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東正教是什麼 What Is Orthodox (3) 聖餐聖事 Sacrament: Eucharist (6) 神學 Theology

給這個世界的所有生命—關於水與聖靈 For the Life of the World: Sacraments and Orthodoxy (Holy Water and the Holy Spirit)

關於水與聖靈 (給這個世界的所有生命 - 聖事與正教) 所有我們所說有關時間的一切,以及它的轉變與重生,如果沒有新人來執行聖事,也就絲毫沒有 意義。現在我們就必須要來討論這個新的人,他更新自己生命的行動,以及他所藉其存活下去的力量。然而我們卻不是要從聖洗這個部份開始討論,因為聖洗是基督 徒生活的開端,而卻是要從聖餐禮與時間談起,因為這是為了建立聖餐禮中的生命宇宙維度所需的重要基礎。長久以來,神學上對於聖餐禮的關注,事實上卻都與它 的宇宙重要性脫節,讓人與世界之間存在的整體關聯脫節。一般都把聖餐禮當作人自「原罪」中被解放出來這樣的意義來解釋,但是說到原罪與自其中解放,都是一 種非常狹隘的單一的觀點。大家了解聖洗是確認個人的靈魂被救贖的一種方式,難怪這樣的理解導致了關於聖洗儀式的類似偏狹觀點。從整個教會的行動,包含個宇 宙,聖洗變成一個私人的儀式,在教堂的一角,由「私下指定」的的人選來處裡,在這樣的狀況下教會被簡化成「聖事的執行者」,整個宇宙被簡化成象徵性的三次 灑水,大家覺得對於「有效性」而言這樣是「必要」而且「綽綽有餘」的。有效性這個字應該是前提,而不是該儀式的喜樂圓滿境界,因為對於聖洗神學,人們喜愛以法律術語去討論甚於了解其實體意義,可說到了著迷的地步,真正的問題:究竟是什麼使它有效,通常未獲解答。

 

 

關於水與聖靈 (給這個世界的所有生命 – 聖事與正教)

 

所有我們所說有關時間的一切,以及它的轉變與重生,如果沒有新人來執行聖事,也就絲毫沒有 意義。現在我們就必須要來討論這個新的人,他更新自己生命的行動,以及他所藉其存活下去的力量。然而我們卻不是要從聖洗這個部份開始討論,因為聖洗是基督 徒生活的開端,而卻是要從聖餐禮與時間談起,因為這是為了建立聖餐禮中的生命宇宙維度所需的重要基礎。長久以來,神學上對於聖餐禮的關注,事實上卻都與它 的宇宙重要性脫節,讓人與世界之間存在的整體關聯脫節。一般都把聖餐禮當作人自「原罪」中被解放出來這樣的意義來解釋,但是說到原罪與自其中解放,都是一 種非常狹隘的單一的觀點。大家了解聖洗是確認個人的靈魂被救贖的一種方式,難怪這樣的理解導致了關於聖洗儀式的類似偏狹觀點。從整個教會的行動,包含個宇 宙,聖洗變成一個私人的儀式,在教堂的一角,由「私下指定」的的人選來處裡,在這樣的狀況下教會被簡化成「聖事的執行者」,整個宇宙被簡化成象徵性的三次 灑水,大家覺得對於「有效性」而言這樣是「必要」而且「綽綽有餘」的。有效性這個字應該是前提,而不是該儀式的喜樂圓滿境界,因為對於聖洗神學,人們喜愛以法律術語去討論甚於了解其實體意義,可說到了著迷的地步,真正的問題:究竟是什麼使它有效,通常未獲解答。

 

的確在整個基督教世界,晚近對於聖洗的確已有更為開闊的說法。在聖洗的意義上,大家再度發現它是與教會融為一體的入門課。也發現它在「末世」上的重要性。不過除非以真正的宇宙觀點來應用末世論(「為此世的所有生命」),除非以基督教的宇宙論形式來理解,否則就永遠會是對教會形式及傳統的過分尊重的(ecclesiolatry),因為教會總以「在自身以內」的角度去考量,而忽略其與上帝、人類與這個世界之間的新關係。而且並非是「末世學」賦予了聖洗真正的意義,卻應該說是在聖洗之中、經由聖洗,讓我們發現教會首要以及基礎的意義。

 

聖洗,以它的形式和元素而論,就是水與聖洗池,還有堅振禮的油膏,無可避免的讓我們想到「與這個世界、這個宇宙」的關聯。在早期的教會,聖洗的活動是在莊嚴穆肅的復活節守夜祈禱過後舉行,而事實上,復活節儀式演變成為聖洗的「逾越節神蹟」。這表示大家了解聖洗與「新的時間」有著直接關聯,這個新的時間是以復活節來體現與慶祝的。最後,聖洗與堅振總是在聖餐禮時完成,這是教會上升到天堂的聖事,以及那「將臨世界」的聖事。

 

我已提過某些神學理論或虔誠行為的悲劇,在於他們總是要追尋精確定義的渴望,這會自動將聖事從禮儀當中脫離出來,而神學也會因此對於實際存在的聖事,喪失大量的理解。其中聖洗遭到最嚴重的損失。因此為了要將其恢復,我們必須回到教會的「leitourgia」 (希臘文,也就是禮儀liturgy—譯按) 。

 

2

 

過去,為了聖洗而進行的準備有時長達三年之久,現在對於嬰兒的施洗在世界各地都司空見慣,可是過程中的準備已經不過是歷史研究課題罷了。可是對我們而言,要記住教會生活的一大部分是投注在針對受洗前的新信徒,實施教義的啟蒙上面。這些新信徒已經對基督有了信仰,正在他們前進的路途上,需要聖洗來使他們的信仰更形完整。在正教會中,即使到了今天,整個聖餐禮的第一個部份依舊是被稱做「始禮祝福」。在四旬節和將臨期的禮儀季中,耶誕節和主顯節的週期循環、聖週的構成,最後是「莊嚴之中最為莊嚴的」復活節守夜祈禱,在其發展過程中都是受到聖洗的準備與慶祝的形塑。今日對我們所有人而言的意義在於,第一,就某方面而言,教會的整個生命,就是聖洗的某種詳細解釋與體現。再者,聖洗形成真正的內涵,也是現在被我們稱作「宗教教育」的「存在」根源。後者並非「關於上帝的抽象知識」,而是已經「發生」的美好事物,以及在我們新生命上產生的啟示。

 

在正教會中所實際舉行的聖洗事奉,是以過去叫做「catechumenate」的最後部份的行動,也就是驅邪作為開始,這時信徒要聲明放棄撒旦,宣認自己的信仰。

 

會於詮釋基督教的的若干現代學者而言,「魔鬼學」已經被歸類到陳舊的世界觀,對於已經在「使用電力」的人們來說,沒有必要認真對待。這裡我們不會要與他們爭辯,我們所必須要確認的是教會已經確認的事實,就是電力的使用,如同任何事物甚至是生命本身的利用,都有都可能是「惡魔的」。換種方式來說,那種我們會稱作惡魔的那些與邪惡有關的經驗,並不只是缺乏良善,或是所有形式的疏離與焦慮而已。事實上這是黑暗與不理性力量的存在。恨並不只是愛的不存在,而是比這更糟的事。我們體認到恨的存在,是當我們恨的時候,感覺就好像實際的肉體負擔一樣。在我們這個一般文明人都在「使用電力」的世界,也曾發生過六百萬人被滅絕的慘劇(指的是納粹進行猶太人大屠殺—譯按),而此刻的世界,有些無法理解「唯一通往普世的快樂之道」的人,跟身處集中營沒啥兩樣。在這個世界中,「惡魔的」存在不是虛構的。對於神學或教義來說,無論它的價值或持續的存在有什麼意義,教會謹記在心的就是它的存在,就是在聖洗的時刻,教會的確與其面對面遭遇。它藉由司祭的手,在剛剛進入生命的新人身上佈下控制的力量,這個受洗的人,根據統計,有極大的可能在未來進入精神病院、或是入獄、或者充其量在一個宇宙的邊緣忍受快要發瘋的苦楚。這個人類曾經從其獲取生命的世界,是座牢獄。教會毋須以靠卡夫卡或沙特就知道這一點。但是教會同時也知道這個地獄的大門已經損毀,另一個力量進到了世界之中,宣稱自己是這世界的主人,他不只要奪得靈魂,還要索求全世界的所有生命。因此在聖洗禮的開頭,教會會做出宣認,司祭為新信徒在臉上「吹氣三次」,並「在前額與胸口處畫十字,再將手按在他頭上,說到」:

 

主,真實的上帝,我奉禰和禰獨生子及聖靈的名,給禰的僕人覆手,他已被確認配得在禰的聖名內尋求庇佑,在禰的聖翼下獲得保護…請革除他的舊習,而以信望愛三德充滿他,使他認識禰和禰的獨生子,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及禰的聖靈是唯一而真實的上帝…求禰賞賜他善度嚴守禰誡命的生活,行諸般中悅禰的事;因為如此行事者,將尋獲生命於其間…請使他通過雙手的勞作得到喜悅,在他的子女中獲享快樂,讓他能向禰獻上感謝;欽崇並榮耀禰偉大而崇高的聖名;在他一生的歲月中時時讚美禰。

 

這個驅魔的代表意義如下:去面對邪惡、去承認它的存在、去了解它的力量、去宣認上帝的力量以毀滅它。因此這個驅魔過程宣示後面的聖洗儀式是一項勝利。
此時司祭令侯洗者轉向西方,侯洗者高舉雙手,司祭問三次:
「你是否願意棄絕撒旦及他的一切行為,及對他的仰慕,及他的黨羽和他虛假的榮華?」
新信徒答:「我願意。」

 

基督教生活的第一個行動就是聲明摒棄魔鬼,這是一項挑戰。沒有人能夠在先行面對邪惡,並準備好要與他對抗之前就投奔主懷。今天我們所用的現代詞彙,叫做「銷售」基督教,跟先前所提到的精神,其間的距離真是無法計量!現在我們不都是把基督教當作安慰、協助、緊張的舒緩、合理的一筆金錢、能量或時間的投資這樣來呈現嗎?在星期六的報刊,或是來源不一的集體刊登在「宗教消息欄」上有關星期日佈道的主題,只要有人讀過—即使一次都好—都會產生一種印象,就是「宗教」幾乎一成不變地表現出脫離某種負面事物像是恐懼、焦慮的救贖,但卻從未以救贖人和這世界的角度來呈現。那麼當我們的教會體制理所當然必須第一時間傳遞溫和、安慰、與和睦的概念時,我們要如何說出「對抗」這樣的字眼?當初期教會被視為基督徒民兵組織時,他們所使用的軍事用語,現在教會怎能再次使用呢?吾人當然無法明確理解,在一個郊外教區週刊上的活動佈告欄位,充滿各式諮詢課程、點心義賣、青年聯誼的內容之中,「對抗」這字眼怎能融入其中呢?

 

然而這卻是下一個決定性的步驟必要的情況。

 

當司祭把已經皈依的新信徒轉向東方時,他問到「你許諾效忠基督嗎?」

 

然後就是信仰的宣認,新信徒會說出他對教會、他自己對信仰的接受與順服的宣認。然後教會再次面臨的問題是,要說服一位現代基督徒成為這世界的生命是有其困難的。教會這時不能對這世界持續「保持微笑」,在所有教堂上掛上「歡迎所有人」的牌子,還把自己的說詞調整成與那些最佳銷售員所說的一致。開始作為一個基督徒的生活,也是教會生活的開端,是謙遜、順服與紀律,因此聖洗準備的最後一個步驟,就是如下的命令:

 

「俯伏敬拜他吧!」新信徒面向東方行叩拜或躬拜,並說:
「我俯伏敬拜父及子及聖靈,性體唯一,不可分離的聖三。」

 

3

 

符合正規的聖洗禮,是以對水的祝聖開始。然而要了解水在這裡的意義,就不能把它視為聖事中的一項被分離出來的「物質」。或者更精確的說,要了解的是水是聖事的「物質」,因為它代表所有物質,而這在聖洗禮儀中代表世界本身的象徵與呈現。在聖經的「神話」世界觀中(順便一提,這種世界觀遠比一些主張「去除神話色彩者」還來的更有意義、更具備哲學上的連貫性),水是最根本的物質,是世界的基礎元素。它是生命的自然象徵,因為如果沒有水就沒有生命。可是水卻也是毀滅與死亡的象徵,最後,它又是淨化的象徵,因為沒有水就不可能使事物潔淨。在創世記中,當乾燥的土地有了水滋潤,生命就出現了。當時上帝的靈在水上行走,成功征服原本的混沌狀態。於是就某方面而言,所謂創造宇宙,就是將水轉變成生命的過程。

 

然而對我們而言,重要的地方在於聖洗的水代表宇宙的物質,代表世界,也是人類的生命。而因此在聖洗禮開始的時候,對水的祝福獲取了真正宇宙和救贖的含義。上帝創造世界、祝福它,並將它賜給人類作為食物與生命,作為與祂共榮的工具,這個對水的祝福意味著回歸其最出重要的意義之中,或是物質的救贖。基督藉著接受約翰的洗禮,祂使水聖潔,讓水成為淨化以及與神和解之水。就是在那時候,基督從水裡出來,然後就是聖靈顯現,上帝新的、救贖的體現發生了,而上帝的聖靈,就是那在創造宇宙的最初「運行在水面上」的聖靈,使水,也就是世界,再次成為祂最初創造它時的樣子。

 

我們已經知道,祝福就是致上謝意,經由感恩也在這感恩中,人類承認他自上帝那裡領受到的真實本質,然後使人類成為他應有的樣子。當我們在聖餐禮儀式中呈獻祭物給上帝時,也是祝福並聖化它們。當我們站在水之前,在宇宙、在上帝賜下的物質之前,這是一個無所不包的聖餐行動,讓聖洗禮儀有了正確的開始。

 

禰是偉大的,禰的工程不可思量,沒有任何言辭足以讚美禰的奇妙。因為禰以自己的意念,從虛無中創造了萬有,以禰的德能護佑萬物,並以禰的聖意治理世界…

 

所有靈界的力量在禰面前敬畏肅立,太陽讚美禰,月亮頌揚禰,星辰交相談論禰,光明服從禰,深淵在禰面前顫抖…

 

主啊,禰前來拯救我們。

 

我們承認禰的恩寵,我們宣揚禰的慈愛,我們不會掩蓋禰的美善。

 

再一次這世界被宣稱為是基督顯示出並且使它成為它該有的樣子,也就是上帝給人的禮物、人與上帝共榮的工具。這水如同「救贖的恩寵」般顯現在我們眼前,像是罪惡的滌除、病弱的防護。「因為主啊,我已呼求了禰奇妙,榮耀且令禰的仇敵驚懼的聖名。」

 

現在就是在這水裡,我們要下去浸洗,而對被浸洗的人而言,這個洗禮就是「歸入耶穌基督」(羅馬書6:3)的施洗。因為這個人對基督的信仰把他帶到了聖洗禮儀上的,他相信基督就是唯一真實的「內容」—所有生命的存在與目的,祂的充分圓滿,祂充滿所有事物之中。在這個信仰裡面整個世界變成對他的臨在而舉行的聖事,也是作為在祂之中生命的工具而行的聖事。

 

但是「難道你們不曉得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洗歸入他的死嗎?」(羅馬書6:3)聖洗—「新生命」的贈禮—聲稱是「像死亡一般」,為什麼?因為基督為信祂的人所給予的新生命,卻是從墳墓中散發出光芒。這個世界拒絕過基督、拒絕在祂之中看見自己的生命與圓滿,但是就因為世界除了基督以外沒有其他的生命,在拒絕基督、殺害基督的同時,世界也就判了自己死刑。它終極的存在就是死。沒有一個人類仍舊委以希望的世俗末世論者,可以與托爾斯泰有力的說法相抗衡:「經過愚蠢的生命之後,接著來到的就會是愚蠢的死亡。」但基督徒正好能夠了解世界真實存在,就在基督之中。現在所討論的是此地此生,而不是某些神秘的、「另一個」世界。世界如果處於自給自足的狀態,任何生命都不具意義,而當我們依照這個世界的樣式過完我們的一生,也就是當我們生命了結之時,沒有任何意義與目的留下,因為它們已消融在死亡中。唯有我們慷慨地、全然地、無條件地放棄我們生命中的自給自足,當我們把所有意義置於基督之中,這個「新的生命」(意指重新擁有這個世界),才會賜給我們。那麼這世界就真正會變成基督臨在的聖事,天國與永生的開展。因為基督「從死者中被高舉起,不再死亡,死亡不再凌駕祂。」因此聖洗也就是我們自給自足與自私的死亡,它是「基督死亡的模擬」,因為基督的死亡是無條件的捨己為人。因為在基督的死亡中,展現了生命的終極意義與力量,因此基督的死「踐踏了死亡」,所以我們與祂一同的死亡將會把我們與上帝中的「新生命」連結在一起。

 

當接受聖洗的人在浸洗過水之後,立即會披上白色的袍子,此刻「新生命」的意義便在此彰顯。這是帝王的袍子。人類再次成為創造之王,這世界再次成為他的生命,而非死亡,因為這時人類已知道該怎麼做。他被復位到真正人性中的喜樂與力量。

 

4

 

在正教會中,我們今天稱為入教儀式的第二階段聖事,也就是傅油禮(譯按:西方稱堅振禮),已經成為聖洗禮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現在我們不把它視為一項獨立的聖事,因為在聖洗禮中,也必須經由聖靈的「確認」,這項聖事才算完整,所以本聖事囊括在聖洗禮之中的原因在此。這項聖事與聖洗禮的分野,道理就像是生命和出生的差異。聖靈確認教會的整個生命,因為祂就是那個生命,就是教會以那「將臨的世界」的樣貌出現、並代表天國的喜樂與和平時的表徵。與教制、教導、儀式一樣的是,教會確實不只是在這個世界當中,它還屬於這個世界,是其中的「一部分」。唯有聖靈的來臨,是種創建,是「最後幾件事項」的終極展現。聖靈將教會轉變為天國的聖事,使它的生命變成這個現世中,那將臨世界的臨在。

 

因此傅油是一種人類的個人化的聖靈降臨,是這個人進入他在聖靈中的新生命,也是教會的真實生命。這是宣示此人真正並完全的接受了他的聖職任命,因為變成一個全人正好就等於他已屬於上帝的天國,而要再強調的是,不只是這人的「靈魂」(代表他的「精神」與「宗教」生活)因此而受到確認,還包括他的整個人在內,他的整個身體被塗油、受印、聖化、奉獻給新的生命。當司祭在為新的入教者行傅聖油聖事時,他說:「聖靈恩賜的印記」,並在新信徒的前額、眼、鼻、口、耳、胸、手、及足上,用神聖的聖化聖油在其劃十字聖號。現在他整個人都已經成為上帝的殿堂,他的整個生命從現在開始就是一項禮拜儀式。這個階段與時刻,便是宣示放棄偽基督徒所謂「精神」、「物質」、「神聖」、「褻瀆」、「宗教」、「世俗」的敵對意見,並廢除把上帝、人與世界看做駭人聽聞的謊言的時候了。上帝真正的殿堂就是人類,以及經由人類所彰顯的這世界。每一盎司的物質都屬於上帝,並且都要在上帝中完成其本身的實現;時間的每一刻都屬於上帝,也都要在上帝中完成其本身以成為永恆。沒有一件事是「中立的」,因為聖靈就像一道萬丈光芒,就如喜樂的一個微笑,已經「觸及」每事每物及所有的時間,就像在珍貴殿堂中,以貴重的寶石般將它們呈現出來。

 

要真正成為一個人,指的是必須完全去做他自己。這個確認,是人成為自己本身、具備獨特個性的確認。再次使用相同的意象去解釋,就是一種身為他自己的聖職任命,去變成上帝希望他變成的事物、使上帝從永恆而來的愛,形諸五內。這是天職的餽贈。如果教會的確是「嶄新的生命」,是在基督中恢復的世界與自然,那麼它便不是、或說不應該僅僅只是一個宗教的機構,讓大家來表現自己的「虔誠」,或是可以加入成為一個表現「良善行為」的俱樂部,把自己的個性留在「衣帽間」,換成一種陳腐的、不具人格的、中性的「好基督徒」這樣的個性。事實上虔誠有可能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對於生命、喜樂、行動與創造的給予者聖靈來說,是一種真正的敵對,因為聖靈並不給予所謂「好的良善心」,因為後者一向以懷疑、恐懼和道德的義憤來看待所有的事物。

 

堅振是人向神聖創造的整體、向生命真正的雍容大度敞開的行為,這是上帝進入我們生命的「氣息(ruah)」,以烈火與愛擁抱我們,讓我們得以參與神聖的行動,讓喜樂和希望充塞所有事物之中。

 

5

 

我們已經提過,過去的聖洗禮都是在復活節舉行的,是把它當做慶祝偉大復活的一部分。當然也就因此,這個部份的圓滿在於,新受洗的信徒進入教會的聖餐禮當中,這是我們加入天國的復活聖事,因為聖洗打開了天國的門,而聖靈帶領我們進入祂的喜樂與平安之中,在這裡指的是進入聖餐的圓滿中。即使到了今日,聖洗與傅油之後都會立刻進行一個程序,現在的形式是一個圓形的隊伍圍繞在聖洗池邊,然而最初這個隊伍是在教會的大門入口進來的。重要的是當我們帶領新信徒進入這個聖洗的過程時,所唱誦的詩歌,和復活節進堂詠(Introit hymn of the Paschal liturgy)是一樣的:「凡在基督內受洗的,就是穿上了基督,阿肋路亞!」這是聖洗,這是聖洗的聖靈降臨,前進、步入、飛升到主的永恆復活裡面。

 

然後有八天時間—象徵時間的圓滿—新信徒就被歸入教會中,而其中的每一天都要像慶祝復活節一般度過。到了第八天,要進行聖油洗滌、修剪頭髮、並回歸塵世的程序。從圓滿的時間與喜樂進入塵世的時間中,做為見證並擁有這個喜樂的人,便是這個儀式的意義,就像是聖餐禮成,司祭離開祭壇時所說的:「讓我們在平安中出發。」聖事的有形象徵現在被去除了—「象徵」是為了要成為真實,生命本身現在變成了聖事的象徵、贈禮的完成。而修剪頭髮是聖洗禮的最後一項儀式,代表從現在開始的生命,就是祭獻與犧牲,是一個持續被轉變為禮拜儀式的生命,是基督的事工。

 

6

 

只有在聖洗禮的光中,我們才能了解正教會關於贖罪的聖事特質。在其律法的偏差解釋中,聖事神學以全然的「律法」力量去解釋這個聖事,以除罪愆,這是基督「委任」給司祭的力量。但是這個解釋跟原來教會中的贖罪,及其聖事上的本質一點關係都沒有。寬恕的聖事是聖洗禮,而不是因為它去行使一種律法而免除罪愆,而是因為這是進入基督的聖洗,基督就是寬恕。所有罪中的罪,也就是真正的「原罪」,並不是違反規定,而是人類對愛的偏差,以及他對上帝的疏離。這個人對於這個世界,還有對他自己的關注,多過於他對上帝的愛,這就是唯一真正的罪。就在其中所有的罪都變得理所當然而勢不可免了。這個罪毀滅了人類的真正生命,它使生命的方向脫離原本唯一的意義與指引。而在基督中這樁罪過被原囿,不是說上帝現在已經「忘記」這件事,所以不加以關注,而是因為在基督中,人類已經回歸上帝,之所以會回歸,是因為他愛上帝,並發現祂是生命,是愛的唯一對象。並且上帝也在基督中寬恕了人類,讓人類與祂自己和解。因此懺悔就是我們回歸上帝的愛與生命,而這個回歸唯有在基督中才有可能發生,因為祂向我們顯現真正的生命,讓我們意識到我們的放逐與罪愆。信仰基督,就是懺悔,就是徹底改變我們生命中的「心智」,視其為罪與死。而對祂的信仰就是接納喜悅的啟發,了解在祂裡面寬恕與和解已經賜與我們。在聖洗中懺悔和寬恕兩者都能達到其圓滿。聖洗禮中,人類希望以罪人的身分死去,於是賜與他死亡,而人類又想要新的生命作為寬恕,於是賜與他新的生命。

 

然而罪還是在我們裡面,而且我們還三不五時的疏遠原本已經接受的新生命。新的亞當與舊的亞當之間的爭戰冗長且痛苦,有些人還會天真地將此事過於簡化:他們認為他們在復活中所經驗到的「救贖」,以及「為基督所下的決定」,將導致道德上的正義、莊重、與溫暖的慈善行為,這便是救贖的一切,這就是上帝將祂的兒子給予世上所有生命時的意旨,唯一真正的悲哀是「不能成為聖徒的悲哀」。而卻常常見到所謂「有道德的」基督徒,就是那些從未感受、從未體驗這種悲哀的人,因為他們自身的「救贖體驗」、「被拯救」的感受使他們充滿自我滿足感,而這些「滿意」的人都已經得到獎賞,所以無法對生命將會使人成為聖徒的質量轉變產生饑渴。

 

聖洗就是罪的寬恕,而不是罪的免除。這儀式引入一把基督的劍,進入我們的生命,並產生真正的衝突、無可遁逃的痛苦並滋長我們的磨難。的確就在聖洗禮之後,也是因為聖洗禮的關係,罪的真實面在所有的悲傷中獲得承認,於是真正的懺悔成為可能。因此,整個教會在同一時間既是寬恕的贈禮,又是「將臨世界」的喜樂,同時無可避免地會是持續的懺悔。沒有齋戒就沒有盛宴,而齋戒正是懺悔與回歸,是悲傷與放逐的拯救經驗。教會是天國的贈禮,然而就是這個禮物讓我們的遠離天國、我們與上帝的疏離顯而易見。帶我們一次又一次進入復活盛宴的是懺悔,但是向我們顯現我們有罪的事實並將我們置於審判的卻是這個喜樂。

 

因此,懺悔的聖事並不是一種由上帝給予人類、神聖的或是律法的「力量」,卻是聖洗禮的力量,就如同它活在教會當中一樣。從聖洗禮中,教會獲得它的聖事特質,在基督中所有的罪一次就永遠地被寬恕,因為基督本身就是罪的寬恕,再也不需要任何「新的」除罪了。但是對我們這些常常遠離基督,自己把自己從祂的生命中逐出的人而言,的確需要一次又一次地接受已在祂裡面給予的這份贈禮。而這項除罪就是這個回歸發生的象徵,而也已經完成了。就如同每一次的聖餐禮不是在「重複」基督的最後晚餐,而是我們的飛升、我們接納相同而永恆的盛宴一樣,懺悔的聖事也不是聖洗的重複,卻是我們回歸上帝一次就永遠給予我們的「新生命」。

 

 

 

Topics

聖禮儀 Liturgy :每週日 上午 10:30~12:00  Sunday 10:30 am~12:00 am 您若想進一步了解正教會,或欲受洗,聯絡方式:church@orthodox.tw 或來電 02-82189009 與我們聯絡,感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