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Ancient Faith Store

 

也許,有比百夫長更大的信心。那就是信任神,即使神看似沒有回應、忽略我們的祈求,即使祈求未能實現。這樣的信心,更大,更痛苦,更戲劇化。然而,我們依然保有耶穌所賜的祝福:「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這祝福臨到那些沒有看見奇蹟,而是看見苦難和拒絕,卻仍然「信」的人們。

 

 

【 主日讀經 馬太福音8:5~13 】

 

耶穌進了迦百農,有一個百夫長進前來,求他說:主啊,我的僕人害癱瘓病,躺在家裡,甚是疼苦。耶穌說:我去醫治他。

 

百夫長回答說:主啊,你到我舍下,我不敢當;只要你說一句話,我的僕人就必好了。因為我在人的權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對這個說:去!他就去;對那個說:來!他就來;對我的僕人說:你做這事!他就去做。

 

耶穌聽見就希奇,對跟從的人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麼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沒有遇見過。我又告訴你們,從東從西,將有許多人來,在天國裡與亞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惟有本國的子民竟被趕到外邊黑暗裡去,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

 

耶穌對百夫長說:你回去吧!照你的信心,給你成全了。那時,他的僕人就好了。

 

 

 

【 東正教 李亮神父 講道 】

 

今天福音書記載的,不只關乎耶穌的神蹟,也關乎賜給我們每個人的應許。

 

耶穌到了迦百農,那兒有一位百夫長,管轄著一百位羅馬士兵。明顯地,這位百夫長是一位充滿憐憫的良善之人。他對待僕人,如同對待自己的孩子。其中一位僕人癱瘓了,非常痛苦。百夫長為這僕人做了一件十分不尋常的事:他親自去見耶穌,並且乞求耶穌醫治他的僕人。這樣的愛,愛那與我們一同工作的人,是深刻而美麗的。我們也必須為那些與我們一同相處、一同合作的人們祈禱。今日,還有多少人,會像這位百夫長,如此懇切地為自己的同事或部屬們祈求呢?人們也許會為家人親友祈禱,但是對職場的同事們又如何呢?

 

百夫長的仁慈與慷慨,顯示出他是一位真正的領導者。他找到耶穌,並且稱呼耶穌為:「主啊!」,誠心誠意地尊榮耶穌。百夫長只陳述了僕人的痛苦,但並沒有要求耶穌特別做些什麼。他說:「主啊,我的僕人害癱瘓病,躺在家裡,甚是疼苦。」他並沒有建議耶穌做什麼,但是他懷著信心,他相信單單是述說問題本身,就會有好事發生。

 

百夫長是羅馬軍官,而羅馬人並不信仰猶太教。因此,公然求助於一位猶太拉比(老師),是非常有損尊嚴的,他的長官甚至可能因此懲罰他。

 

耶穌一聽,立刻就說:「我去醫治他。」耶穌表達了熱切的意願。耶穌並不是說:「我會為他祈禱」,而是說:「我去醫治他」,因為耶穌十分清楚自己的權柄,祂就是神,祂就能醫治他。

 

當耶穌說:「我去醫治他」,耶穌已主動打破猶太人與外邦人之間的隔閡。為什麼呢?因為依據猶太律法,猶太人不可進入外邦人的住所。若有猶太人進入了外邦人的住所,離開之後,猶太人需要潔淨自己。因此,耶穌這麼做,對猶太人來說是有罪的。因此,耶穌所要做的,富有深意。對耶穌來說,猶太人和外邦人之間的分離與歧視,已被打破,不再存在。當然,耶穌這麼做,是會遭受抨擊的。

 

但是這位百夫長,卻立刻回答耶穌:「主啊,你到我舍下,我不敢當;只要你說一句話,我的僕人就必好了。」他對耶穌的信心如此強烈。這樣的信心,奠基於他每天的生活。他說:「因為我在人的權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對這個說:去!他就去;對那個說:來!他就來;對我的僕人說:你做這事!他就去做。」

 

有些釋經學者認為,百夫長這麼說,也可能出於體貼和良善,他不希望耶穌為了醫治僕人,違背猶太律法,進入外邦人家裡,而陷入被抨擊的麻煩之中。這樣的良善使百夫長的信心,更值得讚揚。

 

百夫長的「信心」(faith),不是像現代的新世紀靈性運動那樣,認為只要你相信自己,所有的好事都會發生、夢想都會成真。百夫長的信心,是一種深刻的「信任」(trust)。這樣的信任,是要冒風險的。百夫長信任耶穌只要說一句話,僕人就必得醫治。但萬一沒有呢?萬一百夫長回到家中,發現僕人仍然癱瘓呢?萬一他再次來找耶穌,而耶穌卻不見蹤影了呢?

 

因此,百夫長親身地、絕對地信任耶穌。耶穌對百夫長的信心感到訝異,耶穌公然讚揚他。在聖經中,只有另一位來自迦南的婦人,也同樣受到耶穌的讚揚。這位婦人為了女兒的疾病向耶穌乞求,然而耶穌拒絕了,說:「不好拿兒女的餅丟給狗吃」,婦人卻回答:「主啊,不錯;但是狗也吃他主人桌子上掉下來的碎渣兒」(參閱 迦南婦人的信心 )。

 

在此處,耶穌也讚揚並祝褔百夫長的信心。教會的教父們說道,這位百夫長在前往面見耶穌的途中,在尚未與耶穌談話之前,他已經領受了神的恩典,因為「信心」也是神的恩賜。信心,是「神的恩典」與「人」合作的奧秘。神是信心的來源,神的另一個名字,就是「信」。在啟示錄中,神的名字是“πιστὸς”,也就是「信」(啟示錄19:11,和合本翻譯為「誠信真實」)。

 

因此,百夫長滿懷著對僕人的愛,他的信心受到深奧的光照(enlightened),這光從真正的「信」而來—從耶穌基督而來。百夫長以「信心」的方式,領受了神的恩典,受到耶穌大大的讚揚。

 

這是耶穌第一次遇見這麼強烈的信心,這樣的信心卻不是來自猶太人。因此,這段經文對我們來說,也是個好消息,因為我們並不是猶太人,我們來自世界各地。福音是超越任何國族、超越任何界限的。因為首先相信福音,信的如此深刻的百夫長,並不是猶太人。這也是給華人世界的美好應許,因為耶穌說:「從東從西,將有許多人來,在天國裡與亞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東」,就是我們如今所在之地。我們感到歡喜,因為這預言正在實現,也將會更深更廣的實現。

 

亞伯拉罕、以撒、雅各,是神所揀選,開始展開救恩計畫的族長們。透過他們的後代,神「道成肉身」,成為「人」。最終,從東從西,將有許多人在天國裡與族長們一同坐席。其他人呢?將會在外邊的黑暗中。有人會問:「為什麼要這樣呢?就只有最好的(在天國裡)和最不好的(在黑暗中)這兩種選擇,難道不能有些中間地帶嗎?」不,沒有中間地帶。為什麼呢?

 

因為當耶穌第二次再來,當所有亡者都復活,將只有一種「真實」存在,那就是神的臨在(the presence of God),神的光將會無所不在。如果你不「愛」、不接受神的光、不愛神也不愛人,你就會受苦。因為無處不在的神光,對你來說,反而變得如同黑暗和苦難一樣。舉例來說,如果我們必須整天待在教堂裡,那些喜愛神的人會覺得很好,因為可以領受聖餐、可以待在聖殿。但如果有人不喜愛神,這種待遇就彷彿像在地獄一樣。因此,耶穌這麼說有其用意。或者在天國中,或者在黑暗中。

 

「天國」是什麼呢?耶穌所說的不是政治詞彙或政治制度,不是帝國的權力階級,不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並非如此。從新約聖經中,我們明白,在天國中,每個人都是「王」。但有些人卻誤解了天國的概念,誤以為基督信仰是威權傾向的,是不民主的。然而,聖經所說的,是我們將會與神「一同作王」(提摩太後書2:12;啟示錄20:4、6),如同在啟示錄中,每個人都戴著王冠。

 

當耶穌澄清了這一切,祂說:「你回去吧!照你的信心,給你成全了。」那一刻,百夫長僕人的病就好了。你會問我,我也會自問:「我向神乞求這麼多次,而且我相信祂,就像這百夫長一樣地相信祂,但是神並沒有幫助我啊!」也有些人問我:「我的丈夫/妻子得了癌症、我的孩子正在受苦……我迫切地祈禱,為何神卻沒有回應我呢?為何神沒有像幫助這百夫長一樣地幫助我呢?是因為百夫長的信心比我更大嗎?如果是這樣,我該怎麼辦呢?」這是一個艱難的問題,我無法回答。

 

也許,有比百夫長更大的信心。那就是信任神,即使神看似沒有回應,即使神看似忽略我們的祈求,即使祈求未能實現。這樣的信心,是更大的,也是更痛苦的。這也是很戲劇化的信心。在這短短的講道中,我無法以三言兩語,來解釋這種痛苦。但可以確定的是,即使神沒有實現我們想要的,卻仍然信任神的這種信心,確實是比百夫長更大的信心。

 

神仍垂聽我們的祈求,祂知道一切。我們並不是只有此世的生命,一切並非停止於死亡。肉身死亡之後,靈魂仍然存在,等待著基督第二次再來,和所有人的復活。那時,神會實現我們所祈求的。神會在適當的時機,成就我們的祈求,即使我們無法像百夫長那樣,立刻得到回應。我們依然保有耶穌對多馬所說的祝福:「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參閱 多馬主日)。這祝福臨到那些沒有看見,卻仍然相信的人們。他們不但沒有看見奇蹟,反而經歷苦難和拒絕。

 

至少,我們都收到邀請。天國臨在聖餐禮之中,天國已經展開,但尚未完全實現。耶穌邀請我們一同參加天國的宴席—聖餐,也就是我們接下來要一同舉行的。

 

願至聖聖三一保守我們每一個人。

 

阿門。

 

東正教 App 繁體中文版 Traditional Chinese


 

东正教 App 简体中文版 Simplified Chinese

promote-all-large simplified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