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主顯節剛好在週末,教會的一位信徒帶著他的20月大的女兒漢娜來到教會參加晚上舉行的聖禮儀。漢娜已在教會受過洗,她的父母親星期天會帶她來教會,所以信徒和很多人圍繞在漢娜的週圍她會覺得安舒。然而,至於在年底舉行的聖禮儀,她開始感到煩躁並且哭泣,相當正常的反應,因為這是接近她睡眠時間。聖禮儀結束後我下了結論說: “雖然到了她該睡覺的時間,她依然會睡著今夜伴著美麗的聖像畫,這些圖案將會留在她小小的腦袋中,平安入睡。”

 
漢娜是一個安靜的孩子,很少煩躁不安除非有原因。當然,有些孩子可能患有生理上的疾病這是唯一途徑他們透過哭泣來表達自己的不舒適。環境因素也會影響其作用。當父母的關係陷入困境,孩子們會遭受來自的心理和行為問題,如小學的老師從孩子的行為表情就能明瞭。然而關於其他方面環境又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在日常生活方面成年人常忽略此事,但可能有更多看似微小但卻不利的事影響著小的孩子?

 

早晨當你走出你的屋子走在街上,轟轟隆隆的吵雜聲音和景像—- 交通尖峰,摩托車從你後面幾乎要撞著你;小攤販叫嚷販賣著他們的東西,其中夾雜著劈啪麥克風聲。每家商店似乎都有一台收音機或音響播放著無意義的流行音樂。招牌和廣告處處催促著消費者買些我們不需要的產品然而有些產品會損害我們的健康而看些影片將會導致遲鈍,又無法抒發我們過分壓抑的心靈 。難怪這麼多人顯出如此不開心,這就是為什麼自殺率不斷得增加,為什麼這麼多人,甚至包括那些年僅就讀小學的,需要接受治療抑鬱症。因為他們根本無法對抗日益混亂的世界。

 

今日也許有更好的醫療設備診斷和醫生正如教師們能夠辨別出行為出現問題在孩子中,由於過去一些成長的階段受到傷痛。不過,我懷疑這些兒童與上一代,住在鄉村的孩子能得到充足的體能鍛煉在戶外跑動,他們玩些簡易的遊戲,只要一個球和一些自製的家庭玩具,這些孩子們更具有創造力及較少有唯物主義。他們與其他孩子及動物有更多的互動並能培養發展同情心,他們探索大自然的奧妙並對生命有更深的真意。讓生命生活得慢些越能有更多的意料之事。

 

現今的都市孩童們沒有鄉村的探索生活。父母親讓小孩待在室內, 因為恐懼室外有怪物—-急速的車輛,有毒品販賣者甚至綁架者。兒童身體的發育受阻擾因為他們未能得到足夠的運動,然而造成近視由於他們的視覺局限在公寓內。那麼他們情感如何與父母發展呢?日益繁忙的家長將孩子託付給電視和電腦。儘管幾乎有100個有線電視頻道提供,很少有適合兒童的節目。雖電腦可以有效率並成為教育資源,例如電視,但還是隱藏很多有害的資訊,色情,暴力,以及毫無意義的廢話。很多青少年沉溺於電腦遊戲,而這些都是傾向於充滿動態的怪物和暴力。

 

過多的活動會導致疲勞,不僅在我們的肌肉而且也會發在我們的腦袋。我們需要時間坐下來並且思考,思考我們的周遭發生了什麼事,為了能更理解我們的生命。如果我們一天到晚只忙於我們的職務,每日也許只用少許的時間或根本不去動腦筋思考,我們與畜牲又有什麼不同。我們需要沉思沉澱自我且靜默祈禱。我使用影像教大學生英語課程,精心挑選的影像可以幫助學習了解其訊息。然而一些研究學者表明影片可能會帶給學生太多太多的訊息與資訊然而 需要利用很多時間去消化與吸收。我們可以將同樣的想法應用在我們的生活中。我們享受觀看影片,但它為我們的大腦帶來很多訊息需要不斷的運作。與靜態照片成為對比,在資訊中我們看到其中的一個片段在休息時將它補足並填滿。面對一張有兩人的照片,我們的腦子會開始思考並理解出那些人之間的關係以及他們與周圍的環境。我們可以安靜沉著地研究照片,甚至觀察其中的小細節,並激起我們的創造力藉著不同可能性及想法來說明圖片。

 

心理學家告訴我們為了滿足於生活,我們應該將自己置身於正面圖像中。這實在是一般的常識。如果我們將時間花在與壞人相處,我們將會變得和他們一樣,但如果我們選擇良善的人,我們也能成為更好的人。甚至如果小孩子在家受到保護,當他們被帶到公共場所,他們遇到很多怪物—-噪聲,震耳欲聾的宣傳聲和粗腔橫調的音樂,極速的交通和火車,人們匆忙奔波,閃爍的燈光,演員的形像以怪異衣服和異己化妝。難怪小孩會做惡夢。

 

這外面的世界與我們所看到東正教教堂的內部成為對比。所有的牆壁甚至天花板皆充滿耶穌聖像畫,馬利亞及眾聖徒。這些圖像並不像平常人所見之人;否則,我們可能最終會琢磨在著名及類似的長像如某某演員或喬治叔叔。相反地,他們是象徵性的表示那些所要描繪的人物:手指和鼻子較長,他們的眼睛仰望著超越這個俗世。聖像畫皆有具體準則及畫標。有些聖像敘述整個事件,如耶穌誕生的聖像畫,我們不僅看到馬利亞和新生兒耶穌在聖像畫的中心,而且還有受到驚嚇的牧羊人及眾天使的歡欣雀躍,三位智者,甚至還有約瑟在左下角看起來很焦慮(有時與一位老人,是魔鬼來試探他的思想,“這不是你的兒子。“)東正教聖像畫含有嚴謹的神學含意。

 

對於正統的基督教徒,聖像畫是撫慰人心的。我們周圍環繞著聖徒並且感到安全因為有他們作伴。我們坐在教堂中並思想著他們的生命,遭遇著各式各樣的事件,但他們依然活在耶穌的生命中,然而甚至從消極方面來看,又如耶穌受難及殉道的眾聖徒,提醒著我們復活—我們的復活—和神的榮耀。我們在家裡會擺放聖像畫提醒我們持守神的善良,馬利亞,眾聖徒和眾天使們,所有的人,誰是我們的朋友誰將會幫助我們當我們祈求,甚至當我們不祈求時。

 

當我還是小孩子時,我認為教會是這個城市最美麗的地方,並期待每星期天和聖日去教會。所有的聖像畫,皆充滿了色彩,這裡有這麼多的細微描述可讓小孩子觀察探索,從馬利亞她的袍子金色的裝飾再看到頭髮蓬亂的施洗約翰。身為孩童的我不明白聖像畫的神學含意,然而,但我卻感覺到這是個好地方,周圍環繞著上帝和祂的朋友,充滿平安與安全與外面世界的怪物相比。時間暫停了,我們逃離短暫的時刻進入了上帝的世界。

 

在農曆年後的第一個星期日,漢娜的父母親帶她來到教堂。她穿了一件新紅色中國式的外套是她阿姨送給她的。在聖禮儀結束後我與她說些娃娃與,我一口外國腔說: “你的衣服很漂亮。”她舉起右手臂,她的小手指著教堂的前方,那裡沒有人,只是祭壇和許多聖像畫,小漢娜指著聖像畫說: “漂亮。”

 

漢娜繼續安詳著睡她的覺—-同樣的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