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1 神 God

「道路」與救贖 The “Road” and Salvation

「道路」與救贖
The “Road” and Salvation
在這個兼容各種宗教的社會環境中,我們常常要面對身邊的「非正統基督徒」和「異教徒」。在面對他們的時候,我們很難不去思考,神對他們的用意是什麼?他們在那樣的「信仰」中,會有怎樣的未來?往往,我們會為他們焦慮不安或傷心流淚,也會為了他們的救贖而祈禱,甚至,我們會向我們的神(也是全人類的神)提出心中的困惑。
剛好,我也是深陷於這種苦惱的人之一。儘管,我是個正教徒,然而,我身邊的好朋友們,卻信仰著各式各樣的教義,有些宗教思想甚至來自於世界各個角落,其中還包括很極端的思想。因為,我把每一個在尋求神的人都看成我的朋友,甚至是那些熱衷於追求自己的存在意義的「無神論者」。因此,對我來說,他們都是在「成為神的肖像」的道路上一同努力的伴侶和摯友。對我而言,只有在面對一些完全不在乎生命意義的朋友時,我才會感覺自己難以與他們建立友誼,即使他們是我的家庭成員也是如此。根據上主在聖經中的教導,那些追尋生命意義的人,都是我「摯愛的弟兄姊妹」,也是我的父母、孩子和摯友,他們都是我靈性旅程上的伴侶,也是在通往上帝和救贖的「道路」上的偉大探險家。

Read More

火焰之河(二) The River of Fire

VIII
這種異教思想,以形式各異的異端邪說混雜在基督教教導中。西方所發生的狀況也就是如此。他們不再去區分上帝與祂的受造物,反而去分別靈魂與物質。30他們開始把人類的靈魂當成本質上永恆的事物來思考,不再認為人死後應該是在上帝懷裡休眠的狀態,卻想像成人類的真實生命,31 這樣死者的復活不僅平淡無奇,連有無復活這件事現在都值得懷疑。正教所有筵席的高潮,我主復活的盛筵,現在地位跌落至第二位,因為對於西方基督徒而言他們很難再去理解對這聖禮的需求,這種反應就像雅典人當初聽到使徒保羅講道時一樣。
但 是更重要的是,他們開始認為上帝受此必然性的支配,被這全然充斥人類邏輯的理性主義式必然所支配。他們宣稱神無法接觸較低下的存有,像是人類,因為他們具 備的理性與哲學性觀念不允許這種事發生,這種信念後來造成了靜修者的爭端;其實本來在奧古斯丁聲明,與摩西對話的並非上帝而是天使的時候,這種思想就已經 生根發芽。
我 們應當要理解的是,後來所謂上帝公義的律法觀,就是在這種連神都要遵守的必然性其思想背景的影響下所產生出來的。上帝必須懲罰人的不順從。一個更崇高的必 然性要求以牙還牙,即使上帝原本滿懷善意與愛,卻不能表現愛的行為,祂被迫必須做出與自己的愛相反的行為;所以為了拯救人類,祂唯一能做的,就是懲罰祂的 兒子,好來代替人類,這樣必然性才會滿意。
IX

Read More

火焰之河—注釋 The River of Fire

注釋
1「疏遠上帝,這就是邪惡。」語出聖大巴西里。上帝不是邪惡之因,”ELLHNES PATERES THS EKKLHSIAS” [教會的希臘教父) 7, 112 (下文簡稱EPE)。「當許多…依著自己的自由意志遠離上帝時,祂就為這些人帶來與祂分離的命運;而遠離上帝就是死。」聖愛任紐,駁異端論(St. Irenaeus Against Heresies)5. 27.2.「人類,在魔鬼的讒言下,拒絕永恆的事物而迎向腐化,成為他們自己在死亡裡腐化的原因。」聖大亞他拿修,關於道成肉身(St. Athanasius the Great On the Incarnation) 5 (Migne, PG 25. 104-105)。「因為他離生命有多麼遠,他距離死亡就有多麼近,因為是上帝就是生命,生命的剝奪就是死亡,所以亞當在離開上帝的時候,便主導了他自己的死。」聖大巴西略(PG 31. 945)
2 「這種贖罪的犧牲… 只是為了重建天與地被罪惡顛覆以前,原本具備的和諧關係,去抵償那被過度誇示的道德律法、去滿足上帝被冒犯的公義。」Encyclical Letter for Pascha 1980 of Ecumenical Patriarch Demetrios, Episkepsis (in Greek), no. 229, 15 April 1980.

Read More

無庸置疑的,我們死後一定會復活!Of course we shall be resurrected! (by Stergios N. Sakkos)

大學名譽教授Stergios N. Sakkos著
節錄自:「正教報導」2007年4月20日

無庸置疑的,我們內心深處最真切的渴望,然而卻也是最大的痛楚,就是我們信仰的宣告:「我期待死後的復活」。

我們的生命並不會消失在掘墓工人的鏟子下。也不會因為新挖的墓旁的陰沈柏樹,而從此與世隔絕。我們的生命沒有界線,是永恆的。誠如,我們每個人終有一天會走向死亡,我們每一個人也都會復活!我們要如何證明、如何判定復活的存在呢?我想,我們可以拿耶穌基督的復活為證。讓我們站在一旁,傾聽保祿(保羅)宗徒為我們宣說來自上帝的「復活之真理」吧!他在格林多前書(歌林多前書)第十五章當中,清楚的陳述了所有的內容!

下文中,我將把保祿(保羅)宗徒的教導與相關章節節錄出來(格林多前書/歌林多前書15:12-20)。

Read More

儘末了所毀滅的仇敵,就是死 The last enemy that shall be destroyed is death.

儘末了所毀滅的仇敵,就是死。」(哥林多前書15:26)。這是使徒保羅在基督遭受殘酷的迫害、死亡之後,於基督教萌芽時期寫下的話,那是個對基督徒普遍充滿激烈恨意的時代。

上次的談話中,我提到人們對於死亡的疑問,更精確的說,是對於死亡的困惑,如此深植於人類意識的核心,以致於最終,一個人對死亡的態度,將決定他對生命的態度(也就是他的世界觀)。我也提到世俗面對死亡的兩種基本態度,但顯然都無法滿足,也無法解決我們真正的疑惑。

從某一面看來,我們可以藉死亡的名義拒絕生命,如同希臘哲學家柏拉圖所說:「義人的生命,永遠邁向死亡(The life of a righteous man, is a etrnal dying)。」如同許多宗教,一個人發現死亡不可抵擋的勝利,它毀滅了生命的目的。既然我們都無可迴避,終將一死,那最好的方式,就是把我們所有的希望和心願,都轉向另一個神秘的來世。

Read More

正教靈修—4.靈魂完善的程度 Orthodox Spirituality: 4. The Perfection of the Soul

靈魂完善的程度 4 by Hierotheos metropolitan of nafpaktos
在前面的章節中本書揭示教會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治癒人。因此正教的教會是一座醫院,是靈魂的診所。這並不表示教會忽 視其它牧靈活動的領域,因為教會針對的是人的整體,包括靈魂和肉體。教會也關心生理、經濟與社會問題,然而教會牧靈的重點是靈魂的治療,當一個人的靈魂得 到治療時,其他許多難以處理的問題便迎刃而解。
很多人指責正教會不太關懷社會問題。其實不然,教會關懷所有和人有關的事情。在其敬禮中的祈禱文與教父的教導中都 可以得到驗證。但就如同醫院針對身體的病症治療,治療中也涉及了其他個人的問題,所以東正教會治療人格的核心,藉此教會將整個人治癒。這就是在社會動亂的 時候,所有的政府機能躊躇不前時,甚至人的外在自由被剝奪時,教會依舊繼續她的運作:治療與醫治人們。
治療人的人格事實上就是他自身趨向完美的境界,實際上等同於神化,在教父神學上神化與完美是同義字。這治療是?對必要的,因為亞當造成人的墮落,構成了人性的病態。

Read More

看見神光 The Vision of Light by St. Symeon the New Theologian

到光 (st. Symeon the New Theologian)
節錄自 上帝以無形的光出現
上帝就是光,祂能超越所有的光,因為祂照亮我們;上帝就是 生命,凌駕所有生命之上的生命,因為祂給予我們生命。祂神聖的榮耀環繞著我們發光,包圍著我們;祂就像是衣服一樣,所以我們用祂包覆自己,祂處處可見,只 是我們抓不住。和祂合而為一卻不會擾亂我們的靈魂,祂就如同光一般;祂會在我們裡面,不設限地將我們包圍。(”On the Mystical Life (Vol. 2)”,第93-94頁)
  當我們提升到較高的境界時,原本沒有形體的祂降臨,且 不是以沒有形體的方式出現;祂的光也不是以一種無聲的方式接近我們,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方式呢?祂以一種非常明確的、很神聖的方式。但是,上帝並不是以一種 很特別或是和任何物體相似的樣子,而是以一種間單的樣子出現;祂採取一種深不可測、難以接近又無形的光出現。我們很難清楚地作說明。上帝清清楚楚地出現, 雖然祂是無形的,但我們仍可意識到祂的存在,也可以清楚地看到;雖然我們看不到祂,也聽不到祂,但是就像朋友面對面一樣(請參閱 出埃及記 33章11節);所以具有神性的祂對那些得到恩典的人們像說著話。祂如同父親一般疼愛人們,而祂的子民也同樣地摯愛著祂。
(”Symeon the New Theologian: The Discourses”,第365頁)

Read More
Loading

Search

stru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