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為我的敵人付出了生命,那傷害我的人,耶穌為他付出了生命。耶穌以祂自己的寶血,將祂自己的生命付給了我,並對我說:「是的,你不能殺了對方,但是為了你的仇敵,我被殺了!為了你的仇敵,我在十字架上自殺了。」試著明白,從這個新的角度,來了解耶穌的十字架。耶穌基督上十字架,是為了我們的仇敵。

 

這是一個十分強烈的觀點,當我們難以寬恕時,可以這麼想:「好吧!耶穌都付出生命了!死去的不是我的仇敵,而是耶穌。祂是神,祂付出的,比我要求的多太多了。比仇敵死去,要更徹底千百萬倍了。」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不再需要復仇,因為所有個人的復仇,都在十字架上終結了。

 

【 主日經文 馬太福音6:14~21 】

 

你們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的過犯;你們不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不饒恕你們的過犯。你們禁食的時候,不可像那假冒為善的人,臉上帶著愁容;因為他們把臉弄得難看,故意叫人看出他們是禁食。我實在告訴你們,他們已經得了他們的賞賜。你禁食的時候,要梳頭洗臉,不叫人看出你禁食來,只叫你暗中的父看見;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不要為自己積儹財寶在地上;地上有蟲子咬,能銹壞,也有賊挖窟窿來偷。只要積儹財寶在天上;天上沒有蟲子咬,不能銹壞,也沒有賊挖窟窿來偷。因為你的財寶在哪裡,你的心也在那裡。

 

【 東正教 李亮神父 講道 】

 

從明天開始,就進入大齋期。在這40天之內,我們為了復活節而預備自己,一同參與耶穌基督的受難,和祂光榮的復活。預備自己有許多方面、許多方式。第一步就是齋戒(素食),向神獻上小小的犧牲:不吃肉類、蛋類和奶類製品,使自己對耶穌基督更加飢渴,祂為了我們而犧牲。同時,也去感受這個世界的飢餓和苦難。但最重要的,是在這段期間裡,彼此寬恕。

 

我會詳加討論「寬恕」。寬恕是非常困難的議題,特別是對我個人來說,當某人使我知道我將無法與之和好,而對方所做的事,卻徹底殺了我的靈魂和心靈。但身為神父,至少我必需為各位講解寬恕。你們有機會與彼此和好,真的非常幸運。

 

寬恕的意義是什麼呢?因為我們使用的是希臘原文聖經,在原文聖經中,有許多表達寬恕的詞彙。第一個詞彙就是“synhoro”,意思是:「我能與你共處一室、我能與你一起生活、我能與你和諧共處。」你會問:「和他人一起生活在同一個空間裡,有這麼困難嗎?」是的,確實非常困難。如果人們憎恨彼此,他們不只是不想交談,更不想和你待在同一個空間裡。今天的福音書雖然沒有提到這個詞彙,但這卻是非常重要的詞彙,英文翻譯為forgiveness。

 

為何共處一室這麼重要?舉例來說,某個憎恨我的人,不想和我待在同一間教室,但我們卻就讀同一個科系。我們能接受房間裡有隻蟑螂,卻無法接受房間裡有另一個人類嗎?我們能接受謀殺犯待在法庭裡,和受害者或家屬待在同一間法庭裡,而所有人仍將罪犯當成人類來對待,罪犯確實也有權利存在同一個空間裡。我並不是說他們要成為朋友,因為對方是罪犯。但我的待遇卻不如罪犯?不僅如此,這種排擠他人的行為,甚至被教授鼓勵,被我的教授鼓勵著。教會某些信徒也有類似行為,他們說:「我才不要來教會,因為我不想看見某個人。」這種行為是邪惡的,是受魔鬼教唆的。

 

在希臘原文聖經中,第二個關於「寬恕」的詞彙,意思是「同意」。該詞彙字尾意思是「意見、想法、觀點」(opinion)。「同意」,就是我有某種觀點,對方也有相似的觀點,我們同意彼此的觀點,我們互不衝突。我不是在說科學或政治觀點,並非如此,這些領域需要的就是互不同意、深入探究,我說的不是這些領域。我說的,是同意彼此的關係、彼此的生活,不要在彼此內心留下巨大的傷痕,或在對方心中造成創傷。

 

聖經中第三個關於「寬恕」的詞彙,意思是「放下」。就像我手上這張紙,就讓它從我手中落下,讓它去吧!這就像雙方訂了契約,你欠我一筆錢,契約就在面前,聖經說的「放下」,意思就是算了吧、丟掉它吧、你不欠我什麼了。因此,關於被傷害的人,耶穌說:「不要報復,讓它過去,不要索求懲罰,不要懲罰對方,不要報復。」

 

即使是今日的法律,也不再是「報復」的意涵,而是「修復式正義」(correcting justice)的意涵。罪犯進監獄,不是因為整個社會要求報復,而是因為社會中的暴力必須受到管制,進監獄的犯人,也被賦予悔改的機會。

 

不只如此,在歐盟,歐盟法院也認為(並非特定黨派的立場),「無期徒刑」是不好的,不人道的。即使是罪犯,也不應被判無期徒刑。為什麼呢?保有希望。希望自己有一天能被釋放,幫助社會,幫助那個自己曾經深感憎惡的社會。

 

有人可能會說:「講些實際一點的吧!不要只講這些神學道理。講太多神學了!神職人員就是滿口大道理!」但如果我們不探討神學,就無法領悟這些痛苦艱難的實際議題,例如「寬恕」。

 

如果某人傷害了他人,造成對方的痛苦,許多時候這種傷害是無法忍受的,甚至毀了對方的一生,徹底改變了對方的生命。對方原本能走向某個方向,現在卻被迫轉向某個方向。對方無從選擇,只能如此。許多心理學家,和新世紀靈性運動,都說明「寬恕」對於心理健康是有益的,這樣的觀點是對的。因為當你無法寬恕他人時,當你難以放下,你的心上會插著一把刀。這把刀日日夜夜,都刺痛著你的心。從心理學的角度,或從醫學的角度,這把刀都是令人痛苦的。

 

但這就是艱難之處,因為世上並沒有一種按鈕,你一按,就能寬恕對方了。因為那痛苦如此之深,那痛苦無關復仇,而是人性。試想,如果你被性侵害,那並不只是關乎「寬恕」,也關乎無法承受的痛苦。或者是被背叛的痛苦,夫妻之間、朋友之間、國與國之間。這些痛苦,都是難以形容的。

 

當耶穌說:「讓它去吧!」,英文翻譯成forgive,讓它去吧!耶穌說的並不是:「按下這個按鈕,痛苦就會消失囉!」因為如果耶穌這麼做,那真是殘忍無比。這樣的方式,只會讓痛苦愈來愈深。關鍵在於,當我們痛苦時,不要將這痛苦轉成詛咒:「你竟然這樣對我,願神詛咒你!」而是要將痛苦本身,和造成這痛苦的人,分開來看待(disassociate)。

 

寬恕的難題,在於我們總是以為我們會被治癒,只要傷害我們的人遭到懲罰。但是如果我們懲罰對方,我們就變成另一個「加害人」了。當然,寬恕很困難,也很難從哲學的角度來說服自己,分開看待「惡行」和做出惡行的「人」。因為,「惡行」是如何出現在現場的呢?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不僅關乎人性,也關乎神的誡命:「讓它去吧!不要心存憎恨,不要憎恨傷害你的人,不要憎恨作惡的人。」凝視這痛苦,專注於痛苦但你會說:「那正義呢?正義何在?如果加害人沒有被懲罰,正義何在?」從這角度來說,有一個小小的回答,和另一個我想要詳加闡述的回答。

 

小小的回答是:如果要伸張正義,那我們本身又如何呢?在神面前,我們也是有罪的。當我們在神面前是有罪的,我們怎能期待神容忍、寬恕我們所行的邪惡,如果我們不能寬恕那傷害了我們的邪惡?這就是其中一個小小的回答。這是合理的,十分合理的,因為我們總是向神祈求:「寬恕我!憐憫我!」我們在祈求的是什麼樣的憐憫呢?如果我們不能免去他人的死罪?

 

但是我會講述另一個非常重要的觀點,至少我本身印象深刻。因為神並不是要求白白的寬恕,而是說:「讓它去吧!我來償還。」這是什麼意思呢?我們看見耶穌基督的十字架,耶穌為我們的罪付出了生命。就讓我們暫且使用「付出」(pay)這個不精準的詞彙吧!但是如果我們改變這個句子,改成:「耶穌為我的敵人付出了生命,那對我行惡之人,耶穌為他付出了生命。」耶穌以祂自己的寶血,將祂自己的生命付給了我,並對我說:「好吧!你不能殺了對方,但是為了你的仇敵,我被殺了!為了你的仇敵,我在十字架上自殺了。」因此,試著明白,從另一個新的角度,來了解耶穌的十字架。耶穌基督上十字架,是為了我們的仇敵。

 

如同政治人物會說:「我來幫個忙吧!別擔心!為了他,我會幫你一個忙的!」耶穌也說:「我知道從人性的角度,你無法寬恕。依照人類的傳統,你可能也不應該寬恕。好吧!但是我已經為你的仇敵交付了生命,我把自己的血交給你了。這樣足夠了嗎?」我們怎能說這還不夠呢?從這個角度來看,耶穌有權利要求我們說:「讓它去吧!寬恕對方吧!」我想,這是一個十分強烈的觀點,當我們難以寬恕時,可以這麼想:「好吧!耶穌都付出生命了!死的不是我的仇敵,而是耶穌,祂是神,祂付出的,比我要求的多太多了,比仇敵死去要更徹底千百萬倍了。」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不再需要復仇了,因為所有個人的復仇,都在十字架上終結了。當然,還有許多東西,會在我們裡面翻攪,非常複雜,我無法在這一次講道中處理。當耶穌說:「讓它去吧!」祂的意思並不是說「惡行」是好的,祂並沒有這麼說。

 

走向寬恕,是有許多層次的。例如,我們不可能一開始就去愛我們的仇敵,實際上那是非常困難的。身為神父,我不可能要求你們愛仇敵,因為我知道那只會變成演戲而已。教父和聖徒們確實如此教導,但應用時必需要有邏輯。

 

首先,第一步是不要詛咒你的仇敵,不要詛咒仇敵,別這麼做。或者,不要殺了對方,不要以牙還牙。下一步,是不要企盼對方遭逢厄運。再下一步,是你感受到難以忍受的痛苦,因為對方傷害了你,但你為對方做的第一個正向步驟,是為對方祈禱。祈禱,就是邁開非常非常大的一步,神會看見我們良善的態度,並且幫助我們寬恕對方。要了解到你不可能突然和仇敵成為朋友,不可能的。人際關係不是按個按鈕就會啟動,而是需要經營的。在祈禱之後,也許你可以與對方見面、彼此交談,逐漸地,你們能夠和平地共處一室。

 

不可忘記的是,「寬恕」並不是一對一的關係。並不是「我和你有過節,你看我不順眼」這樣而已,不只是個人的事情而已,不是的。寬恕是一個社群性的過程(social process)。特別是在教會裡,教會是慶祝「和好」與「寬恕」之地,這就是為何我們「必須」到教會來。我會再次嚴厲地提醒,那些說自己在家裡祈禱就好,因為家中有擺放聖像畫的人們,他們把聖像畫變成偶像了。最高境界的祈禱,並不是心禱,而是聖餐禮的祈禱,在聖餐禮中與弟兄姊妹一起祈禱。並且一同培育基督的身體,是的,即使傷痕累累,這傷痕訴說著我們對彼此的傷害。

 

但如同各位所見,在聖祭禮儀之前,在我們向神獻上麵包和葡萄酒之前,我們必須請求彼此寬恕。而可憐的神父(司祭),處境比你們更慘,因為神父沒有權利憎恨任何人,如果你們讀過司祭守則(這在網路上也能找到)正教的司祭守則寫道,在司祭開始聖餐禮之前,是不能對任何人心懷憎恨的。因此,在聖餐禮中,教會身為基督的身體,身為社群(sociality),會幫助信徒彼此和好,不只是個別式的,而是身為基督的身體。我們會彼此傷害,因此我們需要服藥療傷,這良藥就是耶穌基督的聖體與寶血。

 

但現在我要談論另一個方面。之前我們說的是關於受傷的一方,被他人惡待的一方,他必須試著寬恕對方。但是,如果是我們傷害了別人呢?之前在我們的修院中,有一位弟兄,是一位修士。他的邏輯是這樣的:「我會找別人吵架,但之後對方一定要原諒我,不論我做了什麼!」我認為這是非常殘酷的,這等於是利用聖經,對信仰基督教的人說:「你一定得原諒我,你沒得選啦!」這對基督徒來說的確是事實,但如果有人利用這一點,來傷害基督徒的人格,是非常殘酷的。

 

如果我們想要與他人和好(因為我們不會總是好的,對方也不會總是壞的,我們也是會傷害別人的),我們必須首先試著了解如何「恢復」(restore),並了解是否可能「恢復」?如果我們殺害了別人,我們當然無法使對方復活,因此根本談不上「恢復」,但至少我們可以照顧被害者的家屬。試著「恢復」,而不是命令對方去做我們想要的事,甚至說這是對方的義務。事實上,那麼做是一種暴力。因此,我們必須真心,如果我們想要被寬恕,就試著去「恢復」,而不是只說:「請原諒我。」因為這樣的道歉,只是口頭上的。當然,即使只有口頭上的道歉,也比什麼都不說來得好一些。

 

但是當我們深深傷害了別人,毀了別人的名譽,扭曲了別人的人格,毀了別人的前途,單單口頭上說:「哎喔,對不起啦!再見囉!」這麼說,等於是再次重重地打擊對方。至少要了解你到底做了什麼。這也是為何教會設立悔改聖事(Confession,又譯:告解聖事、懺悔聖事、和好聖事),我們在神面前懺悔:「是的,我做了這些錯事,我承認,那些事是非常不好的。」

 

許多人會問被傷害的人:「你到底要我怎麼樣呢?」但是他們在作惡的那一刻,卻沒有先問對方:「我該這麼做嗎?」這就如同希臘諺語所說,你持刀刺傷別人,你就應該找到醫生來治癒對方,而不是只說:「哎喔,原諒我啦!趕快去找醫生啦!接下來你自己想辦法啦!」你應該對別人的醫療負起責任,然後,對方才有責任寬恕你,因為耶穌基督的血已經交付在對方手上,耶穌基督已經為你的罪付出生命了。但是不要利用耶穌的血,不要把耶穌的聖血潑到對方臉上,然後說:「耶穌為我的罪付出生命了啦,這就是耶穌的血啦,原諒我啦!」當然,對方還是會原諒你,但是你再次打擊了他。

 

此外,還有另一種防衛方式。有人會說:「好吧,那我就不要和對方有任何關係,我保持距離,不要互動,好避免衝突。」這是冷漠和黑暗的,因為這樣等於拒絕在耶穌基督的身體之中,與對方有任何的社會互動。當我在修院之中,因為我和某位弟兄爭吵,之後我就與對方保持距離,冷淡以待,只維持表面上的禮貌。有一天,院長叫我過去談話,他問:「你和那個弟兄發生了什麼事?」我回答:「我與他保持距離,因為我不想再和他發生任何衝突。」院長告訴我:「如果你跟他吵架還好一些,你現在這種做法是非常糟糕的,因為你已經切斷了與這位弟兄的關係。你以為沒有衝突就好,但其實你在自己和他之間築了一道牆。你如果和他吵架,還好一些。」就像孩子,在教堂裡的這些孩子,他們也會吵架,但他們仍是弟兄姊妹,之後就會和好了。

 

我這麼說,是提醒各位要小心,不要懷有這種冷戰的態度。有些人來教會,並不願意久留,因為覺得神父很壞,弟兄姊妹也很壞,我不想和他們吵架,像個訪客一樣來了就走。不要這麼做。我們會吵架,而吵架會揭示我們的問題,我們靈性的疾病,因為我們愛神,因著神的名,因著神的愛,我們會試著解決這些問題,會悔改,會和好,成為真正的朋友,不是口頭上的朋友,而是真正的朋友。

 

我想討論更多關於寬恕的內涵,因為這也是很深刻的哲學議題,但我只談論其中一小部分。偉大的哲學家也討論「寬恕」,德希達就談論了許多「寬恕那無法被寬恕的」(forgiving the unforgivable)。我會舉個例子來說明「無法被寬恕的」。例如在南非,黑人和白人之間的衝突。當曼德拉被囚禁在監獄中時,還沒被釋放時,他就在心中計畫著,如果有一天他出獄了,他將會在國家組織一個和解委員會。曼德拉在監獄中所想的,並不是出獄後的復仇計畫,他在想的不是復仇。之後,這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由屠圖大主教負責,促成了許多感人而觸動心弦的真實故事。

 

曾經有一位婦女到和解委員會那裡,對他們說:「你們無法給予寬恕,我才有權給予寬恕,因為他們殺的是我的丈夫和兒子。」因為在之前的種族衝突中,白人是敵視黑人的。是的,在當代歷史中,有許多「無法被寬恕」的事件。那是什麼樣的事件呢?就是滅絕人性(humanity)的事件,例如納粹對猶太人的大屠殺,和許多其他的大屠殺。

 

這就是困難之處,但我們確實能夠寬恕,寬恕那些「無法被寬恕」的事件。這個議題牽涉太廣,無法在一次講道中處理。但我會提及一些寬恕的儀式,發生在非洲,這些人曾經彼此殺戮、割下對方頭顱、犯下各種慘無人道的罪行。之後,當他們決定和解時,各個村莊的人們共聚一處,一同飲用動物的血,真正地放下過去,成為彼此的朋友,真正的朋友。從某個角度來看,我們也在做相似的事,因為我們喝了耶穌基督的寶血。

 

因此,今日請思考「寬恕」,試著與對方交談、與對方和好,真正地和好。請求寬恕,並不是為了在神面「過關」,卻沒有真的了解你對他人造成的傷害。這就像你開車,在路上撞到別人,但你卻只有說:「原諒我啦!」然後就自己回家了。這有什麼意義呢?被撞的人正在哀嚎,如果你不載他去醫院,如果你不負責醫療費用,如果你不試著理解對方的痛苦,卻只是說:「原諒我啦!因為我是基督徒,再見囉!」這有什麼意義呢?

 

我想,今天最重要的,並不是寬恕他人,因為我不認為我們如此無辜,總是他人傷害了我們,其實我們也傷害了他人。因此,我們必須凝視傷痕,我們對他人造成的傷害,並儘可能地試著療癒。也要了解,真正的良藥,真正能治癒傷口的,就是耶穌基督的聖體與寶血。

 

我們將會領受這良藥,現在我們就開始聖祭禮儀,來領受這寬恕的良藥。

 

 

東正教 App 繁體中文版 Traditional Chinese


 

东正教 App 简体中文版 Simplified Chinese

promote-all-large simplified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