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禱:耶穌之名的禱告

作者:東正教 李亮神父 Fr. Jonah

翻譯:Pelagia

 

談到耶穌之名禱告,對我來說是非常困難的,我會試著來表達,因為你們誠懇的邀起我來這裡,但我必須說,也許我不是最適當的人選,因為我罪孽的緣故,而且我很 久沒有用這種方式在我心中禱告,即使這種方式可以達到心禱,我幾乎忘記這種方式的禱告,心禱是讓我成為一個修士最重要的因素,但現在……都忘光了,因我的 生活不再是純淨的………..

再一次的感謝你們給我這樣的機會,讓我想起有這樣經歷的人們,他們通常會說朗讀禱文在心中,他們腦中永不停止,其中一位是我的屬靈父親,還有兩位神父,Efrem神父 和Paisios神父 在Athos山,有我腦海裡還記得其中幾位,再一次的感謝你們給我這樣的機會,因為我知道他們現在在天堂,他們看到我們感到很高興,今日我能與你們在一起,而他們正為我們禱告。

究竟是什麼樣的禱告

用心靈來禱告是禱告中最深澳的境界對東正教來說,從現在開始當我說東正教,其實也包括天主教及新教,初期教會的開始是覆頌耶穌名字,禱告還沒有一個正式的形態,也許說 “主耶穌基督憐憫我”或 “主耶穌基督” “神的兒子” “憐憫我這罪人”或 “主耶穌基督” 或更簡單的只說”耶穌”其實這是取決於個人的個性,何者是他們喜歡的方式,其實結果是一樣的,禱告都是一樣的。

但大部分的人比較喜歡 “主耶穌基督憐憫我”,形式上不是很重要,但意義才是最重要。

根據教會的經驗,當你用神學上的方式來表達你的禱告,我試著解釋我所了解的以耶穌知名禱告, 這個禱告是在主要在舊約中但新約中實踐出來。首先容我說,如果我們有一位好老師, 一位靈性上指南, 了解這種禱告的一個屬靈朋友, 以便避免誤解且會更加有成效的禱告。也許我們沒有這樣的朋友,也許我們正在設法尋找類似這樣的書籍及虔誠信徒。很不幸地能翻譯成中文的禱告書籍少之又少, 但我們目前僅能提供少量的書籍, 您可以在我們的網站閱讀有關此類的書籍,我誠懇的求你能幫助翻譯更多此類的書籍。在網際網路您能發現許多原文書,有些神父以翻譯成英語版本。是在17 世紀期間在希臘的athos山,也是我來自的地方,由一位聖潔修士翻譯出版;有關以耶穌之名禱告是很多神父在當時所寫下的。

這本書非常重要, 因為對一般人來說不是那麼容易讀,在許多原文中發現關於這類型的禱告。這本書名是用希臘文寫的 “Philocalia “ “ philo”是愛的意思 “ kalia”是美麗的意思,這意味著美麗的愛, 因為最終美麗是存在於內在, 這就是靈性之美,這種禱告可以幫助靈魂得到這聖潔之美(這是由faber 和 faber 所出版物,有 4冊英語版本) 如有人願意翻譯成中文, 他將開創歷史的先鋒,因為現在還沒有中文翻譯版本…. 願神賜福他 。

是這樣開始的, 神父在教會上忠告的, 如果您沒有任何人引導您,剛開始只要簡單地重覆禱告詞如“ 耶穌基督憐憫我” 非常單純的想法在您的腦裡。這禱詞在您的腦裡, 在你的額頭,你輕聲重覆這禱告詞。但這也許會產生另一種麻煩, 有些人以為我們是在自言自語好像瘋子。而且常講話使用我們的嘴巴,有可能會導致喉嚨上的問題,這就是為什麼,最好但是卻不是 “ 必須” 靠言語發音來禱告, 而是腦裡重覆,最重要是保持平靜和些許的節奏感。節奏感可以幫助背誦禱告詞。我們能保留節奏感有許多方法。例如聽壁鐘(同步以 “ tic” “ TAC” 時鐘的聲音) 或是聆聽我們心臟的跳動甚至使用禱告繩索。

從許多世紀以來使用禱告繩索是非常普遍的,它與佛教徒有些相似但構造上有些不同。它由羊毛製成, 每個結編成7 個十字架, 因此顯示耶穌的十字架是無所不在, 通常禱告繩索 有33 個結, 代表耶穌居住在地球裡的歲月。

聖徒 Pachomius 曾經看見天使顯異象, 並且介紹以耶穌之名禱告,使用的禱告繩需被打成一百個結。一百個以耶穌之名禱告由天使稱為 “禱告”他建議朗誦12 個 “禱告”(即1200 個耶穌禱告)再白日12 個 “禱告”在晚上另外12 個 “禱告”在一起守夜。他推薦了300 個 “禱告”背誦在每天下午3:00 那時候是我們的救主耶穌基督擔當我們的罪死了在十字架上。
“禱告用的繩索經常被使用與(耶穌) 禱告一起配合使用, 主要不是為了計算它被重覆的次數, 但作為輔助對集中注意和規律節奏而創造的。這種經驗我們一定了解,就像一般教會的信徒禱告時,雙手十指交合的意思是一樣的, 這將幫助我們對身體靜下來及集中精神讓我們禱告付諸行動”
主教” Kallistos Ware摘自The power of the Name 名字的力量
如何做基督徒禱告繩索 http://www.wattfamily.org/prayerope.html

我覺得令人驚訝的是,製作方式幾乎與中國結一樣。我認為這是謙卑地一種表達方式特別是神的祝福,我認為在中國人的習俗或宗教裡,含有許多基督教的奧秘以隱喻的方式神奇的存在。

我們對您說心靈之禱,我還要說..…. 祈禱在我們的腦裡面。等會我將會說更多關於心的含意。但現在(所以我們的理解將會更加清楚的),我認為最完美的禱告是在心裡,當腦與心結合為一時,腦則認為禱告不是在腦裡而是在心裡面。

當我們說人的心我們意味人的內在,其實是指 我們的存在為的中心。它是與腦子不同。很不幸地西方人認為, 我們是唯一有邏輯想法的, 並且我們最典型的構造是由神經網來創造思想。但是每天所講的語言事實上,我們使用不是腦子裡所想的字彙, 我們的邏輯思想認為是腦裡所想的。但是心這個字。“破碎的心” 是一個普通的表示法。在聖經心是代表人的個性(不是腦子, 不是邏輯的) 中心。這事情的發生當神決意要, 腦裡的思想進入心中使祈禱從內心發出來。這不是我們自己能成就的,但是來自上帝的一件禮物。

所以, 再回到我們如何的實踐心靈之禱,節奏是集中於耶穌名字唯一方法。它非常重要而且可以避免發生幻想,藉由任一個耶穌基督的聖像或圖片。有時是很好,可以我們 頭腦裡想起那些聖像及圖片,但我們從未實踐這種方式的禱告,並且當時必須避免所有神學想法;即使是非常好的神學概念都要避免, 在這個禱告期間,由於禱告時開始冥想即使是非常好的神學概念,卻會把我們的注意力從禱告中分散。
這裡我必須指出使用想像力也許會創造很好的神學想法或理論,但這不是心靈之禱告, 根據2000 年來在教會裡所得到的經驗。

某些人將自已催眠混淆成是與耶穌之名禱告。我有幸遇見一些非常容易被玄妙事件所吸引的人, 並且他們沒意識到他們曾經被自已催眠而誤以為有經歷耶穌的經驗。對此後面我們將解釋的更多更清楚。

其它技巧(呼吸練習法等)

正如我說剛開始是非常簡單的, 我們在腦裡的禱文不斷的重覆耶穌基督憐憫我。教會裡的神父給我們一些使用技巧上的忠告。
一個適當的姿勢,像是坐在一把低凳子, 大約九英寸高、 頭、 肩膀並且彎腰, 眼睛靠近心臟地方或閉上眼睛。有些人推薦一個更振奮人心的姿勢,頭在兩膝蓋之間, 像先知Elijah 在mt. Carmel (列王紀上18:42)

控制呼吸像是吸氣時我們說 “主耶穌基督” 當吐氣時說 “憐憫我”或一些相似的方法。

內心探索這些意味著集中於心及控制呼吸法,這個技巧也許特別危險因為對於那些從未嘗試過的人,而且也沒有一位神父指導的來說。

其實這些技巧不是最重要,而且最好能避免就避免使用,有時也會危害自身的健康,而且可能引我們入歧途。我的屬靈父親告訴我, 當人們低下頭來相對的心臟的壓力就會增加,也許有時在他們的頭腦裡會看到光,他們則認為這是禱告所產生的果子, 他們以為經歷神的存在,因為有 許多聖徒也這樣做,但他們錯了! 由於低下頭來壓迫到他們脖子的動脈使血液無法順暢流回他們的腦子,導致他們身體缺乏氧氣!!!!!

 

更糟的是他們是身體的受害者,然而卻驕傲承認他們是非常屬靈的人。

 

我們的態度

 

我們必須審查自我的態度。為什麼我們想要實踐心靈的禱告呢? 如果我們的目的只是將是一些基督徒禱告時的姿勢演練成為像是瑜伽,那我們就錯了。如果我們想要探索神的奧秘或去體驗一些奇怪的經驗我們還是作錯了。

 

心靈的禱告其實還是禱告,更深層的禱告意義對上帝來說,是表達我們對耶穌的愛,將我們生活的每一刻都與耶穌同在, 並且心裡常存有耶穌。我們所做一切事皆以耶穌之名行, 我們每個呼吸皆在耶穌名下,我們每個想法以耶穌之名, 以耶穌之名看顧我們所有的語言。
既使當我們睡覺我們想說` KJV Sol 5:2 我睡覺, 僅我的心臟waketh: 這是聲音我心愛knocketh 說法… 。 和保羅認為帖撒羅尼迦前書 5:17

 

不住的禱告

 

“朝聖者之路”(The way of pilgrim)這本書 (參考網站首頁/靈修生活) 寫一個普通人的故事從俄國, 對保羅的所說的話,感到有些疑問? 並且開始想要知道他說:「不住的禱告?」他想要了解怎如何可以辦到,怎麼樣當我吃?或我談話? 甚至何時我睡覺? 這種事是可能發生嗎? 或只是象徵性的說辭? (允許我說這不是那麼容易詮釋聖經的本意。許多 學者會說, 使徒保羅意味其他的事…… 等。 但聖經不是一本簡單的書。它不會使我們創造靈性,但它將我們的靈性表達出。初期基督徒瞭解什麼是 “不住的禱告” 因為他們經歷這種禱告,並且其它弟兄會說, 告訴我出於聖經何處…. 但是羅馬書 8:26告訴我們什麼: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

 

心靈的禱告不是唯一的禱告,教會使用的許多其它禱告方式。但心禱是最深奧的。

 

心靈的禱告是無法替代聖禮,更加有沒兩种信徒,有些是更神秘的、理論性的,更屬靈的,而另一種卻是普通的祈禱法,只要是以純淨的

 

心和謙卑及盛大我們禱告心的,甚至我們不知道如何禱告,只要期待我們將會看見神的作為。

 

我們應該謙卑地運用心靈的禱告, 像舉行一件非常聖潔事, 事實上它就是, 因為我們呼喊神的聖名。如果我們深愛著耶穌,心靈之禱就像磁鐵一般的吸引著我們。

 

我們開始然後呢?

 

我們必須堅持在禱告上,不要改變某個時間主耶穌基督或某個時間改成更長的禱告詞。保持同樣的形式和嘗試改變禱告詞實際上不會有幫助的也不會有任何成效。

 

並且要不斷的實踐, 實踐, 實踐。

 

以和平, 和智慧來作前提。

 

“朝聖者之路”(The way of pilgrim)這本書中, 朝聖者的建議要重覆數以萬計長期禱告方式,他們以禱告繩索來數算次數。

 

但許多神父, 為了我們好忠告我們不要計算次數, 因為當我們開始感到疲倦時, 我們就會想要迅速將次數數完,趕快結束禱告…

 

還有一種法子 就是使用時鐘。譬如我們說我將祈禱10 分鐘, 或一個小時, 並且能夠聽見時鐘響時我將停止,這不會有提早結束的情行這樣就比較好。

 

試了我們才會了解, 心靈之禱天天使用重覆的禱詞 “主耶穌.…..”開始有時看不出我們所付出努力,但這並不是一般共同的法則,。但我們仍願意實踐。

 

=============================================

 

我們集中精神於禱告詞,在開始時是非常困難的,也許會發現我們的頭腦有強烈的不遵守在非關要緊的事上像電視、新聞……等。 我們發現頭腦根本不想要靜下來。就像一艘船沒有船長指揮掌舵隨處漂流,生活上的事情或與人們帶領我們的地方(電視、媒介…..等) 真是可惜當東方人實踐冥想的事情,靜止聆聽腦與自內在的心聲,總被俗事煩擾著我們的思緒,西方基督徒甚而不知道關於這類的事情。但正教總是實踐心靈之禱,心靈的禱告不同於東方人的冥想,看似有些相似性, 但只是外在, 其實是不同的事。

 

我不使用冥想這字眼來代表心靈的禱告,不是靠冥想在默念耶穌的名字,決對不是的, 這是禱告就像其他不同形式的禱告。

 

心靈之禱是一種瑜伽或是冥想嗎?

 

很典型的一般的冥想, 教我們嘗試從多樣性世界隔離開,世界觀的想法, 造成這分裂想從世界逃脫,這是非常痛苦的。我們所見皆是幻覺、無知、不是真實的, 一切皆為虛空(根據東方人的想法) 。從這個世界帶領我們超脫真相,當然這是救世的方法,這裡沒有禱告,即使我們口裡念菩薩的名字, 許多我們的朋友, 親戚, 鄰居, 不是菩薩,只要您修練卻可成為菩薩,那裡沒有 “信徒”在那裡是 “實習者”。
東方宗教最典型的事是, 他們看見神是屬於世界的一部份,如此實踐您可能逃離痛苦的世界定可成佛成仙 (菩薩光環) 。

 

基督教的想法是不相同,上帝不是屬於世界的一部份,是分別在神和世界之間。由於原罪促使人與神分離裂。但這分離現在已經結束。上帝成為人, 他進入世界, 並且他也屬於這個世界。從耶穌出生, 世界與神合為一,藉著上帝的兒子, 沒有紛亂, 沒有改變, 沒有分裂也不會分離。

 

關於人的概念

 

允許我解釋幾件事關於“ 人”的概念, 因為這將幫助我們瞭解心禱。

 

東方人認為每個人都有單獨個性,作為西方哲學和文化之禮。他們認為個人身分意味多重分裂,並且這是幻覺、假相信、真誤解。他們說沒有個人身分和(他們意味西方個體的身分) 。我是集合體,我的許多事就像一件件收藏品, 例如一件收藏我的記憶、想法、 血液、 細胞 ……等。我短暫的存在世上… 最後變為虛空。

 

但正教的想法是完全不同的,因為我們的神學概念,人是完全地與個體不同。個體說這是 “我” 是因為我不是 “ 你” 我是與你是不同。
耶穌解釋我們什麼是 “ 人”。上帝是 “ 個人” 這意味在 “聯合” 它不意味分離而是說明我們存在的方式。如果神不是個人,如果神無法說 “我” 那是存在給予他生命, 他便無法從存在逃離。我們來到這世界,我們的生命是我們父母所給予的,未曾問過我們是否想要存在這世界上。但上帝作為“選擇”存在的人,這是存在的原因。更多, 他選擇怎麼存在: 是作為聖體禮(聖餐)。上帝選擇存在作為聖餐與另外兩個位格就是聖子與聖靈。

 

有時我們沒意識到神學多麼重要。上帝被稱為父親,祂從未獨自存在過。不是從一個位格,變成2個位格然後3個位格 。從來沒有過這種情形,父親之所以會稱為父親, 因為他有兒子。並且祂差派聖靈。沒有兒子就沒有父親, 亦沒有聖靈。沒有聖靈也沒有父親, 亦沒有兒子。
上帝存在於聖餐裡的是三位一體。沒人能完全地瞭解神是怎麼的存在, 但允許我提出一個簡單的例子,您今天第一次看見我,但這與我並無間接的關係,我存在與否無關你喜歡我或不喜歡我,如果你不喜歡我 – 我將感到抱歉- 但我不至於會死。我的出現在這裡與我的存在無關。但是神是因為三位一體 “ 使”上帝 “ 存在”容允許再多說一些(也許可能不正確) 三位一體共存使神存在!!!! 首先是共存的,存在是在這之後。當我說 “首先” 或 “之後” 我不指在時間裡, 我只設法表達另一種存在的方式。這父親不是像我們人類統稱的父親,你們大家不是父親, 因為您暫時沒有孩子,但您以後將會有,這與上帝作為父親是不一樣的。

 

當我們說父親我們不是指神的性別是男性或是女性。但這是存在的方式。這特別關係神子的誕生(不是以我們懷孕的概念) 並且差派聖靈(差派不意味聖靈去某處,那裡不是 “地方”在神是存在的方式,與父親的獨特合一的方式。這就是為什麼神 “ 是”愛。神“ 是”愛和神 “有”愛是不同的。我們大家都 “有” 愛但我們 “不是”愛。

 

但上帝的兒子道成肉身使我們可能“ 成為” 愛。給我們一個新的方式存在。選擇居住“在” 祂。藉由施洗我們是 “ 被題寫” 在祂, 我們像是 “注入”祂的身體。

 

您可以提出疑問。怎麼許多人可以成為 “一個”身體? 這只是一些象徵性、一些理論嗎?

 

這不是象徵,也不是理論這是錯誤的觀念,因某些人稱教會是 “神秘的”是 耶穌的身體。聖靈促使這是成真教會成為一個“共同體”的身體, “ 許多” 是 “ 一個” 耶穌的身體。我們的存在是聖體。

 

加拉太書2:20 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為我捨己。

 

這裡您看見, , 保羅不設去尋找什麼是保羅, 什麼不是保羅。他總定義自己與耶穌的 “聯合”。這不是情緒化的表達, 而是存在主義的思想。以下說明的更加清楚。

 

羅馬書12:5我們這許多人在基督裡成為一身, 互相聯絡作肢體,也是如此。

 

您了解基督教想法

 

我記住得Mahabharata, 當王子Arjuna, 猶豫, 他不想要殺害人, 大多數人是他的親戚,也在戰場上。然後他的良師, Krishna神 忠告他要繼續, 因為所有都是幻像, 這些人早已經死了, 他們其實也不存在,爭鬥在它開始之前已經是結束,因為沒有時間或空間。

 

東方人嘗試從這個世界 “ 解脫”因為所有一切皆為苦難, 生活是痛苦, 死亡是痛苦。因此我必須自我解脫超越這一切,戰勝短暫人生的。
但在基督教, 我們聯繫一切!!!! 我是屬於其他的成員!!!!!

 

我們不是說忘掉耶穌的十字架,忘記其他種種事物。所有一切事物都不是永恆的,因為那些不是 “ 你”

 

一個新存在意念!!! 哲學家也不瞭解存在主義。甚至Derek Parfit 在他的書中 “人與原因”(Persons and reasons)使用這解脫, 認為我們人只是一些事件及記憶的匯集…..等

 

我們是在 “成為”過程中。什麼讓我們是奧秘。聖經。啟示錄 2:17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得勝的,我必將那隱藏的嗎哪次給他,病次他一塊白石,石上寫著新名,除了那領受的以外,沒有人能認識。

 

這個名字就是我們。但這完整性在將在神王國裡呈現出來。

 

耶穌基督憐憫我!!

 

我想起來了, 當我問我的屬靈的父親:「 最好是說憐憫 “我們”嗎?」因為我不喜歡說 “ 我” 。他微笑著說:「如果您喜歡的話, 你是可以這樣說, 但是我不建議你這樣做;說成 “ 我”比較好 。」神父又說:「但我現在無法解釋給你聽(他知道我在屬靈上還不夠成熟) 。」當時我是在 athos山, 那裡還有2 個弟兄,我們收到一封信要求為某人祈禱,然後他們建議我應該祈禱 “ 耶穌基督憐憫 “某某” 先生。但我記得屬靈父親的話,所以我拒絕他們。他們則說下次我們去見神父,後來我們要求神父告訴我們原因。他說:「 好如果你們真的想瞭解,你可以繼續說憐憫”我” 因為 其 “ 我”!!! 在教會裡面我們是同一個身體的! 其他的肢體就是 “我”!!!!我聽了覺得很震驚!!! 對我來說真是一個重大的發現。

 

我們不是居住在分裂和分離的世界, 而是合一的!!!

 

這才是教會,對於心禱則有極大的幫助。

 

我記得有許多次我屬靈父親在祈禱時他的身體能 “感受到”為其他人的痛苦。並且他有時將痛苦承擔下來,他曾經經歷他人身上的痛苦。耶穌給他力量能夠承受此種狀況, 還有耶穌讓我的屬靈父親感受到心禱,並容許這些痛在他身上發生,有時他會感到稍許痛, 因此感到幸福因為能夠分擔他人痛苦與親身體驗。

 

不僅是人運用神的名動物也反映出神的名。曾經他告訴我如何可以和老鷹作朋友。他告訴了我首先拿些肉但不要與老鷹太接近。老鷹會看見。然後我們將以耶穌之名 禱告。耶穌的名字將會得到老鷹認可,並且我們將逐漸變成朋友。(雖然我從未嘗試過。但我知道動物有識別聖徒的能力, 他們能感受到神的榮耀,有些人有這樣的特質,如同他們在天上做了,就如亞當為這些動物取名字。

 

深奧的神學禱告

 

心靈之禱不是要我們不斷重覆祈禱文,(東方宗教用常用一些詞彙來覆頌)表達教會神學中的一種,當我們稱呼耶穌, 我們知道他是誰。神的兒子,完美的人當我們稱呼上帝, 我們知道他是我們神, 我們知道怎麼與他連結, 藉由聖禮的能量藉由聖靈,我們承認 我們是罪人, 我們盼望救贖來到能與神合而為一。

 

乞求 “憐憫我這罪人” 我們認清自己是罪人, 意味著我們是 “病人”, 教會是醫院 “ 耶穌是我們的醫治者”。許多美好的禱告呼喊耶穌知名` 祂是我們的 “靈魂和身體的醫治者” 我認其他基督教徒特別是新教徒常為此事而禱告。

 

我們大膽乞求耶穌的憐憫, 因為我們知道祂愛我們。不是因為我們該得的, 不是因為我們是好的, 但因為 “ 祂”就是愛。

 

上帝從未惱怒只因我們的罪性。祂與我們不同, 我們喜愛好的人事物我們恨惡不好的人事物。希臘哲學家的 “想法”也是這樣,美好事物自然會吸引我們。上帝同樣愛好恨惡。與人合好只有一種方法(也沒有2 種方式, 不是像我們, 如果2 個人爭吵, 他們需要某人來調解) 上帝成為我們的朋友,上帝未曾改變過,祂總是愛著我們。

 

耶穌禱告從未有浪漫過單獨行動,某些人也許認為, 人最好是單獨留在和平無紛爭之處, 遠離人的誘惑(像是在教會、 擁擠之處、 說閒話……等等。)但這是錯誤的。我們從未單獨禱告,我們總是以教會的成員來禱告,也沒有單獨救贖。當我祈禱, 我參與教會中的禱告, 對永恆的耶穌 “ 交談” 因為他是教會的頭 “代言”教會並與天父同在。

 

綜合化多任務處理器的人腦

 

當我去第一次 athos山, 我看見了修士在禮儀期間。他們坐著頭輕微地低下,我的直覺告訴我他們在打盹,因為教會的禮儀時間冏長至少長達數小時。我必須承認其實我也常睡著,但事後我 瞭解。他們以耶穌之名禱告,同時間專注教會禮儀。是不是很奇怪呢?做一件事的同時,專注意教會禮儀、詩歌….. 等,是非常困難的。以耶穌之名禱告時同時做2 件事,聆聽教會禮儀不但不難還更加容易!!! 頭腦變得非常敏銳、、超強理解力,, 更容易察覺出有些頌讀者錯誤。可以強烈的專注,真是令人如此驚奇!!!!

 

不僅這。我遇見了一些能與您談話同時間他們的頭腦也在祈禱!!! 我屬靈的父親也有這樣的恩賜。他與人談話的言詞溫柔令人感到愉悅。這是因為神開創我們有能力與祂“連結”向上帝祈禱是最高深的腦部運動!!!! 我們失去了這項恩賜,事實上是我們已經遺忘了如何與神連結!!! 我們不知道甚而懷疑它的存在!!!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覺得一心兩用是很難的事,向神祈禱時也能同時專注思考在別的事情。

 

每 天技巧性的自我提醒這現實世界。電腦是多功能執行機器, 同時可以執行許多程式。我們手機也是一樣. 可以在不同區域接收或傳出訊息亦可上網……等, 每刻都是機動性的。但我強調: 這種情況是來自上帝禮物。我們無法迫使上帝賜予我們此恩賜。我們絕對不可以要求上帝賜予我們有行神蹟和禱告的恩典。這表示我們非常驕傲且非常不成熟。我們 必須嘗試實踐!實踐祈禱!最終結果會則是來自上帝所給予的禮物,最偉大事是成為教會活的肢體。

 

我們是新手,只是心禱的初學者, 我們也許意識到, 某事發生在我們的內心世界: 承認我們的罪卻越來越難!!! 我們意識到, 罪是不好的, 如果我們犯罪 我們的內心感覺像 “燃燒” 像是某人在我們裡面…. 但我們卻感到無比的愉快。 但是絕望的思考、缺乏自信心、有不同的恐懼、 記憶消失、自覺逐漸衰老將消失。

 

我知道某人想自殺, 某些神父建議他們透過耶穌之名禱告。他不喜歡這種想法, 他認為這類型的禱告是為某些修士而設計的,會把某人的個性給毀了,他還嘲笑神父。但他開始實踐心禱,想在死亡之前把自己的個性給毀了。在一個星期後他發覺 不為自我感到抱歉,平安在他的心中。他再也不想死。令人驚訝的是他設法想再製造痛苦思緒, 但就是沒有辦法。平安就在他的心中。非常驚奇他去找那位神父。他問神父:「在我身上到底發生什麼事? 為什麼我不會感到哀痛? 這是什麼樣的平安?」

 

神父告訴他, 這是你以耶穌之名禱告的結果,鼓勵他繼續禱告並給他一本書 “朝聖者之路”(The way of a pilgrim)這個人以後找更多此類的書籍,他現在是也一位修士。

 

我記得另一位聖徒Efrem 神父告訴我在 athos山 一群人來見他在他們中間有一位是高等法院的法官,他對基督教完全不了解,但Efrem 神父有神的恩賜,他能看出您的來歷,神父看出他心地非常善良且正直。神父請他向耶穌祈禱。法官說:「抱歉神父我是非常繁忙的,我沒有時間。」但Efrem 神父請問他每天早晨醒來之後的作息時間。這位法官說:「我醒來就去洗手間、刮鬍子、洗澡然後喝杯咖啡(希臘人不喜歡吃早餐)然後我就去法院上班。」神父則 對他說:「你能在刮鬍子和淋浴的時間說幾次耶穌基督憐憫我嗎?」Efrem 神父問他:「這對你來說很困難的嗎? 」–法官回答:「不會的似乎很容易,我將會試試看。」Efrem 神父又說:「在您開始您在法院工作之前對神祁禱:說幫助我今天判案公正而不要有判斷錯誤?」法官回答:「好的這我可以答應你。」

 

過了六個月以後這個人再來看神父,現在他看起來比較不一樣。他告訴神父發生什麼事, 在這幾個月的禱告,禱告的力量好像自動地臨到他身上,有平安在他的心裡,現在他想知道更多關於耶穌的事情,淚水在他的眼裡閃爍著。

 

對於一個有心尋求主的人這就是禱告所產生的力量!!!! 但這也是Efrem神父默默的為他祈禱, 給他神的恩典。不要驚訝!聽到我說聖徒也能給其他人恩典。記住在聖經使徒保羅也做同樣的事, 保羅說我在屬靈的事上誕生您… 。

 

我再分享另一件事,神父問一些人如何會用非常深奧的方式禱告,有些人則回答他:是邪魔教他的!!!

 

他 們問:「怎麼會這樣呢? 這是不可能的!」 事實上是有可能的, 神父說:由於這個人工作的因素,他有時必須去鎮外的某個地方,他必須通過公墓,而且有謠傳說邪魔夜間會出現在公墓,他非常害怕但他必須經過公墓,他就非常 深入地禱告非常強烈太強烈遵行且專注在禱告詞,強烈到禱告黏附在他的心而且開始自動地覆頌起來!

聖徒 Nikodimus 認為, 甚至動物也可以使用耶穌之名禱告。他說有一次 一個神父有一隻鸚鵡,那隻鸚鵡記住了禱告詞,因為他的主人常常說:「耶穌基督憐憫我」有一次它從籠子逃脫了,因為這隻鸚鵡沒有飛行經驗也沒有警覺心,它不 小心被老鷹發現了,老鷹攻擊它並且捉住它,鸚鵡無法掙脫又不能自救,它就大叫耶穌基督憐憫我!!! 這是它唯一能自我表達的方式,對著鷹大叫,然後一股無形的力量推擠了鷹, 鷹非常害怕放開鸚鵡, 鸚鵡就逃過一劫!!! 這就是神名字的力量。(Kallistos 主教寫)

 

我的屬靈父親告訴我有時候在Athos 山, 他傾聽神奇聲音重覆耶穌知名的禱告。沒人那裡在!!!! 有些中國人會說: 「鬼魂!!!」 但我們記得耶穌說, 當他進入對耶路撒冷法利賽人 為什麼人們稱讚他 “和散那” 他說那如果人們沉默, 石頭將讚美主。可能是我的屬靈父親能聽到讚美主的聲音。並且不要忘記羅馬書 8:22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

 

禱告的果子

 

如果我們開始實踐心靈之禱, 許多祝福將來。我將一一指出

 

‧ 耶穌的` 名字’, 將保護我們對抗困難的罪

 

‧ 我們將是有效的在我們的工作的,我們的頭腦將是更加鋒利的和更聚焦了

 

‧ 我們從壞習慣的恐懼中獲得釋放

 

‧ 和安將是在我們的心裡, 和安平將逐漸增加。即使一些哀傷的事發生, 但在內在心仍然有平安

 

‧ 我們對上帝將會越來越 “渴求” 更加願意去教會, 喜歡研讀聖經……等

 

‧ 為對其他人將更加親切、 更加禮貌、更多憐憫心

 

‧ 有的時候愛神的淚水自然會流出

 

‧ 我們將會瞭解福音書的更深層含意

 

‧ 某些人也許有一些不凡的知識或異像。也許他們知道誰來臨(在他來之前), 或知道某人的想法, 甚至行奇蹟。我們絕不可以要求神給我們這樣的恩賜。如果真的發生這些神蹟, 我們不能立即接受, 但我們要問屬靈父親,因為他們了解那些屬靈的事情,聽他的忠告和祝福。這意味著我們是謙卑的。如果我們不謙卑,神禮物將危害我們和其他的人。即使我們接受從神而來的恩典, 我們必須知道這不是我們榮耀主的主要目標(我的意思不需要特別為此事來祈禱等。) 這些恩典是是上帝給的禮物。的確然後我們必須祈禱更深入,因為我們開始知道神更加接近我們,不能只注意我們所得到恩典(禮物), 而是造物者(送禮者)

 

‧ 某個時候我們看光在我們裡面。這異像是來自神。2 位使徒看見了耶穌, 因為他是真實地並且充滿光在登上塔伯爾山, 當他變相時。這光不是屬世的,也 不是從太陽而來,這是神的能量, 這光是 ”屬神部分”與所羅門王的光是一樣的, 與摩西面孔上的光是同樣的光。這光是呈現神的王國、天堂光 和地獄的火。

 

如果以耶穌之名禱告,在他的心裡必須發現人不是單一的個體,人的存在牽連著整個受造界,點燃他的對全世界愛的延續性。為全世界禱告和犧牲奉獻的表達,我們 的心好似被愛的烈火熊熊燃燒且充滿愛。然而人必須跨越只以自我思想為中心的侷限,並走出只有利己的愛,從愛的出發點來感受他人的需要及痛苦。他以最謙卑的 態度過生活,有基督般的胸襟,有基督的極度痛苦在客西馬尼,他為全世界啜泣。在許多聖徒生活中我們看他們有悲天憫人的胸懷為所有受造物感到哀痛,甚至為惡 魔犧牲禱告,看見神父在人所看不見的地方有所作為,被稱為忠誠的教士,這種用內心思想的禱告又稱為屬靈重建。(摘自:The person in orthodox church正教會裡的人 Hierotheos 主教所著)
心 禱就像教會禮儀行在我們心中裡面,教堂是我們的身體,並且祭壇是我們的心臟和 “ 話語” 的神、 神的兒子,在我們的心中呼喊著耶穌的名字, 因祂是我們代罪的羔羊(聖徒Maximos 懺悔者) 從洗禮和受膏接受祭司職位,我們都是屬神的祭司,但又與教會受膏的祭司是有所不同的,當我們用心靈之禱時,就像在我們的心裡行禮儀。

 

我誠懇的鼓勵所有開始實踐心禱的人,因為我們將會遇到有許多問題,我們需要資源。希望不要犯同樣的錯誤,做出違背聖經的事,當我們買聖經並且認為我們瞭解 箇中的道理,但是有權利瞭解我們所屬教會對聖經的認知,與禱告的認知是相同的。我們必須向虔誠的信徒學習,那裡有困難、那裡出差錯、 那裡有誘惑。並且祈禱許多書關於耶穌禱告的書將被翻譯成用中文,而且有更多的中國聖徒在未來將會教導我們。