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示當下的,是未來,而不是過去。

 

【 東正教 李亮神父 講道 】

 

在平安夜的最後一首聖詩中,唱道:「齊來,我們同聲祈禱唱誦!天上星辰、地上萬物、天國使者、東方博士,齊來榮耀耶穌基督!」

 

這就是為何我們在今晚一齊祈禱,共同唱誦,這些美麗的聖詩。好讓我們感受到,我們也融入在天堂與世界的合一之中。從這個角度來看,一切如此美麗,因為我們是先知的後裔、我們是地上萬族的後裔。而今日我們在此,身為祖先的後裔、身處生命的長河,我們與祖先們一同歡欣雀躍,因為基督誕生了。基督的誕生,使所有祖先們歡喜,也使我們每個人雀躍。

 

耶穌基督的誕生,也顯明了神賦予歷史的意義。不只是我們個人的生命史,更包涵人類整體的悠久歷史。

 

基督何時誕生呢?那時整個地中海地區,都在羅馬皇帝奧古斯都•凱撒的統治之下。你會看見歷史的奧妙,看見神如何進入人類的歷史—如此溫柔地介入。當時奧古斯都皇帝頒布諭令,命令每一個人都返鄉登記戶籍,藉此了解帝國的人口統計。但要知道,猶太律法禁止正式的戶籍登記,因為他們不應該知道、也不應該將民族強盛建立在士兵人數的基礎上。但由於統治者是羅馬人,他們不了解也不在乎猶太律法,因此猶太民族只好遵守命令。

 

正當猶太民族因著歷史因素、為了戶籍登記而舉家遷移時,神也在此刻降世為人,登記在人類的戶籍中。不只如此,我們看見一位歷史中的帝王,一位統治中東和地中海地區的帝王。同時,諸天真正的帝王—耶穌基督—也降世為人。因此,耶穌基督的誕生,被登記在人類的名冊之中。同時,祂也有著自己的名冊,那就是「生命冊」(The Book of Life),記載著受洗歸入基督的人名。由此,你可以發現歷史事件,如何被賦予著特別的意義。

 

另一個特殊事件,同樣有著特別的歷史意義。那是先知的預言:當猶太民族的「王」,不再是猶太人的時候,他們真正的王,將會來到—那就是神的兒子。正如預言所說,當時受分封、統治猶太地區的希律王,就不是猶太人。後來,當猶太人逮補了耶穌基督,巡撫彼拉多問他們:「你們真要我把你們的王,釘上十字架?」他們回答:「我們沒有自己的『王』,凱撒就是我們的『王』。」

 

從這個角度來看,當時猶太地區的王,其歷史傳承、那來自大衛王的傳承,已被終結,因為希律王成為當地的分封之王。但就在此刻,如同預言,真正的君王誕生了。由此,我們明白神是自由的,祂自由地介入人類的歷史。

 

東方人習慣從過去解讀歷史,習慣將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解釋為過去所造的種種善惡之「業」。但許多時候,教會是從未來解讀歷史,從未來詮釋當下。例如先知以賽亞的預言:「將有一位嬰孩誕生,獅子與綿羊將一同躺臥,世間也不再有殺戮和戰爭」。這預言尚未實現,卻傳達出天堂的景象。我們是從「未來」的天堂,解讀現在、詮釋當下,而非從「過去」解讀現在。

 

這位嬰孩既是全人類的盼望,也賦予了我們生兒育女的意義。神在伊甸園中,使人們有能力生育兒女,當然,首先是愛和婚姻。人是複數,而非單數,是丈夫與妻子的結合。由此,我們明白生育的深刻含義。生育帶來盼望,因為某一位嬰孩,將會是神親自「道成肉身」。

 

這也賦予「童年神學」(the theology of childhood)重要意義,然而我們時常忽略了。因為我們擁有知識,喜歡將事情複雜化,或者固著於各種觀念。但我們卻忘了神曾經成為嬰孩,但祂仍然是神。此刻,就是我們尊重(respect)自己孩子的時候,並且在他們身上看見,那曾經成為孩子的神。

 

我們也看見天地的合一。神出乎意料的,並沒有誕生在皇室,也沒有顯現驚人的異象來宣示祂的誕生。祂的誕生是非常純樸的,是一個可憐的嬰孩。聖經記載,當約瑟和馬利亞抵達伯利恆,卻找不到地方可住。沒有客棧、沒有住家、沒有朋友來接待他們。只有馬廄,成為接待嬰孩耶穌的唯一處所。馬廄中的牲畜們,首先給予嬰孩耶穌的,不只是牠們可能難聞的氣味,牠們也呼出溫暖氣息,包圍著嬰孩耶穌。牲畜們也敬拜聖嬰,以牠們樸實的方式來敬拜神。我們由此明白神樸實的愛、深刻的愛,祂為了我們,成為如此可憐的嬰孩,幾乎一無所有、一無所是。

 

深奧而動人的,是東方人(東方三博士),帶著禮物來朝拜聖嬰。其他人並沒有帶禮物來,例如牧羊人們,他們來敬拜,並未獻上禮物。但東方人卻獻上禮物,出於尊敬、出於愛。我們此刻也在東方,東方中的東方。我們必須想一想,今晚,我們要向神獻上什麼呢?我不會告訴各位應該獻上什麼,但今晚請想一想,你可以向神獻上什麼?在明日的聖餐禮中,請各位在心中默默地對神說:「主啊,我將向你獻上……」。

 

這就是為何我們一起祈禱。看,星辰指出聖嬰所在之處,整個宇宙都歡欣鼓舞,因為神與我們同在。東正教的神學家寫道,天使們感到如此驚訝,祂們無法相信,躺在破舊馬槽裡的可憐嬰孩,竟然就是祂們服事的神。這一刻,天使們第一次了解到深奧的謙卑,祂們擁有了對神的真知(the real knowledge of God)。從此刻開始,天使們再也無法墮落了,再也無法如同撒旦那樣墮落。

 

在這宇宙的舞蹈之中,萬物都歡欣雀躍,我們也在那兒,我們也歡喜快樂。先知們早已離世,在耶穌誕生數百年前,例如以賽亞。但他們的預言卻非常清晰,而他們的靈魂此刻也歡快無比,因為他們看見了、他們明白了,這就是預言所指的,如今實現了,他們感到快慰。

 

從我們所受的苦難來看,耶穌誕生也是神賜給我們的徵兆(sign)。「徵兆」並不是某些魔術般的景象、或某些怪異的事件,來讓我們辨識神是否會賜給我們所求的。不,並非如此。而是如同我們在預言中讀到的:神成為人。在這之後,還有更偉大的徵兆,就是神在每一次的聖餐禮之中,成為麵包與酒。

 

我會討論一些歷史事件,就結束講道,神學意義留待明日討論。我們稍微談論關於聖母的事件。聖母的「選擇」是如此重要,因著聖母的選擇,而不單單是因為神本身,「道成肉身」終於實現。如果聖母當時對神說:「請找別人吧!」,我們會一直等到現在,等待某個聖潔的女性,對神說:「好。」

 

聖母當時回覆神:「好」,但那一點都不浪漫,而是一個充滿危險的選擇。因為根據猶太律法,未婚女性如果懷孕了,是要公開被石頭砸死的。聖經中提到,她的未婚夫約瑟是個「義人」,此處的「義」是什麼意思?就是「憐憫」。如果按照猶太律法的「正義」,約瑟應當把她送到猶太公會受審,並讓馬利亞被石頭砸死。但約瑟這位義人,這位仁慈慷慨的人,對律法的了解是充滿憐憫的。因此約瑟暗中對馬利亞說:「快去找妳的親戚吧!忘了這婚約,我不希望妳被石頭砸死。」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再次明白,馬利亞當時的處境有多麽危險。我們也看到神的智慧,因為馬利亞不可能單獨一人,以單身母親的身份留在猶太地區。馬利亞從未真正與約瑟結婚,但由於已經訂婚,所以馬利亞仍可與約瑟同住,以接受保護。

 

人們對聖經經文也有許多誤解,因為經文寫道:「只是沒有和他同房,等他生了兒子」(馬太福音1:25,和合本)。此處英文版本的“know”,表示身體的結合。這經文一開始就被誤解,後來改革宗(新教)產生更多誤解,以為馬利亞後來與約瑟生了其他許多孩子。這種說法是錯誤的。改革宗(新教)的馬丁路德,甚至喀爾文,也都認為這種說法是錯誤的。他們認為馬利亞並沒有其他孩子。改革宗(新教)是後來才認為馬利亞生了其他的孩子,一開始的改革宗並不認同這種說法。

 

這是由於人們誤解了「等」、「直到」(英文版“until”)的希臘原文。此外,也由於聖經中提及「耶穌的弟兄」時,並非親兄弟,而是其他關係。因為約瑟之前結過婚,那是過世的前妻留下的孩子。約瑟後來與馬利亞訂婚時,年紀已經很大了。細節我們以後再談。

 

時間已晚,各位也疲倦了。但再次提醒各位,今晚請試著想一想,如果我們就在耶路撒冷,耶穌誕生了,我們會對尋找住處的約瑟和馬利亞說什麼?「走開,別來我家」嗎?責備當時的人們,是容易的。但如果是現在呢?如果某人來找我們,例如馬利亞來找我們,說:「我需要一個生下孩子的地方。」我們會如何回答呢?

 

今晚也請想一想,不單單是你想獻給耶穌什麼禮物,也想一想你希望扮演哪個角色呢?你更喜歡那個角色呢?是天真的動物?智慧的東方三博士?純樸的牧羊人?還是追殺耶穌的希律王?你會是哪一個角色呢?今晚請想一想這個問題。明天在聖餐禮中,請將你所想到的,對神訴說。明日聖餐禮時,耶穌基督將會在我們裡面真正地重生。

 

願至聖聖三一保守我們每一個人。阿們。

 

 

東正教 App 繁體中文版 Traditional Chinese


 

东正教 App 简体中文版 Simplified Chinese

promote-all-large simplified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