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名譽教授 Stergios N. Sakkos 著
節錄自:「正教報導」2007年4月20日

 

無庸置疑的,我們內心深處最真切的渴望,然而卻也是最大的痛楚,就是我們信仰的宣告:「我期待死後的復活」。

 

我們的生命並不會消失在掘墓工人的鏟子下。也不會因為新挖的墓旁的陰沈柏樹,而從此與世隔絕。我們的生命沒有界線,是永恆的。誠如,我們每個人終有一天會走向死亡,我們每一個人也都會復活!我們要如何證明、如何判定復活的存在呢?我想,我們可以拿耶穌基督的復活為證。讓我們站在一旁,傾聽保祿(保羅)宗徒為我們宣說來自上帝的「復活之真理」吧!他在格林多前書(歌林多前書)第十五章當中,清楚的陳述了所有的內容!

 

下文中,我將把保祿(保羅)宗徒的教導與相關章節節錄出來(格林多前書/歌林多前書15:12-20)。

 

在格林多(歌林多)地區的,大部分的基督徒基本上已經接受了「耶穌基督」復活的事實,然而,他們對於已經死去的人的復活,卻深感懷疑。為了使自己真正信服,他們希望親眼見到具體的、符合科學邏輯的證據。針對這一點,保祿(保羅)宗徒提出了一連串的論證,其實他採用的方法就是數學方法當中的「歸謬法」(又稱「反證法」)。學過數學的人都知道,這個科學方法的運用,始於一個與事實相反的假設,然後再利用一連串的推論,來證明某件事。因為這個假設本身就與事實相反,所以就會推論出矛盾的或模稜兩可的結論,換句話說,就是悖理的結論。這個荒謬的結論就足以證明,那個最初的基本假設是錯誤的,所以我們應該否定它、捨棄它。

 

利用「反證法」,保祿(保羅)宗徒以這個與事實相反的假設作為論證的開端:「一個死去的人不可能會復活,因此,基督沒有復活」。如果,我們把這個假設當作是對的,就像大多數人那樣(即使是今日,仍然有許多人認為基督沒有復活),我們也必須接受以下的結論,因為這些結論來自於以上的假設:

 

結論一

 

宗徒的教導(也就是福音本身)是空洞的。它不過是缺乏內涵的文字,沒有實質的內容。

 

結論二

 

基督徒的信仰(也就是教會)是空洞的、沒有內涵、沒有事實根據的。

 

結論三

 

我們可以說,身為「復活」的使者的宗徒們,是虛偽的見證人、諂媚之人、偽善的騙子,因為他們對這個世界傳授了一些不合情理的謬理:「上帝使基督復活了」。然而,事實上,上帝卻沒有使基督復活。

 

結論四

 

基督教的信仰是空泛的、無用的、欺世的、有害的。它對人類承諾了救贖,卻引導大家走向毀滅,在墳墓裡,一切都將毀滅、消失。

 

結論五

 

那些在基督體內得到救贖的人,也就是那些信徒們,事實上是沒有得到救贖的,他們仍然受到罪與道德缺陷的奴役。因為,如果基督沒有復活的話,還有誰能拯救他們呢?

 

結論六

 

那些安息的同修們(我們所摯愛的人),那些帶著信仰死於基督體內的人,他們一起消失了,從此不復存在,除了墳墓之外,什麼都沒有留下。

 

結論七

 

「我們這些信徒(教會的成員們),如果不能對死後的重生懷抱希望,一定會成為這個世界上最悲慘、不幸的生物。」如果「形而上的世界」並沒有實存,人類就比動物王國裡的生物還要更悲慘,因為,人類對於永恆,有一股發自內心的渴望,然而,動物對於永恆卻沒有那種形而上的渴望。同樣的道理,信徒們比沒有信仰的人還要更不幸,因為他們將會失去與天上世界的親密感,對於天上世界的存在完全漠然。

 

對於那些在人生當中曾經「體驗過基督」的人而言,以上七點假設完全是荒謬的、不協調的,因此,最原始的那個假設 —-「一個死去的人不可能會復活,因此,基督沒有復活」—- 是謬誤的,我們應該捨棄,不該相信這樣的聲明。正確的聲明正好相反:「基督已經復活了,因此,已經安息的人都將復活」。除此之外,我們可以做出七點正確推論如下:

 

推論一

 

保祿(保羅)宗徒的教導,組成了一個無可反駁的事實,也就是救贖的真理。它見證了預言,是歷史性見證之基石,它也藉信徒們的親身體驗得到驗證。舉例來說,飢餓的人,食過則飽,因此就能確信之前所享用的那盤食物,裝滿了好吃又營養的食物;那些口渴的人,在飲水解渴之後,就能更確信,剛才他的杯子不是空的。因此,基督徒們在「親身嘗試過後」也可以更確信,保祿(保羅)宗徒的佈道並不是空洞的。格林多(歌林多)人本身,在「甜美的喜悅」與「飽嚐靈性糧食」方面,有第一手的經驗,福音的文字充滿了他們的心。那並不是空動的文字,它們是光、真理、生命!

 

推論二

 

格林多(歌林多)人的信仰(基督的教會),是一個歷史的事實,是基督的生命與工作的延續。人們可以依自己的意願選擇要接受它或拒絕它。然而,除了每個人的立場之外,教會是一個不受爭議的地方。舉個例子來說,一個人或許永遠都沒有到過教會,但是這並不代表他能以這個理由來證明:聖殿並不存在!

 

推論三

 

在宗徒當中,其中也包括了保祿(保羅)(我們都知道他與格林多人最親近),是上帝福音真正的見證人。他們不是假的證人,也不是偽善的騙子。藉由他們特殊的一生,就得以證明這個事實。他們因為心中有復活的基督,所以忍受了一切痛苦,他們以自己的佈道,驗證了一切事物,並且為它們標上標記。如果「復活」是假的,他們還能為了死後的「復活」而作一個神聖的人嗎?他們怎麼敢將獨一無二的上帝和一個虛假的事實相連在一起呢?

 

推論四

 

基督教的信仰帶來了救贖。無論是什麼放縱、醜陋的事物,或其他異教的特徵(初期的基督徒們對異教信仰都非常瞭解,因為他們都曾經是異教徒),都與基督宗教沒有任何相似之處。基督教的信仰,啟發了一個人純淨的一生,它教導我們,與窮苦之人要親愛相連,對敵人要諒解。它所助益的,不只是死後的生命,還有現世的生命。它豐富了現世的生命,並且將它點綴得很美麗。

 

推論五

 

保祿(保羅)所教導的那些出眾的基督徒,以他們在基督體內的新生命,證明了他們的信仰並不是空虛無用的。多虧了信仰,他們得以走出黑暗,找到光明,逃出獅子的牙縫,投入基督的懷抱。他們的內心曾經充滿了敵意和道德上的矛盾,現在他們的人生卻已經完全改變了。經歷了這個內在的美妙轉變之後,他們隨喜它,並且讚揚上帝。這樣的轉變,也得到了整個城鎮的居民都認可的,成為眾所皆知的事實。

 

推論六

 

格林多(歌林多)的基督徒,在真實事件的體驗上,擁有第一手經驗:那是「壯麗輝煌的天上教會」與「積極入世的地上教會」的真切的交流。換句話說,安住在基督體內的同修們,會想要告知在世的人,過世之後仍然有生命,也就是說,當死去的軀體在墓地裡安眠時,靈魂仍舊存在於世。

 

舉個例子來說,上主顯聖容的期間,宗徒們「看到」也「聽到」摩西和以利亞兩位先知與上主交談(瑪竇/馬太福音17:3; 馬爾谷/馬克福音9:4; 路加福音9:30-32),然而,儘管如此,先知們並沒有神奇的從世界上瞬間消失,他們仍舊經歷了死亡的過程。這個特殊的經驗證明了,聖徒和具有靈性的人們,並不會跳過死亡的階段而直接從世界上消失,甚至,許多的先知與殉道者,還因基督之名「踏入險道」,將自己的生命奉獻給祂。

 

憑藉著聖徒們的「聖肢骨」,保祿(保羅)宗徒的主張經歷了世世代代,仍舊屹立不搖:在舊約當中,有這樣一段敘述,先知以利亞的「聖肢骨」使一位死去的士兵起死回生(列王記下13:21)。即使是現今社會,「聖肢骨」仍舊透過本具的恩典,散發幽雅的芬芳,展現許多恩典的記號,這一切都證明了已經安息的聖徒們,仍舊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們幾乎可以明確的斷定,他們已經復活了。

 

推論七

 

基督徒們(教會成員們),在生命中的境遇,驗證了聖靈的恩典與神奇力量。經過了苦難的折磨和生活中的暴風雨,信徒們仍舊喜樂又平安。Kyrus的主教Theodoretus以獨樹一格的文句描述了其中的內涵:「我們活在世上,身處於重重危險之中,受飢餓威脅,又不斷遭受折磨,在各個監獄間輾轉遷,無家可歸又不斷漂泊,我們在不斷襲來的海浪中拼命掙扎。然而,這並不是生活真正的面貌,因為有救世主的復活,所以我們能夠放心的、充滿希望的、透過媒介期待我們的復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們所感受到的希望與喜悅,不過是未來的希望與喜悅的「預兆」。

 

因此,我們可以推論,在基督的恩典內的「死後的生命」,是現世生命的延續。一個對「復活」的事實信心堅定的人,已經活在基督復活的生命中了。我們的信仰在「復活」的真理(聖徒Chrysostom將復活描述為「一切美好事物之首」)面前,就顯得黯淡無光,我們必須更仔細的檢驗,怎麼做才能使我們的靈修生活能夠更誠懇、更堅固。

 

資料來源:
http://oodegr.com/english/esxata/anastasi_epixeirim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