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傻去愛的,看似脆弱,卻是最強壯的。~李亮神父

 

傻傻去愛的

李亮神父 寬恕主日 講道全文:

 

大齋期:參與耶穌的死亡和復活

在我們談論今天的福音書之前,要先提醒各位,從3月14日週一開始,就進入大齋期。在這40天之內,我們會齋戒(fast)。不僅齋戒,我們也會為復活節而預備,一同參與耶穌基督的受難、十字架,和光榮的復活。我們從最小的一步開始,也就是齋戒:我們只吃素食,不吃肉類、蛋類和奶類製品。整個大齋期都是如此。齋戒是我們向神獻上的小小犧牲,也是為了我們的靈修而預備。

大齋期期間,會有預先祝聖的聖餐(Presanctified Liturgy),每週兩次:週三和週五晚上7:00,各位可以來參加,信徒可以領受聖餐,沈浸在美麗的禱詞中。教會的這些禱詞,都十分深刻。週六和週日,我們會舉行聖餐禮(Liturgy)。我們會將大齋期儀式的時間表公布在官網,但因為最近官網更新中,有些許問題,我們會儘快修復。

但是,所有的預備,和所有的齋戒,都只是第一步。真正的一步,是在我們裡面。首先,是悔改,是舉行懺悔聖事。在座的各位,都有許多時間來教會告解,在大齋期期間,請更好地預備自己。

請求寬恕

但是最重要的,是今天福音書所說的:寬恕。因為「寬恕」,是最能夠使我們被分辨出來的,最能夠使我們自稱為東正教徒的指標。成為東正教徒是什麼意思呢?並不是指我們以自己的方式來相信神,如同某些人曾對我說的:「我家裡有擺聖像畫啊,我在家裡祈禱就好了啦!」我以聖經的話回答那人:「你信神只有一位,你信的不錯;鬼魔也信,卻是戰驚。」(雅各書2:19)。因此,請不要誤以為這些自以為是的人,屬於東正教徒,不,他們不是。

是什麼讓我們成為真正的東正教徒?如何試驗一個人是否為真的東正教徒?那就是「悔改」,和「寬恕」。

首先是悔改,因為許多人並沒有悔改。悔改(repent)和後悔(regret),是不同的。許多時候,後悔只是加添自我的驕傲。因為我們心想:「呃,我這麼優秀,卻不小心犯了個錯。真是後悔啊!我原本是不會那麼做的」。這種態度不是悔改。悔改是尋找(searching)、是改變。而且在改變之前,先請求寬恕。

第一步,是面對我所傷害的人,並請求寬恕。我們必須踏出這簡單的一步,雖然對驕傲的人來說,這一點也不簡單,甚至倍感艱難,但我們必須這麼做。如果我們不這麼做,是無法被寬恕的。之後我會解釋原因。並非因為神要懲罰我們,不,祂無法懲罰我們。有許多事,是神做不到的。

下一步,是向神請求寬恕。因為當我們傷害了某人,我們也傷害了神。因為神就在這個人之內,神在每一個人之內,不論這人是否為東正教徒。因此,首要的是務實,而非在神學理論的層次上狡辯自己悔改了,要務實。馬太福音教導我們:如果我們想要到教會,來向神祈禱,並獻上祭品,而你想起你的弟兄姊妹—請注意,不是你對其他人,而是其他人對你感到不悅,你必須將祭禮留在教會門外,先去找到這位弟兄姊妹,與對方和好。之後你才能回到教會祈禱和獻祭。

當然,這裡有個問題。如果我想與對方和好,但對方卻不想要呢?該怎麼辦呢?我們會討論這一點。但是,至少我們必須先嘗試。我們也必須了解,我們總是會感到受傷,心中隱隱作痛,直到對方說:「我原諒你」,並且與我們和好。是的,我們會與這傷口一同活著。還記得嗎?耶穌基督復活之後,祂並沒有治癒手掌的釘痕,腳上的傷痕,和肋旁被刺穿的洞口。是的,我們會與傷口一同活著。忘記並不容易,我們也不該忘記,我們對別人造成的傷害。

有些人,出於他們的心病和驕傲,會對被傷害的人說:「忘了吧!我都忘了!你幹嘛一直提那些過去的事呢?」但這就像在說:「我感染了病毒(傷害別人),但是我已經吃了阿斯匹靈(遺忘專用),沒事了啦!」但這病毒會復發的,不只會復發,甚至會不斷擴散,四處攻擊。這又像我們把垃圾隱匿在屋中的地毯下,在那兒,垃圾將會產生難以忍受的惡果。

寬恕別人

不但要請求寬恕,這十分重要。也要寬恕別人。現在我們進入一個危險的主題,或者應該說,極度困難的實踐。並非因為寬恕真的很難,而是因為我們不想寬恕。

你會問我,另一個人對我做了這麼糟糕的事,我怎麼有辦法寬恕他呢?首先,要先向各位解釋寬恕的意義,因為它常被誤解。寬恕,希臘原文“Synhoro”,意思是:「我能與你共處一室、我能與你一起生活、我能與你和諧共處」。這就是“Synhoro”的真義。而不是以下這種態度:「我不想看見你」、「你這個噁心的傢伙」。我知道這種感受,因為學校裡就有人這樣對我。這其實已經是一種謀殺,靈魂的謀殺。這謀殺卻來自我的同學,台灣大學的同學。這對我來說是一種死亡,在肉體死去之前的死亡,是靈魂的死刑。但現在我要向你們說的,不是這種最糟糕的情況,糟到對方把你殺了。

寬恕是我能夠與你一起生活,即使我們並不同意彼此所有的觀點、作法,但是我可以和你一同生活,與你一起在同一個餐桌上吃飯,可以和你一同工作。這就是寬恕。寬恕,是十分偉大的。我們必須了解,最重要的是,神已經先寬恕了我們、而且持續地寬恕我們。這是什麼意思?神並不看我們的「罪」,罪就是某種使我們與神分離的東西。神並不在乎我們是否恨他,他總是敞開懷抱,對我們說:「我愛你」。我說「愛」,但這對華人來說卻是個不好的詞彙,我的教授是這麼告訴我的。也許你們感到驚訝,我卻十分了解這一點,「愛」竟然變成一個不好的詞彙。但直到人們了解「愛」是最重要、最美麗的詞彙,他們是絕對無法成為一個靈性之人的,他們只會變成檯面下的欺騙者、說謊者。

神愛我們,祂敞開懷抱對我們說:「來!」這就是寬恕。問題在於,如果你我的回應是:「我恨你!滾開!」那麼,我們就是堅持留在自己的罪過裡,堅持與神分離。但是神絕不會以暴力的方式脅迫你,絕對不會對你施展祂的權力,對你說:「你給我過來,給我坐在這裡!坐我旁邊!」神絕對不會這麼做,因為祂知道那會使人感到痛苦。如果我們堅持與神分離,這本身就是地獄了,即使一開始我們並不明白。但是神卻更往前進一步,祂說:「你不想走向我,那我就走向你吧!」祂不是以高高在上的掌權者姿態走向我們,而是成為脆弱的嬰孩,最終被我們釘在十字架上。我們黑暗的人性,因此感到滿足。

不幸的是,西方改革宗的病態想法,竟然認為天父因著祂兒子的死,感到滿足。這種病態式的詮釋,由西方神學家所創,是非常錯誤的。天父並沒有因著祂兒子的死而感到滿足,是我們人類因此感到滿足—藉著殺戮,人類殺了神。神不但寬恕了我們,祂問我們:「你希望我為你做什麼呢?」我們回答:「把祢殺了。」因為分離、分裂的態度,就是一種謀殺的態度。佛洛伊德、心理學家們,都同意這一點,哲學家也同意。因此,在十誡中,其中一誡是非常重要的:「不可殺人」。當我們看到小嬰孩、小狗狗時,會覺得好可愛,因為他們在對我們說:「不要殺我」。而神,實現了我們想要殺掉祂的心態,讓自己被殺了,這是最終極的愛。

神的公義何在?

我們被寬恕,我們必須記得:我們總是被寬恕。神並不會紀錄我們的罪行,藉此控訴我們有多壞。當聖經提到「公義」,公義是存在的,但這公義並非如同我們所想像的、如同法官一般的正義,因為若是如此,誰能站立得住呢?誰能被稱為「義人」呢?你以為神職人員就能被稱為「義人」嗎?你以為神職人員就比較善良嗎?甚至,你以為我們有資格說神必須是公義的嗎?

多年前我在希臘,和一位朋友在公車上聊天時,有人問我:「神父啊!為什麼神會容許這些路上的這些壞人們,繼續活著、繼續犯罪呢?神的公義在哪裡呢?」我以St. Isaac of Syria的話回答他:「絕不要膽敢稱呼神是公義的,因為如果神是公義的,首先神必須殺了我,然後神必須殺了你。因為依照公義的標準,我在神面前站立得住嗎?當然不。神是完全的愛,我們與之相比如同無物。在這之後,神才會殺了你所謂的『這些壞人』。當然,你也無法活著看見這『公義』就是了,你這種『公義』的慾望,將無法被滿足。」這人聽了十分震驚,也非常生氣,於是急急忙忙地下了車。

為什麼要寬恕?

有人會問,那其他人呢?其他那些壞人呢?他們對我做了很壞的事,我可以做些什麼呢?寬恕他?怎麼寬恕呢?為什麼要寬恕呢?

要像耶穌基督一樣地寬恕,祂在十字架上寬恕了我們所有人,祂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路加福音23:34)。耶穌是在極度痛苦之中說出這話,祂卻是唯一一位純潔和無辜的。

為何我該寬恕呢?依照邏輯,人類「公義」的標準是如果你傷了我100次,至少我該報復你一次。當神在舊約時代中,規定「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的時候,並非字面上的意思。而是因為當時的人很不成熟,如果我傷了你一隻眼,你就會奪去我這條命。所以神要求當時的人們不要過度報復,平等地報復就好,別太過份。這樣的規定對他們來說,已經太進階了。

我們必須寬恕,為什麼呢?不完全是因為社會學的原因,那也很重要,因為如果一個社會充滿憎恨,它等同被毀了。也不完全是為了心理學的原因,那也十分十分深刻,因為如果我們不寬恕,那就好像我們受了傷,卻不斷地抓破傷口。每一次摳破傷口,我們就再痛一次。潛意識中,這種模式成為病態。我們在心中不斷重複受傷的記憶,即使傷害我們的人已經死去,我們仍然會繼續召喚對方傷害我們的回憶,一次又一次地重複,直到我們的靈魂淌血,為此受苦。在心理上,這就像某人攻擊我、強暴我、毆打我,對方卻變得像鬼一樣,因為我不斷地召喚他/她進入腦海,一次又一次地受傷。這是一種自我折磨、自我傷害。因為人性中潛藏著一種自我虐待的傾向,喜歡受虐,不想毫無痛苦地活著。當然,這是很不好的傾向。

但這耶穌所教導的並非心理學或社會學,祂的意思並不一樣。我們都是基督身體的肢體,因此我們寬恕,並非因為這是不得不遵守的命令,而是如你所見的:我的手掌,其中一個手指若沒有其他手指,無法獨自活著。如果身體內部自我衝突,就會罹患癌症。事實上,許多疾病也是如此,不單只有癌症。當我們過於悲傷,身體免疫系統就會受損,變得容易感冒、毛病一堆。免疫功能下降,也可能是因為靈性的原因:心懷憎恨、憤怒、或其他負面感受。由於我們同是基督身體的肢體,一個肢體怎麼能憎恨其他肢體?一個肢體怎麼能不和其他肢體,流著相同的血液?那就像缺血的肢體,自我毀滅,終被截斷。這有點像如果你罹患癌症,醫生可能讓罹癌的部位缺血,然後切斷。

因此,神差遣我們寬恕他人,因為他人就是自己身體的一部份。我們必須了解這一點。你會說:「但是對方恨我啊!」,是的,我們都經歷過被憎恨的傷痛,但是我們並不孤單。因為對方恨我,就等於憎恨耶穌基督,憎恨教會這整個身體,也就是耶穌的身體。重要的是,了解以下這一點:我們不是傻子。那誰才是呢?神才是傻子。神被人憎恨,而祂卻接受了這樣的憎恨。因此,我們並非傻子,也非弱者,當我們接受他人的憎恨,並且繼續去愛對方時。因為有些人會告訴你:「你這個傻子,對方恨你,你幹嘛繼續愛著他呢?」因為對方恨我,也等於憎恨神,即使我不算什麼,但我以神之名,繼續去愛。就只是為了對方,而不是因為我期待什麼回報。我感受到對方如同自己的身體、如同我自己。我將結果交託給神。

當然,還有其他許多情況,例如有人會說:「那又怎麼樣?對方絕不會悔改的。」或者,有人會說:「忘了吧!」,然而他就是那個傷害你的人,他對你說:「是你痛,又不是我痛。你有義務寬恕我,對吧!不是我向你請求寬恕喔!我還會強迫你忘記過去的傷痛啦!我才不管你,你要痛多久是你家的事,反正痛的不是我啦!」是的,這些人是如此冷酷,但我們都不是孤立的個體,我們都是耶穌基督的身體,如果基督背起了祂的十字架,那這就是我們的小小十字架。這個十字架讓我們聽到心中的聲音:「你這個傻子!」就像耶穌基督,是個傻子。祂對我們的愛,十足的傻,祂持續地寬恕著我們。

如何寬恕?

寬恕有理論的層面,和實際的層面。實際的寬恕,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因為我們可以在心中說:「我好愛你喔!」但是當對方沒東西吃的時候,你卻連一點食物也不給他。聖經雅各書也提醒我們,若有人飢餓瀕死,我們卻只對他說:「願神祝福你」,這是偽善的(雅各書2:15, 16)。先給那人東西吃吧,暫且把深奧的神學擺到一邊。否則你所謂的愛,不過是自我的驕傲,和欺騙神而已。

這世上沒有比寬恕更困難的事,我知道寬恕有多麽困難,因為我們都有著各自的人性軟弱。但是我們可以從第一步開始,那是什麼呢?首先,不要恨對方,不要詛咒對方去死,或遭遇厄運。因為這樣的念頭,會在我們心中浮現。其次,為對方祈禱,在心中培育良善的念頭,神會將這樣的良善,傳遞給對方。最後,你可將對方的名字交給神父,在聖餐禮中予以紀念,這是真正的寬恕。讓司祭(神父)在聖餐禮中紀念對方的名字,讓對方的名字,融入基督的聖體和寶血之中。這是我們應當做的、最實際的事。這些步驟,可以幫助我們拔除心中的恨意,避免恨意被魔鬼利用和擴大。因為魔鬼總是憎恨,牠們所做的就是製造憎恨。這就是牠們名字的由來,在希臘原文中,魔鬼的意思就是誹謗者、控訴者,因為牠憎恨人類。

從某個觀點來看,我們需要上述的實際步驟。然而,每當我們領受基督的聖體和寶血時,從來不是以孤立個體的身份來領受。當我領受基督的聖體和寶血,我是為所有人而領受,為全人類而領受,也為我的敵人而領受,為了那在大學裡憎恨我的人而領受。此外,每當我們實踐心禱(The Prayer of the Heart):「主耶穌基督,憐憫我」,禱詞中的「我」,並非是我個人,而是所有人。因此,如果我視你為我身體的一部份,這就是寬恕。即使你這隻手可能擊打著我這個身體,對抗著我這個身體,毆打著我這個身體,你仍然是我的手。這就是基督徒生命的奧秘。

寬恕—衡量愛的尺度

St. Silouan of Athos在他的著作中清楚表明,誰是真正的東正教徒?什麼才是真正的判斷標準?並非那些偽善之人所做的,在自己家中擺個聖像畫、畫十字架鞠躬、創造了屬於自己的東正教,實際上卻是欺騙自己,也欺騙神。真正的標準,就是寬恕我的敵人、愛我的敵人。然而我不可能愛他,如果我不先寬恕他。先寬恕,愛隨之而來。從這個觀點來看,如果我愛我的敵人,我就是真正的東正教徒。

愛我的敵人,並「不是」對敵人說:「請殺了我吧!來強暴我吧!」,絕非如此,而是對敵人保有愛的態度。當耶穌基督在訊問中被士兵打耳光時,耶穌質問這士兵:「你為什麼打我呢?」(約翰福音18:23),祂並沒有沈默,或轉過另一邊的臉讓士兵毆打。因此,應當視不同情況,以神所賜的智慧來應對,決定何時接受羞辱,何時又該遏止惡行。

即使我們決定接受當下的羞辱,這也會使我們逐漸成為深刻而屬靈的東正教徒。在未來,我們將會引領對方走向他的救恩。我這麼說,是因為教會中有如此多的殉道者,當迫害者謀殺他們、攻擊他們、折磨他們時,這些殉道者卻為迫害他們的人祈禱,懇求神寬恕他們,因為迫害者所做之事,罪大惡極。許多時候,在殉道者死去之後,迫害他們的人卻成為基督徒,之後甚至也為主殉道了。這是因為殉道者為他們祈禱,既不憎恨他們,也不詛咒他們。殉道者們接受了被迫害的痛苦,奉耶穌基督之名,奉教會—基督身體之名。

我請求各位,這一週,試著去寬恕。即使那是困難的,試著去寬恕,也請求他人的寬恕。請不要誤以為自己如此聖潔,都是我們在寬恕他人,其實我們也需要他人的寬恕。當我們試著這麼做,要依靠著教會的幫助,並尋求屬靈父親的建議,因為並非所有情況,都那麼容易處理。例如有時我們請求他人寬恕,但是對方並不願意,那該怎麼辦呢?如同之前所提,那傷口會留在我們心中,我們仍然可以祈禱,仍然可以領受聖餐,但那傷口仍會存在。直到何時?我不知道。這是一個很大的議題,難以在這次的講道中完全闡述。因此,請預備自己,這一週,和整個大齋期期間,都可以到教會來行懺悔聖事。為所有人祈禱,也寬恕每一個人。

願聖三一保守我們眾人!

2016.03.13 主日經文 馬太福音6:14~21

你們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的過犯;你們不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不饒恕你們的過犯。你們禁食的時候,不可像那假冒為善的人,臉上帶著愁容;因為他們把臉弄得難看,故意叫人看出他們是禁食。我實在告訴你們,他們已經得了他們的賞賜。你禁食的時候,要梳頭洗臉,不叫人看出你禁食來,只叫你暗中的父看見;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不要為自己積儹財寶在地上;地上有蟲子咬,能銹壞,也有賊挖窟窿來偷。只要積儹財寶在天上;天上沒有蟲子咬,不能銹壞,也沒有賊挖窟窿來偷。因為你的財寶在哪裡,你的心也在那裡。

關於我們:東正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