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容忍彼此,看見彼此,相互交談,一起用餐,這就是真正寬恕的開始。

 

李亮神父 講道

 

在今天的福音書中,主耶穌提到「寬恕」。如果我們請求神寬恕我們的罪過,我們也必須寬恕別人。什麼是寬恕呢?寬恕的希臘原文是“synhoro”, 意思就是「我能和你共處一室」。如果我惡劣地對待你,或者我恨你,或者我不想見到你,我們就無法共處一室,也無法一起用餐。但如果彼此已經和好,即使雙方曾有過嚴重的衝突,卻能夠容忍彼此,看見彼此,相互交談,一起用餐,這就是真正寬恕的開始。

 

福音書提及,我們每個人,每一個人,都需要神的寬恕。如果我們拿自己和神的愛來比較、和神為我們所做的來比較,我們就會明白,我們並不真的配得神的寬恕,我們虧欠神太多了。這就是為何今天的福音書提到,有一位主人要和他的僕人甲結算債務,而這位僕人欠了主人一千萬銀子。你知道這是多龐大的一筆金額嗎?這筆金額足夠讓雅典城邦來建造一座神殿,實在太龐大了,根本不可能償還。因此,從這個角度來說,僕人是無法還債的。

 

這寓言也告訴我們,神知道我們無法償還,祂也不期待我們用某種東西來交換、來償還我們對祂所作的惡事。這是很重要的,因為許多人都誤以為:「我有還了啊!我犯了罪,可是我捐錢奉獻了……等等,這樣就沒事了吧!」但這樣並沒有解決問題,而這問題也不可能被解決。唯一的解決之道,是謙卑自己,祈求神的寬恕。但是祈求神的寬恕,必須同時處理兩個面向。一個面向是祈求神的寬恕,另一個面向是寬恕我們的弟兄姊妹:寬恕弟兄姊妹對我們所做的小小惡事。

 

因為在這寓言中,另一位同伴乙,只欠了僕人甲一點點的小錢。僕人甲卻掐住了乙的脖子,把乙關進監獄裡。我們習慣說:「我已經向神祈求寬恕,這僅僅是我和神之間的事,就這樣。」這樣的想法是非常錯誤的,因為世上絕對沒有「僅僅是『我』和『神』兩者的事」,而是「我、神、他人」三者之間的事。就像舞者的姿勢:一手往上延伸,另一手往身旁伸展。我們一隻手領受神的恩典,另一隻手也給予神的恩典。如果你不給予,神的恩典將無法發揮功效、將被你白白浪費,你無法從中獲得任何益處。這就是為何僕人甲後來失去了主人的寬恕。僕人甲沒有寬恕同伴乙,他也隨之失去被寬恕的恩典,因為神的恩典無法單單在「一個人」的身上運作。

 

請讓我解釋更多關於寬恕的主題,舉生活中的例子來說,也許更適當。因為寬恕並不是像寓言中的錢財那樣,付錢還債給銀行就沒事了。我舉的例子是發生在我身上的實例,在我的大學生活中。某一位同學一點都不想見到我,他和另一位教授用盡各種方式,避免讓這位同學與我同班上課。你知道嗎?這就是「恨」的定義。什麼是「恨」呢?就是對你來說,我已死去,不再存在,你的世界中不再有我。這就是「恨」的定義,不論是在個人或社會方面。

 

我再次強調,真正的寬恕,就是「共同存在」(co-exist)。而不是說:「啊!就只是個誤會,算了吧!」不,並非如此。寬恕是一起用餐,如同福音書所說,共處一室,在同一個世界中一起生活,活在對方的世界中,捨棄那種如同謀殺般的態度。寬恕的希臘原文是“synhoro”,英文翻譯為forgiveness並不恰當。“horo”意思是「我在這個空間中」,“synhoro”的意思則是「我和他人一起在這個空間中」,我們可以一起用餐,而不是像對待外國人一樣,禮貌地打打招呼就好。因為我們或者像朋友一般地生活,或者就像敵人一般地生活;我們或者殺了彼此,或者愛著彼此。

 

這種謀殺般的態度,和發生在我身上的真實事件,我試著不讓它演變為表面的敷衍了事,但這卻讓我付出極大的代價,包括我的健康,和其他許多代價。我盼望有一天,這位同學,和在他背後操縱一切的這位教授,他們這種謀殺和反社會的行為,有一天能夠改變。

 

回到寬恕的主題,當我們祈求神的寬恕,我們也必須寬恕他人。絕對沒有任何事是單單屬於「我」和「神」兩者之間的。因此,成為一個心胸開放的人是好的,而不是說:「我是基督徒,我只讀聖經就好了。」看,物理學也提到那無所不在的、成雙成對的互動交流。因此,請務必了解,我們向神祈求,為你、為我、為每個人的幸福、為每個人的益處而向神祈求。但同時,我們也必須給予他人。我們不能只向神說:「神啊!請幫助某某人」,我們也必須為那人做些事情。神會給予我們恩典,而我們必須將這恩典給予他人。

 

 

主日福音書 馬太福音18:23~35

 

天國好像一個王要和他僕人算帳。才算的時候,有人帶了一個欠一千萬銀子的來。因為他沒有什麼償還之物,主人吩咐把他和他妻子兒女,並一切所有的都賣了償還。那僕人就俯伏拜他,說:主啊,寬容我,將來我都要還清。那僕人的主人就動了慈心,把他釋放了,並且免了他的債。

 

那僕人出來,遇見他的一個同伴欠他十兩銀子,便揪著他,掐住他的喉嚨,說:你把所欠的還我!他的同伴就俯伏央求他,說:寬容我吧,將來我必還清。他不肯,竟去把他下在監裡,等他還了所欠的債。眾同伴看見他所做的事就甚憂愁,去把這事都告訴了主人。

 

於是主人叫了他來,對他說:你這惡奴才!你央求我,我就把你所欠的都免了,你不應當憐恤你的同伴,像我憐恤你嗎?主人就大怒,把他交給掌刑的,等他還清了所欠的債。你們各人若不從心裡饒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這樣待你們了。

 

 

 

東正教 App 繁體中文版 Traditional Chinese


 

东正教 App 简体中文版 Simplified Chinese

promote-all-large simplified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