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什麼,和成為什麼,是非常不同的。

 

 

主日經文 馬太福音 4:18-23

 

耶穌在加利利海邊行走,看見弟兄二人,就是那稱呼彼得的西門和他兄弟安得烈,在海裡撒網,他們本是打魚的。耶穌對他們說:「來跟從我,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他們就立刻捨了網,跟從了他。從那裡往前走,又看見弟兄二人,就是西庇太的兒子雅各和他兄弟約翰,同他們的父親西庇太在船上補網,耶穌就招呼他們。他們立刻捨了船,別了父親,跟從了耶穌。

 

耶穌走遍加利利,在各會堂裡教訓人,傳天國的福音,醫治百姓各樣的病症。他的名聲就傳遍了敘利亞。那裡的人把一切害病的,就是害各樣疾病、各樣疼痛的和被鬼附的、癲癇的、癱瘓的,都帶了來,耶穌就治好了他們。當下,有許多人從加利利、低加波利、耶路撒冷、猶太、約旦河外來跟著他。

 

 

李亮神父講道

 

今日福音書講述耶穌呼召彼得和安德烈,而上週四就是十二使徒的紀念日。談到使徒們,使徒是非常獨特的,由耶穌親自揀選,並跟從祂。我們知道耶穌不是孤單的,祂總是在團體中。從祂傳福音開始,祂就不曾是孤立的個體,而是與十二使徒組成的團體、社群跟隨著祂。使徒在教會中佔有獨特的職份,這就是為何教會被稱為「使徒所傳承的」。東正教就是使徒的教會,是獨一無二、至聖至公、使徒所傳承的教會。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在台灣你會看到許多由個人獨自創立的教會,只有幾年或幾十年的歷史,沒有從使徒一脈相傳的兩千年歷史。

 

我所要談論的較為深奧:耶穌總是以社群的方式來傳福音,總是與他人同在。這顯示教會不是個人主義的,不是一個人做事,而是永遠與他人同在,並且在他人面前做見證。十二使徒是十分獨特的,他們見證了耶穌的教導、受難與復活。縱使我們尊稱某人為使徒,但這與獨特的十二使徒仍是不同的。教會的聖事,也就是我們救恩的媒介,都是由耶穌開始和完成的,但也都有他人的同在和參與,先是使徒,然後是眾人。更重要的,是耶穌親自呼召使徒,而不是使徒們找著耶穌。

 

這是極大的奧秘:神如何、又為何揀選這些人,而不是其他人?他們既不是飽讀詩書之人,亦非富裕或是尊貴之人。他們只是樸實的漁夫,這其中有何奧秘呢?我們無法瞭解。但我們可以看出,他們是單純的人,也有很多軟弱。就以彼得來說,彼得是一位非常火熱的人,但一瞬間就能變為冷淡,無緣無故地,他就拒絕承認耶穌。再舉個例子:約翰及雅各,他們也是使徒,但當耶穌將要受難,而祂也告訴使徒祂將面臨死亡時,這對兄弟卻與其他使徒起了爭執,只為了自己將來能在耶穌身邊佔有一席之地。使徒們在耶穌受難時,都離棄祂逃走了,只有約翰在祂的十字架下望著祂。

 

我們若再多說些,保羅也是耶穌(升天之後)親自揀選的使徒,但他之前卻是一位殺手—殺害基督徒的法利賽人。之後,當聖靈臨到他們,他們都完完全全改變了。他們的性格特質沒有改變,而是性格中的缺點,被轉化昇華成美好的一面。例如保羅曾是法利賽人,曾經譴責基督徒。但也因為他曾是精通律法的法利賽人,所以他能建立神學,分別出基督教和猶太教的不同。約翰,成為愛的使徒,亦是教會偉大的神學家。彼得,成為十二使徒的發言人,受到其他使徒的尊榮,最終更爲基督殉道。由此我們看見,縱使我們有許多軟弱與缺點,藉著神我們卻可以如使徒一般,被轉化與提昇。

 

呼召是深奧而奇特的,他們到底哪一點好,神竟揀選了他們,而不是其他人?當然,我無法百分之百回答,但與你們分享一些想法。當耶穌看見彼得和安得烈這對兄弟,他們正在修補破網,沒有出海捕魚,也就表示沒有工作,亦沒有收入,只能做些準備工作。耶穌這位年輕的拉比經過,對他們說:「來跟從我,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這是非常奇怪的。祂並沒有對他們說,我會給你們更好的工作、更好的事業,只說「得人如得魚」,這是什麼?這算什麼?這對兄弟卻一秒也沒有遲疑,因為他們的心感受到某些東西。他們立刻撇下所有跟隨祂,甚至沒有將他們的網收好,或變賣給其他人,真是瘋狂的愛啊!

 

另外一對兄弟也是如此,他們也是漁夫,和父親一同捕魚。當耶穌呼召他們時,他們也撇下所有一切,甚至撇下他們年邁的父親。他們沒有多想,家庭是否會陷入經濟窘境?最後由誰來照顧他們的老父親呢?他們並非失去理智,他們只是信任,如孩子般地信任耶穌。他們的信任並非基於邏輯推理,例如:祂是神,所以祂會比我們更加倍、更有效地守護父親。他們以單純良善的心,信任神。

 

事實上要完全信任某人,為他拋下一切,是非常困難的。試想如果耶穌今天出現在你面前,對你說:「你現在在教堂裡,等一會聖餐禮結束後,撇下所有一切來跟隨我。」有人會說:「不要撇下一切吧!」有人會說:「星期一我還得上班,如果不上班,會被解僱,那我家人要吃什麼?」或說:「我的工作合約還沒到期,如果違約會有經濟危機啊。」或說:「等一下好讓我領退休金吧!」或者對耶穌說:「你瘋了嗎?別煩我,離我遠一點。」因此,當耶穌呼召我們,其實是危險的。我們很可能會回答:「謝謝你,但別呼召我,離我遠些,我會去教會,但不要太靠近我,太危險了。我愛你,我尊敬你,這樣就足夠了,千萬不要太靠近我。」

 

但耶穌就是如此接近我們,比我們的母親懷胎時更接近我們,祂親自進入我們的身體裡。感謝神,祂沒有要求我們撇下一切,來跟隨他。但事實上,祂曾經呼召許多人。記得嗎?聖經提及一位富有的年輕人,他知曉律法,也自稱遵行所有律法,耶穌說:「很好,你擁有一切,那就撇下一切,來跟隨我,將你所有的財富施捨給窮人,然後來跟隨我。」耶穌並沒有譴責那位富少,或揭露他其實並未完全遵循誡命的真相。耶穌只回答他說:「非常好,來跟從我吧!」結果又如何呢?你們都知道,富少非常憂愁,他悲傷地離開了耶穌,沒有成為使徒。他憂愁,因為他愛錢財,勝過耶穌。或者「擁有」,或者「成為」。擁有什麼東西,和成為什麼樣的人,是非常不同的。

 

在另一段經文中,安得烈將遇見耶穌的好消息告訴拿但業。如同我們看到教會窗台前這些鳥兒,這些鳥兒會朝教會裡看,想要進入教堂內,牠們也想成為使徒、成為宣教士。又如詩篇所述:「萬軍之耶和華,我的王我的神啊,在你祭壇那裡,麻雀為自己找著房屋,燕子為自己找著抱雛之窩」(詩篇84:3)。為什麼呢?因為牠們受到神的恩典感召,感受到深刻、平安而奧秘的愛。這些野鳥,當你試圖靠近牠們,牠們會啼叫、飛走,不敢留在你身邊。有些人有祥和的心,如同曾是漁夫的使徒,但不是所有的漁夫都會成為使徒。

 

我的屬靈父親St. Porphyrios 告訴我,如果你待在海邊,聆聽海水來來去去的潮聲,年復一年,這會帶給你平靜的心,讓你更容易傾聽神的話語。然而對使徒來說,這不是主要原因。而是他們非常單純、平靜,像孩子一樣,接受了神的呼召,並跟隨祂。縱使他們爭吵,彼此意見分歧。但如同你們看見的,這十幾位沒受過教育的使徒,卻改變了世界。基督信仰從此改變了歷史,改變了整個世界。

 

使徒這一小群人,他們未曾想過,他們扮演的角色可以改變世界,但這卻發生了。他們也經歷重重困境,我未曾忘記保羅所說:「外有爭戰,內有懼怕。」(哥林多後書7:5)。保羅也多次向神祈求,移去他的苦楚(也許是指精神方面),但神並沒有移去(哥林多後書12:8)。

 

從某個角度來說,我們都實踐著小小的使命:在我們的環境中、在家庭裡、在親友中,在我們所在之處。教會不單只有使徒,還有許多其他的職能、各種如同感恩獻祭的服事方式(liturgical way)。即使是清潔廁所,也是偉大神聖的工作,廚房做菜的、詩班唱歌的,都是服事。聖母不是使徒,但她是使徒背後隱密的扶持者。讓我們一起來尊榮使徒們,請記得每個人有自己的服事,為神、為愛、為其他人、為所愛的教會。請記得每個人的所扮演的角色都極為重要,在世界歷史中、在我們的環境中。儘管我們在舞台上看來如此渺小,幾乎看不見,但我們角色是卻是如此重要,即使只是打掃廁所。

 

願使徒的恩典,提醒著我們的職責與使命,即使我們如此渺小,卻提醒著我們依然存在,就是存在。儘管我們十分軟弱,時常犯錯。又如保羅說:「似乎要死,卻是活著的」(哥林多後書6:9)。就像這樣,我們依然活著。

 

願聖三一保守我們。

 

接下來我們繼續聖祭禮儀。

 

 

關於我們 東正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