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的信是出於愛,我們根本不會關心天堂或地獄,因為這愛本身就是天堂。我們不在乎天堂,我們只在乎對神的愛,和對眾人的愛。因為對神的愛,和對人的愛,是一體的。看,聖經中已寫明:「愛既完全,就怕懼怕除去」(約翰壹書4:18)。

 

 

【 主日福音書 路加福音16:19~31 】

 

有一個財主穿著紫色袍和細麻布衣服,天天奢華宴樂。又有一個討飯的,名叫拉撒路,渾身生瘡,被人放在財主門口,要得財主桌子上掉下來的零碎充飢;並且狗來餂他的瘡。

後來那討飯的死了,被天使帶去放在亞伯拉罕的懷裡。財主也死了,並且埋葬了。他在陰間受痛苦,舉目遠遠的望見亞伯拉罕,又望見拉撒路在他懷裡,就喊著說:我祖亞伯拉罕哪,可憐我吧!打發拉撒路來,用指頭尖蘸點水,涼涼我的舌頭;因為我在這火焰裡,極其痛苦。

亞伯拉罕說:兒啊,你該回想你生前享過福,拉撒路也受過苦;如今他在這裡得安慰,你倒受痛苦。不但這樣,並且在你我之間,有深淵限定,以致人要從這邊過到你們那邊是不能的;要從那邊過到我們這邊也是不能的。

財主說:我祖啊!既是這樣,求你打發拉撒路到我父家去;因為我還有五個弟兄,他可以對他們作見證,免得他們也來到這痛苦的地方。亞伯拉罕說:他們有摩西和先知的話可以聽從。他說:我祖亞伯拉罕哪,不是的,若有一個從死裡復活的,到他們那裡去的,他們必要悔改。亞伯拉罕說:若不聽從摩西和先知的話,就是有一個從死裡復活的,他們也是不聽勸。

 

 

【 東正教 李亮神父 講道 】

 

今天的福音書非常知名,是關於天堂和地獄。從中可以看出,此世的生命,並非終結,而是開始。因此,當下正在發生的事,從某個角度來看,並非結束。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當下的一切,今日的一切,卻又是如此的重要。因為今日的一切,將會永遠地、深刻地影響我們的生命。生命會延續,死亡不是終點。死亡只是一個事件,之後的生命可能光明燦爛,也可能悲傷黑暗。

 

在拉撒路的故事中,有一位財主,每天享樂。奇怪的是,這位財主似乎不需工作,沒有任何創造力,只因為他很有錢,他可以盡情享樂。財主和酒肉朋友們的享樂,是自私的享樂,只顧自己大吃大喝。但神的試煉(test)一直都在,那就是在他門口的乞丐拉撒路,一位一無所有、滿身是病的可憐人。拉撒路無法言語,始終沈默,但他的存在卻如同警鐘一般、如同哭喊一般,向財主乞求幫助。而拉撒路所乞求的,不過是財主餐桌上掉落的殘餘剩菜,拉撒路不敢奢求吃那餐桌上的美食。

 

從這個角度來看,拉撒路完全被社會孤立了。沒有人憐憫他,唯一的憐憫,也許是某隻流浪狗,會來舔舔他的傷口。拉撒路完全活在被遺棄、被隔離、通身是病的孤單中。我們不知道他如何祈禱,但明顯地,拉撒路沒有詛咒神,也沒有控訴任何人。拉撒路並沒有詛咒財主說:「為什麼你不給我一點吃的?你桌上堆滿食物啊!」事實上,拉撒路不發一言,只是深刻地、無言地、沈默地痛苦著。他全身長瘡,飢餓無比。他就像一隻狗一樣地活著,狗甚至活得比他更好,因為狗長得可愛,人們還會丟些東西給狗吃。

 

這超乎我們的理解,看似毫無公義,只有殘酷。但我們卻能從中了解,在此世的生命中,隱藏著許多奧秘、關於苦難的奧秘。看,福音書並沒有解釋拉撒路「為什麼」受苦,並沒有說這是因為拉撒路前輩子做了壞事、輪迴受報等等。受苦的原因,是深刻的奧秘。這對華人來說,是很值得探究的,因為這表示重要的並不是過去,而是未來,還有此刻、當下。

 

拉撒路最終死去了,充滿痛苦地、完全孤單地死去,無人憐憫。但他卻去了天堂,他躺臥在亞伯拉罕的懷中,如同耶穌所說的。在詩篇中、在聖經舊約中,天堂就如同一個大大的擁抱、神的擁抱。不僅僅是亞伯拉罕和他的後裔,而是神無限寬敞的擁抱。也不僅僅是神寬廣的擁抱,而是神親自住到人裡面,充滿宇宙萬物,充滿每一個人。

 

在那裡,拉撒路充滿喜樂,充滿光明,躺臥在慈愛的懷抱中。財主呢?被埋葬了,也許是一場奢華的葬禮,因為他如此富有,他世間的生命就此結束。然後,財主的靈魂,仍然活著,但卻下了地獄,受著折磨。看啊!現在的情境,變成受苦的財主,和充滿光明、躺臥慈懷的拉撒路。

 

拉撒路上天堂,並不是因為他的苦難,而是因為他以良善的態度,承受了苦難。他在世間雖然受苦,卻持續地愛著神,而沒有控訴任何人。苦難本身並不好,但也許那是一門令人難受的功課,雕塑著、刻劃著我們,使我們的性格變得非常強壯。

 

財主下地獄,也不是因為他很富有。亞伯拉罕也很富有,比財主富有百倍,但亞伯拉罕卻在天堂,愛著、擁抱著每個人。財主在地獄受苦,是因為他沒有同情心、毫無憐憫心、不愛任何人。

 

奇特的是,這段福音書揭示了天堂和地獄的情景。當然,教會的教導著重於天堂,而非地獄。我們看見天堂的幸福,也看見地獄的苦痛,但這苦痛究竟是什麼呢?財主痛苦,因為沒有人擁抱他,財主活在完全的孤立中。同時,財主也有著強烈的慾望,這慾望如同火焰般地強烈,正燒烤著他。

 

我們也可以看見,天堂和地獄,並非相隔遙遠,因為亞伯拉罕和財主,正在彼此對話。既然是在對話,兩人的距離就不會太遠。財主對亞伯拉罕說話(而不是向拉撒路說話),財主說:「亞伯拉罕,我父啊!」財主將亞伯拉罕視為他的父親,財主又說:「我在這兒受苦!」。亞伯拉罕對財主說:「這是公平的,因為在世間時,你擁有一切,但拉撒路卻一無所有,如今他得享安樂。」

 

亞伯拉罕並沒有對財主說更多,例如關於愛、關於同情心,因為他知道財主對這些一無所知,而且既無懺悔之情,也無改變之意。亞伯拉罕試著教導財主,用一種迂迴曲折的方式,而不是直接的方式,但看來這樣的教導是無效的。財主繼續說:「我好苦啊!我在火中!請您叫拉撒路來,用手指蘸點水,來潤潤我的嘴唇吧!」

 

你覺得財主這樣說話,是好的嗎?為何財主沒有說:「請原諒我,我做錯了。我的一生大錯特錯,請原諒我。」財主有這麼說嗎?沒有。財主毫無悔意,為什麼呢?他既然稱呼亞伯拉罕為父親,為何卻不說:「求您原諒我,我做錯了,請憐憫我!」財主只在乎自己的痛苦,而他也不敢多求,只乞求一點水來潤潤嘴唇。

 

財主顯得卑微,似乎感到屈辱,但卻沒有絲毫悔意。財主不敢直接請亞伯拉罕來幫助他,而是請求亞伯拉罕差遣拉撒路來幫他,因為他也認出了拉撒路。看,亡靈是能夠認出彼此的。這也是為何在東正教會裡,我們為所有的亡靈祈禱,不論他們是在天堂,或是地獄,我們並不知道他們在哪。教會過世的弟兄姊妹,有些人也許是在地獄裡,他們如同財主喊著說:「找個人來幫幫我吧!」而我們在聖餐禮中,就是試著在給予他們一些安慰。

 

在聖餐禮中,信徒們應該聽見這些亡靈的呼求:「派個人來幫幫我們吧!」至少,他們會知道我們聽見了祈求,這對他們就是極大的安慰了。即使他們生前作惡無數,他們仍然能感受到我們的關懷、我們的愛。也許我們無法解救他們,但至少我們仍愛著他們。

 

但是亞伯拉罕對他說:「我兒啊!」他也視財主為他的兒子。亞伯拉罕並沒有說:「你才不是我的兒子!」亞伯拉罕接著說:「你在世間擁有一切,但如今,你我之間有一道深淵,是不可能跨越的。所以,拉撒路無法到你那裡去,你也無法到他這兒來。」這是什麼樣的深淵呢?從某個角度來說,亞伯拉罕說這是一道無法跨越的深淵;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他們卻正在對話,好像距離彼此很近。

 

這道深淵,就是財主的自私,和不知悔改的心意。因此,即使拉撒路真的到了財主那裡,也毫無意義,因為財主將無法感受到拉撒路的觸碰。看,財主認出了拉撒路,但卻是向亞伯拉罕請求,請他派遣拉撒路來幫忙。財主的請求,反映出什麼樣的態度呢?財主並沒有直接向拉撒路說:「拉撒路,對不起。在我一生中,我對你毫無憐憫,對不起,我的弟兄啊,請原諒我!憐憫我!」財主有這樣對拉撒路說嗎?沒有,一句也沒有。財主仍然將拉撒路當做他的奴隸,彷彿在命令拉撒路,蘸水來潤潤自己的嘴唇。再次,我們看出財主既無愛心,也無悔改,他固執於自己的驕傲和自私之中。這就是為何拉撒路無法去到財主那裡。

 

但財主仍有著一點點的愛,他仍愛他的家人。沒有人是完全不好的。這也是財主生平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可能有些問題,但他並沒有進一步深究。他開始了解為何他在世間的生活使他無法進入天堂,但他仍然沒有意識到自己缺乏憐憫心。再一次地,財主說:「派拉撒路去吧!」就像對待奴隸一樣,財主請求亞伯拉罕派拉撒路回到世間,去對財主的弟兄們說:「別像我這樣荒唐度日,不然你們也會下到地獄受苦啊!」

 

因此,從某個角度來說,財主仍關愛著家人。由此,我們也可明白,我們離世的親友,也仍關心著我們。這是非常好的,特別是華人社會,如此尊敬逝世的祖先、如此關心離世的亡靈。是的,確實如此,亡靈確實仍關愛著我們。我們也必須關心他們,回應他們的關心。這就是為何我們在聖餐禮中,提及、紀念亡者的名字。我們也會將代表他們名字的麵包細屑,投入盛有耶穌基督聖血的聖杯中。這是我們能獻給亡靈的,最盛大、最崇高的祈禱。亡靈能從中領受些許安慰,即使他們之中某些人可能深陷地獄。當然,最後的審判,取決於神,我們並不知道神對他們的最終決定,我們也不知道神對我們每個人的最終決定。

 

你以為由於我們是東正教徒,或由於我是神父,我們就一定上天堂嗎?不!並非如此。我們知道,東正教會是一條通往天堂的正確道路,但前提是我們真正跟隨教會的道路、真正實踐教會的教導:如果我們領受聖餐,如果我們對神有正確的認識。如果神想要讓世上每個人都得救,當然更好,我們也為此祈禱這也是我成為修士的原因:為每一個人祈禱,而不是為了拯救自己的靈魂。我某位大學同學,恨我入骨,曾對我說:「救救你自己的靈魂吧!幹嘛關心我!」但是,如果一個人只關心自己的靈魂,這就是地獄了。拒絕與對方互動、拒絕與對方同處一地,這是一種對存在本質的謀殺(existential murder)。

 

亞伯拉罕對財主說:「即使拉撒路死裡復活,並且去勸說你在世間的弟兄,他們還是不會相信的,因為他們連摩西的律法、聖經、和神的話也不信啊!」神希望我們自由地愛祂,而不是出於恐懼、被迫信從。如果拉撒路真的死裡復活,財主的弟兄們會像看到鬼一樣,被嚇到相信,但卻是出於恐懼。但這種相信,不是神的方式,而是魔鬼的方式,因為魔鬼也信神,但卻是出於恐懼戰兢(參閱雅各書2:19)。

 

因此,基督徒相信神,不是因為害怕不信就會下地獄,我們不關心這事。那種出於恐懼的相信,對某些罪大惡極的人來說,也許有些許效果,例如像財主那樣奢侈度日、荒唐放肆、酒池肉林、縱慾無度的人。對他們來說,對地獄的恐懼,也許能稍微幫助他們,但仍是不夠的。但如果我們的信是出於愛,我們根本不會關心天堂或地獄,因為這愛本身就是天堂。我們不在乎天堂,我們在乎對神的愛,和對眾人的愛。因為對神的愛,和對人的愛,是一體的。看,聖經中已寫明:「愛既完全,就怕懼怕除去」(約翰壹書4:18)。

 

以上就是東正教會對於天堂和地獄的教導,也就是耶穌基督的教導。地獄之火,並非如同世間的火焰,用來燒烤靈魂,讓財主受盡折磨。不,絕非如此。地獄之火,就是空虛的愛、匱乏的愛、缺失的同情,就是缺少那使我們成為「人」的一切。地獄之火,就是拒絕接受神的愛。換句話說,這地獄之火,就是神的愛、神的恩典,但對財主來說,卻如同火焰,因為財主心懷憎恨。

 

此外,如同福音書所說,如同財主那樣的亡靈正在受苦、呼喊,他們是有意識的,他們也仍關心著我們。因此,我們也必須關心他們,回應他們的愛。這關愛不需花費一分錢,只需要我們參加聖餐禮。這就是為何我會傳送Line的訊息給各位,當教會每天舉行聖餐禮時,好讓在工作、在家中的各位,也能一同為摯愛的亡靈祈禱。當祭壇上的麵包與酒,成為耶穌基督的聖體與寶血時,亡靈們將會感到喜樂、將會領受些許安慰,因為代表著他們的麵包細屑,會被投入盛有基督寶血的聖杯之中。

 

最後,容我說一個真實事件。這事發生在希臘,由一位主教記錄下來。這位主教轄下有一位神父,這位神父從某個角度來說,不是一位好神父,因為他酗酒。但這位神父經常舉行聖餐禮,某天他又酒醉了,在聖餐禮儀式中搖搖擺擺的,站都站不穩,當然,這是非常不好的。信徒們寫信給主教,主教想找這位神父來談,並且預備好將神父停職的命令文件,因為神父是不能醉酒舉行聖事的。

 

但是當主教正要下筆簽名的那一刻,他突然聽見許多聲音呼求著:「不!不要這麼做!不要停止我們神父的聖職!」主教訝異極了,他抬頭張望,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聽見許多亡靈繼續對他說:「不要停止神父的聖餐禮!他每天都紀念我們!」雖然這位神父酗酒,但他卻在每天的聖餐禮中,紀念許許多多亡者的名字。主教非常震驚,他撕毀了停職的命令,沒有將這位神父停職。主教仍將神父找來,嚴厲地訓斥他的酗酒習慣,並且指派朋友來幫助這位神父戒酒,因為主教明白,他其實是一位心地善良的神父。

 

願至聖聖三一保守我們眾人。阿們。

 

圖片:Lazarus at the Rich Man’s Gate. 1886. Bronnikov Fyodor. Russian 1827-1902. Public Domain, taken from Wikipedia.

 

 

 

東正教 App 繁體中文版 Traditional Chinese


 

东正教 App 简体中文版 Simplified Chinese

promote-all-large simplified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