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東正教是什麼 What Is Orthodox (3) 聖餐聖事 Sacrament: Eucharist (6) 神學 Theology (8) 與其他教會的不同 Differences: Other Churches 住在我裡面的耶穌 Jesus in Me

教會就是聖餐禮 Church as Eucharist (Fr. Jonah’s Speech at the Community College)

 

 

演講:教會就是聖餐禮 Church as Eucharist

日期:2016.05.26

地點:文山社區大學

 

第一部分 李亮神父演講

在短短一個小時內,要介紹東正教或任何其他宗教,都是不可能的。因此,我會嘗試為各位介紹一些基本的東正教理念。各位有問題請隨時發問,希望我們之間能有一個好的對話。首先請問在座有人是基督徒嗎?佛教徒呢?因為了解你們的背景,有助於我用更適合的方式來介紹東正教。那有人是睡覺嗎?

你愈知道自己是誰 2向各位介紹東正教(Orthodox),沒有什麼意義,我必須向各位介紹「宗教」(religion)。因為religion的原意和中文翻譯「宗教」是不一樣的。宗教是「教」,是「教」某種東西,和希臘原文的意思“θρησκεί”非常不同。“Religion”這個英文詞彙翻譯自拉丁文“religiō”,意思是重新連結,和希臘文意思非常不同。

那什麼是教會(church)呢?你們可以下載這個免費App「Orthodox東正教」(Android https://goo.gl/0Zl4Ue;iOS https://goo.gl/v6ZnUj),這是我製作的App,可以幫助各位對東正教有更好的理解。什麼是教會呢?並不是很多不同的理論或想法。東正教會就是原初的、原來的教會(original church),從東正教分離出許多其他的教派,例如天主教、基督新教等等。

但我必須讓各位了解,什麼是“Orthodox”,是一個理論嗎?不,不是。我會向各位展示一張圖片,從這張圖片你們才能了解東正教會,這也是唯一一個了解東正教會的方式。

當我在教會時,我舉行聖餐禮,什麼是聖餐禮呢?在聖餐禮的預備儀式(希臘原文proskomedi)之中,我們使用麵包和葡萄酒,並取出麵包中的一塊,將這一塊麵包放在聖體盤上。這一塊麵包之後在聖餐禮中,將會成為耶穌基督。然而,耶穌基督從來就不是孤單的,眾人總是圍繞著他,因此我們會從麵包上取出另一小塊,代表聖母馬利亞—耶穌基督的母親,將之放在聖體盤上。之後我們會陸續從麵包上取出其他九個小塊,分別代表天使、耶穌降世之前的先知(請不要問我為何這些小三角型的麵包大小不同,這只不過是碰巧如此罷了)、使徒(因為耶穌從來不是孤單的,祂總是與團體、眾人同在)、偉大的教父和神學家、殉道者、修道者、行神蹟的聖徒、當日紀念的聖徒、聖餐禮儀式的作者—教父聖金口若望。接下來,會取出一小塊代表當地主教的麵包。之後,我們會取下代表生者的麵包細屑,包括你的配偶、父母、孩子、祖父母、朋友、家族等等。另外會再取出代表逝者(過世的人)的一群麵包細屑。信徒們會將他們想要紀念之人的名字寫在紙上,交給我,我就會在聖餐禮的預備儀式中,念誦和紀念這些人的名字。另外,在預備儀式中,神父也會將葡萄酒注入聖杯中。

在聖餐禮中,聖體盤上的這塊標誌有“ICXC NIKA”(「耶穌基督凱旋得勝」的希臘文起首字母縮寫)的麵包將會成為耶穌基督的聖體,而聖杯中的葡萄酒,將會成為耶穌基督的寶血。我會將聖體投入聖血之中,讓信徒領受。之後,我會將聖體盤上代表各種聖徒和生者逝者的所有麵包,都投入聖杯之中(此時聖杯中已盛有耶穌基督的聖體與寶血)。因此,所有的生者、逝者,每一個人,都在聖杯之中。如果你問我:「什麼是教會?」這就是了,這就是教會。我並沒有給各位一個文字上的定義,而是給你們一個圖像。在這個圖像中,包含了我們所愛的一切。

人們雖然彼此相愛,但畢竟我們都只是人,你是你,我是我,最終都會分離,都會死亡,相愛又如何呢?會留下什麼呢?愛能永遠存在,是因為我們以外的另一位。這一位,就是神。我們不死,是因為另一位,因為祂賜予我們生命,祂使我們活著。使我們活著的,就是神,祂也與我們同在。祂從來不是孤單的,祂也不是我們的「大老闆」。如果各位能夠了解這一點,就能了解什麼是東正教會。

首先,你們瞭解了關於「神」的概念。祂不是「大老闆」,也不是怪物,也不會譴責你說:「你這個罪人!你壞透了!」這樣的譴責,會使神與人之間的關係,著重於「我很壞,而神拯救了我!」這是非常錯誤的。其次,我們與神之間,是互相交流的、共融的(communion)。我們並不是在談論一個遠在其他星球的生物,不論這生物長得如何、是好是壞,都和我沒什麼關係。神是與我們「同在」的。看,在這幅圖像中,神是什麼呢?祂的聖體和寶血,就在聖杯之中,祂是如此謙卑。因為祂如此謙卑,祂讓自己被我的雙手捧握,我可以對祂做任何事。不單是身為神父的我,包括領受祂聖體與寶血的信徒,也能對祂做任何事,甚至將祂吐在地上。這就是神。各位有認識其他的神,是這樣的嗎?這位神,祂拒絕了自己的存在,允許我們任意對待祂。誰敢這麼做呢?你敢將自己交給別人,任憑對方用各種方式對待你嗎?

你會問:「為什麼要領受耶穌的聖體和寶血呢?這不是很恐怖嗎?吃祂的肉?喝祂的血?」然而,這是神教導我們的、最終極的愛的方式。因為,什麼是最深的愛呢?最深的愛,並不只是親吻而已,那確實是愛,但還不足夠。最深的愛,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然而,誰能做到呢?我能想到類似的例子,只有當母親懷胎時,住在她腹中的胎兒。胎兒從母親的血和肉之中獲取養分,才能存活。然而,這樣的存在方式,只會維持幾個月,之後,胎兒會離開母體,誕生在世上。這就是人類的生命,始於「分離」。這也就是我們生命中悲傷的問題:分離。

但是從這一點,各位可以了解,當信徒吃耶穌的聖體、喝耶穌的寶血時,並不是像恐怖片那樣,不是的。而是神想要透過這樣的方式,來餵養我們。就像母親餵養胎兒那樣,母親用自己的血和肉,餵養腹中的胎兒。

從這個角度來看,藉著聖餐禮,我也不只是讓神住在我的裡面。當我領受了神,當你也領受了神,我們就成為彼此真正的兄弟姊妹。因為什麼是人類最大的問題呢?佛教如此教導、社會學家也如此解釋,就是人們彼此分離。你在那裡、我在這裡;你是你、我是我,我們彼此分離。在你周圍,有一道牆,如果有人問你一些個人的問題,你就會感到防衛,要對方保持距離。人類是彼此分離的,然而,神終結了這樣的分離,使我們彼此結合,讓我們成為同一個身體的肢體。所有的人類,成為一個身體。看,就像我的手,有人是拇指、有人是食指、有人是小指,每個人都屬於同一個身體,人們再也不是分離的了。因為不同的手指中,都流著相同的血液。如果其中身體中的一個部分有了病痛,整個身體都會感到痛苦。這樣的合一,對我們的心靈來說是如此美好,這是真正的社會性(sociality)。

如同之前所說,因為教會中沒有死亡,生者和逝者,也不再分離。生者和逝者,都在聖杯之中合而為一,如何能再分離呢?因為什麼才是真正的死亡呢?死亡並不只是我們的身體死去,而是我們失去了所有的關係—因為我死去了,所以我無法再與你交談,無法再與我的朋友、所有的親人交流,這才是最令人難過的事。但是在聖餐禮中,最終極的愛,戰勝了死亡。即使逝者的遺體已火化成灰,他們的靈魂也在這裡,和我們一起參與聖餐禮。

不只是人類,還包括萬物、花草、山水、鳥獸、天地,它們在哪裡呢?參與聖餐禮的,不只是神,不只是人,還有麵包和葡萄酒。而麥子和葡萄都是來自大地,接收自然界的養分、雨水的滋潤,再經過人手的勞動,成為麵包和酒。因此麵包和葡萄酒代表著宇宙萬物、珍貴的宇宙萬物,它們絕非無用的。我們不能說:「現在我們討論的是宗教,物質是不重要的。」不,物質是非常重要的,為什麼呢?因為耶穌基督的身體成了這塊麵包,這塊麵包成為了耶穌基督的身體。

以上,我用了一個對各位來說可能很奇怪的方式,來介紹「教會」。宇宙萬物,都在聖餐中合而為一,與人類合而為一。使這一切合一的,就是神。這一位神,並不是一位「大老闆」,而是一位受苦的神,祂就在我們苦難的核心。我們受苦,而在這苦難的核心,就是神,因為祂也承受著同樣的苦,並且承受地更深刻。這也是為何我們使用麵包和葡萄酒,而不是使用威士忌或雞尾酒。因為我們記得當初耶穌在最後的晚餐設立聖餐禮時,情境確實令人憂傷。但是聖餐禮如今已成為一件美好的事。

此外,這一位神,從來不是孤單的。神是一,但不是孤單的,這是教會偉大教父St. Gregory the theologian所說的。因為神不是一位大老闆,而是聖三一。“Trinity” 不容易翻譯為中文,有的翻譯為「三位一體」,這樣的翻譯是有問題的,但不是我們今天要探討的主題。重要的是,要了解神是聖三一:聖父、聖子、聖靈。這一位神不是距離遙遠的,因為聖子成為人,成為像你我一樣的人,並且承擔了我們所有的苦難。

theotokos-the-burning-bush-inner-liturgy-of-the-heart神是聖三一(三個位格),而不是「一」(一個位格),為何這是重要的呢?因為這就是社會性(sociality),神並不是一位至高無上的獨裁者。如果神只有「一」(一個位格),祂就成為絕對的權力。我們說「神是愛」,不論哪個基督教會,都會跟你說「神是愛」,但為何神是愛呢?請注意,我們說神「是」愛,而不是說神「有」愛。愛不是喜怒哀樂的情緒,不是愛恨情仇的情感。神是愛,因為神是聖三一,因為祂存在的方式,就是愛的方式。生命就是愛,以愛的方式活著,這是什麼意思呢?在座各位都是第一次見到我,對嗎?不論你喜不喜歡我,我都存在。為什麼呢?因為我的心臟還是繼續在跳動,我才不在乎你喜不喜歡我。請問,這是對的嗎?不,這是不對的。舉例來說,如果我活著,而你不喜歡我,將我趕出門,我應該要死去。這才是真正的愛:我活著,因為你(I should live because of you)。這才是真愛,而不是以我的生理機能是否運作來定義「活著」。我存在,是因為你接受了我,你愛我。看,在許多文學和詩歌中,愛人們總是說:「如果你不再愛我,我會死去,因為你是我的生命。」而如果被拋棄,愛人會感到生命失去意義,甚至因此結束自己的生命。當然,自殺是很不好的,但是從這樣的例子,我們可以了解,從愛的觀點來看,什麼才是真正的生命,而不只是因為我還在呼吸、還可以吃喝拉撒睡。

這也就是神不是「一」(一個位格)的意思,因為如果聖三一的其中一位消失了,神就不再存在,一切都結束了,神就死了。神存在,因為彼此的合一,因為聖三彼此相愛。我所說的,就是「正教會」的真義。我選擇用這樣的方式、可能使你們感到奇特的方式,來向你們解釋「什麼是教會?」,什麼是教會根本的真理。我的解說到此告一段落,我希望以下的時間,能用來回答各位的問題。因為你們一定會有疑問,而在進行基本的解說之後,再回覆你們所期待的、想要的,會是更好的。你們想問什麼呢?

 

第二部分 現場問答 Part 2. Q&A

 

提問者A:所以,李亮神父剛剛是說從社會學的觀點來看,人們在教會中是彼此分離的嗎?所以一對相愛的夫妻在教會中,也是分離的嗎?我舉個例子,我有個基督教的女性朋友,想跟一位男士結婚,但這位男士,一定得先受洗成為基督徒。在東正教會中,也是這樣的嗎?

李亮神父回答:

首先回答第一個問題。我所說的是在教會中,人們是彼此合一的,不知道您怎麼會誤解為教會使人們彼此分離?因為其實所謂的地獄,就是完全的分離、一切的分離(The hell is the total separation of everything)。

其次,關於婚姻聖事的問題,我得先向各位解釋聖洗聖事,但這有些困難,因為在座的各位只有一兩位是基督信仰的背景,絕大多數對聖洗聖事一無所知。但是如果各位下載我們教會的免費App「Orthodox Church東正教」(Android https://goo.gl/0Zl4Ue;iOS https://goo.gl/v6ZnUj),就可以在「聖事」的欄位之下,讀到許多關於聖洗聖事、婚姻聖事,和其他聖事的介紹。

至於您提到的例子,如果相愛的男女真的想要「婚姻」,他們可以怎麼做呢?當然,他們可以到法院公證、在眾人面前合法地成為夫妻,法律會賦予他們各項夫妻之間的權利和保障。但這樣的「合法婚姻」,和「二人成為一體」(one flesh,創世記2:24),也就是兩個人真的結合成為一個新人(one human being),是不同的。這是奇蹟,當人們看見你、觸碰你,等同觸碰到你配偶的身體,這是神所行的奇蹟。這樣的奇蹟,需要男女雙方都同樣如此祈求。如果其中一方不是東正教徒,並不相信兩人能夠成為一體,他/她當然不會(也不能)如此請求。但是如果他/她真的想要,他/她就會成為東正教徒。但是如果他/她想要與對方成為一體,卻不想要成為東正教徒、不想要在教會中舉行婚姻聖事,那他/她的心中必定藏有某些問題。

 

提問者B:東正教的主神是基督對不對?那為什麼要叫東正教,而不是基督教呢?

李亮神父回答:

這是中文翻譯上的一大問題,是錯誤的翻譯。中文語言有一種傾向,會指向特定的對象或細節,而不是整體的概念。例如,在歐洲,當我們說「基督徒」(Christians)的時候,指的是所有相信基督的信徒,不論他們是來自哪一個教派(當然,這樣的分裂是很不幸的),但他們都會被稱為「基督徒」。但是在華人的語言裡,卻習慣將每一件事物都加以分別和區隔,所以會說這是天主教,那是東正教,那是某某教等等,製造出更多的分別。

不只如此,華人甚至還將聖經中相同的名詞也加以分別,例如:Moses在天主教翻譯為梅瑟,在基督新教翻譯為摩西。如果有人買了兩種不同版本的聖經,他會感到困惑,梅瑟和摩西到底是不是同一個人啊?又常常有人問我:「你們有沒有東正教版本的中文聖經呢?」因為他們想要知道東正教對這些名詞的不同翻譯,但這其實只會讓人們感到更加困惑,走向更錯誤的方向。因為他們只是在玩名字的遊戲罷了。孔子也曾說,重要的是名稱的意義,而不是名稱的遊戲。

也因此,當華人稱呼天主教、新教、東正教的時候,會使得這三種稱呼聽起來是平等的(equal),就好像是三個完全不同的人坐在你面前,但這其實是非常錯誤的。因為東正教就是原初的、初代的教會,有兩千多年的歷史傳承。基督新教五百多年前才開始存在。許多人稱自己為「基督徒」,但卻不是真的基督徒,因為在台灣有許多所謂的「獨立教會」,它們僅僅只有五年、十年、二十年的光景,由教會的牧師自行創立。單單因為這些牧師說話比較大聲,買了一本聖經,就拉攏了一群信徒,這是非常錯誤的。

東正教的「東」,只是一個地理上的方位。「東」也常引起誤解,不知道指的到底是哪個宗教?十多年前我來到台灣,到政府單位為教會註冊時,我和承辦人說:「我們是東正教」,承辦人又驚又喜地說:「啊!我知道你們!你們是從西藏來的!」,我回答:「不!不是!」,承辦人說:「我知道、我知道!我會寫你們是從西藏來的!」我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才阻止她這麼做。這表示她對東正教沒有任何概念,但是她卻是宗教團體註冊的承辦人。其實,不論宗教團體是從外星來的,還是從西藏來的,都不那麼重要,她只要確認這個團體的教義和組織合法即可。因此,「東正教」的「東」是容易引起誤解的,是一個錯誤的翻譯。

即使「天主教」也不是一個正確的翻譯,天主教會自己也知道。請不要誤以為我這麼說是因為和天主教會有嫌隙,事實上,天主教會的洪山川總主教和我是很好的朋友。「天主教」其實並非該教會正式的原文名稱,因為“Catholic”其實是「大公」的意思。而「東正教」最正式的名稱,是「獨一無二、至聖至公、使徒所傳承下來的教會」(One, Holy, Catholic and Apostolic Church)。天主教最正確的名稱也是如此,因為他們是從我們分離出去的。在台灣,基督信仰就像是一個來自外國的異教一樣,這是因為基督徒以一種不適當的、不成功的方式來引介基督信仰,這也是為何後續產生許多錯誤翻譯的原因。

 

提問者C:剛剛李亮神父有講到神是很謙卑的。但是,在台灣有些比較小的、當地的基督教會,好像是會強調人是有罪的。他們的說法會讓我覺得,許多人明明就是很善良的人,為什麼基督教會說人們有罪,需要神的拯救呢?但是剛剛聽李亮神父說的,好像不是這樣,因為神是非常謙卑的,神和人之間的關係是比較趨近平等的,是這樣的嗎?

李亮神父回答:

您說得非常好。我會從您說的最後一個部分開始回答。我所說的神與我們的關係,和您提到的那些教會所說的,是非常不同的。我們與神的關係,是「愛」;但那些教會所說的,卻是「罪」。他們不斷譴責:「罪人!悔改!」,就好像神是一個強大的力量或權柄,要讓人們感到罪惡,感到卑下。這個問題可以讓我們討論到明天早上,不過,首先我們必須先釐清一個觀念:「罪」,到底什麼是罪?

如果我在解釋的過程中使用十分強烈的語言,還請你們見諒。我這麼做,是因為我希望你們會記得我所說的。因為之後,我們很可能不會再相見了。您剛剛提及的那些基督教會,他們那種教導是心理病態的、是有病的,也是不誠實的。為什麼說不誠實呢?因為那樣教導的牧師,當他對信徒喊著:「你們這些罪人!」,難道他自己就不是罪人嗎?就算信徒真的是罪人,牧師本身的情況又如何呢?難道牧師是神的代理人嗎?是神的警察嗎?他怎麼膽敢讓自己高高在上、像個大老闆,而將信徒視為一無是處呢?

如果你們到東正教會來參加聖餐禮儀式,會看見我穿著司祭袍,並且在恭迎預備好的祭品到祭壇之前,我會向所有信徒俯身鞠躬,並說:「請原諒我這個罪人。」當我這麼做的時候,心中確實知道「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提摩太前書1:15),是所有人之中最糟的。恭迎神聖祭品的,是司祭,是所有人之中最糟的。因此,您所說的那些教會牧師,他們所說所做的,既不公平,也不誠實。

另外一個主題,是關於「什麼是罪」?你們可以嘗試從心理學、社會學或任何的觀點來回答這個問題,你們覺得呢?在東正教會中,「罪」就是碎裂了(break)你與神之間的愛、你與他人之間的愛,以及你和你自己之間的愛。當然,也包括你與宇宙萬物之間的愛,因為我們污染了世界,地上、空中、海中,到處都是污染,這是嚴重的罪。

因此,你們所了解到,神並不是一個大老闆、大法官,頒給你一本律法全書,書中有各種誡命規條,然後指出你違反了第幾章第幾條。神不是這樣的。在人類社會中,確實有許多法律規定,當我們違法,就會被判有罪。但是,這和基督信仰中所說的「罪」不盡然相同。例如:如果某人違反了交通法規,這在信仰上會成為「罪」嗎?是的,如果這個人違規是出於對行人的不尊重、停車空間的不尊重,是出於心中缺乏愛,從這個角度來看,就是信仰上的「罪」。因此,你們可以了解到「罪」是一種疾病,一種「缺乏愛」的存在方式。「罪」並不是神給了一堆規定,然後譴責我們違反了哪些法令。如果你們將神誤解為大法官或大警察,你們絕對會產生很大的問題。逐漸地,你們會視自己為「罪犯」,而神就變成一個需要被賄賂的法官,一個你可以透過某種方式來操縱的法官。例如:我奉獻錢給神,試著讓神給我想要的東西。以上的說明,可以讓你們稍微了解東正教對「罪」的觀點,而這樣的觀點,正是初代教會的聖教父們所傳承下來的。

 

提問者D:在天主教中,反對家庭計劃的節育方式,東正教也有同樣規定嗎?

李亮神父回答: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謝謝你的提問,因為這個問題和教會的「牧靈關懷」(pastoral care)有關。教會不能規範夫妻之間的床第之事,例如:你們的性生活應該要如何?你們應該要有幾個孩子……等等。但是,您聽說天主教會反對節育,這樣的資訊可能並不完全正確。因為,你總不能讓一個家庭不斷地生育,甚至生出30個孩子。因此,身為一個東正教神父,不能以「法律條文」的方式,來「規定」你應該要這樣、或那樣。

這個議題也與婚姻有關,因為妻子並不是生育孩子的機器,當然,丈夫也不是。在婚姻中,最主要的是兩人的互相交流的愛。藉著這愛,「二人成為一體」,他們會見證神的天國,臨在人間。如果他們真的彼此相愛,他們可能會成為聖徒,走向神。夫妻之間的愛,是有創造性、生產性、會結出果實的愛,這果實就是孩子。

然而,凡事都需有智慧,即使是祈禱,也需要智慧。例如,如果我要求你從清晨一直祈禱到深夜,不可停止,不可進食,那會發生什麼事呢?你將會感到想吐,之後一聽到「祈禱」這個詞,你就會躲得遠遠地。你甚至會因此拒絕基督信仰,再也不想聽到有關信仰的一切。這是必然發生的心理反應。

因此,夫妻之間也不是每次結合,就一定是為了生孩子。這是個不易處理的議題,因為這與每一對夫妻的靈性成熟度有關,與他們對愛的了解程度有關。但是當妻子懷孕的時候,就不能殺掉腹中的胎兒。為何教會這麼說呢?因為墮胎就是謀殺。至於其他方面,神父可與身為信徒的夫妻討論,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節育,例如:計算女性經期的安全期避孕法。您所提的節育問題牽涉很廣,背後需要綜合考量的因素很多,因此教會不能以「法律」的方式來規範,例如:規定某個家庭一定不可節育,結果夫妻生了20多個孩子。試想,這20多個孩子需要多少的資源投入,多少的牧靈關懷,才能成長為靈性成熟的人,而不是放任其自生自滅?因此,關於節育的議題,需要完整和審慎的考量,謝謝您的提問,希望之後我們能有機會詳加討論。

 

提問者E:聖膏聖事(堅振聖事,Chrismation)是什麼呢?

李亮神父回答:

您可以參考我們的「東正教App」(Android https://goo.gl/0Zl4Ue;iOS https://goo.gl/v6ZnUj)。在聖膏聖事中,聖靈降臨,並且充滿受洗者、光照受洗者的心智,讓受洗者有能力,來活出基督信仰的生命。唯有接受聖膏聖事的受洗者,才能成為基督徒。聖膏聖事緊接於聖洗聖事之後,在聖膏聖事中,聖靈的降臨是十分重要的,因為沒有聖靈,一個人是無法成為真正的基督徒的。這項聖事在聖經中就有記載,但今天基於時間因素,我們就不一一指出經文出處。

 

提問者F:為什麼神父會想要到台灣來?

李亮神父回答:

難道您不想多認識一些關於東正教會的事嗎?因為如果我不來,那今天誰來上課呢(眾人大笑)?我來,所以您們才有機會聽見這些事啊!因為在台灣,之前是沒有東正教會的。您們喜歡今天聽到的「神是愛,而不是懲罰人的神」這樣的說法嗎?我製作的東正教App(Android https://goo.gl/0Zl4Ue;iOS https://goo.gl/v6ZnUj),和其中的美好觀念,都傳承自初代教會,卻從來不曾被引介給華人世界,這其實是東正教會的「罪」。我來台灣,因為我愛這裡的風土人情。我也希望有比我更好的神父來,但很抱歉,目前來的就是我(眾人笑)。我也希望未來能有更多當地的華人,成為東正教神父。東正教神父的使命,並不只是宣揚福音的美好信念;最重要的,是舉行聖餐禮。在聖餐禮中,神豐盛的恩典,藉著神父和信徒,臨到這塊土地上所有的生者與亡者。這就是最重要的。當然,我不配得這神聖的職務,是神恩許我舉行聖餐禮。誠心希望未來有更好的神父,在台灣服事。

 

提問者G:想請神父介紹一下這次聖像畫展覽的主題,因為我們會去看展覽。

李亮神父回答:

您們到宗教博物館親身體驗會更好。去體驗光和色彩的美麗,體驗聖徒的謙卑之美。聖像畫和一般藝術不同,如果你在聖像畫前駐足停留,你會感受到深刻的平靜、奧妙的慈愛、豐沛的安慰,甚至會幫助你釋放痛苦,使你感動流淚。

 

提問者H:聖像畫主要是想傳達什麼、傳送什麼呢?

李亮神父回答:

聖像畫就像一面來自天堂的鏡子,那些聖徒、那些深愛神的人們,藉著這面鏡子,將神的愛,傳送給世上的人。聖像畫不只傳送,聖像畫也會與觀畫者產生共鳴、產生心靈的感應,如同一支舞蹈,療癒傷痛的舞蹈。

 

提問者I:剛剛神父提到「東正教」的中文翻譯其實是不正確的,言下之意,網路上許多關於東正教的資訊,或甚至是關於東正教和天主教的區別比較,其實並非事實、並不正確?

李亮神父回答:

The Orthodox Church的正式名稱並非「東正教」,我們官方的註冊名稱是「基督正教會」,因為如果我們不加入「基督」一詞,辦事員會以為我們是來自西藏的佛教。再次強調,The Orthodox Church的正確名稱就是「獨一無二、至聖至公、宗徒所傳承下來的教會」。

如您所說,大部份網路上關於東正教的中文資訊,都是胡言亂語。因為他們是從哪裡得知東正教的呢?事實上,他們根本沒有任何真實的參考書目和出處。當我到不同神學院教課時,他們一看到我就問說:「咦?東正教神父不是都有留鬍子?你怎麼沒有鬍子?」難道鬍子是最重要的事嗎?在歐洲一些德高望重的長者,也會蓄鬍,象徵尊貴和地位,因此留不留鬍子,並不是信仰中最重要的事。因此,網路上關於東正教的中文資料,多數並不正確,這是一大問題。

幾年前我們參加台北國際書展時,有人到我們的攤位來,問我:「我給你5分鐘,告訴我東正教、天主教、新教的差別吧!」我拒絕回答他,因為這並不誠實、也不公正。難道這個人想要聽到的,就只是簡化的回答「我們好,別人不好」嗎?因此,我回答這人:「那我給你5分鐘,你先跟我說儒家和道家,有什麼不同?」那人竟然回答我:「這很簡單啊!孔子是個很好的老師,那老子就是亂七八糟!」我實在無言以對。

因此,不要簡化問題。特別是當你對「宗教信仰」(religion)的概念都不清不楚的時候,你怎麼可能清晰地分辨某一類的宗教信仰呢?也因此,我一直在思考,如何向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們,解釋什麼是宗教呢?

更重要的是,東正教並不是某個「宗教」,而是“ἐκκλησία”(ecclesia),也就是「合一」(united)。「宗教」其實是某種制度建構,充滿許多哲思。但教會並不是宗教,而是「合一」,就是你們所看見的聖盤上的圖像,就是合一。這圖像無法以言語表達,因此,我向你們展示這張圖像。若要更精確地表達,我只能說:「你來看吧!」,就像聖經中所描述的,當腓力看見基督,他去找拿但業,告訴他:「你來看!」(Come and see)(約翰福音1:46),因為無法言喻。

 

提問者J:東正教認為人要如何才能「贖罪」?

李亮神父回答:

我會用兩種方式來回答您的提問。一種是直接的方式,因為教會有懺悔聖事(又譯:告解聖事、和好聖事),但你們必須了解,這與「罪」無關。因為這是關乎態度,而不是關乎被赦罪,就好像我違反了律法,有罪,所以一定要有某種方式,來讓我豁免於法律的懲罰。

這並非教會懺悔聖事的用意,以這種態度來告解,可能是非常不好的。因為如果我是個驕傲的人,然後我做了某些壞事,這時我會覺得很丟臉:「啊!我是個這麼好的人,怎麼會做出這種事呢?」因此,我的自尊和形象變得受損了,而我想恢復這受損的自尊。

因此,我去教會找神父,舉行懺悔聖事。藉著這聖事,神透過神父,來給予寬恕(請特別留意,在東正教會中,是神透過神父賜予寬恕,而不是神父本身賜予寬恕)。您們覺得懺悔聖事之後,這個做了壞事的人,就沒事了嗎?這個人其實是在利用懺悔聖事,來恢復自己受傷的自尊、受損的形象,來讓自己覺得「我又是個好人了」。

教會確實透過懺悔聖事,賜予了這人寬恕。但您們覺得懺悔聖事對這人來說,真的有幫助嗎?事實上,問題不在於懺悔聖事,而在於這人的態度,這人真的「愛」嗎?如果我真的「愛」,我會視自己為次於你的、比你卑微的。從這個角度來說,最重要的並非我是否領受了懺悔聖事,而在於我的態度是否真的悔改了。

神能夠醫治我的驕傲,但我怎麼知道我是否真的被醫治了呢?希臘文的英譯為“repentance”,但中文翻譯得更準確:「悔改」。「悔改」(repentance)和「後悔」(regret)是不同的。後悔是不好的,而悔改是「改」,是改變,內在態度真正的改變。改變是很不容易的,需要很長很長的時間。

而最奇特的是什麼呢?就是當一個人的靈性愈成熟,他/她就愈察覺到自己是個罪人,而且是罪人中的罪魁,比任何其他人都更罪惡深重。為什麼呢?舉例來說:現在站在這裡的我,真的關心在座的各位嗎?如果我真的關心,我應該會更愛你們在座的每一位,甚至愛你們的家人朋友,並且關心你們的憂愁和困難。如果我是個真正靈性成熟的人,我應該會心想:「噢!天啊!我一定得為這些人祈禱。」如果我的靈性更成熟,我會進一步想:「噢!我應該為更常、更多地這些人祈禱,但我卻沒有這麼做。」這是罪嗎?它既是罪,但它也不是罪。

怎麼說呢?舉例來說,如果現在我走過這位女性的座位旁,然後不小心碰到、打翻了她桌上的水杯,請問各位,這是罪嗎?(眾人回答:這不是故意的啊,所以不是罪)。

事實上,這既是罪,也不是罪。如果我的靈性並不成熟,我會覺得這不是罪。但如果我的靈性更為成熟,我的行為會十分謹慎,會慎重地對待每個人,會儘可能地避免做出這樣的意外舉動,會意識到這樣的意外舉動,是不尊重對方的表現,因此,對我來說,就會是「罪」。但是在台灣,對「罪」的概念,總是與法律上的「犯罪/有罪」(the guilt)連結在一起。

你可能會問我:「照你剛才說的,如果某個人的靈性非常成熟,他/她不就會變成瘋子嗎?或者會跑去自殺?因為他/她會覺得所有不好的事都跟自己有關,自己真是壞透了!」不,不是這樣的。靈性成熟的真正意思是:「是的,我覺察到自己的不好,但我仍努力去愛。我不只去愛,我也心懷謙卑,希望神會原諒我。但我不會讓自己陷入罪惡感的泥沼中。」神會賜予這樣的人謙卑的態度,而這樣的謙卑是很美的。

因此,懺悔聖事並不是一種工具,讓犯罪者為自己辯護,讓犯罪者取得豁免的特權,讓犯罪者恢復自己的面子和形象。不是這樣的,這樣是不好的,因為這只會維持和增長犯罪者的驕傲。

請問各位還有其他想提問的嗎?如果沒有,我們今天的演講就到這邊。我感到非常高興,各位提問的問題都非常好,希望我們能有更多交流的機會,謝謝各位!

 

(眾人鼓掌,致贈感謝卡並合照,演講結束。)

 

東正教 App 繁體中文版 Traditional Chinese


 

东正教 App 简体中文版 Simplified Chinese

promote-all-large simplified Chinese

Topics

聖禮儀 Liturgy :每週日 上午 10:30~12:00  Sunday 10:30 am~12:00 am 您若想進一步了解正教會,或欲受洗,聯絡方式:church@orthodox.tw 或來電 02-82189009 與我們聯絡,感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