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6) Theology

儘末了所毀滅的仇敵,就是死 The last enemy that shall be destroyed is death.

儘末了所毀滅的仇敵,就是死。」(哥林多前書15:26)。這是使徒保羅在基督遭受殘酷的迫害、死亡之後,於基督教萌芽時期寫下的話,那是個對基督徒普遍充滿激烈恨意的時代。

上次的談話中,我提到人們對於死亡的疑問,更精確的說,是對於死亡的困惑,如此深植於人類意識的核心,以致於最終,一個人對死亡的態度,將決定他對生命的態度(也就是他的世界觀)。我也提到世俗面對死亡的兩種基本態度,但顯然都無法滿足,也無法解決我們真正的疑惑。

從某一面看來,我們可以藉死亡的名義拒絕生命,如同希臘哲學家柏拉圖所說:「義人的生命,永遠邁向死亡(The life of a righteous man, is a etrnal dying)。」如同許多宗教,一個人發現死亡不可抵擋的勝利,它毀滅了生命的目的。既然我們都無可迴避,終將一死,那最好的方式,就是把我們所有的希望和心願,都轉向另一個神秘的來世。

Read More

以死踐滅死亡 Trampling down Death by Death

今天我們活在一個否認死亡的文化中。各位看看現代的殯儀館就能很了解我的意思:它們看起來像一般的住家一樣,沒有任何醒目的外觀。在屋裡,「禮儀規劃師」的處理手法,不會讓人注意到有誰在傷心難過,還有大廳的靈堂儀式,設計得像是把喪禮轉變 為一個半舒適愉悅的經驗。關於死亡這件直接了當的事實,好像有一種奇異的密謀要保持沉默,所以遺體要「美化」以便掩飾死亡的事實。但是從過去到現在(即使 是在我們這個肯定生命的時代)都存在著一種「以死為大」的文化,此間死亡是一項無所不包的關注重點;而生命本身僅被視為對死亡所做的準備。如果對某些人而 言殯儀館的外觀是為了轉移對死亡的注意力,對另一些人而言連家具都可能聯想到死亡,譬如床或是桌檯就變成死亡的象徵或是引發死亡聯想的事物,床的外觀如同 墳墓,或像是置於檯上的棺木。

Read More

MYSTAGOGY(7)—在神聖儀式中,聖靈所帶來的永恆恩典和影響是怎樣的奧祕呢?

第二十四章128

對於教會的信徒與聚集在教會的非信徒而言,在神聖儀式中,聖靈所帶來的永恆恩典和影響是怎樣的奧祕呢?

What mysteries the enduring grace of the Holy Spirit effects and brings to completion through the rites accomplished in the holy synaxis in the faithful and those gathered in the church out of faith.

Read More

給這個世界的所有生命—關於水與聖靈 For the Life of the World: Sacraments and Orthodoxy (Holy Water and the Holy Spirit)

關於水與聖靈 (給這個世界的所有生命 – 聖事與正教)
所有我們所說有關時間的一切,以及它的轉變與重生,如果沒有新人來執行聖事,也就絲毫沒有 意義。現在我們就必須要來討論這個新的人,他更新自己生命的行動,以及他所藉其存活下去的力量。然而我們卻不是要從聖洗這個部份開始討論,因為聖洗是基督 徒生活的開端,而卻是要從聖餐禮與時間談起,因為這是為了建立聖餐禮中的生命宇宙維度所需的重要基礎。長久以來,神學上對於聖餐禮的關注,事實上卻都與它 的宇宙重要性脫節,讓人與世界之間存在的整體關聯脫節。一般都把聖餐禮當作人自「原罪」中被解放出來這樣的意義來解釋,但是說到原罪與自其中解放,都是一 種非常狹隘的單一的觀點。大家了解聖洗是確認個人的靈魂被救贖的一種方式,難怪這樣的理解導致了關於聖洗儀式的類似偏狹觀點。從整個教會的行動,包含個宇 宙,聖洗變成一個私人的儀式,在教堂的一角,由「私下指定」的的人選來處裡,在這樣的狀況下教會被簡化成「聖事的執行者」,整個宇宙被簡化成象徵性的三次 灑水,大家覺得對於「有效性」而言這樣是「必要」而且「綽綽有餘」的。有效性這個字應該是前提,而不是該儀式的喜樂圓滿境界,因為對於聖洗神學,人們喜愛以法律術語去討論甚於了解其實體意義,可說到了著迷的地步,真正的問題:究竟是什麼使它有效,通常未獲解答。

Read Mor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