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時候,我們並不想痊癒,我們想要待在疾病裡。~李亮神父
 2016 起癱主日 約翰福音 5:1~15

這事以後,到了猶太人的一個節期,耶穌就上耶路撒冷去。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門有一個池子,希伯來話叫做畢士大,旁邊有五個廊子;裡面躺著瞎眼的、瘸腿的、血氣枯乾的許多病人。(有古卷在此有:等候水動;因為有天使按時下池子攪動那水,水動之後,誰先下去,無論害什麼病就痊癒了。)

在那裡有一個人,病了三十八年。耶穌看見他躺著,知道他病了許久,就問他說:你要痊癒嗎?病人回答說:先生,水動的時候,沒有人把我放在池子裡;我正去的時候,就有別人比我先下去。耶穌對他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走吧!那人立刻痊癒,就拿起褥子來走了。

那天是安息日,所以猶太人對那醫好的人說:今天是安息日,你拿褥子是不可的。他卻回答說:那使我痊癒的,對我說:拿你的褥子走吧。他們問他說:對你說拿褥子走的是什麼人?那醫好的人不知道是誰;因為那裡的人多,耶穌已經躲開了。後來耶穌在殿裡遇見他,對他說:你已經痊癒了,不要再犯罪,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利害。那人就去告訴猶太人,使他痊癒的是耶穌。

李亮神父 講道:

我之後會在第一部份的聖道禮儀之後講道,幫助各位默想福音書的內容,並在祈禱中,將這些教導融入第二部分的聖祭禮儀。

在今天的福音書中,耶穌幫助了一位癱瘓的人,耶穌問他:「你要痊癒嗎?」這問題聽起來有點奇怪,如果我們生病了,誰不想要痊癒呢?如果醫生這樣問我們,我們會回答:「當然想要痊癒啊!」然而,事實並非如此,許多時候,我們其實並不想痊癒。

聽起來可能有點奇怪,但是大部份的疾病,尤其是心理問題造成的身心症狀,是因為我們想要留在疾病之中,我們「喜歡」疾病。

如果我想要痊癒,我就得做些事情。例如,如果我有煙癮,我就得想辦法戒菸,這樣我才能痊癒。一位世界知名的音樂家,在中壯年時期,就因肺癌而死去,他30歲就開始吸菸了。如果他想要痊癒,他就得努力戒菸,如果他不戒菸,不論他服用什麼藥物,都不會痊癒。

許多人來到教會,想要獲得神的幫助,想要神蹟奇事。這樣的想法,其實是好的,並沒有不好。但是,如果有人想要神的幫助,但卻從來不到教會,或者只有在遇到麻煩的時候,才來教會。從這個角度來看,這個人其實並不真的想要痊癒。如果他真的想要痊癒,首先,他會火熱地祈禱、他會來教會參與聖餐聖事、他會參與懺悔聖事因為身體的痊癒,並不只關乎身體。因為靈魂和身體是合一的、一體的。身體影響靈魂,靈魂影響身體。因此,當我們懺悔,使靈魂得療癒,這也會影響身體。

這也是為何教會舉行敷油聖事,為那些生病的人們,祈求罪過的寬恕,和疾病的醫治。如果有人生病了,卻不請求神父舉行敷油聖事,依照教會的教導來得醫治,而只想用容易、廉價的方式來得醫治,像是對神說:「哈囉!拜拜!祢知道我要什麼,就這樣囉!」也有信徒會說:「可是神父很忙啊!」即使我向你們解釋過很多次,神父並不是忙著做生意的人。而且,從你們口中說出的這句話,是來自魔鬼。務必記得,這不是你在說話,而是魔鬼透過你的口,說出這樣的話。是魔鬼在你的心裡,放入這樣的態度。

這就是為何耶穌問這位癱瘓的人:「你要痊癒嗎?」對我們來說,這個問題很愚蠢,耶穌怎麼時常問一些聽起來很愚蠢的問題呢?生病的人,誰不想要痊癒呢?但是,祭壇上的是什麼呢?我們在這裡做什麼呢?當我結束這段講道之後,接下來我們做什麼呢?我們祝聖的是什麼呢?你們從聖杯中領受的是什麼呢?就是生命的良藥,是耶穌基督的聖體和寶血,是天上地下最珍貴、最實在的良藥。所有其他藥物,都只是聖餐的輔助。所有藥物產生作用,也是因為聖餐。

有人會說:「神父你別說這些沒意義的話,藥物有效,是因為藥理學啊!」但事實上,藥物起作用,是因為神存在,而神使這個世界存在,並使一切事物發生效用。在神的祝褔之下,藥物產生作用,身體產生反應。因為神的愛,如此溫柔,所以祂隱藏了自己,好讓那些不喜愛祂、拒絕祂的人,能夠忽略祂的存在。

人們祈求神的幫助,卻不想要領受聖餐。人們對神說:「我想要這個和那個,但我不想要祢。現在就給我我想要的,我不想和祢有太多瓜葛。」我所說的是事實,為什麼呢?因為如果我們知道,有一位十分傑出、十分優秀的名醫,在遙遠的城市或其他國家看診,我們一定會花很多很多錢,想盡辦法去拜訪他。當然,是在這位名醫「有空」的時候,而不是我們「想要」的時候。

但是教會週日早上的聖餐禮,或每一天的聖餐禮,甚至是當我搭著火車到各個城市,讓信徒在火車站領受聖餐禮時,卻發現人們不想來、沒出現。聖餐就是真實的良藥,而且是免費的,不需要付一毛錢。我也想問各位,你認為你應該為聖餐付出多少「醫藥費」呢?領受耶穌基督的聖體和寶血,你覺得值多少錢呢?你能訂個價格嗎?想一想,代價應該是多少?看,其實我們並不感激,因為我們總是白白地領受聖餐,所以我們不覺得有什麼需要感激的。

這位癱瘓的人,癱了38年,幾乎一生癱瘓。神蹟發生在他身上,但他卻沒有改變。從哪裡看出他沒有改變?當猶太人問他:「對你說拿褥子走的是什麼人?」,他們並不是問:「醫好你的是什麼人?」看,這群人的心態。生病的,不只是這個癱瘓的人,整個社會都病了。猶太人告訴這癱瘓的人,不可以在安息日拿起褥子行走,因為這是違反律法的罪。這群人並沒有歡喜地說:「哇!你竟然痊癒了38年的痛苦終於結束了。到底是誰治好你的呢?太神奇了!我們也想認識祂!」他們一點也不關心這癱瘓的人得到醫治,他們問這問題,只是想控訴耶穌違反安息日的律法,只是想逮捕耶穌。

然而,這位被醫好的癱子,他如何回答這問題?耶穌治好他之後,就離開了,因為耶穌是謙卑的。但為了教導這癱子,耶穌再次回來找他,告訴他之前的癱瘓,是出於他自己的罪,如今既然痊癒,就不要再犯罪了,否則恐怕他的境況會更不好、更嚴重。但我們卻看到他做了更糟的事,當逼迫耶穌的猶太人問他,他沒有說:「是耶穌醫治了我」,他說:「那使我痊癒的,對我說:『拿你的褥子走吧』」,這讓猶太人更有理由逮補耶穌。

再次強調,痊癒和醫治,是在教會之中發生的,也包括整個社群和社會,以及處於其中的我們。耶穌基督說:「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什麼事,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全」(馬太福音18:19)。但是有多少人,在某人生病時,不論是身體或靈魂的疾病,會一起真正的向神祈禱?以強烈的信心為這人得醫治而祈禱呢?事實上,親友們都會說:「我當然會為你祈禱」,但是在祈禱的時候,他們的內心,卻並不真的想要祈禱。因為在潛意識中,我們對這人心懷憎恨,或者藏有嫉妒,甚至譴責論斷,不論對方是親人或朋友。當然,只是名義上的「朋友」,我們也並不真的將對方當成朋友。

福音書中提到的畢士大池子,之所以有神蹟般的療效,並不是因為真的有天使會攪動池子的水,讓第一個跳入池子的人得到醫治。如果某個人心懷仁慈,如同聖徒St. Paisios所說的,自己不跳入池子,而是幫助身邊的人們進入池子,這位仁慈的人,會立即得到醫治。

所以,首先是我們的內心,並不真的想要痊癒。為什麼呢?因為我們不認為聖餐是真正的良藥。因為聖餐如此容易、白白得來,所以我們並不感激,我們其實是來教會崇拜自己。如果我們去看醫生,醫生吩咐你做這做那,你一定會遵守的。但是教會裡可憐的神父呢(苦笑)?我敢說些什麼嗎?我親身品嚐在這裡擔任神父意味著什麼,這也是為什麼我說過不要為我舉行葬禮,我不想要任何人參加,我的身體會捐贈給醫院作為教學大體。

但我要再一次強調療癒的社會面向,因為不只是我,而是整個社群、社會都得痊癒。當我們說:「神啊,請幫助他」,但內心卻想著:「他吃點苦頭是好的,這樣他才會學到教訓。」這其實是一種隱密的報復。我會告訴你們一個真實故事,來了解這種「隱密的報復」如何作用。我再強調一次,如果教會真的、真的想要,某個人百分之百會痊癒。

在某個村莊中,某人去世並埋葬了。他的兒子依照習俗,三年之後打開墳墓,發現父親的大體完全沒有分解,這是個很壞的徵兆。他們請來當地的主教,因為主教擁有使徒傳承的權柄,能夠赦免罪惡,如果主教為亡者讀誦寬恕禱文,亡者的身體往往就能分解。

他們將亡者的身體放在墓園的教堂中,主教要求村莊中的每個人,在經過亡者的身體時,一一向亡者說:「我原諒你」。主教明白,亡者一定是對某位村民做了很壞的事,因此死後身體無法分解。接著,主教與所有村民一同祈禱,亡者的身體卻還是沒有分解。主教因此一個一個的詢問村民:「你真的原諒這人了嗎?」最終發現有一個村民,在心裡偷偷對亡者說:「哼!這就是你應得的懲罰!」因為亡者生前曾經偷了這個村民一隻羊。因此這個村民潛意識中,仍譴責著亡者,幸災樂禍地看著亡者受苦。亡者的兒子乞求這位村民原諒他的父親,願意賠償這位村民十隻羊,或任何他想要的財物。當這位村民真心原諒,主教再次與所有村民一同祈禱,亡者的身體就立刻分解了。

教會中有許多這樣的案例,教導我們每個人不只有個人的責任,還有社會的責任。如果我們不對其他人心懷憐憫,只是一昧地譴責他人,神也不會憐憫我們。有些人甚至會說:「我不需要神的憐憫,當我有需要的時候再說吧!我現在不需要,我是個好人啊!」你知道誰不要神的憐憫嗎?只有一位,就是魔鬼。魔鬼之所以變成魔鬼,並不是因為牠很壞,而是因為牠不想要神的憐憫,單單如此。但這不是我們今天要探討的主題。

再次強調,人們祈求痊癒,但其實卻不想痊癒。人們樂於到醫院去,等上好幾個小時,一次又一次地看診,花費許多金錢,待在醫院裡。但是,到教會來,白白領受耶穌基督的聖體寶血,親近那唯一的、真正的醫生,人們卻會說:「我好忙、沒時間、叫不到計程車、昨天晚上睡不好、太多工作要做了,而且神父很壞。」不要欺騙自己,你騙不了神,但你是在欺騙自己。

接下來,我們進行第二部分的聖祭禮儀。

 

關於我們 東正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