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siaoliang

無庸置疑的,我們死後一定會復活!Of course we shall be resurrected! (by Stergios N. Sakkos)

大學名譽教授Stergios N. Sakkos著
節錄自:「正教報導」2007年4月20日

無庸置疑的,我們內心深處最真切的渴望,然而卻也是最大的痛楚,就是我們信仰的宣告:「我期待死後的復活」。

我們的生命並不會消失在掘墓工人的鏟子下。也不會因為新挖的墓旁的陰沈柏樹,而從此與世隔絕。我們的生命沒有界線,是永恆的。誠如,我們每個人終有一天會走向死亡,我們每一個人也都會復活!我們要如何證明、如何判定復活的存在呢?我想,我們可以拿耶穌基督的復活為證。讓我們站在一旁,傾聽保祿(保羅)宗徒為我們宣說來自上帝的「復活之真理」吧!他在格林多前書(歌林多前書)第十五章當中,清楚的陳述了所有的內容!

下文中,我將把保祿(保羅)宗徒的教導與相關章節節錄出來(格林多前書/歌林多前書15:12-20)。

Read More

心禱:耶穌之名的禱告 The Prayer of the Heart / Jesus Prayer (by Fr. Jonah)

耶穌之名禱告(心禱)
東正教李亮神父著 translated by Pelagia

談 到耶穌之名禱告,對我來說是非常困難的,我會試著來表達,因為你們誠懇的邀起我來這裡,但我必須說,也許我不是最適當的人選,因為我罪孽的緣故,而且我很 久沒有用這種方式在我心中禱告,即使這種方式可以達到心禱,我幾乎忘記這種方式的禱告,心禱是讓我成為一個修士最重要的因素,但現在……都忘光了,因我的 生活不再是純淨的………..
再一次的感謝你們給我這樣的機會,讓我想起有這樣經歷的人們,他們通常會說朗讀禱文在心中,他們腦中永不停止,其中一位是我的屬靈父親,還有兩位神父,Efrem神父 和Paisios神父 在Athos山,有我腦海裡還記得其中幾位,再一次的感謝你們給我這樣的機會,因為我知道他們現在在天堂,他們看到我們感到很高興,今日我能與你們在一起,而他們正為我們禱告。

究竟是什麼樣的禱告
用心靈來禱告是禱告中最深澳的境界對東正教來說,從現在開始當我說東正教,其實也包括天主教及新教,初期教會的開始是覆頌耶穌名字,禱告還沒有一個正式的形態,也許說 “主耶穌基督憐憫我”或 “主耶穌基督” “神的兒子” “憐憫我這罪人”或 “主耶穌基督” 或更簡單的只說”耶穌”其實這是取決於個人的個性,何者是他們喜歡的方式,其實結果是一樣的,禱告都是一樣的。

Read More

以死踐滅死亡 Trampling down Death by Death

今天我們活在一個否認死亡的文化中。各位看看現代的殯儀館就能很了解我的意思:它們看起來像一般的住家一樣,沒有任何醒目的外觀。在屋裡,「禮儀規劃師」的處理手法,不會讓人注意到有誰在傷心難過,還有大廳的靈堂儀式,設計得像是把喪禮轉變 為一個半舒適愉悅的經驗。關於死亡這件直接了當的事實,好像有一種奇異的密謀要保持沉默,所以遺體要「美化」以便掩飾死亡的事實。但是從過去到現在(即使 是在我們這個肯定生命的時代)都存在著一種「以死為大」的文化,此間死亡是一項無所不包的關注重點;而生命本身僅被視為對死亡所做的準備。如果對某些人而 言殯儀館的外觀是為了轉移對死亡的注意力,對另一些人而言連家具都可能聯想到死亡,譬如床或是桌檯就變成死亡的象徵或是引發死亡聯想的事物,床的外觀如同 墳墓,或像是置於檯上的棺木。

Read More

教會史—前六次大公會議 325-681年 Church History: Six Ecumenical Councils

打擊異端
在拜占庭帝國的早期,七次大公會議在教會生活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它們具有雙重任務:首先,清楚闡述教會組織的定位,使五大主教區的地位具體化;第二(更重要地是),確立基督信仰的基本教義–三位一體和道成肉身。所有的信徒皆同意,這些奧秘是超乎人理性能夠理解的。因此當主教們在會議中下定論時,他們並非就奧秘本身加以解釋,而是在奧秘周圍畫上藩籬,排除任何一種可能的異端邪說。
這些會議中的討論有時看起來抽象而遙遠, 但基本上都圍繞在「人的救恩」這個議題上。根據新約,人類因罪的緣故與神隔絕,無法靠自己的善行與神和好,因此神採取主動,藉由降世為人、被釘十字架、從 死裡復活,將人從罪惡和死亡的權勢中拯救出來,這就是基督信仰的主要信息,也是大公會議所極力維護的中心內容。異端因為削弱了這個新約的教導,在人和神中 間豎起一道牆,使人無法得到完全的救恩,所以是危險、需受到譴責的。

Read More

Search

stru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