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siaoliang

聖經講道:重見光明 Sermon on the Blind Man

[vc_row][vc_column][vc_column_text]   「神已經向你踏出最大的一步,只要你踏出一小步, 你將會看見祂要行的大事。」       盲者生來就沒有眼睛,連眼球也沒有。東方人可能會說這是「業障」,而耶穌的門徒們也問:「這人生來是瞎眼的,是誰犯了罪?是這人呢?是他父母呢?」。這涉及了一個深奧的問題:「惡」為何存在?許多哲學和宗教都試圖回答這個問題。對這個人來說,他一出生就沒有眼睛,很不公平。輕率膚淺的回答是:「這是罪造成的結果,也許是他的罪,也許是他父母的罪」。但並非只是如此,尤其是這位盲者,耶穌說:「也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   東正教對罪的理解,並不是違背律法,而是靈性的疾病,是與神分離,與他人分離。耶穌又說:「是要在他身上顯出神的作為來」。有些人會質疑:「所以為了顯出神的作為,這人就應該受苦嗎?」但我們忘了,造成人類極大苦難的,是魔鬼的恨意,和人們的彼此仇恨;此外,我們也活在不完美的世界中,其中有腐敗,也有我們最終極的仇敵,就是死亡;是這一切的軟弱,造成了苦難,使得這個盲者受苦。   你也可能質疑:「那為什麼是他受苦?而不是我,或你呢?」這就是聖經約伯記的提問。我們必須記得,約伯是神最好的朋友,他沒有做任何惡事,他是個義人,但他卻遭受極大的苦難。約伯記中有一個極大的疑問:「為什麼?!」然而答案並非我們所預期的,並不是「因為如何如何,所以如何如何」的一套說詞;答案是臨在(presence),是神親自的臨在,而約伯對這樣的回答,心滿意足。因為最終,真理並非一句話,一套理論,而是位格(person),是耶穌基督。   即使從東方人的角度來看,這個盲者遭受厄運:生來就沒眼球、無法做任何工作、只能乞討維生。但是,神認識他,神一直等候者他,神走向他、找到他。當我們遭逢惡事,我們必須記得,神並不想要這事發生,但神允許這事臨到我們,而神也一直凝視著我們,祂正以祂強烈而獨特的方式,走向我們。   當耶穌走向盲者,盲者並沒有要求什麼,也沒有祈禱,他沒有做任何事,他其實並不期待任何事,他甚至從未見過光明。然後我們看見耶穌基督做了一件祂身為聖子時,在伊甸園中做過的事:「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創世記2:7),耶穌此刻「吐唾沫在地上,用唾沫和泥抹在瞎子的眼睛上」。盲者是個良善的人,他並沒有說:「喂!你在幹嘛!你瘋了啊!」盲者的心是良善而純潔的。然而耶穌並沒有立刻治好他,耶穌說:「你往西羅亞池子裡去洗」。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我們看見神蹟是一步一步發生的,是有階段性的。第一步,是神踏出的,也是最大的一步,就是將泥土放到連眼球都沒有的眼窩中;接著,神要求盲者踏出小小的一步,用池水洗眼睛。因為神尊重我們的自由,神蹟並非魔法,神蹟是神自由的行動,需要我們的出於自願地接受和合作。   當耶穌告訴盲者到西羅亞池子去洗的時候,盲者並沒有說:「你瘋了嗎?一碰水,泥土不是就都被洗掉了嗎?」請記得我一次又一次告訴各位的,也是我從屬靈父親St. Porphyrios那裡聽到的:「神已經為我們踏出一大步,祂希望我們能踏出小小一步,我們將會看見祂要行的大事」。   當盲者用池水洗眼睛,就看見了,極大的神蹟,充滿喜樂(這也呼應了舊約對耶穌的預言)。然而這一天是安息日,法利賽人質問盲者關於耶穌的事。另人驚訝的是,法利賽人不但沒有說:「哇!真令人高興!我們的兄弟重見光明!榮耀歸予神!」,反而試圖檢查並宣告這個醫治的行為不符合律法。請記得,法利賽人並非只存在2000年前,許多時候,當我們只在乎合於規矩的外在行為,卻忽視了神的恩典時,我們也變成法利賽人。   有人認為教會只是個文化社群(cultural community)、只是個社團、道德團體、慈善組織或祈禱聚會。但教會並非如此。教會之所以是教會,是因為教會有司祭,因為教會有祭壇,不是因為任何其他原因。   當神蹟發生,使瞎眼的看見,看見的卻瞎眼了。當法利賽人質問盲者如何得醫治,盲者勇敢地回答耶穌醫治他的過程,盲者是真正的男人,他之後甚至因這回答而受苦。法利賽人繼續質疑:「這個人(耶穌)不是從神來的,因為他不守安息日」,因為法利賽人想套出關於耶穌的把柄,好用詭計殺害耶穌。   法利賽人無法相信這極大的神蹟,找來盲者的父母,問他們:「這是你們的兒子嗎?你們說他生來是瞎眼的,如今怎麼能看見了呢?」從父母的回答,我們可以看出他們並不誠實,他們非常怯懦的回答:「他如今怎麼能看見,我們卻不知道;是誰開了他的眼睛,我們也不知道。他已經成了人,你們問他吧,他自己必能說」,其實就是在說:「別把我扯進去,我不需要為這件事負責」。今日許多人也像這父母,他們不是稱職的領導者,因為領導者必須是一肩扛起責任的人。   當法利賽人再次質問盲者:「你說他(耶穌)是怎樣的人呢?」,盲者誠實而勇敢的回答:「是個先知」,法利賽人要盲者否認耶穌:「我們知道這人(耶穌)是個罪人」,盲者卻再次堅定誠實的回答:「從創世以來,未曾聽見有人把生來是瞎子的眼睛開了。這人若不是從神來的,什麼也不能做」。盲者勇敢的行為表達出對耶穌深深的感激,雖然他還不認識耶穌。   盲者因為誠實而受罰,法利賽人將他逐出猶太會堂,這是個可怕的懲罰,表示他被整個猶太社群隔離排斥,將沒有任何人會和他互動。盲者卻依然堅持活在耶穌的真理和愛心之中,不久之後,美好而重要的會面發生了。耶穌再次走向他,問他:「你信神的兒子嗎?」,盲者:「主啊,誰是神的兒子,叫我信他呢?」,如同對撒瑪利亞的婦人所說的,耶穌直接明白地告訴盲者:「你已經看見他」,盲者以耶穌賜予他的眼睛看見了造他的主,「現在和你說話的就是他」,盲者俯伏敬拜耶穌,他相信耶穌,成為耶穌的門徒。   我們看見神的奧秘戰勝了世界的邪惡,我也想問各位,我們也應該問我們自己:因為沒有眼睛而遭受的一切苦難,是值得的嗎?漫長的等候,直到擁有神親自為我,為你創造的新眼睛,等到神親自對你說:「就是我,你看見了我,神的兒子」,這是值得的嗎?我認為是值得的。我們看見了,那總是在我們生命中,隱而不顯的意義,那由耶穌基督所賦予的意義。這許多年的苦難,許多年的乞求,許多年的黑暗,是為盲者做預備,預備遇見基督,預備認識基督、敬拜基督。   盲者的眼睛,是世上最美的眼睛。因為耶穌基督親自為他造了雙眼。耶穌為我們的生命賦予了新的意義,祂承擔了我們所有的失敗、所有的失望、所有生命的錯誤,耶穌讓這一切成為我們的經驗,沒有任何虛度或浪費;耶穌讓這一切成為我們生命中嶄新的眼光、全新的視野。當惡事發生,請記得另一面:耶穌正看顧著受苦的我,祂正在做的事,我現在雖不明白,但之後美好而重大的經驗會來到,我們將會深刻而強烈地遇見基督。生命中沒有任何經驗會被浪費,都將在基督裡轉變為新的機會、去愛和被愛的機會。   ********************* 2014.05.25盲者主日經文 約翰福音9:1-38 東正教會簡介: http://theological.asia/taiwan-orthodox/ Photo:http://orthodoxclassroom.blogspot.tw/2011/06/sunday-of-blind-man.html [/vc_column_text][vc_video...

Read More

醫治癱瘓38年的病人:神蹟與助人 The 38-years Paralytic: Miracles & Helping Others

John 約翰福音 5:1-15 Miracles and Helping Others 神蹟與助人(中英文) 2013.5. 26 Sermon by Father Jonah http://www.justin.tv/dao_love/b/408373364 讓我們一起來研讀今天的福音。有一個人患病已經三十八年,這麼長的時間幾乎可以算是一輩子,耶穌在他身上行了奇蹟。耶穌行奇蹟的地方,非常接近耶路撒冷的入口,它的名字是「羊門」。會有這個稱號,是因為當地人會把羊帶到祭壇獻祭。這裡每年都會發生奇蹟,有天使按時下池子攪動池水,水動之後,誰先下去,無論患什麼病就能痊癒。由此可知,上帝的恩典總是透過祂的能量、以不同方式來作用。 耶穌眼前這位病人,看起來真的非常悲慘。現場還有許多病人,有瞎眼的、瘸腿的、血氣枯乾的。耶穌並沒有問這個人「你是否相信我?」或「你是否接受我?」耶穌只問了一個問題:「你要痊癒嗎?」當然,在場的每一位病患都想要痊癒,但是,耶穌為什麼這樣問呢?就心理學的角度來看,往往身體疾病是心理問題的出口,當然這不是一個好的出口。大部分心理疾病之所以難以痊癒,就是病人本身不想康復,他們想要緊緊粘著他的病,即使他們花錢就診,心裡面還是沒有真正想要康復。 讓我們來看看這位病人的回答,他說:「先生,水動的時候,沒有人把我放在池子裡;我正去的時候,就有別人比我先下去。」這個回答打動了我的心,聽起來他真的很悲慘。這位病人沒有直接回答「想要」或是「不想」被治癒,而是說他很孤單,沒有人幫助他。他幾乎帶著病生活了一輩子,他已經接受了自己是孤獨的。當人們說:「沒有人關心我。沒有人讚美我。沒有人願意幫我開一扇門。每個人的人生都充滿了機會,就只有我沒有,沒有人願意給我機會。」這位病人完全沈浸在這樣的情境之中,他相信自己就是那個孤獨又悲慘的人。 儘管,這位病人身在人群中,卻感受到孤獨當中最孤獨的滋味。此人並沒有呼喚耶穌,而是耶穌主動走入他孤獨的世界。就算在極度的孤獨之中,我們還是要記得,有人一直在我們身邊,只要我們看見祂、接受祂,這個人就是耶穌基督。耶穌在十字架上曾經高喊:「父親,為什麼你要遺棄我?」耶穌最貼近那些被遺棄的人的心。他只會親聲地問:「我可以陪著你嗎?」我想,對於人類而言,孤獨是最糟糕的情況之一。地獄裡充滿了孤獨。我知道有些人結婚並不是為了愛,而是害怕老年身邊沒有人陪伴,害怕自己孤獨地死去。(這樣的結合並非不好,上帝曾說,人類在樂園中還是要成對比較好)。有時候,儘管我們身邊有人陪伴,還是覺得非常孤獨,因為我們本身缺乏營造良好關係的能力。我們不該自怨自哎:「沒有人願意找我,沒有人關心我。」而是應該自問:「我關心的是什麼?我有沒有主動關心別人?」如果我們採取主動,自然就會有人接近我們。福音中提到的這位病人,並沒有怨天尤人,也沒有說身邊的那些「壞人」遺棄了他。然而,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我們可以看出,此人對人生已經完全絕望,根本就與死人無異。 生命的意義是什麼?這是許多人的疑問。難道人生就是:早上起床、吃飯、上班、回家、吃飯、睡覺,日復一日,直到死亡來臨的那一天。請留意,我們應該要賦予生命一些意義。我們可以選擇不要活在孤獨之中。我們可以不用自怨自唉地說:「為什麼你不相信我?為什麼你不打電話給我?為什麼你不為我做些事情?」我可以選擇走向你,聆聽你的痛苦,為你祈禱、關心你,或者說一些安慰的話語。這樣做就好像鳥兒破蛋而出,然後自由自在的飛翔。在場的年輕人都應該主動走向別人,而不是等著別人走向你。家母已經過世,當我還住在家裡的時候,我很希望我的母親能夠走出去,因為,她幾乎足不出戶,也沒有朋友。她常說自己是孤單的,因為,她不善於經營人際關係。 出家的僧侶雖然獨居,但是他們並不孤獨。僧侶儘管遠離了人群,他們的心卻在祈禱中與所有人同在。他們總是在為別人祈禱,這就是為什麼我決定成為一名出家僧侶。這位癱瘓的病人,將自己封閉在孤獨、絕望之中,就像是Gabriel Garcia Marquez的文學著作《百年孤寂》(One Hundred Years of Solitude)中描述的景象。耶穌將他從孤獨中解救出來,並且用命令式的口氣對他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走吧!」那人立刻就痊癒了。耶穌要他拿起睡覺用的墊子趕快離去。為什麼耶穌要他拿起褥子呢?讓我們想像一下,病患康復、出院的時候,並不會把醫院的病床或被褥帶回家。這個被褥象徵著他三十八年來的牢獄,耶穌讓自由之流衝破這個牢獄。耶穌治癒一個人的病,也治癒他過去所有傷痛。三十八年的歲月並沒有白費,因為耶穌基督賜下的恩典,豐富了它的價值。它瞬間成為寶貴的經驗,也成為一個活教材。當我們悔改時,耶穌在我們心中作用,我們過去的生命瞬間充滿了偉大的價值。一切都不會白費。 耶穌行了奇蹟之後總是立刻離開,不會留下來邀功或等著別人讚美他。那些法利賽人並不在乎事實的真相,只想在耶穌身上找到錯誤的地方。福音告訴我們,當天是星期六,法利賽人不允許在安息日拿褥子或是做任何事。被治癒的那個人,如果沒有馬上拿著被褥離開,而是高喊:「真是天大的神蹟,感謝上帝,我們的兄弟回復健康了!」這些法利賽人就沒有立場處罰耶穌。甚至,這個被治癒的人還對法利賽人說:「那使我痊癒的,對我說:拿你的褥子走吧。」法利賽人又問他:「對你說拿褥子走的是什麼人?」而不是說「治癒你的是什麼人?」 我們的生活充滿了奇蹟,往往,我們都沒有注意到。今日,最大的奇蹟就是我們把上帝變成這麵包和酒,然後再飲用它們。福音告訴我們,那人被耶穌基督治癒之後,竟然完全不認識耶穌基督。 後來耶穌在殿裡遇見他,耶穌想要再給予他一些靈性上的幫助(耶穌做事總是有始有終,不會半途而廢),直到他的靈性也和身體一樣得到痊癒。耶穌對他說:「你已經痊癒了,不要再犯罪,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利害。」可見,這個人獲得新生之後又過著罪惡的生活。耶穌提醒他,如果再繼續下去,他的病恐怕又會復發。 為什麼有人會生病、殘障?為什麼有人會遭遇不幸。這是大家心中共同的疑問。佛教徒常常將這些病痛歸咎於前世身、口、意上不好的行為。這樣的解釋確實很簡單,有時甚至讓人感覺太過簡單。我想,受苦的背後埋藏了許多無法解釋的原因。例如:或許上帝想要磨練你,透過這些苦難來使你堅強。或許上帝讓你得病,是為了防止你犯下嚴重的錯誤,招來更慘的結果。我想,依據每個人不同的狀況,應該有不同的解釋。 約伯記的宗旨是要告訴我們為什麼好人也會受苦。最後,上帝顯現在約伯面前,祂並沒有告訴約伯為什麼,然而,約伯卻感到心滿意足,因為,他得到的答案並非一字一句,而是一種全然的心領神會。上帝像朋友般顯現在他面前、與他對談,就是一個最好的答案。耶穌說:「我就是真理。」我們對於真正的答案總是懷著期待,我們希望得到一些方程式、一些邏輯上的解釋。耶穌告訴我們,「真理」不是方程式,不是一個句子,而是一個人。在遭遇病痛或不幸的時候,我們不需要知道為什麼這些事情會發生在我們身上,重點是,在這些情況下,我們還是要想著,怎麼做才能愛別人、幫助別人。 許多研究文獻顯示,此人的靈魂並沒有完全被治癒。在他與耶穌見面之後,他又去向法利賽人說:「耶穌就是治好我的那個人。」從某個角度來看,我們可以說他在讚美耶穌,然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卻不是。福音的下一章告訴我們,法利賽人說,他們已經知道是誰教人不用遵守安息日的規定,他們一定要找出這位叫做耶穌的人。有一位被耶穌治癒的盲人,他曾經和法利賽人爭辯,並且因此而受到折磨,只因為他說:「不,耶穌基督是個好人。」我想,此人與這位盲人的立場是不同的。 在領受上帝的恩典時,我們也必須懷著謹慎的心,好好想一想,如何珍惜它、利用它、保持它,如何把它分享給身邊的人,因為,萬事萬物充滿了各種可能性。充滿愛與仁慈的生活,就是一種很好的生活方式,它可以治療心中的孤獨。願聖三守護我們每個人。阿門。 John 1:5 After this there was a feast of the Jews, and Jesus went up to Jerusalem. 2 Now there is in Jerusalem by the Sheep Gate a pool, which is called in Hebrew, Bethesda, having five porches. 3 In these lay a great multitude of sick people, blind, lame, paralyzed, waiting for the moving of the water. 4 For an angel went down at a certain time into...

Read More

友誼成就奇蹟 Friendship Makes Miracles 1 (東正教 李亮神父)

愛,總是能找到方法;信,能使他人得醫治。 癱子的四個朋友,讓癱子得了赦免,得了釋放, 即使自始至終,癱子既沒有祈求,也沒有感謝。 2015.03.08 St. Gregory Palamas 紀念主日 經文:馬可福音2:1~12 癱子與他的四個朋友. 李亮神父 完整講道影片:http://youtu.be/K96U8y7JSM0 教會官網 http://theological.asia/ 愛的箴言 臉書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prayforyou YouTube 頻道 http://www.youtube.com/user/asianORTHODOX 聖禮儀現場直播 http://bambuser.com/channel/orthodox-church ※尊重著作權,引用請註明網址連結。 台灣基督東正教會隸屬於普世宗主教聖統香港及東南亞教區, 主教為黎大略都主教,台灣由李亮神父牧養教友。 李亮神父 來自東正教會靈修聖地阿陀斯聖山 (Mt. Athos, Gregoriou Monastery), 身為修士的屬靈父親(spiritual father), 於修院中實踐心禱,鑽研古希臘文聖經十多年。 來臺後於各神學院教導東正教神學、靈修、聖經希臘原文等課程, 其屬靈父親為已故希臘知名靈修導師St. Porphyrios of Kafsokalivia。...

Read More

醫治癱瘓38年的病人:論醫治 The 38-years Paralytic: On Healing

 許多時候,我們並不想痊癒,我們想要待在疾病裡。~李亮神父  2016 起癱主日 約翰福音 5:1~15 這事以後,到了猶太人的一個節期,耶穌就上耶路撒冷去。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門有一個池子,希伯來話叫做畢士大,旁邊有五個廊子;裡面躺著瞎眼的、瘸腿的、血氣枯乾的許多病人。(有古卷在此有:等候水動;因為有天使按時下池子攪動那水,水動之後,誰先下去,無論害什麼病就痊癒了。) 在那裡有一個人,病了三十八年。耶穌看見他躺著,知道他病了許久,就問他說:你要痊癒嗎?病人回答說:先生,水動的時候,沒有人把我放在池子裡;我正去的時候,就有別人比我先下去。耶穌對他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走吧!那人立刻痊癒,就拿起褥子來走了。 那天是安息日,所以猶太人對那醫好的人說:今天是安息日,你拿褥子是不可的。他卻回答說:那使我痊癒的,對我說:拿你的褥子走吧。他們問他說:對你說拿褥子走的是什麼人?那醫好的人不知道是誰;因為那裡的人多,耶穌已經躲開了。後來耶穌在殿裡遇見他,對他說:你已經痊癒了,不要再犯罪,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利害。那人就去告訴猶太人,使他痊癒的是耶穌。 李亮神父 講道: 我之後會在第一部份的聖道禮儀之後講道,幫助各位默想福音書的內容,並在祈禱中,將這些教導融入第二部分的聖祭禮儀。 在今天的福音書中,耶穌幫助了一位癱瘓的人,耶穌問他:「你要痊癒嗎?」這問題聽起來有點奇怪,如果我們生病了,誰不想要痊癒呢?如果醫生這樣問我們,我們會回答:「當然想要痊癒啊!」然而,事實並非如此,許多時候,我們其實並不想痊癒。 聽起來可能有點奇怪,但是大部份的疾病,尤其是心理問題造成的身心症狀,是因為我們想要留在疾病之中,我們「喜歡」疾病。 如果我想要痊癒,我就得做些事情。例如,如果我有煙癮,我就得想辦法戒菸,這樣我才能痊癒。一位世界知名的音樂家,在中壯年時期,就因肺癌而死去,他30歲就開始吸菸了。如果他想要痊癒,他就得努力戒菸,如果他不戒菸,不論他服用什麼藥物,都不會痊癒。 許多人來到教會,想要獲得神的幫助,想要神蹟奇事。這樣的想法,其實是好的,並沒有不好。但是,如果有人想要神的幫助,但卻從來不到教會,或者只有在遇到麻煩的時候,才來教會。從這個角度來看,這個人其實並不真的想要痊癒。如果他真的想要痊癒,首先,他會火熱地祈禱、他會來教會參與聖餐聖事、他會參與懺悔聖事。因為身體的痊癒,並不只關乎身體。因為靈魂和身體是合一的、一體的。身體影響靈魂,靈魂影響身體。因此,當我們懺悔,使靈魂得療癒,這也會影響身體。 這也是為何教會舉行敷油聖事,為那些生病的人們,祈求罪過的寬恕,和疾病的醫治。如果有人生病了,卻不請求神父舉行敷油聖事,依照教會的教導來得醫治,而只想用容易、廉價的方式來得醫治,像是對神說:「哈囉!拜拜!祢知道我要什麼,就這樣囉!」也有信徒會說:「可是神父很忙啊!」即使我向你們解釋過很多次,神父並不是忙著做生意的人。而且,從你們口中說出的這句話,是來自魔鬼。務必記得,這不是你在說話,而是魔鬼透過你的口,說出這樣的話。是魔鬼在你的心裡,放入這樣的態度。 這就是為何耶穌問這位癱瘓的人:「你要痊癒嗎?」對我們來說,這個問題很愚蠢,耶穌怎麼時常問一些聽起來很愚蠢的問題呢?生病的人,誰不想要痊癒呢?但是,祭壇上的是什麼呢?我們在這裡做什麼呢?當我結束這段講道之後,接下來我們做什麼呢?我們祝聖的是什麼呢?你們從聖杯中領受的是什麼呢?就是生命的良藥,是耶穌基督的聖體和寶血,是天上地下最珍貴、最實在的良藥。所有其他藥物,都只是聖餐的輔助。所有藥物產生作用,也是因為聖餐。 有人會說:「神父你別說這些沒意義的話,藥物有效,是因為藥理學啊!」但事實上,藥物起作用,是因為神存在,而神使這個世界存在,並使一切事物發生效用。在神的祝褔之下,藥物產生作用,身體產生反應。因為神的愛,如此溫柔,所以祂隱藏了自己,好讓那些不喜愛祂、拒絕祂的人,能夠忽略祂的存在。 人們祈求神的幫助,卻不想要領受聖餐。人們對神說:「我想要這個和那個,但我不想要祢。現在就給我我想要的,我不想和祢有太多瓜葛。」我所說的是事實,為什麼呢?因為如果我們知道,有一位十分傑出、十分優秀的名醫,在遙遠的城市或其他國家看診,我們一定會花很多很多錢,想盡辦法去拜訪他。當然,是在這位名醫「有空」的時候,而不是我們「想要」的時候。 但是教會週日早上的聖餐禮,或每一天的聖餐禮,甚至是當我搭著火車到各個城市,讓信徒在火車站領受聖餐禮時,卻發現人們不想來、沒出現。聖餐就是真實的良藥,而且是免費的,不需要付一毛錢。我也想問各位,你認為你應該為聖餐付出多少「醫藥費」呢?領受耶穌基督的聖體和寶血,你覺得值多少錢呢?你能訂個價格嗎?想一想,代價應該是多少?看,其實我們並不感激,因為我們總是白白地領受聖餐,所以我們不覺得有什麼需要感激的。 這位癱瘓的人,癱了38年,幾乎一生癱瘓。神蹟發生在他身上,但他卻沒有改變。從哪裡看出他沒有改變?當猶太人問他:「對你說拿褥子走的是什麼人?」,他們並不是問:「醫好你的是什麼人?」看,這群人的心態。生病的,不只是這個癱瘓的人,整個社會都病了。猶太人告訴這癱瘓的人,不可以在安息日拿起褥子行走,因為這是違反律法的罪。這群人並沒有歡喜地說:「哇!你竟然痊癒了38年的痛苦終於結束了。到底是誰治好你的呢?太神奇了!我們也想認識祂!」他們一點也不關心這癱瘓的人得到醫治,他們問這問題,只是想控訴耶穌違反安息日的律法,只是想逮捕耶穌。 然而,這位被醫好的癱子,他如何回答這問題?耶穌治好他之後,就離開了,因為耶穌是謙卑的。但為了教導這癱子,耶穌再次回來找他,告訴他之前的癱瘓,是出於他自己的罪,如今既然痊癒,就不要再犯罪了,否則恐怕他的境況會更不好、更嚴重。但我們卻看到他做了更糟的事,當逼迫耶穌的猶太人問他,他沒有說:「是耶穌醫治了我」,他說:「那使我痊癒的,對我說:『拿你的褥子走吧』」,這讓猶太人更有理由逮補耶穌。 再次強調,痊癒和醫治,是在教會之中發生的,也包括整個社群和社會,以及處於其中的我們。耶穌基督說:「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什麼事,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全」(馬太福音18:19)。但是有多少人,在某人生病時,不論是身體或靈魂的疾病,會一起真正的向神祈禱?以強烈的信心為這人得醫治而祈禱呢?事實上,親友們都會說:「我當然會為你祈禱」,但是在祈禱的時候,他們的內心,卻並不真的想要祈禱。因為在潛意識中,我們對這人心懷憎恨,或者藏有嫉妒,甚至譴責論斷,不論對方是親人或朋友。當然,只是名義上的「朋友」,我們也並不真的將對方當成朋友。 福音書中提到的畢士大池子,之所以有神蹟般的療效,並不是因為真的有天使會攪動池子的水,讓第一個跳入池子的人得到醫治。如果某個人心懷仁慈,如同聖徒St. Paisios所說的,自己不跳入池子,而是幫助身邊的人們進入池子,這位仁慈的人,會立即得到醫治。 所以,首先是我們的內心,並不真的想要痊癒。為什麼呢?因為我們不認為聖餐是真正的良藥。因為聖餐如此容易、白白得來,所以我們並不感激,我們其實是來教會崇拜自己。如果我們去看醫生,醫生吩咐你做這做那,你一定會遵守的。但是教會裡可憐的神父呢(苦笑)?我敢說些什麼嗎?我親身品嚐在這裡擔任神父意味著什麼,這也是為什麼我說過不要為我舉行葬禮,我不想要任何人參加,我的身體會捐贈給醫院作為教學大體。 但我要再一次強調療癒的社會面向,因為不只是我,而是整個社群、社會都得痊癒。當我們說:「神啊,請幫助他」,但內心卻想著:「他吃點苦頭是好的,這樣他才會學到教訓。」這其實是一種隱密的報復。我會告訴你們一個真實故事,來了解這種「隱密的報復」如何作用。我再強調一次,如果教會真的、真的想要,某個人百分之百會痊癒。 在某個村莊中,某人去世並埋葬了。他的兒子依照習俗,三年之後打開墳墓,發現父親的大體完全沒有分解,這是個很壞的徵兆。他們請來當地的主教,因為主教擁有使徒傳承的權柄,能夠赦免罪惡,如果主教為亡者讀誦寬恕禱文,亡者的身體往往就能分解。 他們將亡者的身體放在墓園的教堂中,主教要求村莊中的每個人,在經過亡者的身體時,一一向亡者說:「我原諒你」。主教明白,亡者一定是對某位村民做了很壞的事,因此死後身體無法分解。接著,主教與所有村民一同祈禱,亡者的身體卻還是沒有分解。主教因此一個一個的詢問村民:「你真的原諒這人了嗎?」最終發現有一個村民,在心裡偷偷對亡者說:「哼!這就是你應得的懲罰!」因為亡者生前曾經偷了這個村民一隻羊。因此這個村民潛意識中,仍譴責著亡者,幸災樂禍地看著亡者受苦。亡者的兒子乞求這位村民原諒他的父親,願意賠償這位村民十隻羊,或任何他想要的財物。當這位村民真心原諒,主教再次與所有村民一同祈禱,亡者的身體就立刻分解了。 教會中有許多這樣的案例,教導我們每個人不只有個人的責任,還有社會的責任。如果我們不對其他人心懷憐憫,只是一昧地譴責他人,神也不會憐憫我們。有些人甚至會說:「我不需要神的憐憫,當我有需要的時候再說吧!我現在不需要,我是個好人啊!」你知道誰不要神的憐憫嗎?只有一位,就是魔鬼。魔鬼之所以變成魔鬼,並不是因為牠很壞,而是因為牠不想要神的憐憫,單單如此。但這不是我們今天要探討的主題。 再次強調,人們祈求痊癒,但其實卻不想痊癒。人們樂於到醫院去,等上好幾個小時,一次又一次地看診,花費許多金錢,待在醫院裡。但是,到教會來,白白領受耶穌基督的聖體寶血,親近那唯一的、真正的醫生,人們卻會說:「我好忙、沒時間、叫不到計程車、昨天晚上睡不好、太多工作要做了,而且神父很壞。」不要欺騙自己,你騙不了神,但你是在欺騙自己。 接下來,我們進行第二部分的聖祭禮儀。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iframes. 關於我們 東正教會...

Read More

真正的友情:癱者與他的四個朋友 Real Friendship

  因著朋友的信心,奇蹟發生了;因為友情的力量,罪被赦免了。由此我們明白,寬恕的社會性,是多麼地重要:我們可以幫助他人,獲得罪赦,重獲新生。   【 主日福音 馬可福音2:1~12 】   過了些日子,耶穌又進了迦百農。人聽見他在房子裡,就有許多人聚集,甚至連門前都沒有空地;耶穌就對他們講道。有人帶著一個癱子來見耶穌,是用四個人擡來的;因為人多,不得近前,就把耶穌所在的房子,拆了房頂,既拆通了,就把癱子連所躺臥的褥子都縋下來。   耶穌見他們的信心,就對癱子說:「小子,你的罪赦了。」有幾個文士坐在那裡,心裡議論,說:「這個人為什麼這樣說呢?他說僭妄的話了。除了神以外,誰能赦罪呢?」耶穌心中知道他們心裡這樣議論,就說:「你們心裡為什麼這樣議論呢?或對癱子說你的罪赦了,或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行走;哪一樣容易呢?但要叫你們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權柄。」   就對癱子說:「我吩咐你,起來!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那人就起來,立刻拿著褥子,當眾人面前出去了,以致眾人都驚奇,歸榮耀與神,說:「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   【 東正教 李亮神父 講道 】   依照教會大齋期的慣例,今天主日紀念的是偉大的St. Gregory Palamas,帖撒羅尼迦的總主教。但在我講論St. Gregory Palamas的神學之前,我們會先探討今天福音書的意義。   福音書提到一位癱瘓者,他無法動彈,多年來都是如此。他的朋友們聽見耶穌來到附近,但即使距離這麼近,機會如此難得,他們幾乎還是見不到耶穌,因為周圍的群眾太過自私。我這樣說,是因為很多時候,當我們來到教會,我們只看見自己,卻忽視了我們的弟兄姊妹。許多時候,我們不但沒有幫助他人來教會,相反地,我們甚至讓人們想逃離教會。   我只提一些簡單的事,來明白所謂的自私。這不只發生在教會,當你到咖啡店時,也會遇到同樣自私的行為。人們會自己坐一張椅子,背包放在另一張椅子,外套又掛在另一張椅子上。今日是星期天,許多人都會到咖啡店去,但如果你到了那裡,你會看到很多椅子上其實沒人,但卻掛著外套、放著背包,一個人佔據三張椅子。   很多時候,不幸地,教會也被濫用了,使得我們的「自我」、驕傲、自私,更加膨脹。但這樣的人,最後總是會發生內在衝突,並且被暴露出來,因著憤怒或其他狀況而被暴露出來。   在這段福音書中,我們也看見這位癱瘓者,因著友誼,終於能來到耶穌面前得到醫治。真實的友誼、真正的愛,總是能找到方法,沒有不能克服的阻礙。這四個朋友,顯然是癱瘓者的好友,他們發明了很有創意的方法,但同時也是違法的方法。因為真正的友誼,是要付出代價的。我有朋友,曾經自願到法院為我作證,為我的人格做擔保(character witness),即使我不曾請求他們幫助我,他們卻情願為此付出代價。   友誼的力量,總是能找出方法。這四個朋友拆毀了屋頂,這可是個災難。雖然聖經沒有記載後來發生什麼事,但他們終究得賠償屋主的損失。耶穌因著這些朋友的信心行了神蹟,而不是因著這個癱瘓者的信心。或者說,不單單是因為癱瘓者本身的信心,明顯地這癱瘓者也有某種程度的信心,但我們不得而知,因為他一句話也沒有說,至少聖經並沒有記載,他看來始終沈默不語。   看,奇蹟發生,是因著他朋友們的信心。請記得,友情的力量,甚至能帶來罪的寬恕。真正的友誼,總是要付出代價的。耶穌因此見到這位癱瘓者。想像一下,如果現在教堂屋頂被拆了,一堆碎片和磚塊掉下來,會是什麼樣瘋狂的情景。奇特的是,這位癱瘓者,雖然不發一語,耶穌卻開口對他說:「小子,你的罪赦了。」   從這情景中,我們學到兩件事。首先,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這位癱瘓者的病因,是因為他隱藏的、秘密的、深刻的罪惡。並不是每一種癱瘓,或每一種疾病,都是由罪造成,但這位癱瘓者的狀況是出於罪。因此,耶穌想先醫治他、真正地醫治他身為人的內在傷口。先醫治內在的傷口,再處理外在的問題。值得注意的是,這位癱瘓者,並沒有開口祈求寬恕。   是誰採取了意義深遠的行動呢?是誰主動靠近耶穌呢?是誰全然接受耶穌呢?就是癱瘓者的四個朋友。那四個朋友,將他從屋頂垂降到耶穌面前。由此我們明白,寬恕的社會性,是多麼多麼地重要:我們可以幫助他人,獲得罪過的赦免。我所說的並非「寬恕自己」,那是新世紀靈性運動過份強調的。他們會要你站在鏡子前,對自己說:「我原諒自己」,但那其實毫無用處。神的力量,才是我們真正需要的;神的寬恕,才會真正發揮效用。   癱瘓有很多種,並不只是身體上的癱瘓。許多心理疾病的成因,或者是因為心理創傷,或者是因為我們埋藏了某些罪過,但我們首先並沒有領受神的寬恕,其次我們也沒有請求他人的寬恕。因此,我們必須謹慎。即使傳統的心理學,因為他們基本上不接受「神」的觀念,以及「神的寬恕」,因此根本的問題被隱藏了,也無法完全解決問題。神的寬恕,才是最終的寬恕。   因此,這位癱瘓者,最終獲得了罪赦。罪赦之後,他的身體也得到醫治,醫治身體是相對容易的。有一件事在聖經中沒有寫明:癱瘓者得到罪赦,他的朋友們也同樣感到快樂,因為他們也領受了神的恩典。因著他們,癱瘓者獲得寬恕。至於那些來到猶太會堂的群眾,不但不快樂,反而開始在心中,用所謂「宗教」的角度來審查耶穌:他的手勢應該這樣,或那樣?他是否遵守了猶太律法,或沒遵守?諸如此類。   因此,我們一方面看見「宗教」作為愛和自由,另一方面,卻也看見「宗教」變成一套規條。藉著這些規條,群眾得以存活,但那並非因為群眾內心良善或邪惡,而是因為遵守規條和命令,要比「愛」簡單多了。法利賽人並不是壞人,但他們讓一切都變成規條,而最終這些規條,促使他們釘死了耶穌基督。用現代心理學的角度來說,法利賽人有著群體性的「強迫症」。   這也是為何耶穌問他們:「或對癱子說你的罪赦了,或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行走;哪一樣容易呢?」因為最困難的事,就是領受罪過的赦免。這也是為何St. Gregory the Theologian說到:「叫死人復活,比叫活人認罪悔改,要容易多了。」之後,耶穌對癱瘓者說:「我吩咐你,起來!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癱瘓者真的起身,奇蹟真的發生了。   如同我多次提及的,耶穌叫癱瘓者拿起褥子,因為褥子象徵著他悲慘的過去。但得到醫治後,這褥子卻成為勝利的旗幟。他癱瘓了這麼多年,並不是白白虛度,因為癱瘓,使他最終遇見了耶穌基督。     東正教 App 繁體中文版 Traditional Chinese   东正教 App 简体中文版 Simplifie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