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k Protestants ask:  Why be Orthodox?

作者:前異端團體領袖 N.M. By N. M., former heretic group leader

 

1.4 禮拜方式
新教徒把正教禮拜方式看作“一件脫離聖經的事”。他們不滿於正教的聖像、聖詠頌唱、聖堂、諸聖事、聖禮儀祭服、禮拜儀式、聖典等等。不管他們已學過儘管不屬於“原始基督教,依據聖經的”禮拜模式的教導,他們都不會認為基督“確認”,並把它稱為“人的傳統”。而且,他們“貿然”惱怒的是那看起來佔優勢的正教生活和禮拜——在所有平信徒之間和在神職者之間一樣——以及其態度亦然。他們習慣於群體有規律的生活,他們認為當地的東正教信仰更像是一個“穿越區域”。

 

綜上所述,顯而易見當地的新教徒(而且也是西方提出的,我們時代的當地“正教徒”為了我們的信仰有反對他們自己的理由)主要集中於現象——可見的“病症”。他們不深入地鑽研,構成每個現象的原因。他們繼續停留在問題的表面,而且問題本質必然被他們忽視。他們歸納“整體”卻忽略“部分”。他們同樣疏忽基督教信仰的某些重要因素,而且從來不問他們自己“如何確認他們所學到的一些事情一如所獲得的”在新教中。

結果,他們甚至未能嘗試從正教的觀點瞭解這些事情,因為這會是他們能發覺正教會之雄壯的唯一途徑。如果一個人不嘗試瞭解其他事,除了他認為的方式外,那他將永不能全面深入地理解他人的行為或者他信仰背後的“病症”。這就是理由——在回答“為什麼要成為正教徒?”這個問題之前——我希望首先說明什麼排斥一個西方提及的正教會。

 

闡明了過去使我厭惡正教會的理由,現在我應該往下簡短敍述什麼使我愛上正教會並且讓我解散了我因無知創建的異端團體,和此後加入主的正教會

 

2. 基督教信仰來源

 

成為基督教(廣義上)正教徒構成充足和嚴肅理由的首要基礎,是理解信仰來源的重要性。

 

一個新教徒所學(和他所接受的,沒有任何支援證實和任何記錄)到的基督教信仰來源據稱是聖經,除了聖經,別的任何都不接受。事實上,一個新教徒甚至相信聖經由六十六卷組成,沒有得到任何解釋關於為什麼新教從聖經中刪掉那些其他十多卷書,那些東正教所公認的。

 

當這樣一個人發現聖經還有十多卷書,而且聖經不是唯一的“基督教信仰來源”,但是基督教信仰來源是在“聖靈內”(我們稱之為“聖傳統”)教會的長久經驗,並且新約完成於西元第四世紀——而實質上由正教會——那個人於是必然困惑不知所措。他能意識到“有些不對勁”即像在新教裏教導他“真實的”和“不容置疑的”。他的信仰最基本原則將無可挽回地被摧毀。現在對他而言顯然,拒絕提供聖經給他的正教會是荒唐的,而且只接受聖經,那一正教會的產物。然而如果這個人符合邏輯並真誠熱愛真理,他會盡力通過正教觀點瞭解這些事因此理解為什麼真理“真理的柱石和基礎”是教會(致提摩泰書一/弟茂德前書/提摩太前書1Tim 3:15),而不是聖經。

 

故而正教會是有一始終不渝和永久穩固的基礎為信仰來源的教會,相對於新教。教會靠聖人們的聖潔靈性生活支撐,而且此外在歷史上的見證,從它的開始,直到今天。

 

明白了這些,那麼一個新教徒會停止問:“你在聖經哪里找到寫了你做什麼?”因為從那裏開始,他會意識到,不管一些事是否記載在聖經裏,關鍵在於,如果它被教會承認,在聖靈內,它就被確認和接受為一種崇拜上帝的方式。

 

3. 歷史見證

 

這樣一來,這個人就會開始他自己對歷史上的教會的搜索。不管可能有(如什麼早期基督徒以其敬拜方式通常所做或信仰)什麼主張,那有歷史的記載,早期基督教原文和考古學上的發現,證明基督徒從最開始崇拜上帝就以正教徒的方式,而不是以一個新教徒的方式。有大公會議的宣認、專門的神職人員、聖像、聖禮儀祭服、敬禮聖人和聖髑、清楚明確的教義、聖禮儀聖事、懺悔聖事、聖膏聖事、傅油聖事、追悼禮儀、十字聖架、齋戒、節日……所有這些事從最初都存在,僅僅在次要意義上的細節有成規上的改變。一個新教徒將會發現所有這些資料都屬於古代歷史來源,他將認識到他從他的領導者學到的所有一切僅僅是一個對最早的基督教會武斷和錯誤的描述,而且他會認識到他在正教禮拜中看作不屬靈的所憎惡的一切,恰恰是由主自己交付給我們!

 

歷史性研究將會最確定地引導一個出於善意的人到正教禮拜,脫離十六世紀的混合新教。

 

4. 使徒傳承

 

下面,同樣重要的事情會幫助一個人去理解如果脫離正教會他們不能斷言某件事情在本質上屬於“基督教”,就使徒傳承而言。當一個人學習古代基督教來源,開始理解聖經的某些節,事先缺乏那種知識,那人會很容易誤解或忽視它們。研究者會開始認識到教會運行依靠上帝授予的正教會議制度(東正教會議,每年由各區域的主教們前來開會,主教們的地位皆平等,研討教會的需要,及某些該注意的問題等)而同一制度是團結一致的第一保證,依靠凝聚力和教會的聖潔靈性生活。

 

這項研究會指引他注意到在基督的教會內,從最初,沒有人任意行動,如果沒有授權;總有一個權威的等級,和聖父(上帝)本身在一起,延續通過每個城市的主教並結束于最後的基督徒。然後他會從他的新教昏睡中驚醒且領會主教的權威不是一個“人造”的事情,而是一個信仰基督教教義的基礎。他隨後開始懷疑新教領導者的權威來源(或許恰好來源於他自己的權威,如果他碰巧在他們的聚會中擔當一個牧師)。究竟什麼人,是他們被授予牧師權威高於其餘人嗎?

 

他也會驚訝地發現教會從未背叛(像有的人告訴他的),然而憑藉歷史繼續茁壯成長,在聖靈內長久的合作和與主耶穌基督合一。當他發現教皇信奉者(Papist天主教)帶來分裂的原因和手段,那麼他甚至會承認使徒權威只存在于正教會內。通往正教會的道路此後將成為對他而言的單行道。

 

5. 真實可靠的經驗回答

 

上述全部資訊到現在為止,將會提供給那個人真實可靠的答案對他過去曾指責過關於正教會的一切。他將會明白直到現在“貿然”評論許多正教平信徒和神職人員的原因。他現在將會意識到在一個會議制度(那裏沒有有金字塔形塔等級制度中具有的絕對至高無上權利)內,在主教之間討論不重要的問題是很自然的對待分歧和矛盾發生。他會明白處於一個不受束縛的崇拜之中,很自然的發現許多牧師和平信徒會利用自由(儘管造成對他們自己的損害)。另外,在這麼一種充滿自由崇拜的情況下,很自然的為假冒基督徒和機會主義者存在做了準備。這個人也會認識到直到現在同樣的事情一直在上帝的人中發現,基督的田地一直有,至今還有,而且將來會繼續有,雜草生長其中!

 

到如今,他大概學會了什麼,而且無論如何,他必須相信。以這種方式,他會明白而不再批評其他人的舉止,對他而言,非常清楚他從未有,也仍然未有,他應該有的方式是更加謹慎集中於他自己的生活和舉止,在上帝面前。而不是等待他人邁出第一步,這將更好地在他周圍為他創造一個虔誠的兄弟圈子,和他能確保同他渴望的基督徒團體在一起。別忘了,他自己不是免於對他人的每項責任。

 

6. 教義說明

 

不管是否是新教徒,在正教會裏他也會發現一些在其他任何地方都不能被發現的事情。他會發現絕對的教義一致性。因為,即使一個人想要(違背自然)把正教視為一個“物質世界的偶像”,它的優越性仍然會宏偉顯著——作為反對任何人造的物質世界偶像、每一種哲學、宗教或思想體系(意識形態)。因為只有正教會是上帝的啟示,有關生命和救恩的問題。

 

只有在正教會內一個人才能學習獨一無二的方式,上帝被認出是一個人格面貌,和在耶穌基督內“人格”(位格)的意思一樣。

 

只有在正教會內一個人才能學到一種經過驗證的精神療法,因為以聖人們為代表的實驗證明。

 

只有在正教會內一個人才能學到為什麼上帝是三位一體及什麼表達“上帝是愛”的意義。

 

只有在正教會內一個人才能意識到自由的基礎在於他的崇拜中,並且學到基督祭獻的原因,遠離對一個復仇之神的恐懼。

 

只有在正教會內一個人才能學到關於地獄和天堂的真相並感激上帝之愛的偉大。

 

只有在正教會內一個人才能從現在欣賞未來永存的天國(上帝王國),遠離未來所有的虛假承諾,即在現實世界沒有實際互動。

 

綜上所述,隨著正教教義的組成部分,有這樣一種在其他任何地方不能發現的完備和可靠。因為沒有其他地方有人能發現純粹的神聖啟示。當一個人用正教信仰作為一種比較衡量的標準,他會發現任何其他思想體系(意識形態)和外來的教義完全不足道!

 

7. 聖潔屬靈生命

 

最後,當一個人在正教信仰中固定下來並且活出正教會的真正意義時,他逐漸轉變成他的上帝和主耶穌基督的一個肖像,而且他開始以一個完全不同的方式面對他的生活和他的夥伴,一個在任何其他地方都找不到的方式。

 

他學習自我批評,不是通過拿自己和邪惡可詛咒的世界(為使他感覺“更純淨”和是一個“被選器皿”)相比,而是和完美至聖的主耶穌基督相比。每一次這樣的對比都將會注入謙卑和一種在靈魂裏的渺小感。那個人終於要察覺到如何評價“基督徒道路”;即,不是“自大的批評一個弟兄”,而是人類的集體課程,朝向與其存在相等的卓越目標。無論何時一個虔誠者看待他犯罪的弟兄,他不再會批評他,但取而代之,他自己會感到深深的悲痛(知道他也分享同一本質)而且會痛苦。然後他也會意識到不僅僅是那個人的罪,而他的罪也是,是在這個世界裏添加到惡意之火上的燃料。他會從那以後祈禱和悔改,而不再批評;他會從那以後把其他人的墮落看作他自己的墮落,並會苦惱他弟兄的救恩。

 

每次在他身上發生罪惡,他不會再絕望,而會轉為站在希望一邊朝向上帝的愛和仁慈——他為罪人被釘在十字架上,而不是義人——他自己會再次振作起來且繼續進入奮鬥之中,帶著新的力量。

 

他將尋求一種私人關係,同他的弟兄們,與此同時區分每人的人格獨特性,而且他不會堅持限於一個標準的看待他人、法律主義規範、道德和生活。這就是為什麼他毫不猶豫地祈求來自諸聖的祝福像誕神女,而且同時來自一個(曾經的)謀殺犯和強姦犯。他甚至可以說欣賞在正教會內混亂的崇拜方式,而不是覺得有悖於他能真正欣賞自由和在上帝面前每個獨特者的個人信仰表現,無任何定型的成見。

 

他會繞開在教會花園裏的汙物,喜歡坐在她聖潔的“花叢”中間並吸收它們的生命“活力”;然後他會獲得知識,按照上帝交托給他的天賦。他將感謝神能,神能能夠在花園裏長出花朵卻不斷被各種各樣敵人和對手摧毀

 

接著當這個人逐漸變得明悟(只有在主的正教會內),他會遇見主,“他的確是唯一道路”而且與他在一起,會經歷超越時間,因著分享上帝的生命。

 

為了無論誰使他自己即使簡短地正確瞭解正教信仰的深度和雄壯,然後,加強他朝向救恩之路的步伐而且即使行走短短一會兒同聖人們一道及獲得哪怕一個小小地生命之水體驗,那也將永不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