來,嚴厲地訓斥他的酗酒習慣,並且指派朋友來幫助這位神父戒酒,因為主教明白,他其實是一位心地善良的神父。   願至聖聖三一保守我們眾人。阿們。   圖片:Lazarus at the Rich Man’s Gate. 1886. Bronnikov Fyodor. Russian 1827-1902. Public Domain, taken from Wikipedia.       東正教 App 繁體中文版 Traditional Chinese...

Read More

美,為了生命或死亡?Beauty, for Life or Death? (東正教 李亮神父)

神的愛,賦予了美永恆的意義。生命就是與他人,與神和萬物的連結。裝飾墳墓,不是為了忘記死亡,而是因為愛能克服對死亡的恐懼。(清明節, 李亮神父) 本週完整講道影片: https://youtu.be/di9l4QjH4Fg 相關經文: 拉撒路週六 約翰福音11:1-45 Lazarus Saturday John 11:1-45 聖枝主日 約翰福音12:1-18 Palm Sunday John 12:1-18 教會官網 http://theological.asia/ 愛的箴言...

Read More

掃去塵埃,讓愛發亮 Cleaning Tombs, Revealing Love

  時間是衡量愛的單位,而愛永遠勝過死亡。~李亮神父 清明節,初春時分,數百萬人返鄉掃墓,追思離去的摯愛。人們駐足墓地,清掃墓園,焚香敬祖,至誠祈禱。 然而,那殘酷地將我們與摯愛分離的死亡,並未完全勝過我們。可愛的孩童,以及相隔兩地、久未見面的家族成員,此刻全都相聚在摯愛的墓旁。是的,死亡確實使我們暫時分別,但死亡卻無法使我們永遠分離。那誕生在這世上的新生命,還有家族成員此刻的溫暖重逢,都在嘲笑著死亡的權勢。人們並不真的驚駭地窺視死亡,而是輕蔑死亡,因為人們正在做著更重要的事:在逝者的面前,體驗當下的彼此相愛—那連繫著家族的親情和友愛。 身為一位東正教徒,我了解到神就臨在那愛之中,即使在墓旁的人們並不認識神,也不相信神。神臨在其中,因為神就是愛,就是那戰勝死亡的愛。神創造人類,使人類作為「愛」,作為社會性的生命。神盼望人們活著,以「共同存在」、以生命共同體的方式一起活著。當然,這會視每個人對「愛」的接受和實踐程度,而有所不同。 真正的生命,是活在團體和社群之中,包括那先我們離去的亡者。我們與亡者的互動交流,攫取了我們,使我們短暫地離開「現在」,回到「過去」。這一趟使我們更靠近摯愛亡者的時光之旅,也開啟了另一道知覺「時間」的視角。當我們超越時間,我們就能夠超脫時間限制地去愛、去連結。「愛」改變了時間,當我們以雙手清掃墓地,至誠祈禱,心中放射愛的脈動,我們就能凝視未來。 我們將能夠以新的視野看待「現在」,我們也將能夠微笑地注視「未來」。我們將明瞭,現在和未來,都不是衡量時間的單位,而是衡量愛的單位,而愛永遠勝過死亡。 我們能以新的視野看待「現在」,因為我們知道每一件事、每個計畫,都必須站在時間面前;都必須值得存留、必須活著、不論死亡是否存在。萬事萬物必須活著,也確確實實將會活著,如果我們的行動是發自於愛、定睛於愛,方法也出於愛。 我們能以微笑注視「未來」,因為我們知道(即使我們不想表達出來),我們的時刻終會到來,那時,我們的孩子、親人、朋友,將會圍繞在我們身旁。我們也會在那裡,無形地。但我們並不害怕,因為愛仍然存在,不論有形無形,我們仍然愛著。 在東正教會中,我們每天都在光榮的聖餐禮中,紀念這愛的重逢。摯愛亡者的靈魂,在聖餐禮中和我們一起圍繞著生命的源頭—耶穌基督的聖體和寶血。 亡者的靈魂仍然「活著」,因為神愛著他們,不論他們是誰。亡者的靈魂也圍繞著我們,因為我們藉著基督的愛來愛他們,以我們卑微但良善的心愛著他們。 我們「同在」,因為我們都在等待著盛大的日子—復活之日,那一刻我們將會再次與我們的身體結合。我們將能夠再次撫觸,享受著心愛之人永永遠遠的同在。一切眾生、宇宙萬物也都將喜悅地活在神的臨在之中、活在神的愛中。 雖然東正教會每天都在聖餐禮中紀念亡者,特別是每週六。但這一週,東正教會將與您的心靈同在,當您在掃墓時、當您與親族相聚時,教會也在聖餐禮中,向這世界傳遞生命就是共同存在、生命就是共同分享,而愛永遠勝過死亡的福音。   東正教 Google Play 東正教 App Store   Cleaning Tombs, Revealing Love Millions of people today,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spring go to clean the tombs of the beloved departed ones.  They stay hours on the spot, clean the place, burn incense. They pray… The death that separated us mercilessly from our beloved ones, did not totally win. The children, the other members of the family, who very often live far away, they are all around the grave of the beloved on. Yea, the death separated...

Read More

Search

stru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